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三七章 改变调查方向得收获
  东方霸、曲人杰、程功成三人在一家茶楼会面了,东方霸穿着一身花格子衬衫、牛仔裤,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美国西部牛仔卷檐帽子,算得上是比较新潮,程功成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件白色西装,大热天的,也不嫌热,而曲人杰还是老样子,一身老式灰色长袍。以这三个人的打扮和气质呆在一起,没有人认为他们是一类人。

  东方霸在桌子上抓了一把带壳花生,一边剥壳一边看向楼下街道问:“有没有什么消息?”

  程功成拿起茶杯说:“这次有点邪门,我这边查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也不知道日把工厂设在什么地方!”

  曲人杰拿着一份报纸,一边看一边说:“我这边也没什么消息,能动用的人都动起来了,我们打入日人内部的也都在积极活动,但是还是没有消息,你们说日人有没有可能把印刷工厂设在其他工厂内部或者就是在地下?”

  东方霸往嘴里扔了一粒花生米嚼着花生米说:“这个印刷工厂必须要满足几个条件,第一,要有电力,没有电怎么开动机器?第二,肯定有日军守卫,第三,不引人注意,你们想想在上海滩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程功成说:“这样的地方太多了,我现在怀疑这个印刷工厂是不是不在上海,或者在上海周边地区?”

  东方霸摸了摸下巴说:“我估计在日人内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很少,否则你们两家情报机构和我的人不可能得不到丝毫线索,我们的调查方向是不是有问题?我认为我们好像有点末倒置了,谁都不知日人把工厂设在什么地方,我们这么漫无目的地找要找到什么时候,我觉得我们可以顺藤摸瓜。日人把伪钞印刷出来总要投放市场吧?

  通知那些商界大佬们,让他们留意那些购买大宗货物的人,或者用大量法币兑换银元和黄金的人,如果发现这样的人,请他们立即联系我们,同时我们自己也派出所有的人手去各个商家店铺进行秘密蹲点,一旦发现这样的人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派人盯梢,一定要找到他们的联系人!”

  曲人杰和程功成两人对视一眼。曲人杰点头道:“这个办法不错,而且也能发挥你们龙帮的长处!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曲人杰说完就起身向楼下走去,东方霸开了个玩笑:“老曲,你的衣服破了。在屁股后面,让人看见多丢人啊!”

  曲人杰闻言慌忙用报纸挡在后面,扭头看向东方霸和程功成两人,发现他们一副戏虐的模样,顿时知道自己被耍了,吹胡子瞪眼经骂道:“你们两个小赤佬,没大没小!别让我逮着机会。哼!”

  等曲人杰走后,东方霸问道:“老戴怎么又想到把你调到上海来?我估计他也是没人可用了吧?又或者是看你跟我的关系好,才把你调来的”。

  程功成对东方霸的脸皮之厚是很无语,不屑道:“你以为你多了不起。难道上海滩没有了你,我们就不抗日了吗?戴老板为什么调我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来了就要尽可能地收集情报!行了。我可没闲工夫陪你在这里开玩笑,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等等,急什么,事还没说完呢!”东方霸笑了笑,等程功成又坐下后,继续说:“我不知道戴老板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和军统之间合作的事情?”

  刚才还囔囔着要走的程功成马上没有了要走的意思,听了东方霸的话,他立刻来了兴趣,问道:“合作?怎么个合作法?”

  东方霸看了看程功成,随即说:“我有一条走私据道,是专门往国统区贩卖武器弹药、军需物资和医疗药品器械的,以前马如龙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一直合作得很愉快,我的人负责运送货物,而在沿途各个城市,你们军统的人利用当地的人脉给那些哨卡的伪军打招呼,货物到了国统区之后由你们的人接收,钱货两清,而你们收到货之后卖给军方,至于你们卖多少钱我不管,我的人只要按照跟戴老板商议好的价钱收钱,马如龙走了之后由王黑木这老小子接手了上海站,我不信任那家伙,就关闭了这条运输渠道,果然王黑木那老小子叛变了。

  现在你来了,上海站管辖整个华东地区的军统情报站,所以我要先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按照以前我跟老马商量好的分成,我分给他百分之二的纯利润分成,如果你同意,我也按照这个分成方式给你,怎么样?”

