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三一章 刑场之上显霸气
  在暴雨的冲刷下,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硝烟、血腥、死亡的气息,一千四百多日军士兵已经将形成周围围得水泄不通。

  除了大雨冲刷地面的轰轰声响,现场就只剩下吉野少佐和宗翰磨嘴皮子的声音,第一中队剩下的一百五十多人一个个神情肃穆,严阵以待。

  就在吉野正在努力劝降的时候,从东面街头尽头突然传来惨叫声,这惨叫声由远及近,一声接一声,紧接着枪声传来。

  只见四辆带顶棚蒙着防水布的大开车以迅猛之势从这条街道上日军的后方冲了过来,沿途所有挡在卡车前的日军士兵全部撞飞、碾压,第一辆卡车上开车的东方霸完全没有一点想要踩刹车的意思。

  东方霸坐在驾驶室里都能听见卡车轮子下日军士兵的骨头被车轮碾碎的骨裂声,车前一个个日军士兵被撞飞后撞在其他日军士兵的身上。

  在这里没有交通规则,卡车车头撞击日军士兵身体发出砰砰砰的巨大声响,车前挡风玻璃上已经沾满了鲜红的血液。

  沿途的惨叫声像是地狱里传来一般,听闻者无不心惊胆颤,四辆风驰电掣的卡车所过之处,街道上留下一长条被碾压成扁平的日军尸体,内脏、血液、惨叫、哀嚎、恶臭充斥着整个街道。

  在东方霸的眼里,这里所有的日军仿佛都不是人类,而是凶兽,用卡车冲撞、碾压他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对于这些日军,用任何残忍的手段杀死他们都不为过。

  四辆卡车冲过去之后,残余的日军士兵惊魂未定,早已被街面上的惨景吓得头皮发麻。太惨了,那四辆卡车就像一台台压路机,不少日军双腿被碾碎,有的是腰部被车轮压碎,还有的是被从上到下碾了一遍,整个身体被压得扁扁的,只剩下一张人皮,其余的血肉全部被碾得不知道溅到哪里去了。

  突然冲过来的这四辆高速卡车让日军士兵们不知所措,在惊魂过后他们都开始向这四辆卡车射击。但是子弹打在车厢上只是发出一声声叮叮当当的响声,车队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向前冲。

  四辆卡车冲到刑场上绕着刑台转了一圈,分成四个方向将刑台围在中间,为刑台下的宗翰和第一中队的成员们挡住了日军士兵可能射来的子弹。

  车队停下后,东方霸从车上跳下来。车厢里几个兄弟押着津田静枝也从车上跳下,东方霸走到宗翰面到笑道:“宗大哥,在日人的牢房里过得还舒坦吧?兄弟们没来晚吧?”

  宗翰大笑:“哈哈哈,日军的牢房不错,他们每天轮流伺候我,还给我端屎端尿,太舒服了。如果你们不来,我还想一直住下去!”

  东方霸笑了笑,上前和宗翰拥抱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宗大哥。你先到车上去,车上安全一点,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好!”宗翰也不废话,他也实在是撑不住了。身上原就有伤,现在被大雨这么一冲刷。浑身上下钻心地疼痛。

  上了车之后,车上几个兄弟立即将宗翰身上带血残破的衣服脱下,用毛巾轻轻为他擦拭身体,然后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哪来一条毛毯给他裹住,宗翰这才感觉舒服了很多。

  拥有组织就是不一样,一个团结的组织,万众一心,帮会中的任何一个人身在其中都能感受到这个大家庭的温暖。

  就在吉野躲在刑台后面房子里准备再次劝降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身材高大,浑身雨水的人抓了一个人衣领走到了刑台上,而身后还跟着几个持枪的人瞄准被抓的人。

  吉野定睛一看,心尖一抖,颤声道:“这,这是司令官阁下?抓住他的就是东方霸!我的天哪,他们怎么会这么到这里来?”

  不止吉野看见了,周围日军部队的指挥官们都看见,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闹大了,而且非常大。

  津田静枝被抓到消息很快传遍了在场的所有日军士兵,所有日军军官和士兵都不敢动弹了,自己的司令官在龙帮手里,他们还怎么敢动?

