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四六章 金蝉脱壳
  丁默顿其人生性多疑,比李世勋更有甚之,而且为人非常好色,这一点可比李世勋差得太远,李世勋很爱老婆,平时也没有什么花边新闻,要知道李世勋当初是意志坚定之人,为了老婆不被中统人员当面侮辱才叛变投降的。

  听了丁默顿的话,林之江想了想说:“主任,是不是李世勋有什么事情想求你,于是买你一个面子?他刚才不是说有事想跟你商量吗?”

  丁默顿抱着胳膊来回走了几趟,停下说:“你说的倒是很有这个可能,只是他到底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呢?”

  “主任,你管他什么事情要求你,咱们先把人抓了再说,如果他说的事情太大,你就拒绝他,总之咱们是抓到了人,功劳是咱们的!”

  丁默顿想了想点头道:“有理,咱们自从到了七十六号,还没有给日人送过投名状,这次就抓了程功成这条大鱼送给日人,也让日人看看,不只是他李世勋能抓军统和G党!你马上去召集人马抓捕程功成!”

  林之江兴奋道:“好,我这就去!”

  林之江走后,丁默顿也前往七十六号特工总部与李世勋见面,可到了七十六号之后,李世勋突然来电话说肚子不舒服,已经住进了医院,丁默顿都感觉有些不对劲,随后一个电话让他浑身冰凉。

  原来是林之江带去抓捕程功成的人马在半路上遭遇了突袭,除了林之江一人身受轻伤逃走,其他人全军覆没。

  丁默顿何等聪明之人,怎么会想不到这是丁默顿搞的鬼?他在办公室里气得跳脚大骂李世勋的祖宗十八代,还砸碎了许多花瓶瓷器,而李世勋却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嘿嘿直笑。

  丁默顿被李世勋玩得这么惨哪能咽得下这口气?他现在拿李世勋没有办法。但不代表他拿已经现身的程功成没有办法,派人去抓捕程功成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他能调动的行动人员已经死光,所以他只能派几个心腹手下去虹口盯着程功成,看看程功成到底想干什么?

  虹口,流樱料理店斜对面的巷子里。

  程功成等人既要监视流樱料理店,又要防备七十六号的突然袭击,当真是心惊胆颤,好在一个手下特务悄悄前来汇报说七十六号的人已经撤走了。

  程功成听了之后就知道东方霸已经给李世勋打了招呼。这下他稍微安下心来,命令大家紧紧盯着流樱料理店。

  麻田次二郎珊珊来迟,到了晚上八点过五分才来到流樱料理店,只是程功成等人都不认识麻田此二郎,也没有人见过他。想知道麻田次二郎到底是何许人也,长得什么样子,还得靠坂田忠信。

  当麻田次二郎从汽车上下来,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走上流樱料理店台阶的时候,好在坂田忠信迎了出来。

  流樱料理店门口的灯光很亮,程功成等人将麻田次二郎的长相看得一清二楚,等麻田次二郎等人进了流樱料理店之后。程功成问手下的特务:“看青春那老家伙的长相了吗?”

  “看清楚了,站长!”

  程功成点头道:“很好,给老子仔细盯紧了,如果让麻田次二郎溜了。老子唯你们试问!”

  “是,站长!”

  监视是一项非常枯燥和烦闷的工作,这个工作需要有耐心有毅力,在监视期间。监视人员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丝毫不能出现疲惫和思想开小差的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目标很可能在脱离被监视的范围之内,而之前花费的努力也白费了。

  好在程功成这些人都是经过训练的,短短的一两个小时还不在话下,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在九点多的时候,坂田忠信先出来了,他手上提着一个密码箱,程功成猜测那是麻田次二郎给他的伪钞,准备投放到市场的。

  坂田忠信提着密码箱上车,很快启动汽车向家里开,一直就这样又过了十分钟,麻田次二郎才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出来,然后上车离开。

  “快,上车,跟过去!”程功成将手一挥,低声吆喝一声带头向路边的汽车跑去。

  麻田次二郎是经济学家,但不是特工,他对特工的技能不肾了解,可以说完全陌生,但是他身边却有日特工,在这个日特工的安排下,他们一行人非常谨慎。

  程功成等人一直跟在后面,但是又不敢靠得太近,一旦被发现,麻田次二郎等人只要吆喝一声,沿途的日军巡逻队就会蜂拥而至。

  也不知道麻田次二郎等人是不是发现了后面有人跟踪,在大街上不断地转着圈子,有时候还钻进巷子里,如果不是程功成事先早有安排,在各个路口布置连续跟踪的眼线,估计早就被麻田次二郎等人脱离视线。

