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六一章 盗
  凌晨时分,本是万籁俱寂,夜深人静的时刻,只不过大上海不是其他城市,这里乃是魔都,它仿佛永远不需要休息,拥有着无穷的精力。

  此时还有顾客陆续从外面回到国际酒店,这些人在外面玩累了,回来洗个澡,再到餐厅随便吃个宵夜,喝点酒,聊聊天,时间就这样过去。

  在酒店服务员休息间,乔万福等五人换上一身服务员的服装,收拾妥当之后,乔万福低沉道:“开始吧!”

  其他四人同时点了点头,先后走出了休息间。乔万福目不斜视地走向酒店一楼的后门,后门被拴上了,他打开栓子轻轻拉开门看了看,后门外没有人,他走了出去。

  一辆运货的卡车停在后厨通道门口,他走到卡车旁边撒了一泡尿,摸出一支雪茄用火柴点上慢慢吸着,不时抬手看看手表。

  当指针指向两点时,一声咳嗽从后厨通道传了过来,乔万福听见后立即闪到墙角黑暗处躲了起来。

  随着脚步声近了,出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秃头、圆脸,一身的肥膘,此人就是国际酒店的采购部副经理,专职采购新鲜肉类、瓜果、蔬菜等食材原材料。

  他一身酒气,一步三摇晃地向卡车走来,他凌晨两点要去市场采购新鲜食材,天亮之后后厨要用,这是他每天必须要做到工作,天天都是如此,因为是高档酒店,餐厅需要的食材都必须要保证绝对新鲜,因此要亲自去采购,不能让商人送来。

  乔万福看到那家伙走到卡车驾驶车门旁,正在掏钥匙,他立即轻轻走到副经理背后。在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掏出一块手帕捂住了此人的口鼻,这胖子使劲挣扎了几秒钟就彻底瘫软昏迷过去。

  从胖子身上搜出车钥匙之后,乔万福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这胖子拖进黑暗处扔进垃圾桶里,估计这胖子清醒过来之后肯定要跳脚狂骂,缺德啊,扔哪不好,偏偏扔进了垃圾桶里。

  乔老头悠悠然走到卡车旁,拉开车门上了驾驶室。坐在上面打开车窗慢慢抽着烟。

  却说此事刚好两点,盛世宏图拍卖行的保安负责人带着两个人进入了四楼展厅清点展品,花了四分钟就清点完毕,从展厅出来之后交代几句就带着人走了。

  这三人刚刚走进左边电梯内,右边电梯就打开了。一个穿着餐厅服务员服饰的服务员推着餐车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这人赫然是草上飞袁小佳装扮的。

  袁小佳先是看了一眼守在展厅门口的四个全副武装的壮汉,然后推着餐车走展厅左边的房间,停下敲门。

  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看着推车餐车的袁小佳,紧绷着脸问道:“干什么?”

  袁小佳堆起笑脸点头哈腰道:“先生,送宵夜!”

  “宵夜?”中年人皱起了眉头道:“我们没叫宵夜啊!”

  袁小佳笑道:“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经理看你们都连续守了好几天了,累啊,所以就吩咐小人给先生们送些宵夜过来。聊表一下心意,免费的,银耳桂圆莲子羹,还请您别嫌弃!”

  房间里几个还没有休息的守卫听见当即就感觉肚子饿得厉害。忙走过来说:“老大,人家经理盛情难却。我们就吃吧,您看这一整夜不吃东西实在是撑不住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好心好意送吃的来,而且还是免费的,再说这银耳桂圆莲子羹也不是他们这些守卫经常能吃得上的,守卫老大马上换上了一脸笑容说:“那行,我们就不客气了,替我谢谢你们经理,请进来”。

  “好的好的!”袁小佳笑着从餐车上搬出一个银质的小捅走进房间内放在茶几上,又哪来小碗和勺子放下。

  从左边房间出来后,袁小佳又推着餐车去了展厅的右边房间,这次更加顺利,里面的守卫什么都没问,还一个劲地感谢不停。

  展厅的两个房间都送上了“精心”准备的好东西,最后袁小佳推着餐车停在展厅门口,可还没等他说话,其中一个守卫就大声呵斥:“走开,走开,这里不能停留!”

  “先生,送吃的!”

  “任务期间不吃,快走,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了!”话音落下,四个守卫手上的冲锋枪就对准了袁小佳。

  “别!我走还不行吗?不吃就不吃呗,干嘛那么凶啊!哼,不吃算了,饿死你们!”袁小佳见这几个家伙不上当,只好推着餐车走了。

  乘电梯下了楼,出来时候见一个打扮妖艳、穿着暴露、浑身酒气的女人正靠在电梯旁边,推着餐车经过时低声道:“展厅门口的四个守卫没上当,看你的了!”

