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三九章 另一个调查方向
  留声机播放着一支意大利歌曲,东方霸也听不懂,露丝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见东方霸眉头紧皱,于是坐到他身边问道:“亲爱的,还在想伪钞的事情吗?”

  东方霸笑了笑,伸手拦住露丝带肩膀点头道:“是啊,这件事情如果不尽快解决,不仅我们中国会蒙受巨大损失,就连我们自己的钱也都变得一钱不值,虽然这一年来我已经将一大半以上的钱都兑换成了美元和英镑,但是还有一部分是法币,毕竟法币是中国的法定货币,用起来很方便”。

  露丝起身给东方霸泡了一杯咖啡,无意识的问道:“你只是派人去调查日人的印刷工厂在哪儿,难道没有派人去调查原材料的来源和去处?他们要印刷钞票一定要用到纸张吧?”

  听了露丝的话,东方霸突然眼睛一亮,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众所周知,能印刷钞票的纸张不是一般的纸张,几乎每一个发达西方国家印刷纸钞的纸张都有独特的配方以及独家的印刷技术。

  但是此时的国府根没有独立印刷纸钞的技术,所采用的都是英美的印刷技术,很多法币都是委托英美代为印刷的,而且还有一部分是在香港印刷的。

  日人仅仅只靠两块模版是绝对不可能印刷出像这种能以假乱真的伪钞,因为纸钞的印刷不仅涉及到纸张的配方和模版,还有独特配方的油墨和印刷工艺,日人一定是掌握了绝大部分的印刷技术。

  想到这里东方霸对露丝说:“亲爱的,你先去睡吧,我有点事情出去一趟!”

  露丝看东方霸的神色,就知道他可能有什么办法了。因此也没有阻止,只是交代东方霸要小心。

  东方霸带着阿四开车出了别墅,在大街上一家公用电话亭给程功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传来程功成疲惫的声音,看来程功成也不眠不休好几天了。

  东方霸说:“是我,有没有时间?到百乐门来一趟,有事情商量!”

  “好,马上来!”听到东方霸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程功成精神一震。猜想他可能已经有线索了。

  晚上十一点,这时正是百乐门热闹的时候,一楼舞厅里许多伪政府官员、租界官员和职员、花花公子哥儿,豪门贵妇、小姐在这里发泄情绪和寻找快乐,可惜的是东方霸身为龙帮的帮主。这个身份太敏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的出入各种公共场所,这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不能完全领略大上海这个孤岛的奢靡生活。

  自从抗战爆发,上海滩就成了一个畸形的社会模式,在租界外人们生活地都很谨慎,呈现的是穷困和经济衰弱的迹象。而租界内则是豪华的奢靡生活,这里成了各种政治人物避难的场所,在这个时代,但凡政治人物很少是清廉的。基上都有钱,这就给租界带来了繁茂的经济发展。

  因为百乐门比其他娱乐场所都安全,很少有特务敢在这里抓人和开枪,而且吃、住、玩一条龙服务。所以有钱人一般都愿意到这里来玩,特别是当官的和顶级富豪。

  程功成被一个小弟带来了五楼酒店的一间客房里。东方霸已经开好了一瓶红酒,见到程功成到了连忙招呼:“来,喝一杯!”

  程功成当然不会客气,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就说:“有事说事,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墨迹!”

  东方霸听了一笑,说道:“我看你这几天了够呛,那行,咱也不来那一套虚的,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先说好消息吧,吗的,这两天老子是在是太郁闷了!”程功成选择了先听了好消息让自己心情好一点。

  东方霸将杯子里的酒喝完说:“好消息就是我的人成功抓住了两个用大量法币伪钞套购战略物资的家伙,经过调查证实那两个人是日特务,至少也是受指使的!”

