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五七章 暗斗不止
  原本夜深人静的七十六号总部大院内却是灯火通明,踌躇满志的李世勋和清水十三两人带着人马开车依次进入了大院内,却发现大院内站立着许多日军士兵。

  在办公楼的台阶上,丁默顿一脸的冷笑,他身前站立着一个日军中将手拄着指挥刀,赫然是中岛今朝吾。

  看见中岛今朝吾,李世勋和清水十三两人心中同时一惊,随后李世勋轻吐一口气小声说:“幸亏我们今天有准备,否则麻烦就大了,我早就知道丁默顿那老小子绝对不会老实,果然,他连中岛阁下都请过来了!”

  清水十三点了点头:“嗯,等会别慌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丁默顿只要抓不到我们的把柄,我们就安然无恙!”

  到了清水十三和李世勋这种级别,日本人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且不说清水十三,就是李世勋,日本人也不敢随便杀,因为李世勋是一个榜样,是日本人树立起来的一个榜样,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杀了李世勋,会让其他投靠的汉奸心寒,同时也会让那些准备投降和还没有投降的人忌惮,这与日本人制定的以华制华的方针相违背,这就是政治因素了。

  汽车依次停下,李世勋和清水十三慌忙从汽车上下来小跑到中岛今朝吾的面前立正低头行礼:“司令官阁下,没想到您会过来,属下等失礼了!”

  中岛今朝吾手提着指挥刀走下台阶,围着两人慢慢走,李世勋和清水十三两人丝毫不敢动弹。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带这么多人去干什么?”

  “这……”清水十三发现李世勋向自己打眼色,只好硬着头皮说:“属下等去枪毙一批G党和军统的人了!”

  “是吗?”中岛今朝吾冷笑道:“怎么本司令官听到的不是这样的?丁桑刚才带人去刑场看了,你们并没有在那里。现场也没有被你们枪毙的那些人的尸体!巴嘎雅鹿,到现在你们还在撒谎,说,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那些被你们带走的重要囚犯呢?”

  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抬头用怨毒的眼神向丁默顿看去,随后李世勋说:“将军阁下,那些人全部被枪毙了,尸体都扔在了苏州河内!其实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们今晚采取了行动。真实的目的发现一个军统据点!”

  听到了这里,中岛今朝吾和丁默顿同时一愣,中岛随即道:“那你们有什么收获?”

  李世勋闻言笑了笑,拍手道:“来人,把人带过来!”

  “是。主任!”两个特务答应一声,从一辆汽车上搀扶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清水十三笑道:“将军阁下,这个人您不会陌生吧?”

  “麻田君?”中岛今朝吾看见麻田次二郎大吃一惊,失声叫了出来,随即问道:“清水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水十三向李世勋点了点头,李世勋解释道:“将军阁下。今天下午我们收到情报,发现了军统关押麻田先生的据点,但是那据点在租界内,而且暗中守卫很多。为了引开那里的大部分守卫,所以我们放出假消息,将在凌晨一点枪毙那批人,军统的人收到消息之后就赶往了乱葬岗。丁主任真是运气好,居然没有碰上程功成。而我们则突袭了军统的据点,剩下的军统守卫已经被我们全部击毙,并且救出了麻田先生,至于那些人,我们早在之前就将他们枪毙在苏州河岸,尸体也扔进了河中,我们要让军统的人赔了夫人又折兵,让他们痛不欲生,司令官阁下,这就是我们今晚的收获”。

  这番说辞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唯一不足的就是没有抓到军统的人,也没有得到证实,这让丁默顿暗恨不已,本以为这次可以扳倒李世勋,谁知道李世勋竟然这么狡猾,布置的这个行动竟然连他都瞒过去了。

  中岛今朝吾愣神了一会,脸上随即露出笑意,称赞道:“哟西,清水君,李桑,这次你们干得很好,继续努力吧,我将麻田君带走了!”

  “嗨,恭送将军阁下!”几人同时大声道。

  中岛今朝吾有心惩治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但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如此一来,他也就没有了借口,现在两人将麻田次二郎找了回来,那就是大功一件,他不能不能惩治他们,还得奖励。

  不管怎么说麻田此二郎都是内阁的经济顾问,在级别上不比他低,只不过他是军职,而麻田次二郎是文职,上面也没有说一定要让麻田次二郎死,现在人救回来了,就更加不能让麻田次二郎死了。

  等中岛今朝吾带兵走后,丁默顿呆不住了,这次他可是丢了大脸,原本以为可以借中岛今朝吾让李世勋难看,没想到李世勋不但没事,还得到了中岛的表扬。

  他讪讪道:“清水君,李副主任,你们辛苦了,啊欠,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们随意啊!”

