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六零章 楼下密谋
  几辆汽车停在国际酒店门前,乔万福等人从车上下来,看着国际酒店的大门都愕然不已,宋潘安疑惑道:“这,这是……?”

  王承昊带着兄弟们从车上下来,笑道:“诸位,我受老大的委托,在这期间全权负责为你们提供后勤服务,今天你们就这里休息,你们干活所需要的东西写出一个清单,我会为你们采购齐全,在这期间你们所有的消费都由我来负责买单,我已经为你们开好了房间,来人,把房间钥匙分发给几位好汉”。

  一个小弟走上前将手上五把钥匙分发给乔万福等人,众人拿了钥匙,这里只有乔万福和宋潘安经常在出没于这种豪华场合,其他三人都是土包子,没有见过什么世面,都有点不知所措。

  到了三楼客房,王承昊说道:“各位,你们的房间都是相连的,我的房间就在你们隔壁,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你们什么时候行动由你们自己决定,行动的计划也由你们自己制定,我只负责你们的后勤和接应你们,你们把我当作一个跑腿的就行了,不过你们最好在后天拍卖会之前拿到东西,一日三餐,你们可以在随意在餐厅用餐,我会为你们结帐,回见”。

  众人面面相觑,乔万福想了想对其他四人说:“都到我的房里来!”

  其他四人都跟着乔万福进了房间,草上飞袁小佳进房间看见内部的环境,惊叹道:“原来高级酒店的客房是这么豪华,你们看看,地板上像镜子一样,一点灰尘都没有,床上好干净啊”。

  “哼。死土包子!”飞天蝙蝠彭曹彰用鄙视的眼神瞟了一眼袁小佳,讥讽了一句。

  看见袁小佳有发作的迹象,乔万福连忙阻止:“好了,好了,大哥别说二哥,大家都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货色,既然人家一片盛情,我们就安心住下来”。

  宋潘安走到沙发上坐下,看见茶几上有一盒还没开封的雪茄。叹道:“各位,这单生意只怕不好做啊,据说为了保护展厅的安全,盛世宏图拍卖行出动了大约二三十个保镖,每个都枪法如神。弄不好我们不但取不走东西,还可能把命丢在那里,这高档房间不是那么好住的,山珍海味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其他人还没什么,他这番话倒是把飞天蝙蝠彭曹彰吓住了,彭曹彰脸色一变说道:“要不,我们不干了。找个机会溜走吧?”

  “哼,简直是愚蠢!”乔万福冷笑,“跑,怎么跑。跑去哪里?我敢担保只要我们跑,不等我们跑出租界就会死得很惨!我们先前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却突然跑了,东方霸会怎么看我们?还说是江湖好汉呢。言而无信是好汉吗?如果我们先前不答应,他也许还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但是我们既然已经答应却不干活,你以为东方霸会怎么对付我们?据说他在上海滩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答应别人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办到,也不允许别人答应他的事情不兑现!盛世宏图拍卖行虽然有日本人的背景,但是东方霸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上海滩一手遮天,连日本人都被他整得没了脾气,我们这些人被他惦记上了,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钻天鼠严佳栋点头道:“没错,不说其他的,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就要尽全力拿到了东西!我可不想被人看不起”。

  “好了,都坐下,听我说”乔万福压了压手,看了看四人说:“各位,不管怎么样,这单生意我们不想接也得接,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我请你们记住一点,你们是盗贼,是上海滩技术顶尖的盗贼,不是劫匪,不是强盗,我们不是要跟盛世宏图拍卖行的保镖进行火而是要偷,这可是你们的拿手绝活啊!怕什么?

  我还请你们记住,做成这一单生意,我们每个人都有二十万大洋的酬劳,不仅如此,还有一次向龙帮求救的机会,这就相当于一道免死金牌,懂吗?都打起精神来,那谁,袁小佳,你去找那家伙,看看他能不能弄来几套像样的衣服和一些化装用到的颜料,我们需要去四楼展厅内部的看看情况”。

  “行,我这就去!”袁小佳答应一声就起身走向房门。

  没过一会,袁小佳回来了,后面跟着王承昊,王承昊向房里其他人点了点头说:“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你们去新新百货公司给你们合适,走吧!”

