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四七章 追踪

第六四七章 追踪

  几人走到黑暗处,东方霸问道:“到底什么情况?这车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一直开车跟着,到了那边那个路口前面因为刚好一队巡逻队过来,我们就放慢了车速,等我们转过弯来却发现麻田的车不见了!”

  “嘿,这还真是邪门了,对了,你们转过来的时候,这条街上就没有其他的车辆和行人吗?”

  程功成点头道:“这倒是有,不过不多,向这个方向而来的只有三辆小汽车和一辆货柜车,还有几个行人,而那三辆小汽车的型号跟麻田次二郎乘坐的汽车完全不同,他们总不可能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把汽车变一个外形吧?”

  东方霸皱起了眉头,摸了摸下巴问道:“那货柜车是什么样的?”

  “货柜车?哦,那种货柜车好像是专门定做出来,我还从来没有看过那种货柜车,车厢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车厢经过加长!”

  东方霸听到这里突然一拍手说:“这就对了,你们都被习惯性思维欺骗了,也被麻田次二郎欺骗了,你们想想,一辆专门定做的经过加长的货柜车,它的车厢完全有可能装下一辆小汽车,只要事先在车尾搭一块板子,小汽车可以直接开进车厢去,然后关上车厢的后门,开车走人,整个过程不要十五秒钟就能搞定,你们去哪找麻田次二郎的汽车?”

  听了东方霸的分析,程功成突然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呢?吗的,那麻田次二郎也太狡猾了!”

  东方霸笑道:“别急,咱们还有机会找到他,那辆货柜车目标很大。只要各个路口的人没有打盹,一定看见过它,你现在派人立即去联系你的人,让他们集合,一个个询问,看看他们是否看见过那辆货柜车!”

  “行,我这就安排!”程功成答应一声,立即开始安排手下人去召集那些负责在各个路口监视的人回来汇报情况。

  过了一个小时,所有被安排出去的人都回来了。也包括曲人杰安排的人,经过逐个询问,终于得到消息,得知那辆货柜车进入了青浦郊区,而青浦紧挨着上海。从这里开车过去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

  东方霸和程功成、曲人杰商量了一下,由曲人杰留守,而东方霸和程功成两人点起人马和武器开车直奔青浦。

  车队在路上颠颠簸簸开了一个小时,终于赶到青浦在货柜车最后出现的地方停下,一个满身油污的年轻人说:“两位先生,我就是在这里看见货柜车,跟你们描述的那车一模一样。我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只是随便注意了一下,它往那个方向去了!”

  东方霸扭头看了看车队,对程功成说:“老陈。咱们这么多人一起找也不方便,这样,你让他们找个隐蔽的地方停车,我们两个再带两个人开车去找!”

  程功成点头道:“那就这样。我去通知一声!”

  想要找这大晚上在漆黑的野外找一辆卡车,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黑灯瞎火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幸亏几人都带了手电筒。

  程功成和东方霸辆人乘坐汽车沿途货柜车最后消失的方向开去,这一路上倒是不用停车查看,因为这里没有其他的岔路口,货柜车转弯也没有路。

  一直开了十几分钟,在车灯的照射下,东方霸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岔路口,指着岔路口说:“在前面路口停下!”

  几人下车,东方霸拿出手电筒开始在地上照,程功成跟在身边问道:“找什么呢?”

  “废话,当然是找车辙印啊,不找到车辙印,怎么知道货柜车往哪条路去了?”东方霸趴在地上一边说着,一遍偏着脑袋观察。

  这乡下土路,路面不是很硬,再加上很长时间没下雨了,路面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如果重型卡车经过肯定会留下车辙印子。

  没一会儿工夫,东方霸就找到了轮胎印,顺着轮胎印找下去,发现轮胎印转了弯向右边路上延伸而去。

  “找到了,快上车,转弯向右找过去!”东方霸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

  程功成当即收了手电,向另外两个手下挥手:“快!”

  汽车转弯一直向前开,车上东方霸等人打开车窗一路沿途观察情况,大约开了五分钟,司机突然指着前方说:“站长,快看,就是那辆货柜车!”