  在一个大十字路口,程功成等人不得不放慢速度,因为在刚好有一个小队的日军巡逻队经过这里,当他们慢慢转过十字路口,却发现失去了麻田次二郎乘坐的汽车的踪影。

  汽车慢慢减速了,程功成脸色变得铁青,“怎么会事?麻田次二郎等人乘坐的汽车去哪儿了?这条街这么长,沿途也没有巷子可以藏身,他的汽车怎么可能跑得这么快?”

  这条街道很宽很长,现在是晚上九点多,街面上的行事的汽车和行人不是很多,而往前方行驶的汽车只要三辆小汽车和一辆大型货柜卡车,这种大型货柜车很少,车厢是用木板并凑起来的,密封性还可以。

  坐在副驾驶的一个手下特务也嘀咕:“这真是他妈的邪门了,一辆汽车就这样不翼而飞了,难道他们能飞天遁地不成?”

  “加速,快去前方路口去看看!”程功成想了想立即吩咐开车的特务。

  司机也不言语,一踩油门,汽车就飙了出去,在前面一个路口的时候超过了前面几辆汽车。

  汽车转了一个弯停下,程功成等人从车上下来,四处张望,前后左右四条大街上都没有麻田次二郎乘坐的汽车身影,而这时被超过的四辆车已经各自路过十字路口。

  “吗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程功成气得用脚步不停踢打汽车的轮子,同时捏着拳头狠狠地捶打着车顶。

  其他三个手下特务也很无奈,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么邪门的事情,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程功成气呼呼发了一顿脾气,跑到街边一颗树下撒了一泡尿,其他三人这时也尿急了,监视和跟踪这么久,早就被憋得不行了,如果不是麻田此二郎的汽车消失,他们根就没有时间撒尿。

  其他三人撒完尿时,程功成已经点燃一支烟站在车门边抽了起来,三人慢慢走了过去,其中一个特务问道:“站长,现在怎么办?”

  程功成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扔掉烟头踩灭冷冷道:“再去刚才那条街走一遍,仔细检查一遍,老子就不信麻田次二郎真的有飞天遁地的事!”

  “是,站长!”

  四人当即上车,汽车掉了一个头,然后转弯回到刚才麻田此二郎乘坐的汽车消失的这街道上。

  汽车再次停下,四人从车上下来,程功成指着两个人说:“你们两个去那边沿途检查,看看有没有店铺可以藏汽车的,我们两个在这边!”

  任务分配完毕,四个人分成两组沿着街道的两边开始每家店铺逐个检查,现在的店铺都是木板门,可以取下来的,开店门的时候就取下门板,到了晚上打烊时就把早上取下的门板装上去,而且都有高高的门槛,汽车根开不进去。

  四人将这条街仔细检查了一个来回,根没有发现有任何一家店铺可以藏汽车,程功成现在已经对在这里找到麻田次二郎的汽车不抱任何希望,再找下去也徒劳无功。

  他冷着脸一挥手道:“我们去找个电话亭给联合指挥部打个电话,看看其他各方面有没有消息!”

  四人开车在附近一间公用电话亭停下,程功成下车给东方霸打了一个电话,将情况说了一下,东方霸听了之后也是感叹真是邪门了,他对程功成说:“这样吧,我过去看看,这人和汽车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的,你们在那等我,别被日军巡逻队发现!”

  “好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这八月天的夜晚来就炎热,再加上程功成等人心情急躁和烦闷,四人都浑身流汗不止,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而且夜晚蚊子也多,几人都被蚊子叮得不行,只能不停地走动,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东方霸才带着阿四驱车赶到。

  东方霸和阿四从车上下来,程功成带着三个手下连忙迎了上去道:“你总算来了,我他妈实在是没办法了!”

  “别着急,着急也没用,走,咱们去那边去说,这大街行容易被巡逻兵发现!”东方霸指着一家店铺门口,哪里没有灯光,比较黑暗,容易藏身。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