  女人葱白手指头夹着一只女式香烟,另一只手提着一瓶白兰地低声应道:“恩,知道了!”说着走进了电梯。

  过了一会儿,电梯在四楼停下,妖艳女人醉醺醺地提着白兰地走出电梯,一摇一晃,扭着丰硕的肥臀,晃悠悠走到了展厅门口。

  前面的两个守卫立即上前搀扶住女人,其中一人说:“小姐,你走错房间了!”

  “走,走开啦,本小姐要进去睡觉”女人迷迷糊糊道。

  那守卫着急道:“小姐,这不是您的房间”。

  “呕——”女人竟然吐了这个守卫一身。

  “哎呀,怎么吐了?吗的,这骚婊子,你们快过来扶住她”被吐了一身的守卫回头道。

  就在另外两个守卫有走上前时,女人突然从旗袍的衣襟处抽出一块手帕在空中一扬,一些几乎看不清的粉末撒在了空中。

  这一瞬间,四个守卫都闻到了一股香气,随即就感觉脑袋发晕,身体摇摇晃晃倒在了地上。

  女人见四人都倒在地上,当即迅速在他们搜了搜,很快找到了展厅房门的钥匙,然后又到左右两边房间看情况,发现两个房间内的守卫全部被麻翻了,于是伸手在头上一扯,将一头假发扯了下来,走到消防通道口扭开把手,推开门向外面一招手:“快,全部搞定!”

  这女人赫然是飞天蝙蝠彭曹彰装扮的,从消防通道外走进来的是钻天鼠严佳栋和鱼面郎君宋潘安。

  严佳栋指着角落里的木箱子说:“快把箱子抬进去,我先进去查看警报系统!”

  两人立即走到角落抬箱子,好在这木箱子不是很重,两人很轻松地就抬了起来,等他们跨过四个昏迷在地上的守卫走进房间时,严佳栋正趴在房间的地板上用手电筒仔细寻找着警报系统的丝线。

  过去五分钟,终于将四根丝线找到,严佳栋分别在旁边做了标记,防止走动时触碰到。

  这时彭曹彰和宋潘安两人将箱子慢慢放在用玻璃罩住的木雕旁边,钻天鼠从地上爬起来对彭曹彰说:“快去把门口的四个守卫拖到右边房间,别让人看见!我们两个来装箱”。

  搬走四个守卫是为了防止在将箱子搬出去的时候被不相干的人看见地上躺着人,那时就不好自圆其说了!地上没躺人,还可以搪塞过去。

  小心翼翼地将东西装进木箱里,两人累出一身大汗,这玩意太金贵了,丝毫不能有大的动作,一个不好就会弄坏。

  彭曹彰搬走那几个昏迷的守卫之后走进来见两人差不多装好,走到一个精致的古玩前就想顺手牵羊。

  严佳栋阻止道:“别拿了,你拿了放哪儿?这件东西不见了之后肯定会闹翻天,你拿的那东西都不好脱手!二十万还不够你花吗?行了,快来帮一把,两个人抬着还正有点吃力!”

  彭曹彰悻悻得放下那件古玩,走过去帮助两个人一起将木箱抬出去,三个人刚刚抬出门口,就碰见一个房客,房客很是纳闷,这大半夜的怎么搬东西,不过总算让他们搪塞过去,后来彭曹彰又故计重施麻翻了那房客。

  木箱抬到电梯门口之后,彭曹彰先乘电梯下了楼,不要以为这个时代没有电梯,电梯早在十九世纪就已经出现,只不过这个时期的电梯没有后世那般豪华和舒适,稳定性和安全性也没有后世那么好。

  彭曹彰从电梯里出来,对站在门口的袁小佳低声道:“成了,快去拉电闸!两分钟后准时拉”。

  “明白!”袁小佳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一楼经常有人走动,如果让人看见有人运出木箱出来就前功尽弃了

  严佳栋和宋潘安两人刚刚出现在一楼,电梯的门刚刚打开,整座酒店就停电了,时间上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

  在黑暗中,三个人一起将木箱经过酒店的后门搬了出去,这时乔万福刚好将卡车倒车道后门口。

  拉了电闸的彭曹彰很快赶过来,四个人很轻松就将木箱搬上了卡车,卡车迅速启动,载着木箱个四个人远去。

  电闸拉被重新推上去之后,盛世宏图拍卖行的人很快发现木雕被盗了,当然还有龙帮的人,王承昊即使出现在现场,盛世宏图的王总经理要焦急地赶到。

  王承昊铁青着脸说:“王老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木雕为什么会被盗?我不管什么原因,按照合同协议,三天之内如果你们找不回木雕,就准备好十倍赔偿金吧,否则我们只好请租界高等法院清算你们财产了!”

  王老板此时像死了爹娘一样,巡捕房的人也很快赶来了,立即介入了调查。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