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二章 浮出水面
  就在莫冥还没想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从那间房里又出来一个人,正是那个西装男,在那凶恶之人恭敬的神态中,西装男大步流星向大宅院外走去。

  光头日人将西装男送至门口等汽车开走了转身关上大门,刚转身就被身后伸出一只手掌砍在脖子大动脉上,脖颈大动脉遭到攻击,造成了他的头部血液供应不足而昏迷过去。

  莫冥抽出腰间的皮带将此人的双手反绑在身后,然后撬开这人的嘴发现此人的牙齿内藏了一颗毒囊,取下毒囊之后将此人捆了个结实后扔进花丛里,他断定这个光头日人肯定是这里的负责人,否则就不会亲自出来送走西装男,这个人肯定知道日驻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使馆内究竟是谁在策划,因此留着此人还有用。

  莫冥再次回到光头日人出来的那间房子门口,伸手推了推门,发现房门被里面的人反锁了,他想了想,手肘处用力一抖,一把小刀落下被手掌接住,然后敲了敲门。

  没过几秒钟就从房里传来脚步声,等房门被打开时,里面出现了一个穿着灰色短袖的男人,莫冥瞬间伸手将小刀刺进了对方的咽喉,这人发不出声音,被莫冥拉到房外连续又捅了几刀后死了。

  收起小刀,莫冥轻轻走进房内,发现房间里面还有一间小房,小房的房门没有关,因为处在背阳处有些昏暗,而此时那小房内亮着灯光。

  莫冥掏出手枪慢慢靠近小房,小房内传来一声嘀咕:“巴嘎,守了一夜了,竟然连一份早餐都没有,都是你们这两个白皮猪害的!”

  莫冥听到这声嘀咕。就猜到路易的老婆孩子应该就在里面,他刚刚靠到门口墙边,一个矮壮的日人就迈脚走了出来。

  矮壮日人感觉旁边有人,刚转过头来就被莫冥伸手扭断了脖子,莫冥将尸体拖到墙边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进了小房间。

  小房间里果然有一个西方女人和一个小男孩,这母子俩都被绳索捆得结结实实,西方女人三十多岁,神色很是憔悴,身上的衣裳早就被撕扯成寸缕。大片的肌肤和关键部位都露在外面,露在外面的肌肤还有一些淤痕,看来这几天这个女人已经遭受了日人的凌辱。

  小男孩脸上充满了戾气,眼神中流露出凶光,这不是一个只有不到八岁小男孩应该有的神色。莫冥推断,肯定是日人当着小男孩的面奸污了他的母亲,并且大肆凌辱,否则小男孩的神情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莫冥摘下帽子,欠身用英语说:“夫人不用害怕,我受路易先生的委托来救您和您的孩子,您会说英语吗?”

  西方女人闻言顿时精神大振。惊喜着用英语道:“你是路易找来救我们的?”

  “是的,夫人!”莫冥说着走过去帮女人解开绳子,并且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紧了紧衣服,道谢之后又帮自己的孩子解开了绳索。并将孩子抱在怀里。

  莫冥等这母子俩都解脱了束缚,又说道:“夫人,外面绑架你们的人都已经被我杀了,等会出去的时候希望你们不要害怕。我这就送你们回家,请跟我们来!”

  “好。谢谢您,先生!”女人说完就牵着儿子紧紧跟在莫冥的身后。

  走出房门之后,母子俩就看到了旁边躺在地上的矮壮日人的尸体,这时小男孩突然挣脱母亲的手,大叫一声冲过去在矮壮日人的尸体上又踢又打,还趴下去用嘴撕咬。

  莫冥看得骇然不止,日人到底对这个女人干了什么?否则这小男孩为什么出现这种极端的行为?这小男孩要多恨日人才会干出这种事情?这种行为出现在一个不满八岁的小男孩身上真是太可怕了!

  女人慌忙将小男孩拉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慰,好不容易才让小男孩的情绪稳定下来,母子俩又抱在一起痛哭了一阵才随莫冥走出了房子。

  走到大门口,莫冥在女人和小男孩的注视中从花丛里将光头日人扛在肩膀上走了出来。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坐在后座上被女人抱在怀里的小男孩突然用英语问道:“叔叔,请你告诉我,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

  莫冥想了想回答:“是日人!”

