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五一章 杀手集中营
  丁默顿本来想趁这个机会在中岛今朝吾的面前告李世勋一状,但是中岛却被清水十三气得昏死过去,让他的毒计没地方施展,他只能郁闷地开车回去了。

  丁默顿后来一想也知道即使告了状,李世勋也不一定有事,虽然七十六号在事发之前得到了一些消息,也知道程功成等人出现在虹口,但是李世勋还是同意他去抓人的,谁让他的人被突袭全军覆没呢?告李世勋通风报信?没证据啊!

  更关键的是李世勋和他都不知道rì本人正在进行这个“釜底抽薪”的计划,即使得知军统在行动,也不知道军统为什么行动,李世勋有了这个借口就可以自保有余,他甚至在想麻田次二郎和中岛今朝吾确实也有一点傻,这么大的行动没有特高科和七十六号的配合怎么可能毫无风险的执行?即使不让下面的人知道这个计划,也应该让他、李世勋、清水十三知道,这样一来,这两个情报部门绝对会做到有针对xìng的盯着军统和g党,防止他们破坏。

  却说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一起乘车离开,在车上,清水十三对李世勋说:“李桑,你别看我刚才在将军阁下的办公室里振振有词,实际上现在我们两个都非常危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两个都脱不了干系,上面如果想杀我们两个,我们很可能会死得无声无息!所以现在我们必须想办法挖出一些能够交差的东西,而且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麻田次二郎!”

  李世勋是什么人?他的政治嗅觉是相当强悍的,他当然知道他和清水十三现在的处境,如果不能给rì军军部一些有用的东西,他们两个绝对会死得无声无息,而且经过清水十三刚才这么一闹。中岛今朝吾肯定会向军部告他们的状,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自保,他脸sè凝重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我想麻田次二郎一定会在东方霸的手上,就算不在他手上,也在军统程功成的手上,这样,由我来跟东方霸交涉,让他把麻田此二郎给我们。不管活的还是死的,总之我们如果得到麻田此二郎,我们就可以交差了!”

  清水十三想了想说:“这恐怕还不够,我们至少也要交几个人出去,东方霸的人肯定是不能动的。那就只能拿军统或者g党的人交差了,我的部下昨天刚好抓了两个军统的人,现在正秘密关押,还没有向将军阁下汇报”。

  “哦?”李世勋jīng神一震,以前抓住的人当然不能交,因为那些人都是已经向上面汇报过,并且做了档案记录。要交人只有交刚抓获,而且还没有做档案记录的人,他好奇道:“抓了两个军统的人?他们叫什么?”

  “平服昌和谈宝义”清水十三毫无保留地说了这个两个军统特工的名字,随后又道:“他们是在六月份被法租界的巡捕抓获的。但是审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审出什么结果,而且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昨天我让宪兵队将他们两个秘密引渡过来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李世勋疑惑道:“他们不就是军统特工吗?难道还是双重间谍不成?”

  清水十三摇摇头笑道:“不。他们当然是军统特工,你还记得二月份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吗?”

  “二月份?”李世勋想了想。突然失声叫道:“你是说南京方面的外交部长陈转被刺杀一事?”

  清水十三点头道:“对,陈转被刺杀的事情,平服昌和谈宝义就是参与者,而经过昨天一天的审讯,他们已经招供,我们已经得知了这件刺杀案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军统王牌刺客刘戈清!”

  各位看官可能会好奇了,为什么法租界巡捕会抓两个军统人员,他们可没惹法国佬,关法租界巡捕房屁事?法捕房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其实不然,因为当时这件刺杀案发生在法租界愚园路,所以法租界巡捕房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直到几个月之后,这两个人重新潜入上海准备策划刺杀“汪某人”,但是事情败露被法租界的巡捕抓了,法租界对于这两起刺杀案都有责任抓捕刺客归案,他们抓人是名正言顺的,而且是在法租界抓的。

  而密谋刺杀案的地点就在愚园路路口的沧州饭店,沧州饭店可不是一般的路边小旅馆,它的历史名气大得无边无际,可以这样说,它是上海滩所有杀手、刺客最为“青睐”的饭店,许多刺杀案都是在这家饭店里密谋,这里是杀手集中营。