  两个小时后,乔万福等五人全部都是西装革履,一副绅士风度的模样回来了,并且经过化装后先后装作不是认识进入了展厅。

  展厅里到处是参观的人,由于空间不是很大,显得有一些拥挤,来的人几乎都是奔着那个大型木雕来的。

  在这里参观了半夜小时,五个人先后又回到了三楼的客房里,乔万福叫来王承昊问道:“能不能把展厅左右两边的房间包一间下来?”

  王承昊笑道:“实际上展厅上下左右的四个房间全部被我们老大租下来了,为的就是防止有人通过这四个房间打通墙壁进入展厅,也防止有人爬墙从窗户进入展厅,而且这件事情盛世拍卖行的人也知道,所以这四间房不可能给你们,如果你们通过这四间房其中一间进入展厅,那么盛世宏图拍卖行就知道是我们老板自己干的!但是如果你们从其他地方进入,我们的人可以当作没看见,我们的人即使看见你们也不会示警,但如果你们先被盛世宏图拍卖行的保镖发现,我们的人为了避免被人怀疑内外勾结是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的,你们懂吗?”

  乔万福听王承昊这么一说,顿时脸色变得凝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先被盛世宏图的人发现,他们这五个人不仅要被那些保镖攻击,还会被龙帮的守卫攻击,他想了想问道:“晚上守卫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王承昊介绍道:“晚上从六点开始,每隔两个小时,展厅门口的四个守卫就会换班一次,其他的守卫都在展厅左右两边的房间里休息,只要一有动静,只需要几秒钟他们就能赶到,为了防止监守自盗的情况发生,展厅不开放期间,里面是没有人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盛世宏图的人每隔半个小时会进去清点一遍展品,我们也会派固定的人员跟随进去查看木雕的情况,直到早上七点钟!无论什么情况下,窗户都是锁死的,除非用工具切割玻璃,所以你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将东西弄走!”

  乔万福听了之后,铺开一张白纸,用笔将展厅内部的结构图画了下来,又将国际酒店大楼的外部平面示意立体图画了出来,“你们看,从上下左右四个房间打通墙壁拿走东西不可能,那么就只有三条路,第一,从通风管道,但是那个木雕的体积太大,根本不可能通过通风管道将东西弄到外面,这条路也行不通,第二,爬墙从窗户进去,不过要骗过楼顶四个守卫和楼底下的四个守卫,这个有些一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第三,直接从大门进去,但必须要悄声无息地解决掉四个守卫,还要想办法如何把东西运出酒店!”

  玉面郎君想了想说:“看来只有第二条路安全一点,爬墙从窗户进去,想办法将楼顶和楼下的四个守卫骗走,进去的人带上绳子和装木雕的大布袋,然后打开窗户,用绳子将东西吊下楼,下面的人接住装车运走!”

  钻天鼠严佳栋摇头道:“不妥,不妥,那玩意可是金贵得很,只要稍微擦破一点就毁了,而且体积太大,在下吊和装运的过程中稍微不注意就完蛋了!”

  乔万福点头道:“不错,这条路风险太大,即使我们成功将东西偷出来,但是只要弄坏一点点,那东西就报废了,与失败没什么区别!而且那东西至少要两个才能搬得动!对了王先生,你们将这东西运过来的时候是用什么装运的?”

  王承昊说:“用一个填充着海绵的木箱,因为它本是用玻璃罩住的,因此四四方方,刚好装一个木箱里,先在木箱底层垫上海绵,等装进去之后,再在周围和上面掂上海面,然后上盖”。

  乔万福问道:“就是放在展厅外面,在电梯附近的那个木箱吗?”

  “没错!还要提醒你们一点,晚上在展厅里有报警装置,那是用很细的丝线拉直了贴近地板,只要脚触碰到丝线就会拉响大门口和隔壁左右的警铃,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一旦警铃响了,楼下的巡捕会立刻封锁酒店各个进出口”。

  乔万福点了点头:“明白了,各位,看来我们只能从大门进去了,从大门进去看上去几乎不可能,其实只要计划得好,一样可以把东西弄走!诸位都是这一行的高手,对于使用迷药应该不在话下吧?我们就先想办法麻翻大门口的四个守卫和左右两个房间里休息的守卫,各位都听我说,我是这样计划的......”。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