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四零章 挖出坂田机关
  程功成迅速离开了百乐门,他是一个工作狂,跟马如龙不同,他作为情报官员的管理工作能力比马如龙要强上不少,对于寻欢作乐他根就不喜欢,而马如龙这个人比程功成要圆滑得多,说得好听点就是会做官,而程功成不会做官,只会干实事,但是他们两个都有一个共同点跟其他的军统人员不同,这两人没有其他军统人员那么冷血残暴,他们重感情,为人处世不拘泥于形式,特别是在工作上,这也是东方霸为什么愿意跟他们两个相交的原因。

  马如龙会做人会做官,因此他被戴老板上调了,调到身边作为帮手,而程功成转了一大圈又回来了,人生的轨迹真是变化无常,但仔细想想这也是必然的结果。

  程功成从百乐门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找了几个手下特务去找海关内部人员,日人想将印刷钞票的纸张和油墨运进上海,如果不走走私渠道,那么必定要走海关,此时的海关还是由帝国主义控制,所有的雇员都由英美人当任,而伪政府派遣的官员也只有监督的权利。

  程功成觉得找汪伪政府的监督官员根没什么作用,要调查这一个月以来是否有能制造钞票的纸张和油墨经过海关,还必须查看相关的记录,而这样的记录只能在实际负责海关检查的英美籍海关官员手上。

  凌晨零点八分,英国人理查德家里闯进来几个不速之客,理查德一家人被程功成的手下从卧房里请到了楼下客厅。

  看着楼下沙发上一个男子像在自己家一样倒了一杯红酒,又从桌子上的雪茄盒子里拿出一只雪茄点燃美美地抽着,理查德脸色愤怒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半夜闯进我家来想要干什么?”

  程功成抽了口雪茄吐出大口烟雾,点点头:“唔,很不错。上好的古巴雪茄和法国红酒!理查德先生的生活着实富裕,看来理查德先生自上任以来发了不少财啊!”

  理查德走到程功成对面坐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程功成,又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你要多少钱才能放了我们一家人?”

  程功成看了看理查德一家人,笑道:“人并不缺钱,先生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美满,我人并无意破坏你们幸福的家庭,我只不过想请理查德先生帮个小忙而已,我要海关最近一个月之内的所有进口货物清单!不知道理查德先生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理查德听了程功成的话。脸色更难看了,“先生,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想查看海关进口货物的清单,根用不着使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你只要打个招呼就可以查看,像你们这样深夜闯进我的家里,你们知道这样对我家人的生理健康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吗?”

  程功成摊了摊双手一副无奈的样子说:“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时间紧急,我现在就要查看,所以冒犯之处还请理查德先生原谅,如果您现在没有瞌睡的话。我想请您带我去海关部门查看记录,我的手下会好好照顾您的家人!”

  程功成说话的语气虽然平淡和一副道歉的模样,实际上充满了威胁,;理查德怎么会感觉不出来?为了家人的安全。他只能答应。

  这个时期可不是什么法制社会,就算到了法制社会也不是没有深夜闯入别人家里的威胁恐吓的事情发生,程功成也不管理查德是不是英国人,只要他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泄漏就不用担心英国人找麻烦。

  两人很快驱车到了海关大楼。海关大楼位于外滩边上,是也外滩建筑中上最气派最大者。钟楼则为哥特式,有十层楼高,是仿美国国会大厦的大钟制造,在美国造好后运到上海组装。据说当时花了白银2千多两,是亚洲第一大钟,也是世界著名大钟之一。海关大楼与汇丰银行大楼齐肩并列,相得益彰,被称为汇丰银行的“姐妹楼”。

  两人进了海关大楼之后,理查德很快找到了最近一个月之内的所有进口货物的记录交给程功成。

  程功成毫不客气地坐在理查德的办公椅子上,从记录的第一页开始,凡是有进口纸张的公司,他都用笔记录下来,并记下纸张的规格和型号。

  要知道中国身就是纸张的发明国家,中国并不缺少纸张,而需要从国外进口的纸张少之又少,钞票纸的主要原料是棉浆,有时掺有部分麻浆、化学木浆等。对这种纸的要求是强度高,特别是耐折度达几千次以上,并有较大的抗水性能,适于凹版印刷。

  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程功成将所有的记录都看完了,发现这一个月以来只有三家印刷厂从国外进口纸张用于印刷书籍,程功成将这三家印刷厂都记录下来,但是这三家所进口的纸张又各不相同。

  完事之后,程功成载着理查德回了他的家,两人走进小洋楼,程功成向自己的手下挥了挥了后,手下几个人相继从客厅里走了出去,最后程功成向理查德伸出手说:“非常抱歉,理查德先生,不管您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我还是要多谢您的帮助,打扰您了!告辞!”

