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五章 找国府驻河内使馆帮忙
  这两天长谷部太郎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的得力手下西装男失踪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这让他感觉自己失去了左右手。

  他是使馆武官,失去了西装男之后,他能直接指挥的人只有负责使馆警卫工作的一个警卫排,三十多人,但是这些人只能在明面上行事,一旦暗地里从事情报工作被法属印度支那联邦当局知道,就会引起外交纠纷。

  使馆武官的基任务是武官的基任务是从事军事外交和军事情报工作。同时,它还是使馆馆长的军事顾问,在军事交往和谈判中辅佐馆长工作。武官的具体职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以国武装力量代表的身份与驻在方保持外交联系,办理两队间的交往和交涉事宜;(2)开展与驻在政官员、社会人士以及外交使团(主要是外国武官)的外交和社交活动;(3)根据两国协议和上级指示,承办或者是协办军事援助、军事训练、军品贸易、军工合作和军事技术转让等事宜;(4)以一切合法的手段调查与军事有关的情况,直接或者间接通过使馆将情况报告给派遣国一些相关的军事部门。

  四名带来的手下被杀,路易给扣押的军火放行,以及西装男的失踪这些事情让长谷部太郎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向他罩过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如果是正常的使馆武官,根不需要他来当任,直接找一个军队佐级军官就可以,但是他来到这里的任务就是捣毁东南货运公司,让滇越铁路没有军火输送到中国国内,这是秘密战线的事情。这种事情在这个时期暂时还不能在明面上进行,毕竟法国佬也是不好惹的。

  没有人手怎么办?总不能他亲自上阵吧?一旦被法属印度支那当局发现,后果很难想象,虽然他有外交豁免权,但这种事情被发现的后果是他绝对承担不起的。

  长谷部太郎心急如焚,人员失踪这种事情还不能报案,因为那些人根不在使馆人员的编制内,报案还可能引起更大的麻烦。

  这时大使秘书走进来报告:“少佐阁下,今晚七点。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总督卡卢特在家中举行宴会,大使阁下让我来通知您到时跟他一起参加!”

  长谷部太郎皱眉问道:“什么名义?”

  “没有什么名义,就是一次正常的宴会,少佐阁下,这种宴会的性质也就是方便各国使馆人员交流”。

  长谷部太郎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会去的!”

  莫冥这两天一直监视着日使馆,总算让他搞清楚了长谷部太郎是谁,今天天还没亮,他就潜入了使馆内并藏身在长谷部太郎的办公室内书柜里面,长谷部太郎与使馆大使秘书的对话被他听了个一清二楚。

  等使馆大使秘书走后没多久,长谷部太郎也离开了办公室,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莫冥推开书柜从里面出来,自言自语道:“法属印度联邦总督府?今晚七点?”

  他说着开始在办公室里观察起来,戴上一副白手套走到办公桌后面打开抽屉,抽屉里都是一些私人用品。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正当他准备合上抽屉时看到了放在抽屉底部的一张病历。

  病历?莫冥将病历拿出来翻开一看,这是一份最新的病历,日期还是前几天的。是河内一家大医院开出的病历,病人姓名正是长谷部太郎。这张病历上显示长谷部太郎患有严重的肝病,肝功能非常不好。

  莫冥摸了摸下巴合上病历放回原处,不能从门外出去,门外有两个守卫,出去不惊动他们是不可能的,他只能从窗户下去。

  有惊无险的潜出了使馆回到车上,莫冥思索着该怎么让长谷部太郎在意外中死去呢?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想谋杀一个人并让人看上去是意外,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只要负责调查的人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侦破高手,就能看出破绽,但是如果死者是死于疾病呢?

  总督府、交际酒宴、各国大使、武官、成群的交际花、长谷部太郎、肝病,莫冥将这些名词一个个写在笔记上,然后摸着下巴上的胡渣思索着计划,半个小时后,他脑子里有一个计划慢慢成形,但是执行这个计划他一个人不行,必要找人帮忙,而在河内能帮他忙的只有国府驻河内使馆。

  撕下笔记上的这张写满名词纸张,莫冥掏出火柴点燃烧掉了纸张,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这里。

  半个小时后,莫冥开车到了重庆当局驻河内使馆门口,停好车,他下车走到守卫面前掏出证件递过去说:“我是东南货运公司的莫名,有事求见梁国栋中校!”