  就这样想溜走了?哼哼,不给你吃个苍蝇恶心你一下,真是对不住自己,李世勋愤愤琢磨着,随即道:“等等,丁主任!卑职还没谢谢您的关心呢!您看这么晚了,我和清水君出任务的事情还让您操心,半夜三更地从床上爬起来带人跑去乱葬岗那种地方,实在是过意不去啊!还好您没事,要不然我如何向嫂夫人交代哦!”

  这就是明显地嘲讽了,丁默顿气得身体发抖,脸上涨得通红,不过他硬是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地说:“没事,关心下属这是应该的嘛!我先走了”。

  李世勋看着丁默顿带背影喊道:“丁主任,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别撞进阴沟里了!”

  丁默顿听了打了了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好在林之江一把将他扶住才没让丢脸。

  按理说,一个机关的二把手想跟一把手掰腕子,那是绝对是干不过一把手的,丁默顿作为七十六号的一把手,而且又有汪伪的首脑人物罩着,可以说后台够硬,丁默顿也是狡诈如狐、阴险狠毒之人,应该不会被李世勋欺负成这样,可事实是丁默顿的权利已经差不多架空了。

  关键的原因是七十六号本身是李世勋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建立起来,最先是土肥原贤二罩着他,后来一直就是清水十三罩着他,上半年影佐祯昭建立梅机关之后,影佐祯昭成了汪伪政府的最高军事顾问,但是后来影佐祯昭死了,这个职务就落在了清水十三的身上,所以清水十三在汪伪政府那边有很大的话语权,汪某人也不敢得罪清水十三,只能任由丁默顿和李世勋两人自己斗法,看谁的本事大,而丁默顿先天不足,他在七十六号的根基太浅,哪里是李世勋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的对手?再说李世勋也不痴呆也不傻,干翻丁默顿是迟早的事情。

  中岛今朝吾绝对没有想到清水十三和李世勋两人会联合起来糊弄他,他将麻田次二郎带回去之后,无论用什么办法就是弄不醒麻田次二郎,没办法之下只能将麻田送到医院去治疗。

  后世电视剧中,只要出现日本人,基本是都是铁板一块,这可能吗?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事实上日本人内部也是矛盾重重,不说别的,就说日本的陆军和海军,经常为了军费闹得到不可开交,互相倾轧、陷害的事情屡见不鲜。

  中岛今朝吾一直在医院的走廊上等着,见医生出来之后就问:“医生,麻田君怎么样了?”

  医生摇头道:“将军阁下,麻田先生好像是中了毒,我们正在为他做检查,只不过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使他清醒过来!”

  中岛今朝吾闻言立即指示:“一定要想办法事情清醒过来,天亮之间一定要办到!”

  “将军阁下,我们会尽力的!”

  医生走后,副官建议道:“司令官阁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您明天还有很多工作,我看您还是先回去休息,这边派人看着就行了!”

  中岛今朝吾想了想摇头道:“不,我必须在他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见到他,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不知道麻田君在被军统抓获的期间是否供出过什么,如果他没供出什么,还就没事,如果他已经向军统方面全部进行招供,那么我们麻烦就大了!”

  副官听中岛这么一说,也没有再劝,只能陪中岛一起等。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病房里突然传来护士的尖叫声:“医生,医生,快来,麻田先生好像不行了!”

  几个医生听到叫喊声立即从办公室跑进病房抢救,抢救进行了十分钟,最后医生疲惫地从病房里出来。

  “将军阁下,实在是抱歉,我们没能挽救麻田先生的生命!”

  中岛今朝吾怒道:“这究竟怎么回事?麻田君不是一直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吗?怎么会突然就不行了?”

  “麻田先生中的毒非常罕见,我们在所知的毒药之中并没有见过这种毒,它能够人在一段时间内失去知觉而昏迷,但是过了三四个小时,中毒之人的心率突然加快,直到快到极致,然后骤停!”

  中岛今朝吾知道这下麻烦了,也不知道军统那边会怎么把伪钞的事情捅出来,但不外乎通过报纸等媒体的渠道,他立即命令副官:“你马上向七十六号和特高科传达我的命令,让他们立即派人去各大报社盯着,绝对不能让报纸将伪钞的事情报道出来!”

  “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