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四章 半路截杀

第六一四章 半路截杀

  战争的胜负有时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因素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并不是武器装备越好就能打胜战。

  东方霸听陈铁柱的语气好像把暹罗队不放在眼里,瞟了他一眼说:“谁的战斗力强只有打了才能知道,别以为暹罗国的军队都是一些摆设,他们至少还有相当一部分军队的武器装备不错,而且在这里,他们占了地利和人和,我们唯一能拿到手的是天时,如果我们连天时都没有,那么这战还没开打就输定了,在地利上,我们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他们拥有地利的优势就会减弱,你们军方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计划,一旦我的命令下来,你们准备怎么打?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削弱他们的优势,他们有空军和海军,而我们暂时还没有,你们如何能让他们这些空军和海军的优势发挥不出来?你们如何以最快地速度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占领整个暹罗国?”

  陈铁柱立即站起来大声道:“是,长官!我们军方已经制定定好了三套作战方案,只要您一生令下,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最有利的方案进攻”。

  东方霸欣慰地看了看陈铁柱,伸手压了压:“会后把方案拿给我看,坐下!”

  “是,长官!”

  东方霸扫了众人一眼,又道:“诸位,军事行动一旦胜利结束,我们如何顺利接管政权?我们有军队,却没有行政人才,怎么样才能稳固这个新成立国家的政权?我们又如何与周围的强大邻居打交道,嗯?你们想过没有?”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着你,都有点不知所措。让他们这些大佬拿刀砍人还行,可让他们去当官,他们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当这个官儿。

  看着众人这副模样,东方霸越看越生气,怒道:“你们就是一只只牙膏,用力挤就出来一点,不挤就不出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过这个问题吗?啊?什么事情都要我来交代,都要我吩咐。我只是一个人,分身乏术啊,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干大佬们被骂得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霍青桐咳嗽两声,说道:“先生。依老夫看来,现在说这件事情也为时不晚,我们现在可以立即开始从当地华人当中以及随我们一同前来的同胞当中选拔有学识的人进行行政方面的培训,等到几个月之后他们学成出来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东方霸看着这帮大佬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听霍青桐说完,点了点头道:“嗯,霍老先生言之有理。马上着手进行这件事情,另外从帮会当中抽调一些识字的年轻人,还有你们这些人,统统都给我进行政学习班学习。不及格不准毕业,什么时候及格了才能毕业,还要筹备行政学校的事情,这件事情暂时交给霍老先生进行筹备。挑选学员的事情由陆无涯负责”。

  陆无涯两人站起来答应:“是!”

  ……

  河内,施家旅馆。

  莫冥和韩相群两人刚刚发完电报没多久就接到了从暹罗发来的回电。韩相群翻译完电报看了看递给莫冥说:“上面说要除掉长谷部太郎,而且要做得看上去是意外事件,不是人为的谋杀或刺杀,对其他的日特务没有限制”。

  莫冥接过电报看了看,皱眉道:“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想要做得让人看不出来,不起疑心,这不是一两天能够办到的”。

  随后两人有收到一封电报,内容就是要转移办事处的办公地点,不能让日人找到,以免对办事处的人员有人生安全的威胁。

  莫冥想了想说:“韩先生,你再在旅馆呆一天,等我除掉了长谷部太郎的爪牙你才能出去搬家,否则你一出去露面就会被日人的特务发现”。

  韩相群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之际只能按莫冥说的这样做,点头道:“好吧,你尽快,如果我不在办事处,办事处很快就会处于停歇状态,毕竟一般的员工不知道我们的国内运输军火的事情”。

  “放心,一天之内我会搞定!”

  当天下午,莫冥开车一直跟着长谷部太郎手下的西装男,从他这两天的观察来看,这个西装男是日在河内特务的头头,只要跟着这个西装男就能找到其他的特务。

  整整一个下午,西装男一共见了三个人,莫冥将这三个人的相貌和住址都记下来,这里毕竟是河内,日人的特务不是很多,前一天晚上和今天上午,莫冥连续杀掉了七个特务,日特务估计也剩下没几个了。

  晚上,莫冥趁夜连续将西装男见过的三个人全部杀死,并且让他们失踪了。

  而与此同时,长谷部太郎也得到了被扣押的货物已经被放行的消息,他当即震怒,连忙打电话给西装男,西装男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回日驻法属印度支那使馆。

  西装男匆匆赶到长谷部太郎的办公室,“少佐阁下,我来了,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巴嘎雅鹿!”长谷部太郎转身将一封电报摔在西装男的脸上大怒:“你自己看,请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被扣押的十几车皮军火会被放行?难道路易那个白皮猪就不怕我们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吗?”

