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一七章 酒精中毒而死
  为了不在各国大使和武官以及这些高级交际花面前丢脸,长谷部太郎强行压住体内翻江倒海,总算是撑了过去。

  他想借机尿遁开溜,可惜姑娘们怎么可能放他走?这可关系到她们的收入,只要让他喝一杯,她们敬酒的人就能得到一百美元。

  俄国姑娘洛奇娃当即从大胡子的托盘上拿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烈酒递给长谷部太郎,笑着说:“长谷先生,刚才杰西卡敬了您一杯,我也敬您一杯,您都跟杰西卡喝了,不会不跟我喝吧?您要是不喝,我会很伤心的,按理说我是女士,您是男士,我喝一杯,您最少也得喝两杯,不过您只要喝一杯就行了,免得您喝醉了,呆会在床上举不起来,那我可是罪过了!”

  酒会现场许多人看见这边很热闹,都围了过来,听见洛奇娃的话都轰然大笑,长谷部太郎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大怒:“巴嘎,喝就喝!”说着就将手上这杯酒灌进了肚子里。

  这一杯酒一下肚,他的脸色就发白了,身体有点摇晃,好像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梁国栋在一边给他打气,一边鼓掌一边叫好:“好,长谷先生真是海量啊!”

  周围的绅士贵妇们都会心一一笑,同时开始鼓掌,长谷部太郎虽然体内难受至极,但看见这么多人为他叫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装作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非常得意。

  朝鲜女人金哲姬开始行动了,她也从大胡子的托盘上拿了两杯酒,将那杯烈酒递给长谷部太郎,笑道:“长谷长官,我是金泽姬。泽姬仰慕您很久了,心想如果有一天遇到您,一定要为您献上一舞,没想到今天终于遇到我心目中的英雄,我给您跳一支舞,如果跳得好,就请您喝了这杯酒为我喝彩,如果您认为我跳得不好,您就当场砸了这杯酒。您看怎么样?”

  “噢,喝,喝,喝!”众人又开始起哄,这场面实在是太精彩了。能遇到有美女当场为男子献舞的场面实在是太难得了,这些人当然不会放过,一个劲的起哄让长谷部太郎先喝了这一杯。

  这时日大使也到了长谷部太郎的身边,他当然不会让这些人看不起日人,凑到长谷部太郎的耳边低声道:“长谷君,答应,你一定要答应。否则他们一定会看不起我们,有女人当场给你献舞,这是莫大的荣耀,这充分证明了你是我们大日帝国的勇士。否则这个女人怎么会给你献舞?”

  长谷部太郎有苦说出来,刚才他连喝了两杯,这种大肚玻璃杯,一杯最少也有四两。两杯足有八两,而且他感觉到这是烈酒。八两烈酒,平常人只要喝一杯酒撑不下去,他为了不丢面子,还是强行压住肚子里的翻腾。

  长谷部太郎已经奇虎难下,现在怎么办?如果不喝,那就不仅仅是丢面子的事情了,这里所有大使和武官以及这些社会人士都会看不起他,进而看不起日,日大使也会跟着丢面子,回去后大使能给给他好果子吃?

  酒桌上,只要喝了一杯,想不喝第二杯都不行,不喝也得喝,除非被灌酒的人身份高出其他人太多,有资格不给别人面子,而现在长谷部太郎的身份显然还不够资格打别人的脸。

  死就死吧,长谷部太郎已经头晕眼花,但脑子还很清楚,他再次咬了咬牙,勉强笑道:“好的,金泽姬小姐,谢谢您看得起长谷,这杯酒我就先喝了!”

  一杯酒下肚,激烈的掌声响起,长谷部太郎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眼看着身体就要倒下,法国姑娘卡列林和中国姑娘梦如小姐已经将他扶住。

  日大使已经被美国大使叫走,不知道说些什么,而这边金泽姬开始跳舞,优美的舞姿引得众人大声喝彩。

  一支舞跳完后,长谷部太郎已经云里雾里,被两个姑娘架到一边的椅子上休息去了,莫冥赶紧向大胡子打颜色跟了过去。

  卡列林和梦如两个姑娘每人在托盘上拿了一杯烈酒,开始轮流灌长谷部太郎,长谷部太郎早就喝麻了,两个女人灌他酒,他根喝不出是什么味道,两杯酒被强行灌了下去。

  此时长谷部太郎的脸色非常难看,就像死了之后还没有入土之前的模样,莫冥见长谷部太郎这个样子,随时可能会嗝屁,连忙向梁国栋打眼色,让他叫走几个姑娘,免得惹祸上身。

  梁国栋会意,向几个女人招了招手,女人们当即跟着离开领钱去了。

  大肚玻璃杯,一杯能装下四两多酒,长谷部太郎一共被灌了五杯,加起来就是两斤多,两斤多九十一度的顶级烈酒,一杯接一杯地灌,神仙都得喝趴下,更何况长谷部太郎还有严重的肝病,这酒喝到这种程度,长谷部太郎已经坐在椅子上不醒人事。

