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五三章 阶下囚
  一百万的酬劳,让这四个大盗都震惊不已,俗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现在可不是盛世,而是实实在在的乱世,一个木雕有那么值钱吗?乱世当中的古董不值钱,即使到了后世,古董也不能在银行作为抵押而贷款,因为古董没有一个标准的市场价,而且很多假货,喜欢古玩的人,一件古玩在他眼里可能是无价之宝,对于不喜欢收藏的人来说就是一钱不值,更何况那木雕还不是古董,而是刚刚做出来没多久的玩意。

  乔万福看件众人的反应,笑道:“怎么?不相信吗?据我得到的消息,仅仅是制作那玩意就花去了六七十万大洋,而且那件玩意是三个大师最后的杰作,一旦拍卖,有人估计成交价绝对可以超过两百万,上海滩有钱人何其多,不说咱们中国人当中的富豪,就那些洋人一个个都富得流油,两百万算什么?这笔买卖一旦干成了,每个人能分二十万,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其他三人都还没有表示,瘦小的小伙子立即道:“我加入!”

  拿折扇有女人味的年轻人和穿白色西装的人低头沉思,显然是在考虑风险,而那最后进来的汉子皱这眉头想了想叹道:“偷东西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关键是我怕我有命拿钱没命花啊,乔老头,你就当我没来过,规矩我懂,我会守口如瓶,告辞了!”

  乔万福张了张口想叫住那汉子,可是有人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

  “哟,乔大爷在这喝茶呢?瞧瞧,这都是谁啊,钻天鼠严佳栋、飞天蝙蝠彭曹彰、草上飞袁小佳,玉面郎君宋潘安。你们几个不是死对头吗?今天竟然聚在一起喝茶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在钻天鼠刚起身要走的当口,王承昊从楼梯上出现了,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王承昊的出现和他戏虐的神色让乔万福等人脸色剧变。

  倒不是他们认识王承昊,实际他们根本不认识王承昊,而是王承昊准确地叫出了他们的匪号和姓名,一个字也没有叫错,这才是最可怕的。

  虽然都是地下世界的人,但是盗贼和帮会的地头蛇却是两个行业的人。平常也很少有交集,盗贼一般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被人知道,行事都很小心,看见地头蛇就走,因为地头蛇的消息灵通。被他们注意上就没有安生日子了。

  还是乔万福镇定一点,他起身抱拳道:“不知这位兄弟是哪座码头的,如何认得老夫等人?”

  王承昊带来的人,每一个都有枪,还有几个拿着冲锋枪,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乔万福等人,让这些人丝毫不敢妄动。草上飞?飞天蝙蝠?能飞得快过子弹吗?

  王承昊笑了笑说:“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上海滩上像我这样的人多如牛毛,可你乔大爷却是在上海滩鼎鼎大名啊。这上海滩上的富豪们没有被你关照的估计也没几个了吧?”

  乔万福讪笑两声说:“这位兄弟说笑了,老夫也就是混口饭吃,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得罪过兄弟吧?不知道这是……?”

  乔万福是真是心里有些发虚,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多人拿着枪毫无顾忌地出现在茶楼,能是一般人吗?而且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巡捕房的巡捕。也不是便衣,极有可能是龙帮的人。如果是龙帮的人,他们来干什么?是路过喝茶的,还是专门来找自己这几个人的?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王承昊看了看另外的四个人,走到桌子边拿一只干净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下,骂道:“这他妈什么茶,怎么这么苦?噢,对了,乔大爷,还有这四位,我们老大想请诸位去喝一杯茶,不知道诸位是否赏脸呢?”

  乔万福等人连王承昊这些人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自然不可能就答应跟王承昊走,玉面郎君宋潘安问道:“不知贵老大是…….?”

  王承昊还没说话,钻天鼠严佳栋就说:“多谢贵老大看得起,只是我还有一些急事要办,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谢贵老大!得罪,得罪,在下先告辞了”。

  钻天鼠刚走了三步就被王承昊带来的手下给拦住了,不得不停下转身看着王承昊:“这位兄弟是什么意思?我总不能有急事不办了去喝茶吧?”

  “没什么意思!”王承昊脸色瞬间变冷道:“在上海滩,还没有人是我们龙帮老大请不动的!我们老大请喝茶,你不想去也得去,不去就是不给面子,不给面子的后果很严重!”