  门口守卫打量了莫冥一下,问道:“有预约吗?”

  莫冥眼睛一瞪:“预约?屁的预约啊?你去告诉梁国栋,如果他不见我,那么东南货运公司将不会再往国内输送军火,叫他让前线的士兵都拿着烧火棍跟日人打吧!”

  守卫也不是傻子,立即明白眼前这人不是好惹的,一旦把这人得罪了,梁国栋肯定会拿他开刀,枪毙都是轻的。

  守卫想到这里,连忙赔笑道:“先生别生气,是小的错,您大人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我这就给您去通报!”

  “还不快去?老子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守卫答应一声撒腿就像使馆内跑去。

  梁国栋正在办公室办公,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喊了一声:“进来!”

  秘书走进来汇报:“中校,大门外的守卫说有急事要见您!”

  “门外守卫?”梁国栋放下钢笔皱了皱眉头,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秘书退到一边让开,守卫走进来立正敬礼:“报告中校,门外有一个自称是东南货运公司名叫莫名的人,他说有急事要见您!”

  梁国栋想了想疑惑道:“东南货运公司的莫名?我不认识他啊,他说没说找我有什么事情?”

  守卫道:“中校,他说如果您不见他,那么东南货运公司将不会再往国内输送军火,让您和前线的士兵都拿着烧火棍去跟日人打战!”

  梁国栋还没说话,秘书就勃然大怒:“嘿,当真是狂妄,这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口气?长官,让我去教训他一顿!”

  梁国栋扫了秘书一眼说:“如果你想上军事法庭,那你就去吧!你真要是教训了他,东南货运公司真的不再向国内输送军火,上峰就是杀你一千个也不会解气,守卫,你还在这干什么?前面带路,我亲自去迎接他”。

  “是,长官!”

  莫冥趴在汽车旁抽着雪茄,不时地吐出一口烟雾,后面响起了声音:“是东南货运公司的莫名先生吗?”

  莫冥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一眼梁国栋,应道:“就是我,你是国府驻法属印度支那使馆武官梁国栋中校?”

  梁国栋敬了一个军礼,笑着说:“我是梁国栋,让莫名先生久等了,请到我的办公室喝茶!”

  莫冥点了点头,跟着梁国栋走进了使馆内。

  到了办公室,分宾主位置坐下,秘书上茶之后就退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梁国栋作了一个请到手势,莫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时梁国栋放下茶杯问道:“听哨兵说莫先生有急事找我?不知是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得上忙一定不会推辞!”

  莫名放下茶杯问道:“我听说今晚总督府有一个交际酒会,梁长官应该也接到了邀请吧?”

  梁国栋不明所以,疑惑道:“没错,莫先生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莫冥摆手道:“你不管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我想进入酒会现场,因此我想请梁长官帮我弄一张请柬!”

  “请柬?你要请柬干什么?这次受到邀请的都是各国驻河内大使和武官,并没有邀请民间商人啊!”

  莫冥想了想问道:“你知道就在前两天发生什么事情吗?日驻河内使馆武官长谷部太郎指使手下绑架了海关官员路易的妻儿,威胁他扣押了我们一批价值两百万美元的军火,而你们却毫无察觉,我不知道你们的情报部门是干什么吃的?”

  梁国栋听了大吃一惊,情不自禁站起来:“什么还有这种事情?他吗的,看来下面那帮酒囊饭袋要好好整肃一下才行!莫先生,你放心,我这就跟总督府交涉,让他们立即给这批货物放行!”

  “行了,等到你们行动起来,黄花菜都凉了!”莫冥摆了摆手,又说:“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被我们解决了,我们救出了路易的妻儿,路易感激我们给货物放行了,但是事情却没有结束,长谷部太郎还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军火通过滇越铁路输送往国内,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掉长谷部太郎,让日人在这边的势力暂时无所作为,我们公司的高层已经传来了命令,必须杀掉长谷部太郎,而且还不能给日人插手法属印度支那的借口,所以长谷部太郎必须死于意外!”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