  西装男慌忙接住电报纸看了看,不可置信地说:“疯了,他疯了!路易那混蛋绝对是疯了,他竟然连自己老婆孩子的生命安全都不顾了!”

  长谷部太郎大叫:“你这个蠢货还在这里干什么?给少佐去查,尽快查明原因!”

  “嗨!少佐阁下,我可以打个电话吗?”西装男答应一声又问道。

  “你打给谁?”

  “打给路易!”

  长谷部太郎气得怒吼:“巴嘎,你这个十足的蠢货,你用我办公室里的电话给路易打电话,难道你以为法国佬是吃干饭的?他们查不到电话从哪里打过去的?引了外交纠纷,你就等着剖腹自尽吧!”

  西装男顿时全身冷汗直流,他只是一时慌了手脚,忽略了用这部电话打给路易所带来的后果,他立即立正道:“嗨,属下知错了,属下这就出去调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西装男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等他从使馆出来上车之后,莫冥就开着车跟了过去。

  西装男的汽车在一家宾馆门口停下,他下车进了宾馆,走到大堂里拿起公用电话拨通了路易家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路易的声音:“你好,我是路易!”

  西装男冷冷道:“路易先生,你太无情无义了,你竟然不顾老婆孩子的安全对被扣押的货物放行,我想明天早上你就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

  “是你?你们这些恶棍,以为绑架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就能让我屈服吗?哈哈哈,我告诉你,今天中午我已经把他们送上了回法国的轮船,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南中国海域,你能耐我何?听着,不要让我查到你是谁,否则我一定把你送上刑场绞死!”

  “巴嘎雅鹿!”西装男刚刚叫了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放下电话后,西装男很快冷静下来了,路易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他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路易的老婆孩子不是被自己关在郊外的一座大宅院里吗?怎么路易说中午的时候把他们送上了回法国的轮船?难道大宅院里出事了?

  想到这里,西装男丢下电话就向外跑去,留下宾馆大堂里一干惊愕的人们。

  一路上,西装男死死地踩着油门,把汽车的速度开到最快,他知道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郊外的大宅院里去看看情况来证实路易的话。

  当汽车开到一条小河边的土路上时,前方有一辆汽车抛锚在路上了,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抛锚的汽车占据了路面,他的汽车根不能开过去。

  “巴嘎!”西装男怒气冲冲地从车上下来,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他正想全力赶到大宅院里去看情况,谁知道在这个时候有一辆汽车抛锚在路上挡住了去路,他能不着急吗?

  “喂,你滴,快让开,我要过去!”

  弯腰检查汽车发动机的莫冥嘴角阴阴一笑,直起腰转过身来露出笑脸打招呼:“先生,不好意思,我的车坏了,你的车上有修理工具吗?”

  “支那人?”西装男愣了愣,随即怒道:“工具滴没有,你滴赶快把汽车挪到一边,我要过去!”

  莫冥摊了摊手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说:“你也看到了,我的车坏了,怎么挪到一边去?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不能挪?那就推到河里,让我的车过去,快点,否则死啦死啦滴“西装男气势汹汹掏出手枪指着莫冥。

  莫冥一副惊恐的模样道:“诶,你别乱来,后面有人来了,你要是开枪肯定会被人看见!”

  西装男不疑有他,回头看了一眼,还没转过头来,莫冥已经掏出手枪开枪了。

  “砰”

  这声枪响在野外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西装男没有想到在这地方遭了暗算,等到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

  莫冥跑过去将西装男的尸体塞进汽车内,然后上车转动方向盘,再下车走到车尾用力将西装男连尸体带车一同推进了小河里。

  小汽车装着西装男的尸体冲进小河里,渐渐被河水淹没,冒起了一连串的气泡,随后河面又恢复了平静。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