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三三章 吊死津田静枝
  随着东方霸等人开的四辆卡车向东面的街道尽头驶去,挡在前面的日军士兵慌忙让路,唯恐又被撞死和碾死,车队来之前他们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射击,但是现在津田静枝在卡车上,他们就不能随便开枪了,也只能向后面的三辆卡车开枪,但是子弹打在厚重的钢板上就犹如挠痒痒。

  开车在前面疾驰,而日军士兵们则在后面拼命地追,但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个轮子,追击的日军远远地被甩在了后面。

  当车队开出街面尽头的时候竟然全部停下来了,四辆卡车呈一字排开,全部用一个侧面对准着那条街道,射击孔内地机枪开始凶猛的开火。

  追在最前面的日军士兵十几人一瞬间全部被打死,而后面的日军士兵则迅速分成三波,一拨靠在左边墙壁下,一拨靠在右边墙壁下,剩下的全部趴在街道的地面上。

  卡车上的火力太猛了,不仅有轻机枪还有重机枪,近十挺机枪将整条街道都封锁,就连日军躲避的石柱都被凶猛的机枪子弹扫断,更别提其他的一些木柱和门板。

  东方霸将头稍微抬起,透过驾驶室的车窗向外看去,只见一千多名日军差不多已经全部涌入了对面这条街道,认为炮击可以开始了,当即扭头对车厢内喊道:“用步话机联系炮队,立即开炮,开炮之后火力延伸,给老子来回犁三遍,老子就不信炸不死这帮小鬼子!”

  “是,老大!”车厢内背着步话机的兄弟答应一声开始用步话机通知炮队。

  半分钟之后,首先是几十声啾啾声,几十枚迫击炮炮弹从卡车车队后方一排房子后面升起,然后从天而降落在卡车对面的街道上。

  爆炸声响像隆隆的火车快速跑过去一样。对面街道的前面一截全部陷入爆炸当中,就连两旁的房屋都有不少被炸塌。

  紧接着,八门七十五毫米野战流弹炮从几公里之外的炮兵阵地开炮,这种野战炮炮弹的威力可比迫击炮大多了,一颗炮弹落下,周围七八米的生物无一幸免,只见那日军士兵尸体的断手断脚和身上的零碎漫天飞起,两旁的房屋一栋栋开始倒塌,但凡躲进房屋里的日军士兵全部被活埋在里面。

  一轮过后。炮火开始延伸,整条街道开始像是被一具巨大色铁犁从这一头犁向另一头,整条街面整整炮弹炸下沉了一米多深。

  这条街道就这样被炮弹来回轰击了三遍,已经出现一条几米深的沟壑,街道周围的房屋也全部倒塌。当炮声停止的时候,几乎听不到一个日军士兵哼哼,也看不见一个日军士兵能够站起来了。

  东方霸知道事情到这个程度就可以了,再不走估计有大麻烦,黄埔江上还停留着几艘日军军舰呢,如果那些军舰开炮,不仅车队会被炸得粉身碎骨。就连炮队也无法幸免,当即对车厢内说:“命令炮队立刻撤离,命令其他各部分的人都相继撤离,别被小鬼子抓住尾巴”。

  “明白!”通讯员答应一声又开始联系。

  东方霸伸手向后面的卡车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启动卡车向前开去,后面的三辆卡车也迅速跟了上去。

  车队连续转了几个弯之后就不见了,随着东方霸下达撤退命令之后,各路人马都迅速撤离。负责指挥炮队的阿四在得到命令后大声喊道:“快,老大传来命令。迅速撤离,大家动作快点,炮弹壳就不要了,把炮拖进地道里!”

  除了迫击炮之外,八门野炮都是安装在坑道里的,现在要撤离,直接拖进地道就可以了,然后用骡马从地道里拖走。

  所有的火炮都转进地道后,过了五分钟,果然停泊在黄埔江上的几艘日军军舰开炮了,炮弹雨点般的落在刚才的坑道上,将这里的几个坑道炸成了平地,连地道口也被泥土掩埋,日军就算想追查火炮的去向也无从查起,除非有人挖开地道。

  龙帮的各路人马相继撤离之后,其他趁火打劫的人也开始逃走,此时一辆小汽车停在了四行仓库门口。

  这时的四行仓库因为前年的惨烈战斗到处都是弹孔和被炮弹炸穿的墙壁,日人自然不会修复这座建筑,此时这里已经废弃,因为是钢筋混凝土建筑,虽然墙壁上还残留着许多弹孔,却很结实。

  小汽车门被推来了,东方霸当下从车上下来,随后浑身上下被捆绑得结实的津田静枝被一个小弟从车上推了下来。

  东方霸左右观看了一下,然后挥挥手当先向四行仓库内走去,两个小弟押着津田静枝紧紧得跟在后面,只留司机看着车子。

  没过多久,东方霸一行人出现在楼顶,点燃一支烟,东方霸抽了两口问道:“津田静枝,你觉得这里的风水怎么样?”

