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四二章 绝世珍宝作沙盘
  中岛今朝吾和麻田次二郎两人绝对是两个老狐狸,从日发来有关麻田次二郎的相关资料后,东方霸看了就知道这一点,因此他才会花了一番工夫说服坂田忠信配合抓捕麻田次二郎,如果坂田忠信是被强迫的,那么在他与麻田次二郎接头之前或通电话的时候,以麻田次二郎的多疑和老谋深算肯定会发现不正常,从而导致抓捕失败。

  接下来东方霸便说:“坂田先生,现在我们放你回去,你回去之后如果接到麻田次二郎的电话或者他联系你,请你不要慌张,要马上联系我们,从现在开始我们会暗中派人保护你!”

  坂田忠信为了尽快救出妻儿,也希望麻田次二郎早一点联系他,听到东方霸这样就点头道:“好的,东方先生,如果麻田次二郎联系我们,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联系你们?”

  东方霸想了想说:“我们会在你家的对面一间房子里派人保护你的安全,如果麻田次二郎联络你,亲自约你见面,你就在窗台上摆一盆花,如果麻田不来,只是派人来给你送伪钞,你就跟来人说有些市场情况要当面向麻田汇报,一定要约麻田出来见面,明白吗?”

  坂田忠信点头道:“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总之就是要约麻田出来见面”。

  “对,就是这样!”东方霸肯定道,又扭头对程功成说:“送坂田先生回去吧,在闹市区停车让坂田先生自己回家”。

  程功成向两个手下特务挥了挥手,一个特务收起坂田忠信的物品,其中一个军统特务将手一伸:“先生请!”

  坂田忠信学着中国人的样子向东方霸、程功成抱歉道:“告辞!”

  等坂田忠信刚走,东方霸便问道:“有窃听设备吗?”

  堂堂军统上海站,岂会没有窃听设备?东方霸这样也是明知故问。只不过他不想在他与程功成之间留下隔阂。

  程功成眉头一挑,回答:“有,你是想在坂田忠信的家里安装窃听装置?”

  “对头!”东方霸抬手看了看手表说:“立刻行动,在坂田忠信回到家之前搞定!我们不能完全相信坂田忠信,三国智如妖人的诸葛亮都有看错人的时候,何况我们这等愚钝之人?按照时间上推算,你们只有十分钟安装窃听设备”。

  程功成深以为然,连不认识的人都不能轻易相信,搞特务工作的连同僚和上司都不能安全相信。更何况是坂田忠信这样的日人?他向身后侧的柳如烟一挥手命令道:“如烟,这件事情交给你负责,以最快的速度在他家里安装窃听装置,在坂田忠信的家对面找一间房子监听,一定要注意隐蔽。立刻行动!”

  柳如烟精神一抖,敬了一个军礼娇声道:“是,长官!”

  每次跟东方霸一起合作,柳如烟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因为跟东方霸合作的时候,东方霸的一言一行都能把紧张、兴奋的气氛搞起来,他给人的感觉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笃定。一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让人充满了信任感,也让参与的人情不自禁的进入跃跃欲试的状态,难道这就是人格的魅力?

  从黑屋子里出来,东方霸眯着眼睛看了看天空。对程功成邀请道:“这一段时间,我们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破坏日人的阴谋,不如我们成立一个联合行动组,等会我把老曲也找来。大家联合起来,消息渠道也多。这几天都呆在一起,通报各自的调查情况,然后再综合得到的情报制定行动方案,你认为如何?”

  程功成神色肃穆答应道:“是啊,这是天大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情更重要的?就是算死了爹娘也得先放到一边,等把日人的阴谋粉碎了再说,你放心,我已经得到了戴老板的授权,全权处理这件事情!”

  “走吧,我安排了一个地方做为联合行动组的办公室,地方绝对隐蔽!现在天气热,去吃点冰镇西瓜解解渴”东方霸说完当先挥手向外走去。

  大家当即跟着出了院子去巷子口上车,在车上,东方霸想起什么,扭头对程功成说:“老程,我先在这里把话跟你讲清楚,既然是合作,大家就不要抱什么私心,这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谁牺牲多一点少点就不要计较了,而且不能在背后搞小动作,以你们对G党的成见,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明了,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程功成苦笑道:“在你的眼里,难道我就是那么没有大局观的人吗?上面有上面的想法,但我绝对不会盲目的服从,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如果还搞内讧,那纯粹是自己捅自己的刀子!我的脑子还没糊涂”。

  东方霸点头道:“这就好,大家都是明白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至于老曲那边,肯定是没问题的,你不用担心他会给你使绊子!”