  透过车前挡风玻璃,就着车大灯的灯光,几人看见果然有一辆卡车停在前方一百米处,正是那辆货柜车,而这条路的两边都是一排废弃的工厂。

  “停车,快停车熄灯!”东方霸立即吩咐道。

  汽车在一家废弃的玻璃厂门口停下,几人从车上下来猫着腰沿着道路右侧废弃的厂房围墙向前方摸过去。

  到了货柜车跟前,才发现货柜车旁边有一块空地,空地的那头灯光大亮,几人从围墙角伸出脑袋发现那是一间机械零件铸造厂,这条路两边的其他工厂都已经废弃,漆黑一片,唯独这家机械零件铸造厂门口亮着灯光。

  不仅如此,门口还有七八个日军士兵周围,门口的两边还有用沙袋堆成的防御工事,工事里面架着机枪,两个日军士兵端着步枪在拒马后面来回走动。

  观察了一会儿,几人缩回脑袋,东方霸想了想说:“在这里观察不到工厂里面的情况,走,咱们到旁边的工厂房顶上去观察!”

  几人退回,走了一段距离找到了容易攀爬的地方爬上了二楼房顶,到了房顶上才发现这家机械零件铸造厂内大有乾坤,厂子内部面积不大,却在中间有两个岗楼,每个岗楼上各架着一台强光探照灯来回不停得照射厂子里的情况,各个厂房周围还不停有日军士兵开着边三轮摩托巡逻。

  程功成一拍手道:“真他妈阔气,还他妈开摩托巡逻,看工厂里面这防备的程度,这里绝对是伪钞印刷厂!”

  “暂时还别高兴,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看来得派人进去摸摸底!”东方霸说着摸了摸下巴,又问:“对了,你手下有没有身手高强,人很机灵,随即应变能力也很强的人?找个人潜入进去侦查侦查!”

  程功成想了想说:“人手倒是有,有一个人足够胜任这个任务,他叫刘戈清,但是他跟王天木的关系非同一般,前段时间,刘戈清从重庆返回上海,还曾经想劝王黑木回头,被我阻止了,你想王黑木是什么人?戴老板点名要杀的人,王黑木有那么傻回来送死吗?后来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到现在我都不太敢用刘戈清!”

  刘戈清,军统高级特工,毕业于国立暨南大学(时在上海),其父在辛亥革命期间参加攻打漳州,后来做了第七混成旅旅长,家道殷实,可以说刘戈清是名副其实的军二代,毕业后他与八个同学开了一个矿业公司,准备在福建开发锰矿,可是后来在杨虎城家里,他和八个同学一同被戴老板看上,全部参加了戴老板的“革命工作”,他经历特工培训工作之后被分配到上海军统站工作,先后在历任站长手下工作,南京伪维新政府的“外交部长陈转”就是他在王黑木策划和指挥下刺杀而身亡的,而他也因此英明远扬。

  东方霸笑了笑说:“你们军统就是这样,只要稍微跟日人、汉奸特务或者G党有些瓜葛的人都怀疑,连自己人也都怀疑,什么‘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擦,这话听着就寒心,如果有一天你也被别人诬陷跟G党有些关系,你是什么心情?行了吧,把刘戈清找来,让他执行这个任务,天亮之前一定要将里面的情况侦查清楚!”

  程功成听了苦笑不已,扭头对身边一个手下吩咐道:“你开车回去通知后面那些人跟上来,再回去联络刘戈清,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好的,站长!”

  其实东方霸和程功成两人都可以亲自潜入工厂侦查情况,以他们两个的身手绝对是绰绰有余,只是他们两个人手下都有大批人马要带,不能轻易冒险,一旦出现问题,下面的人怎么办?这就是指挥者和执行者之间的区别,一个人到了一定的位置就不能由着性子来了,他们不能不为下面的人考虑,而下面的人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去冒险。

  东方霸带着阿四以及程功成从房顶下来,沿着这家机械零件铸造厂的围墙寻找一个可以潜入的地方,可是这围墙上布满了一米多高的高压电网,加上围墙的高度,足有三米多高,人类根没有任何办法潜入。

  东方霸蹲在地上揪了一团枯草,揉成团扔向电网,“轰”的轻微一声,枯草团瞬间被强电流烧燃了。

  剩下两人看得脸色一变,程功成低声骂道:“吗的,日人也太变态了,一家工厂而已,用得着布置这么强大的高压电网吗?想进去还真是很困难!”

  东方霸想了想笑道:“上面不行,难道咱们还不能走下面吗?你们看看这围墙修得也不算很结实,都是青砖砌成的,趁刘戈清还没来,咱们先给他凿出一个狗洞出来,阿四,把你的飞刀都拿出用用!”

  阿四不由苦笑,飞刀那是杀人的凶器,现在却用来撬砖头,但还是撩起衣襟,将绑在腰间的刀囊取了下来,开始撬砖头。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