  两个兄弟将津田静枝绑在木架上,持枪对准他退到了一边,而东方霸扭头看了看周围密密麻麻的日军士兵和军官,向台下的第一中队中队长挥了挥手。

  第一中队的中队长得到命令后开始命令手下兄弟将己方死亡兄弟的尸体搬上卡车,而日军士兵们都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没过多久,死亡的第一中队成员的尸体全部被搬到了卡车行,剩下的一百五十多人的第一中队也迅速爬到了卡车上卡车车厢上一个个小小的射击孔被推开,一个个枪口从射击孔里伸出来。

  东方霸见台下所有人都上了卡车,只剩下台上几个人,于是大声喊道:“日人都听着,现在我限你们两分钟之内把吉野交出来,两分钟之后不交,每隔一分钟我就砍掉津田静枝的身体上一个零件,直到他全身血液流尽而死!”

  东方霸的话音落下后,所有的日军士兵都一阵慌乱,而躲在房子里的吉野更是吓得面无人色,他没想到东方霸会用津田静枝的命来要他的命。

  这周围一千四百多人的日军士兵根不是吉野这个日军情报处的少佐能指挥得动的,一个少佐军衔的情报人员怎么可能指挥日军一千多人?在这里还有比吉野官阶更高、军衔更高的日军军官。

  吉野知道麻烦大了,具有情报人员机灵的他现在想到就是想办法赶紧离开这个凶险之地,可这里根就没有逃走的道理,到处都是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现场日军指挥官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发生这种情况一般是要请示国内军部,只有军部才有权利处理这样的事情,毕竟这关系了一个中将司令官的生死,可是现在情况紧急,东方霸只给了他们两分钟,两分钟之后还不交出吉野,东方霸就动手将津田静枝身上的一个零件去掉了。

  东方霸看了看手表喊道:“时间到了!”说着从腰间抽出了那把黑黝黝的开山刀,刀锋上传来的乌光让津田静枝吓得心胆俱裂。

  津田静枝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吉野,快出来,现场指挥官是谁?我命令你把吉野押出来!”

  面对死亡的威胁,津田静枝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可不止中国才有。

  日军几个指挥官面面相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津田静枝虽然是他们的司令官,但是他现在被东方霸抓了,从道理上说他已经没有了对部队的指挥权,可是如果不听从他的命令,谁知道他得救之后会不会秋后算账?一个上级要整死一个下级军官太简单了,只要那个上级不是傻子。

  在日军指挥官还没想决定要怎么办的时候,东方霸面露狞狰,手起刀落,津田静枝的一截右臂已经掉在地上,随即津田静枝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手臂端口处一股股殷红的血液流了出来落在高台上,津田静枝疼得痛不欲生,嘴里不停地发出一声声惨叫。

  东方霸晃了晃开山刀大声道:“吉野,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叫一人做是一人当!整件事情都是你搞出来的,难道你想让津田司令官给你当替罪羊?你们大日帝国不是崇尚武士道精神吗?现在你知道害怕了?你这个胆小鬼、懦夫!哈哈哈,原来你们一个个嘴里都喊着武士道精神,实际上都是一个个怕死鬼!武士道,在我眼里都是狗屁!”

  这些话太恶毒了,不仅周围的日军士兵看吉野的眼光变了,神色都有些不善,连吉野自己都感觉羞愧不已。

  东方霸的话音落下后,一个日军中佐走进了吉野躲避的那间房屋,眼冒凶光地说:“吉野少佐,怎么,你怕死吗?现在司令官在东方霸手上,而这件事情又是你搞出来的,难道你想害死司令官阁下?你给我等着,我去跟东方霸谈判,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等我的命令!”

  “嗨!”立即有两个日军士兵上前下了吉野的枪,还将他捆绑起来。

  东方霸正准备动手砍掉津田静枝一条腿的时候,那名中佐从屋里走出来了,他大声喊道:“东方霸,我们来谈判,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我把吉野交给你处置,你把津田司令官阁下还给我们,你看怎么样?”

  “哈哈哈!”东方霸大笑:“你也太会做买卖了,你想用一个少佐换一个中将司令官?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答应做这笔生意!”

  “那有如何?你也不看看你们现在的处境,如果你不是在我们的包围之中,我绝对不会提出这样的交换,但是你们现在身处我们包围之中,为了安全出去,你别无选择!”

  东方霸冷笑道:“如果我跟你交换,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在交换之后出尔反尔对我们动手?”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