  没过多久,车队竟然在百乐门门口停下了,程功成下车一看有点傻眼,不可置信地问道:“你的隐蔽的地方就是这里?”

  东方霸反问道:“怎么样?难道你不觉得是最隐蔽的吗?”

  “可是据我所知这百乐门是德国人的产业啊,我们在这里活动肯定是瞒不多德国人的耳目,以德国人和日人关系,难道他们不会把消息通知日人?”

  东方霸笑道:“这你就放心吧,跟你说句实话,这是我跟德国人合伙开的,现在这里的负责人是我的人,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程功成突然笑道:“呵呵,既然这里有你的股份,那我们肯定要好好在里面玩乐一番,你不会收我们的钱吧?据说这里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顶级销金窟,你要是收我们的钱,那我们可消费不起。经费不足啊!”

  东方霸大手一挥:“在联合行动组期间,你们所有的消费都算在我的账上,但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要来玩该付钱还得付钱!”

  程功成一边走一边问:“打几折?”

  东方霸扭头看了程功成一眼,翻了翻白眼:“打折?亏你说得出口!你好歹也堂堂军统上海站站长,还缺这几个钱?你玩女人还玩打折的,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程功成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实际上他对在这样的场所玩女人没什么兴趣。只是觉得以后可能有机会在这里约个朋友见面喝杯酒、搓个背或者吃个饭什么的。

  东方霸将程功成领进五楼酒店一间总统套房,这里还保留这总统套房的奢华和舒适,只是将有些占空间大的摆件搬走了,房间里有大片的活动空间,墙壁上挂着上海滩的地图。中间有一个大的长方形案桌,桌上是一个整个上海滩的建筑格局缩小版模型,其中法租界、公共租界、日占区和各条河流以及著名的一些大楼都能够清楚的分辨出来。

  当程功成看到这个长方形桌子上的全上海滩的建筑格局缩小版模型的时候,顿时两眼发亮,忍不住流下口水喃喃自语道:“活灵活现,制作工艺精良,好东西啊。绝对是好东西啊,东方,把这玩意送给我吧?”

  东方霸一边倒酒一边说:“想都别想,你知道我为了这玩意花了多少钱吗?仅仅请来三位全国顶级雕刻大师就花去了四十五万大洋。顶级名贵木料花去了二十万大洋,这可是三位大师花了两个月时间走遍了上海滩各个角落,又用半年时间呕心沥血才制作出来的,我跟你讲。再过五十年,就算十亿美金都别想把这东西买走!这次为了这个联合行动。我才拿出来作为沙盘,你可千万别给我弄坏了,否则我跟你拼命!”

  这个上海滩的缩小版模型,几乎将这个时期上海滩所有的建筑都雕刻出来了,所用的材料都是顶级名贵木料,刀工细腻精湛无与伦比,不仅如此,在这上面的各条街道上还雕刻有一千多穿着各式服装、各色人种的小人儿,还有街边摊贩、黄包车、小汽车、电车,人物神态姿势各异,而且到了整点时间海关大楼的模型钟楼就会准点报时,在黄埔江上的商船、舰船还不时发出汽笛声,在早上、上午时分,模型就会发出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车马之声,到了晚上几个著名的娱乐场所模型就会闪烁着霓虹灯,而且会播放夜总会唱的歌。

  这玩意不仅呈现了这个时期上海滩的繁华,而且真实地反映出上海滩的人们生活的情景,相信只要在上海滩生活过得人看见这玩意绝对会疯狂地喜欢。当三位大师完成这件杰作的时候,东方霸见了当即视为绝世珍宝,世上只此一件,而三位大师完成这件杰作之后都看上去都像老了十几岁,他们也表示这件作品是他们的巅峰之作和封刀之作。

  程功成整个人像傻了一样盯这件绝世珍宝,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说:“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漫天神佛啊,这玩意简直不是人间的物件,谁他妈想出了这么一个绝世点子要把上海滩雕成模型的?这个创意真是太疯狂了,太有才了!”

  东方霸嘿嘿一笑:“不才,正是人!”

  程功成不可置信抬头看着东方霸:“你?”

  “嘿嘿,怎么?看不出来吧?”东方霸非常得意地笑了笑,说:“你想啊,再过个几十年,等战争结束,天下太平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曾经在上海滩生活过的富豪、洋人,那时他们看见这玩意得有多怀念曾经在上海滩的生活?有多喜欢这玩意啊?”

  程功成不得不竖起大拇指:“我服了!回去我也请人雕一件重庆版的模型”。

  “不许山寨我的创意!”

  程功成愣了愣:“啥是山寨?啥意思?”

  “呃!”东方霸摸了摸鼻子随便胡扯两句糊弄过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