  举几个例子,最有名的就是发生在1932年4月29rì,民国暗杀大王、前斧头帮帮主王亚樵策划暗杀侵华rì军总司令白川义则,这起刺杀案就是在沧州饭店密谋的。

  王亚樵先后在沧州饭店密谋策划多起刺杀案,比如:1923年11月10rì暗杀淞沪jǐng察厅长徐国梁,1930年7月24rì暗杀前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1931年7月23rì策划在上海北站枪击国府财政部长宋子文,1935年12月25rì暗杀国府府外交次长唐有壬。

  很多人都不明白了,为什么刺客和杀手都喜欢在沧州饭店密谋呢?那是因为这里的特殊地理位置,它处在租界和华界的交界处,如果是租界巡捕来抓人,刺客和杀手很容易就可以跑进华界,租界巡捕对此无可奈何,而华界jǐng察就算知道有人在这里密谋刺杀,也不能闯进租界抓人,这就是沧州饭店备受杀手刺客亲睐的原因。

  而发现沧州饭店这个巨大作用的刺客就是暗杀大王王亚樵,他每次密谋策划刺杀,都是在这里订一个房间,其实他在上海还有其他多处住所,但是只要涉及到暗杀的事情,他就在这里策划,安排什么人,如何联络,都在这里,只要租界巡捕房得到消息来抓人,他就立马跑进华界,让租界巡捕房的人恨得牙痒痒,却有没有丝毫办法。

  此后,陆续有许多杀手好奇为什么王亚樵每次刺杀都会选择在这里密谋,经过分析,有人就发现了这个饭店所处位置的玄机。

  王亚樵一次次在这个饭店密谋刺杀成功,让当时的刺客杀手界绝大部分杀手都奉他为暗杀大王、偶像,更有甚者直接敬奉他为杀手界的祖师爷。

  而王亚樵也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暗杀大王,他所做的事情足够配得上这个称号,他敢跟老蒋叫板,还多次密谋刺杀老蒋,别人有这个胆量吗?没有!敢想吗?不敢!凡是死在他手下的人不是军阀的狗腿子,就是汉jiān和rì本人,而这些人都是当时的风云人物。

  老蒋对王亚樵非常恐惧,在其下达的“悬赏缉拿”名单中,老蒋对一些反对他的军阀高级将领的悬赏金额也不过十万大洋,而对王亚樵的悬赏金额竟高达百万大洋,由此可见老蒋对王亚樵的“重视”程度。

  他曾经在沧州饭店里写了一封jǐng告张少帅的信,放在一枚拆除了引信的炸弹一起扔杜老板府门前。恰逢九一八事变后,张少帅丢了东北三省去上海休养,杜老板为了显示自己在上海能罩得住,就给了张少帅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颇有底气的对张少帅说:在上海无论遇到什么麻烦,打电话给他,他都能摆平。但杜老板向张少帅说完这番话以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遇到王亚樵你要小心。

  张少帅到上海入住杜老板府之后,王亚樵在其门前放了一枚拆去引信的炸弹,将信件放在一起,让杜老板转告张少帅:要么马上回到北方去,重整兵马,和rì本人决一死战;如果不战,请返回东北,自杀以谢国人。如果既不愿战也不肯死,那么请将全部财产交出,购买军火,接济关外的义勇军。以上三条务必则一而行,否则我就代表人民予以制裁。杜老板深知王亚樵的厉害,便奉劝张少刷早rì离开上海,以免王亚樵实施暗杀。张少帅深感恐惧,立时离沪。

  而愚园路口的沧州饭店之所以名扬天下,就是因为王亚樵,此后形形sèsè的杀手们就将沧州饭店作为落脚点。

  闲话少说,回归正题。李世勋听了清水十三的话,摸了摸鼻子说:“如果我们能够将刘戈清抓住,那就完美了,至少我们两个可以安然无恙,你说呢?”

  清水十三点了点头:“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计划这样,让他们两个想办法联络刘戈清,将刘戈清引出来,然后我们抓活的,刘戈清是军统王牌杀手,他肯定知道许多军统内部的事情,如果我们能从他嘴里挖出一些东西,功劳更大!”

  李世勋笑道:“对,那咱们可就说好了,清水君,咱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在一条船上,只有共同全力以赴才能度过这次难关!”

  “好!”清水十三答应:“抓捕刘戈清的事情交给我,你去联络东方霸,不管死活,一定要把麻田此二郎要回来!”

  “一言为定!”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