  “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因为他们想用你们威胁你爸爸,让你爸爸扣押我们运往中国的军火,现在日人正侵略中国,我们中国人很需要武器抵抗日人的侵略,而你爸爸掌管着一条通往中国的铁路运输线,日人知道了我们在向中国国内输送军火,所以想掐断这条运输线让我们没有武器抵抗,因此他们绑架了你们威胁你爸爸帮他们做事”。

  小男孩毕竟还小,很多事情不懂,又问:“什么是侵略?”

  莫冥扭头看了一眼小男孩,笑道:“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

  日驻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使馆,武官长谷部太郎少佐办公室。

  “少佐阁下,属下回来了!”西装男摘下礼貌弯腰行礼。

  长谷部太郎合上件夹,抬头看着西装男问:“尾崎君,情况怎么样,那边没出什么事情吧?”

  长谷部太郎原是日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的特务,而日参谋部在去年就在密谋策划刺杀北极熊最高领导人,他们为此制定了猎熊计划,负责此事的就是日陆军参谋部第二部的对苏谋略专家斯波行雄中佐、日驻德国武官冈边熊四郎少将、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的宇多川达也中佐,而长谷部太郎就是宇多川达中佐的手下。

  因为日方面发现了国府军中有大量武器弹药都是从滇越铁路运进去的,所以急需切断这条运输线,因此从关东军司令部情报科抽调了长谷部太郎前来河内出任日驻法属印度支那联邦使馆武官。

  尾崎脚跟一跺,立正道:“是的,少佐阁下,那边没有出任何问题,只是……”。

  长谷部太郎眼睛一瞪:“只是什么?说!”

  “嗨!”尾崎吓得身体一抖,再次立正道:“他们,他们三个管不住裤裆,奸污了路易的妻子”。

  “纳尼?”长谷部太郎大怒:“巴嘎雅鹿,混蛋,混蛋!如果这件事情被路易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将前功尽弃!”

  “嗨!少佐阁下,属下在这边的人手很少,除了他们几个还有点用处,其他人都是一些废物,请少佐阁下看在他们一心为大日帝国尽忠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他们,属下已经对他们发出了严重警告,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长谷部太郎哼哼两声:“哟西,希望是这样!现在我们的行动在继续,但是有其他势力的人已经开始针对我们的行动采取了措施,昨晚我们四个人被杀在秘密据点就是最好的证明,而我们却不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这股势力的人来着不善,你们一定要小心”。

  “嗨!”尾崎答应,又道:“少佐阁下,难道与我们作对的不是东南货运公司的人吗?”

  长谷部太郎站起来道:“这正是我疑惑的地方,你说一个货运公司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吗?被杀的四个都是我从关东军带过来的,他们都受过特别的训练,竟然就这样被杀了,可见杀他们的人非常厉害,一个货运公司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吗?”

  尾崎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那,少佐阁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长谷部太郎在办公室里走了一个来回,停下命令:“发动你的所有人手全力寻找韩相群,一定要抓住他,现在只有他知道东南货运公司在哪,也只有他知道这家货运公司的老板是谁!,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尾崎立即低头:“嗨!”

  小汽车终于开到了路易的家门口,莫冥从车上下来走到后面拉开车门道:“夫人,您和孩子到家了!”

  这时路易已经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从洋楼内跑了出来,看见自己的夫人和孩子,当即大叫:“我的上帝,亲爱的,是你吗?”

  夫妻俩将儿子拥在怀里抱头痛哭,好不容易才稳定情绪,在路易的安慰下,他的夫人和孩子才停止了哭泣。

  路易吩咐佣人将老婆孩子送上楼之后,转身对莫冥说:“谢谢先生,请进去喝一杯咖啡!”

  莫冥点了点头,跟着路易进了客厅,路易亲自冲了两杯咖啡,他端着咖啡在莫冥面前茶几上放下一杯:“先生请”。

  莫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这时路易说:“谢谢先生救回我的妻子和孩子,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已经尽量满足!”

  莫冥放下杯子道:“路易先生,我做完了我应该做的,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就看你的了!”

  “先生放心,我这就给扣押货物的海关人员打电话,通知他们放行”路易说着就起身走向桌子拿起了电话。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