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六章 灌酒杀人
  如果是谋杀和刺杀长谷部太郎,梁国栋可能还会有些犹豫,这里毕竟是法属印度支那,法国佬不会任由别人打自己的脸,可如果是让长谷部太郎死于意外,梁国栋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向国内输送军火更加重要,没有了军火支援,国内前线的士兵拿什么跟日人拼命?

  梁国栋点头道:“好,我会帮你办妥请柬的事情,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莫冥想了想说:“多找几个交际花,要漂亮、能喝酒的,带去宴会现场,其他的就不用你管了,到了宴会现场,你看我的眼色行事”。

  “这没问题!”

  见已谈妥,莫冥就站起来说:“那就这样定了,请柬拿到手之后派人送到施家旅馆交给一个叫韩相群的人,我还要去准备一些其他的东西”。

  梁国栋也站起来:“我送你出去”。

  “不用,免得被有心人看见!”

  莫冥从使馆里出来后开车去街上购买了一些东西做准备,直到下午五点才回到施家旅馆。

  韩相群见莫冥回来从床上起身说:“莫先生,刚才有人送来一封请柬,说是大使馆的梁中校让送过来的,就放在桌子上!”

  莫冥点了点头,将手上的包裹放在桌子上,拿起请柬看了看,是以梁国栋副官对名义办的,名字还是叫莫名。

  将请柬放在口袋里,莫冥坐下说道:“韩先生,我已经计划好了,准备今晚就行动,今晚总督府有一个宴会,到时各国大使和武官都会参加。当然还有其他一些社会人士,我会在这段时间内采取行动,我去叫施老板赶紧做饭,吃完了我就行定,你留在这里守着电台,万一暹罗那边有电报发过来,你也能及时收到!”

  韩相群点头道:“那行!”

  晚上六点五十分,一辆汽车停在了总督府旁边,莫冥一身笔挺的燕尾服从车上下来。打量了一眼总督府和周围的情况。

  总督府是一栋黄色的典型欧式建筑,共有四层楼,楼顶上插着几根长长的避雷针,从上空看平面图呈一个“凹”字形状,门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坪。周围的路灯亮着灯光,将整个总督府周围照得通亮。

  在经过前面的铁大门时就检查了请柬,莫冥沿着草坪旁边的小路向总督府大楼走去。

  这时已经有一对对绅士贵妇们手挽着手进了总督府,莫冥一个人跟着这些所谓的上层人士进了总督府的大楼。

  大厅里灯火通明,人们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端着酒杯闲聊,没有人组织,没有人上台讲话。气氛非常自由,交际花们端着酒杯到处找那些权贵人士聊天。

  莫冥从经过的侍者托盘上拿了一杯酒,这时他看见了梁国栋,梁国栋穿着一身笔挺的中校军装。戴着白手套,身边围着五六个各色人种的漂亮女人。

  这些女人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妩媚非常,眼神一动便有动人心魄的魔力,莫冥看见后嘴角扯了扯。心想这梁国栋还挺会办事的,找的这些女人都还不错。希望能起到作用吧。

  莫冥笑了笑便向酒水调配间走去,酒水调配间就是送酒水的房间,这里侍者穿梭不停,一瓶瓶洋酒被撬开倒进酒杯里,然后被侍者送到宴会现场。

  “哈喽!”莫冥走进去向正在工作的侍者们打了一声招呼。

  一个看上去是这里管事的大胡子欧洲人上前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莫冥左右看了看,将大胡子拉到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盒上等的雪茄打开盒子抽出一根递了过去说道:“先生,您这里有烈酒吗?度数最高的那种,喝起来特带劲的”。

  大胡子看见上等的古巴雪茄顿时眼冒精光拿过去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说:“当然,要知道我们这里是总督府,有世界上度数最高的白兰地,九十一度,够劲吧?”

  九十一度?这玩意喝下去恐怕嘴里会喷火吧?莫冥打了一个寒颤,笑着问道:“能不能帮我弄四杯?另外再倒几杯度数低一点的白兰地,两种酒的颜色看上去要一样”。

  大胡子闻言一笑,“噢,我明白了,先生,你想让别人喝高度酒,而你自己喝低度酒,是不是?”

