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五二章 大盗涌动
  八月二十四日,这天在上海滩盛世宏图拍卖行举办了一个展览,参加展览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连英国大使乔治和美国大使等人都亲自前来参观。

  几乎所有人都奔着这件名叫《大上海》的大型木雕而来的,参观的人们看见这件木雕都发出惊叹之声。

  “乔治先生,乔治先生,您好,我是《申报》记者沐天骄,请问您对这件名叫《大上海》的木雕有什么看法?”一个披着长发、打扮干练的女记者走到英国大使乔治面前问道。

  乔治双手交叉放在下腹,看了看这个女记者,他没想到这个女记者会认识自己,笑着点了点头说:“嗯,这是一件非常好,非常棒的作品,中国人的智慧太伟大了,我敢说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想过把一个时代的特点、一个城市的模样,用雕刻艺术具体的表现出来,它太美了,构思巧妙,再加上精湛的雕刻技术,这简直就是一个上海滩的缩影,我想再过三十年,人们再看见这件作品的时候感觉会完全不同,它是一件承载着厚重历史的作品,这就是我的看法,我很喜欢它!”

  记者沐天骄在小本子上飞快地记下乔治的话,等乔治说完,她又问:“与这件一同展览的还有三十多件藏品,再过两天就会举行拍卖会,请问您届时会参加这件作品的竞拍吗?”

  乔治耸了耸肩膀:“如果时间上允许,我想我会的!”

  “乔治先生,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跟我做一个专访?”

  乔治笑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你可以问我的秘书,不过您如果愿意与我一起共进午餐,我可以在他面前美言几句”。

  沐天骄欣喜道:“当然。我非常愿意!”

  为了保证这件作品的安全,东方霸专门派了十个身上高强的兄弟看管它,不管展览现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的职责只是盯着这件东西,不能被别人动手脚,好在展厅的面积不是很大。

  这个盛世宏图拍卖行现在有日本背景,东方霸对此非常不放心,而且根据他的要求,展览的地点放在国际酒店五楼最大的一间总统套房内。这里相对封闭,就算有人想打这件玩意的主意,在这么封闭的环境下想逃走也是困难重重。

  到了中午时分,东方霸打了一个电话询问现场的情况,在现场负责保安工作的王承昊说:“暂时还没有发现加藤原野的身影。现场的秩序很好,没有发生混乱”。

  东方霸对着电话说:“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你们既要在参观的人群中寻找加藤原野,也一定要注意其他的大盗,甚至是国际大盗,还有那些专门做局的老千,那些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要是他们看上的东西,连皇帝老子的东西都敢偷!他们偷东西事小,如果那些人在我们抓捕加藤原野的过程中出来搅局就麻烦了!你联系一下宗翰,让他派狗仔队注意一下道上的消息。凡是与这此展览有关的消息都要及时汇报!”

  地下世界可不仅仅只有地头蛇帮会、刺客、杀手这些组织和人群,还有很多行业,例如盗贼、江洋大盗、跨国大盗、千门团伙,有些是个人单干。还有一些是有人领头的团伙,在盗窃这个行业里又分很多细枝。有偷钱的小偷扒手,还有入室行窃的盗贼,又有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更有跨国做大案的国际大盗,这其中国际大盗所具备的技术含量最高,这类人一般只做大案,他们看中的东西一般都是价值连城。

  还有一类人,就是千门中人,千门的人可不仅仅只是在赌场上威风,他们最主要的是骗,这一类人中有些人的演技连奥斯卡影帝都不一定比得上,他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化装变成形象气质完全不同的人,而且一个个都是高智商的角色,被这一类人瞄上十有**要倒霉。

  电话那边的王承昊说:“好的,老大,我已经派人盯着道上那些家伙,只要他们敢打主意,我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此时上海滩的地下世界很多人已经蠢蠢欲动,在展厅展览的可不仅仅只有那件大型木雕,还有二三十件价值不菲的东西,可是想要从展厅里把东西弄走也不是很容易的,白天参观的人很多,光天化日之下拿走东西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制造混乱,然后趁着保安人员的注意力被转移动手拿东西。