  这周围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哪里有什么好风水,连风景都没有,津田静枝岂能不知道东方霸的意思,愤愤道:“东方霸,你最好将我放了,如果你杀了我,我们大日帝国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杀了吉野没有人会在乎,但是你杀了我这个大日帝国驻上海司令部司令官,大日帝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东方霸又抽了一口烟,将满嘴的烟雾吹出,叹道:“津田啊,你都到了这个地步,何必呢?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看你马上就要死了,就不能说的中听的话?”

  “哼,什么话中听?”津田静枝怒不可遏,“东方霸,你藏得够深的啊,只怕任何人都想不到你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吧?竟然连山炮都有,而且还不止一门,我们都小看了你这个帮会头子!”

  东方霸呵呵一笑说:“你现在才知道不觉得太晚了吗?”

  “晚了?用你们中国的话说,只怕是不见得吧?你就想凭你手上这点人马和武器跟我们大日帝国抗衡?是不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今天我津田静枝落在你手里,那是我轻敌,我的继任者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津田静枝也算是看开了,在刑场和在这里,完全是判若两人,先前他被抓吓得半死,但是现在就算他大喊大叫,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他,与其在求饶声中窝囊地被东方霸杀死,还不如死得壮烈一点,至少他现在是这么想的。

  东方霸笑道:“我们龙帮当然干不过你们日人,难道只有我们龙帮一支人马对付你们吗?不说国共两党,我们中国民间还有很多抗日组织都在抗击你们的侵略,你们日人已经注定了是败亡的命运,难道你看不出来?现在你们在西线的攻势已经被彻底遏制了,我国西部多山川,峡谷河流众多,你们日军队的机械化部队起不了什么作用,中国这么大,你们各处都需要分兵驻守,几次会战当中你们的老兵和精兵基上都死得差不多了,现在从国内补充的都是一些刚刚训练的新兵蛋子,甚至有些训练还么结束都被送过来当炮灰!而G军部队在华北地区经常打游击,今天消灭你们一百人,明天又干掉你们两百人,这一年下来你们得死多少人,你算过吗?我们中国的国力是没有你们日强盛,军队的武器装备也不如你们日,但是我们人多啊,你们有多少人?这战打到最后就是拖着了,我们可以一直拖,我们身就穷,再穷也穷不到哪里去,而你们呢?你们一个岛国,要什么没什么,拖到最后你们国力再强大也会被拖垮!”

  津田静枝原还不服气,东方霸这番话一说出来,他就彻底没脾气了,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津田静枝现在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东方霸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想怎么杀就怎么杀,但他可不想让津田静枝死得壮烈,从精神上击垮津田静枝对他来说是最有成就感的。

  东方霸见津田静枝已经从精神上被打垮,扔掉烟头,从身旁小弟手上接过绳子,一边打着套儿,一边说:“津田,你说我这个人对你还算不错吧,我杀别的日人一般都是杀了之后暴尸荒野或者埋在田地里做肥料,以前被我杀的日人要么是砍断头颅,要么是被分尸,比如那什么朝香宫鸠彦王,就被我凌迟了,而松井石根被我在飞机上放炸弹炸得粉身碎骨,那叫一个惨啊,而今天我发发慈悲给你留个全尸,够意思吧?”

  津田静枝听得脸色惨白,结结巴巴道:“你,你说什么?朝香宫鸠彦王是被你凌迟的,松井石根也是被你炸死的?你就是‘彼岸花’组织的人?”

  “说对了!”东方霸笑了笑,将打好的绳套套在津田静枝的脖子上,又将绳子的另一头缠在自己的手臂上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现在你知道这个秘密了,应该死而无憾了吧?”

  津田静枝刚想大吼大叫,东方霸已经抬脚将他踹下了楼顶,套在他脖子上的绳套瞬间拉直,东方霸一脚蹬在楼顶边缘的墙上,手里用力地扯着绳子。

  津田静枝被套住脖子吊在外墙壁上,双腿胡乱地蹬着,想喊也喊不出来,没过一会儿功夫就彻底不动了,一阵微风吹来,尸体随风摆动着。

  东方霸将绳子系在一根露出墙壁的钢筋上,拍了拍手,向身后两个小弟一挥:“咱们走吧,估计这家伙的尸体明天要上报纸的头条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