  莫冥笑了笑,竖起大拇指:“是的,先生,可惜今天不是愚人节,否则我肯定来点更加刺激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绿油油的钞票不动声色地塞进了大胡子的口袋里。

  大胡子看见后心下了然,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点头道:“先生您放心,等一会我亲自给您送过去,我会站在宴会边上,您叫我我就端着托盘过去,随时听您召唤,另外托盘左边的是烈酒,右边的是低度酒”。

  莫冥非常满意,暗赞这大胡子太会来事了,根不需要他说明,这大胡子就把后面的事情都想到了。

  从酒水间出来,莫冥发现梁国栋等人还站在原地,又看见长谷部太郎一身日军军装正和一个法官闲谈,他当即向梁国栋走过去。

  两人打了招呼,梁国栋低声问道:“怎么样?”

  莫冥道:“一切准备妥当,待会有人送酒过来,你只需要让你身边的这些美女轮流灌长谷部太郎,不管是激将法也好,打赌也好,一定要让他喝酒,记住,等会来的侍者手上托盘内左边的是烈酒,右边的是低度酒,不要搞错了,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梁国栋疑惑道:“你到底准备怎么搞,我怎么有点弄不明白?”

  莫冥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等会你就知道了!”

  “好吧!”

  梁国栋说着就对身边的六个美女笑道:“姑娘们,我们给你们介绍一个大人物,等会你们一定要好好敬他几杯,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让他喝一杯,我给一百美元,还有,等会有专门的侍者送酒过来,左边的是烈酒,右边的是低度酒,拿酒的时候你们应该知道怎么拿吧?”

  姑娘们嗤嗤一笑:“梁长官,你太坏了,用这种办法灌别人的酒”。

  大家商量好了,梁国栋随即带着六个漂亮的女人向长谷部太郎走去,走进了打招呼:“长谷少佐,你好!我是国府驻河内使馆武官梁国栋中校!”

  在这种场合,日人就是再嚣张也得收敛一点,长谷部太郎表现得衣服非常礼貌的样子,低头弯腰,然后起身道:“很高兴认识您,梁中校!”

  梁国栋哈哈一笑道:“真是幸会啊,长谷少佐,我来给您介绍几位美女,她们可都很仰慕您哦!”

  长谷部太郎闻言打量了梁国栋身边的六位美女,顿时眼冒淫邪之光,“那实在是太荣幸了!”

  梁国栋就开始介绍了:“这是杰西卡小姐,美国人,这是卡列林小姐,法国人,这是美惠子小姐,日人,这是梦如小姐,中国人,这是洛奇娃小姐,俄国人,金泽姬小姐,朝鲜人,小姐们,这就是长谷部太郎少佐,他可是鼎鼎大名哦,据说床第功夫非常不错!”

  女人们齐声娇笑,笑骂梁国栋是坏蛋,长谷部太郎不但没有对梁国栋说他床第功夫不错而生气,相反非常得意,跟几个女人开始闲谈起来。

  莫冥见状知道时机到了,扭头看了一下,见大胡子正端着托盘站在墙边等待,连忙向大胡子使了一个颜色。

  大胡子心领神会,笑着向梁国栋一群人走去,待走近了便弯腰道:“女士们,先生们,需要酒吗?”

  梁国栋连忙暗地里扯了扯杰西卡的裙子,杰西卡立刻感觉到了,在托盘上拿了两杯酒一杯递给长谷部太郎娇笑道:“长谷长官,杰西卡敬您一杯酒,请您一定要给面子哦?”

  “噢!”周围的男人女人都开始起哄。

  长谷部太郎知道自己有肝病,不能喝太多酒,连忙推辞:“实在对不起,小姐,我不能喝酒”。

  杰西卡闻言呆了呆,鲜红的小嘴一瘪,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莫冥在远处看的赞叹不已,心里嘀咕着这演技不去演戏真是太可惜了。

  旁边一个法官看不下去了,对长谷部太郎说:“长谷先生,您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您看杰西卡小姐多么倾慕您啊,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其他人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来,长谷部太郎见周围的人都对他指指点点,脸上有些发烧,这时杰西卡说:“长谷先生,只要您喝了这杯酒,今晚我就是您的了!”

  “噢!”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惊呼,并且开始起哄,如果长谷部太郎再不喝,别人就真的怀疑他的身体是不是有问题了。

  长谷部太郎被逼到了绝境,他还不想被人耻笑,在这样的场合,还必须维护日人的颜面,只得咬牙接过酒杯张口灌了下去。

  这杯酒刚一下肚,他就感觉像一团烈火从喉咙里一直烧到肚子里,想要将他的内脏都烧成灰烬。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