  理查德看了看程功成,伸出手同他握了握手说:“不用客气!”

  从理查德家里出来,程功成让手下去调查这三家印刷厂在什么地方,有什么背景以及老板是谁,调查完了之后回据点汇合,他自己则回了军统上海站的秘密办公地点。

  在办公室内,他从书柜中找到一电话记录,找到时任中国银行总经理宋翰章的住宅电话拨打过去。

  此时的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在汉口路上,前身是大清银行。1912年1月3日南京国府成立后,由吴鼎昌、叶揆初、宋翰章等发起成立大清银行商股联合会,请求将大清银行改组为中国银行。获准后,1912年2月5日中国银行即在上海汉口路3号大清银行旧址开始营业,大清银行历史结束[1]。所以说中国银行是国府的第一家银行。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喂,我是宋翰章,您哪位?”

  程功成立即道:“宋先生您好,我是军统上海站站长程功成,这么晚了冒昧打扰您很抱歉,实在是事态紧急,请您原谅我的鲁莽!”

  这宋老头可不是一般人,他虽然姓宋。却跟宋氏家族没什么关系,宋氏家族的创始人原姓韩,后来随宋姓娘舅去美国,于是改姓了宋。而宋翰章从前就是大清银行的经理,曾当任过上海总商会会长、上海银行公会及上海华洋义赈会会长。1928年被选为中国银行常务董事。1931年任新华信托储蓄银行董事。同年创中国保险公司,又发起中国保险学会。1935年3月任中国银行总经理,可以说他是和虞老板同一辈的金融界大人物,也是江浙财团的首脑级人物,因此程功成的语气表现得极为恭敬。

  宋翰章也没有计较,问道:“程长官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呢?”

  程功成小心问道:“宋先生,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情。您知道印刷法币的纸张是什么型号的纸张吗?”

  电话那头传来惊疑地语气:“你问这个干什么?”

  程功成想了想,只得耐心解释:“宋先生,不知道您发现最近上海滩多了许多伪钞法币吗?”

  “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电话里突然传来宋翰章的惊叫声,显然是被程功成说的这个消息惊得不轻。要知道他是著名的银行业人士,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相当敏感。

  “宋先生,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发现市面上有许多法币伪钞流通。经过调查和各方面收集的情报显示这是日人的阴谋,日人正在大量印刷法币伪钞。意图破坏我国的金融体系,他们为此制定了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你们银行当中有几个职员无辜死亡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发现了大量伪钞,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就被日人害死,现在我们正在调查日人的印刷工厂在哪,所以请您务必告诉我印刷法币的纸张是什么型号的,我们才能找到日人的秘密印刷工厂!”

  宋翰章听了之后非常震惊,但很快清醒过来将型号告诉了程功成,并且说:“这件事情非常严重,时间拖得越长,我国的损失就越大,你们一定要尽快找到日人的秘密印刷工厂,然后进行捣毁,粉碎日人的阴谋!”

  程功成连忙道:“这个请您放心,我们现在正在全力以赴,如果不出意外,这几天之内就有结果!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请您暂时对这件事情保密”。

  “我知道,这件事情一旦泄漏出去所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挂断电话后,程功成立即翻出自己先前做的记录,笔记上只有三个印刷厂的名字,而只有一家名叫鸿业印刷厂的印刷工厂从美国订购了一种可以作为法币纸张的纸,一共数量是十吨,看到十吨这个数字,程功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十吨啊,如果全部印刷一百元面值的法币那得是多少钱?

  鸿业印刷厂,程功成终于知道就是这家印刷厂订购能够印刷法币的纸张,听名字看上去应该是一家中国人开办的印刷厂,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消息,等手下调查出来之后回来汇报。

  到了凌晨三点,前去调查的手下回来了,并将三个印刷工厂的老板和股东抓了回来,程功成经过一夜的审讯得知,这家鸿业印刷厂地处松江县,以前的老板是中国人,但是几个月以前有一个名叫坂田忠信贷日人入股,成了大股东,工厂的名字却没有改!

  而日人为了执行这个釜底抽薪的计划,专门成立了一个坂田机关,就是以坂田忠信为首一些长期生活在上海的日人组成的一个部门,他们在坂田忠信的指挥和领导下负责将印刷出来的法币伪钞投放到市场上。

  以坂田忠信为首的坂田机关只是负责将伪钞投放市场,并大肆从市面上购买粮食、布匹和战略物资,他们却不知道印刷伪钞工厂的具体位置。

  看来挖出坂田机关还不行,还要继续深挖,挖出与坂田忠信联系的人谁,只有找到这个人才能找到日人的秘密印刷工厂。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