  可是这样一来又有一个问题,如果负责人很快发现东西不见,让保安关闭房门,盗东西的人跑都跑不掉,因为窗户已经锁死,唯一的出口就是房门。

  白天的展览结束后,展厅会关闭,门口有四个全副武装的大汉周围,根本不可能进入,展厅两边和楼上的房间都已经被东方霸包下,想进入只能在晚上攀爬外墙破窗而入,可是楼顶有保安守卫。可以说想进去偷东西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下午一点,王承昊在国际酒店对面的跑马厅楼上一间房内接到了消息,有人正在密谋进入展厅偷东西。

  房间里亮着灯光,窗帘被拉上了,王承昊正在窗户边撩起窗帘的一角用望远镜观察着国际酒店的外墙,这里是在晚上监控国际酒店外墙的最好地方,盗贼如果想晚上进入展厅,只能从外墙攀爬上展厅的窗台,而在这里正好可以看见。

  “老大,有消息了,刚才道上有消息说一个叫乔万福的家伙正在大厅展厅里的各种消息!”

  “哦?”王承昊转过来头,皱着眉头道:“你说乔万福?就是那个靠行骗而闻名的老家伙?”

  小弟点头道:“对,就是他!据我打探得到的消息,他正在召集人手,而且他还跟进去参观的人打听里面的情况”。

  乔万福是上海滩地下世界有名的千手,这家伙有一套精湛的化装术,而且极其善于布局骗富豪的钱,他知道这次展览是龙帮发起的,龙帮的人对他可不陌生,因此他不敢亲自进入展厅参观,只要他一出现,龙帮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估计还不等他动手,龙帮就要了他的命,在上海滩,敢跟龙帮过不去的人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个老家伙怎么做起大盗来了?偷东西可不是他的专业啊!”王承昊自言自语说了一句,随即问道:“知道他现在哪里吗?”

  小弟道:“知道,我们刚刚得知他进了一品茶楼,看样子是要等他召集的人手”。

  王承昊想了想对房里其他说:“你们在这里盯着,有什么事情立即通知我,你带我去找乔万福,这老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竟然想偷我们龙帮的东西”。

  两人出了房门,将在隔壁休息的二十多个兄弟叫走一半人,众人下楼走出跑马厅上了五辆汽车向一品茶楼开去。

  一品茶楼位于公共租界西藏路上,这条街道是闹市区,人流量很大,街道两边各种商铺林立。

  一个光着膀子,穿着灰色短打对襟褂子,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的汉子从外面走进了一品茶楼,在楼下扫了一眼就直径向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汉子就看见了靠窗户一张桌子边坐着四个人,其中一个五六十岁,一头白色的短发,两鬓都已经发白,脸上的皮肤却红光满面,看上去比一般三十多岁中年人都要保养得好。

  另外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拿着一把折扇的年轻人,一举一动都有女人的风采,看上去有些不男不女,第二人身材瘦小,两只眼睛灵光闪烁,一看就是个非常机灵的小伙子,第三个人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戴着礼帽,气质沉稳。

  汉子扫了一眼走过去挨着瘦小的小伙子坐着,自己拿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一口喝完放下杯子,抹了一下嘴巴看着白发老头。

  白发老头笑了笑,说:“好,人都到齐了,现在老夫就说说这次请你们来的原因,你们都是偷盗行里的顶尖高手,想必各位之间对彼此也不陌生,我就不多做介绍了,是这样的,有人看上了在国际酒店展览的那件名为《大上海》的大型木雕,我请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兴趣?”

  最后来到汉子听完白发老头的话就起身准备离去,一句话也不说,白发来头急忙道:“钻天鼠,你先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原来这汉子的绰号就要钻天鼠,可见他的本事,他听了老头的叫唤,转过身来又坐下道:“还说什么?你老小子胆子不小,竟然把目光盯到了龙帮的身上,你要是想死,别拉着我跟你陪葬,我还没有活够!”

  “等等,我当然不想死,我们又不是去跟龙帮的人火拼,只是偷东西而已,偷了东西之后把东西给买家,我们拿钱,分钱之后各奔东西!你们知道这次价钱是多少吗?这个数!”白发老头竖起一根手指,然后眼睛不断地看着坐在桌子周围的各人。

  瘦小的小伙子眼睛一亮,问道:“十万大洋?如果我们能够偷到,每个人就可以分两万大洋啊!”

  “屁,你小子就这点出息!”白发老头骂了一句,“不是十万,而是一百万”。

  〖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