  钻天鼠等人心里很愤怒、惊恐,同时也很无奈,愤怒的是龙帮完全不讲道理,强行让他们去喝茶,惊恐的是他们害怕龙帮对他们下毒手,无奈的是形势比人强,他们五个人虽然都有一些功夫,但都是用于盗窃的,与人搏杀却不是很精通,而且王承昊手下这些人一看都是不是庸手,而且还有枪,动手只能是死路一条。

  二楼喝茶的一些茶客原本是害怕的,都不敢转身观看,但听见王承昊说是龙帮的,都转过身来观看,龙帮的人一般不会出现欺负老百姓的事情,但不代表他们会对其他黑色行业的人客气。

  王承昊这还是客气的,换了其他人来估计根本就懒得废话,直接拿枪强逼着乔万福等人走,不走就开枪。

  乔万福看这阵势就知道今天如果不去喝茶,恐怕很难善了,偷盗计划还没制定,只是刚刚召集人马就被龙帮的人找上门来了,按理说计划都没有,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只有在坐的这五个人,龙帮不可能知道他准备偷窃那件木雕,那他们这是为什么?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与龙帮的人动手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想到这里,乔万福抱拳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一趟,顺便也瞻仰一下东方帮主的风采!”

  他这一答应,其他四个人也只能黯然答应,全部下了楼,钻天鼠等人在心里早就把乔万福恨得死了,他自己死不足惜,还拉着四个人陪他一起死,端得是不为人子。

  他们被分开了,一人上了一辆汽车,还有两个龙帮的人分别将他们夹在中间,汽车发动后,车窗帘也被拉上。

  在最前面的一辆汽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承昊回过来递过去一个黑色头套:“乔大爷,我们老大居住地地方属于保密的,实在不能让外人得知具体走法,为了我们老大的安全,也为了您自己,请您把这个头罩戴上”。

  乔万福接过头套就知道这玩意戴上去什么都看不见了,不由得苦笑,随即问道:“为了你们老大的安全,这个我理解,可你刚才怎么也为了我的安全?这一点我就难以理解了”。

  王承昊笑了笑,也不回头道:“我们老大住的地方只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就连我们帮会中堂主级别的大佬都不知道,而你这个外人却知道了,我们老大是个仁义的人,他当然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是难保他身边的人又或者日本人以及其他势力的人不会把你怎么样,您说呢?”

  乔万福听得不由身体一抖,额头上直冒冷汗,心里直骂东方霸简直是个祸害精,除了他,后面其他车上的钻天鼠、飞天蝙蝠等四人也受到了相同的待遇。

  车队在大街上开了十几分钟,也不知道最后开到了什么地方,停下来之后四周都非常安静,也没有闹市区的喧闹,还能听见午后知了(蝉类昆虫)的鸣叫声。

  车门被推开,乔万福等人分别从五辆汽车上下来,因为还不能取下头罩,他们在龙帮人员的牵引下走进了一间房子,路上还要小心门槛和台阶。

  身体的感觉让他们知道进了室内,因为没有在外面那么热了,最后他们被带进了一间房子,并且身上用来吃饭的东西都被搜走,干干净净。

  “哐当”一声响,随后是锁门的声音,这让乔万福等人心中一惊,连忙取下头上的黑布罩,等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顿时傻了眼,他们五个人全部被关进了一间小黑屋子,刚才就是铁门关闭和外面锁门的声音。

  飞天蝙蝠彭曹彰扑到铁门后手扶着铁窗用他那独特的女人声尖叫:“喂喂喂,你们不是说你们老大请我们喝茶吗?为什么把我们关起来?开门,开门啊,放我们出去!”

  草上飞袁小佳也使劲地用脚踹着铁门,气急败坏的得大叫:“开门,开门,堂堂龙帮竟然把我们骗过来,还把我们关起来,这就好龙帮的嘴脸吗?”

  这两人在铁门大吵大闹了一阵,乔万福无奈得摇了摇头喊道:“别叫了,你们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用!”

  现在的情况谁都知道,一刻钟之前他们还是飞檐走壁、来去自由的飞天大盗,转眼之间就成了别人的阶下囚,真是世事无常,一念生,一念死,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