  东方霸来以为程功成立马点头同意,谁知道程功成眼经一瞪:“你这是什么意思?收买我?咱们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你小子不会不了解我吧?”

  “那算了,你就当我没说!我先走了”东方霸见程功成有发飙的迹象连忙改口,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花生壳就要往外走。

  这时程功成一把拉住他:“等等,我说小子怎么这样?我话还没说完呢!”

  东方霸只得再次坐下,程功成又道:“把军火和医疗药品卖到国统区这是好事啊,我为什么不答应跟你合作,不过我不会要你的什么分成,我老程的薪水足够养活家人了,还不缺你那几个钱!”

  东方霸愣了愣,“你不要钱?你可以不要钱,那你下面那些人呢?比如军统站杭州的负责人,还有湖州的,以前他们都收钱,现在却突然没有了,他们会不会用心办事?说真的,不给钱我心里还不踏实”。

  听了东方霸的话,程功成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说:“好吧,他们的那份我收了,我的那份不要,按照百分之一点分成吧,百分之一给他们应该够了!”

  东方霸这才笑道:“这样才对了,如果不给他们钱,我还真的不敢再打开这条运输通道!”

  两人分开后立即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开始布置人手到各大店铺和商场蹲点,同时又派人通知上海滩各个商界大佬。

  又过了一天,这天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虞老板派人来通知东方霸,说有一个人携带大量法币要购买他旗下一家船厂刚刚建造而成的三艘排水量两千吨的货轮,用于购买货轮的订金法币不知道真假,其余的货款会在两天之后全部现金付款。

  接到这个消息,东方霸大吃一惊,他当即通知黎刚派人去盯着那个人,并调查那人的底细。

  如果用于付款的法币全部是伪钞,那么就说明现在日人不仅用伪钞购买市面上的日常生活用品,而且开始把目光盯向了像货轮这样重要的航运工具,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在通知黎刚的时候,他还特别交代,一定要在三艘货轮交易之前调查清楚,如果购买货轮的手续完成,再动那个人就会给虞老板带来大麻烦,那样虞老板不得亏得血无归,而且还会因为那人出了事情被日人盯上。

  黎刚接到东方霸的通知,立即亲自出马开车前往虞老板的船厂,在船厂门口见到了那个订购三艘货轮的家伙。

  留下一个人去向虞老板手下的船厂经理打听情况,而他自己带着三个人亲自跟着那人。

  跟着那人整整一个下午,让黎刚没想到的是,那人的住所在租界,而且是在法租界静安路上,这里可是富豪住宅区,整个法租界的有钱人基都住在这里。

  晚上,黎刚得到了派去向虞老板手下船厂经理打听消息的手下特工汇报,那个人名叫王福全,据说是一家洋行的华人经理,而那些订金经过银行人员的检查,确定为伪钞,而他这边从隔壁左右打听到的情况却是那个人根不叫王福全,真实姓名叫三浦和友,这人到上海已经定居十几年了,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和上海地话,成了真正的中国通和上海通。

  这家伙一整个下午在上海各地到处乱转,除了只在一个烟摊买了两包烟,其他时间都是在闲逛,有时还会跟一些贩夫走卒闲聊。

  到了晚上,三浦和友跟家人吃完晚饭一整夜都没有出门,而黎刚等人也在外面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黎刚让手下人盯着,他自己则回去向东方霸汇报情况。

  东方霸在秘密据点听了黎刚的汇报之后思索了一番,吩咐道:“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继续盯着他,看他跟谁联系了,现在日人竟然把目光盯上了货轮这样的航运交通工具,再过几天他们只怕会盯上其他更重要的东西,立即秘密抓捕三浦和友,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撬开他的嘴,是谁指使他的,他跟什么人联系,怎么联系,那些钱是谁给他的,这些情况一定要从他嘴里翘出来!”

  黎刚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布置秘密抓捕!”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