  日大使的秘书走过来见长谷部太郎有些不对劲,摇晃一下问道:“长谷少佐,您没事吧,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

  长谷部太郎嘴里嘟噜着不知道说些什么,秘书没听清楚,见他这个样子再呆在这里很可能颜面尽失,于是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扶着他向外面走去,安排了一个司机先送他回去。

  莫冥看见后,将手上的酒杯放在一个经过的侍者托盘里,向大胡子竖起大拇指,然后转身跟着出了总督府的大门。

  他开着汽车远远地跟在长谷部太郎乘坐的汽车后面,心里想着一个有肝病的人喝了两斤多九十一度的顶级烈酒,如果这样还不死,拿就真的没天理了。

  喝酒喝猛喝急了死掉的人不是没有,而且大有人在,莫冥开车跟着就是想看看长谷部太郎中途有没有吐,如果吐了,会不会死还不好说,如果长谷部太郎一直不吐,想不死都难,肝脏的主要功能就是解毒,如果肝功能严重低下,还喝了这么多酒,酒精不排出体外就会损伤肝脏,对于肝脏有病的长谷部太郎来说,这两斤多九十一度的白兰地就是致命的毒药。

  在回去的路上,长谷部太郎乘坐的汽车一直没有停下,直到汽车开到日使馆门口,司机才下车给长谷部太郎拉开车门,但是长谷部太郎躺在后座上一动也不动,司机只好进去将他背出来。

  背上的长谷部太郎浑身冰凉,让司机意识到了不对劲,慌忙将长谷部太郎背进使馆内,并大声叫医生。

  使馆内的医生闻讯赶来,为长谷部太郎做检查,医生检查一番当即大声道:“快送长谷少佐去医院抢救,我们这里的条件有限,不能进行抢救”。

  几个人急忙抬着长谷部太郎小跑着出了大使馆,送上小汽车,司机当即开着小汽车向医院方向赶去。

  莫冥将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他判断这些人肯定是送长谷部太郎去医院抢救了,为了防止长谷部太郎被救活,他立即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日人的汽车开得飞快,莫冥只能紧紧地跟着,十几分钟后,日人的汽车开到了医院门口,莫冥等日人抬着长谷部太郎进来医院急诊后也跟着进了医院的大楼。

  在走廊内,莫冥看到医生给躺在小车上的长谷部太郎做了一番检查,随后摇了摇头,一个日人当即大怒,抓着医生的衣领狂吼着。

  莫冥看到这个情况就知道事情已经办妥,现在要做的就是善后,他立即开车向总督府赶去。

  在前往总督府的路上,莫冥看到了日大使的汽车从对面开过来,看样子日大使已经得到了消息,现在正向医院赶去。

  莫冥到了总督府将情况告诉了梁国栋,问他:“这些女人有没有问题,会不会泄露什么?”

  梁国栋笑道:“这个你放心,她们都是我从河内贫民区窑子里找来的,而且他们根不知道这个事情,我马上将她们送走,就算有人调查,想找到她们也不容易!”

  莫冥点头道:“那就好,最好是不要出什么意外,我可能明天就会离开,万一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解决掉,否则麻烦会不小!”

  “我会的!”

  日大使匆匆赶到医院,找到护送长谷部太郎前来医院的人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司机说:“先生,长谷少佐死了!”

  “纳尼?”日大使闻言大惊失色,随即大怒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突然死了?”

  司机吞吞吐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闪到一边说:“还是让医生跟您说吧”。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法国医生上前说:“大使先生,长谷先生是死于酒精中毒!”

  “酒精中毒?什么意思?”日大使皱眉道。

  医生点头道:“是的,就是酒精中毒,也就是说他饮酒过量严重损伤了肝脏,在送到医院之前就没有了生命体征,长谷先生是我的病人,他前段时间在我这里做过检查,他患有严重的肝病,肝功能很不全,不能饮酒,我曾经警告过他,可惜……”。

  日大使有些不可置信,再次问道:“您确信您没有诊断错误?”

  医生道:“先生,如果我连是不是酒精中毒都检查不出来,我哪里有资格做一名医生?您节哀吧,我告辞了!”

  日大使看着医生的背影,向秘书挥挥手:“通知国内和长谷君的家属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