  程功成听得一喜,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吗的,这下好办多了,只要抓紧时间撬开他们的嘴就能抓到在幕后指使他们的人,对了,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是他们两个还没有招供,而且能用的刑具基上都用到了,那两人还是死不开口,如果用大刑,那两人很可能熬不过去而死亡,那么我们之前所作的努力都是白费,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不能让他们两个出事,这样一来我们就不能短时间之内撬开他们的嘴!”东方霸一边说着一边又给程功成倒上了一杯酒,同时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不说这种带有大型破坏力并且经过精心策划的间谍案,就是一般的刑事案件,想在短短的七天之内侦破都是很困难的,他们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并且捣毁日人的假钞印刷工厂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程功成点头道:“没错,时间上太紧张了,如果是我,我也不能保证能在一天之内撬开两个日特务的嘴巴,让他们吐露出有用的消息,而且那两个人是经过训练的特工,就是换了一般的罪犯也不容易招供出来,那你这次叫我来是为什么事情?”

  东方霸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说:“刚才我在家里,我的三姨太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提醒了我,要知道日人印刷伪钞是要用到纸张和油墨的,没有这两种原材料无论如何也印不出钞票出来,而印刷钞票的纸张不是一般的纸张,而且所需要的油墨也不是一般的油墨,都是需要独家配方才能制造,据我所知国府应该还没有能印刷纸钞的技术,所有的钞票都是委托英美国家印刷的,对吧?”

  程功成皱着眉头看了看东方霸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法币是委托英美印刷的这件事情?”

  东方霸摆手道:“你先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我是不会这种技术就是了,我也印不出钞票出来,你只需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程功成沉默了一会,点头道:“没错,我们法币就是委托英美国家印刷的,还有一部分是在香港印刷的,三个月前在香港有一家印钞厂无故起了大火,里面的设施被焚烧一空,还有几个技术人员失踪了,而我们有一部分法币就是在这家工厂印刷的,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有有限的一些人!”

  东方霸想了想说:“这就没错了,应该是日的特务突袭了那家印钞厂,拿走了相关的印刷技术,但是日人应该没有拿到印刷钞票的纸张和油墨的配方,英美国家也不会让配方被别人掌握,所以日人想要印刷钞票,必定要从英美国家订购纸张和油墨!”

  程功成听得眼睛一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可以从纸张和油墨方面查起?这两种东西不是战略物资,不会通过走私渠道过来,所以我们可以去海关方面查一查?”

  东方霸冷哼一声道:“通过走私渠道过来从而瞒过我龙帮的耳目,这可能吗?难道我龙帮几万帮众都是吃干饭的?海关方面一个是租界当局的,另一个伪政府的,去查这两处海关有没有能印刷纸钞的纸张和油墨经过,这对于你们军统来说应该不难吧?”

  程功成不悦道:“你也太小看我军统的活动能力了,如果确实有这样东西经过海关,我一定给你查到来源和去路!”

  日人扶持成立了伪政府之后,伪政府的绝大部分机关都是用的原班人马,只不过是城头换了大王旗而已,例如海关和警察局这类的机关基上都是用的以前的人,因为这样的工作一般人都干不了。

  军统毕竟在上海滩横行多年,在上海滩的关系网十分复杂,而且伪政府的官员一般都很敬畏军统,军统想调查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轻而易举,随便使一点小手段,海关方面的负责人就得乖乖就范,军统可能拿日人没有办法,难道还整不死他们这些没什么武力的人?

  东方霸看了看手表说:“那事不宜迟,你辛苦一下,连夜想办法调查清楚,越快越好,今天日人竟然用伪钞购买虞老板船厂刚刚制造好的货轮,你想想事情到了何种的严重程度!”

  程功成听得脸色剧变,拿起酒杯将一杯酒倒进嘴里,站起来道:“好,明天早上我给你确切的消息!”

  如果不是抗战爆发,程功成和东方霸这两人很可能成为死对头,毕竟程功成是白道人物,而东方霸是帮会首脑,两人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程功成还可能经常找东方霸的麻烦,但是因为日人的原因,这两个注定成为死对头的人竟然会合作得这么融洽。

  因为日人,有很多以前的生死仇敌都放下仇恨一致联合抗战,但也有人因为仇恨而投靠日人,这样的人也不少。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