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六五章 难得温馨
  开完会议,东方霸赶紧去看两个老婆,现在已经快十月,再过一个多月,两个孩子就要出世了,这让东方霸感觉自己的责任更加重大。

  在现在这个时期,两个孩子即将出世真不是时候,暹罗这里也不是很太平,马上又要经历风云突变的局势,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陪在老婆孩子的身边,只有趁着现在局势还没有大变的空档多抽点时间陪她们。

  夫妻几人相见,两个女人自然是喜极而泣,东方霸好一番安慰,才让她们停止哭泣。

  看着两个老婆圆鼓鼓的肚皮,东方霸蹲下道:“我来听听,他们都在里面干什么”。

  “哥哥,你儿子刚才在踢我呢!”苗苗摸着肚子笑着说。

  东方霸笑道:“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我就是知道,肯定是儿子!”苗苗还是深受封建思想的影响,知道男人都喜欢儿子,而且还有不少人在其耳边灌输母凭子贵的道理。

  东方霸又贴着陈曼丽的肚子听了听,惊道:“这小子在里面跳舞呢!”

  这个夸张地说法逗得一家人轰然大笑,而露丝对两个女人肚子里的小孩子也非常好奇,一个劲得要凑上来听听动静,一惊一咋的,用意大利语不知道在说什么,叽里咕噜说个不停。

  与老婆们嬉闹一番,见老岳父苗老幺在一旁,便问:“岳父,在这边过得还习惯吗?”

  苗老幺唉声叹气道:“哪里习惯哦,以前在上海没事还可以去茶馆坐坐,跟一些老家伙们摆摆龙门阵,现在到了这里来了,一个人都不认识。整天呆在家里也闷得慌,想听个戏都听不到,唉!”

  东方霸听了不由苦笑,心想这老头子是吃饱喝足了撑的,殊不知国内还有多少人无家可归,多少人没饭吃,多少人被日本人压迫,在生死边缘挣扎。但又能怎样,人就是这样。在物质生活能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人对精神生活的向往就会增加,何况这还是他的老岳父。

  想了想,东方霸说:“岳父,我给您安排两个人。你想去哪呢就去哪,不过他们要跟着,这家里自然是没戏听的,不过外面有,这里华人不少,街上有华人开的茶馆、戏院,你要是呆不住。也可以邀请我们帮会中一些人的老头子们来家里玩”。

  苗老幺听了很高心,不过又听说还有两个人跟着,顿时有些不高兴地说:“派人跟着就不必了吧,我这糟老头子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谁还会打我的主意不成?”

  他这话一说出来,东方霸就不好接口了,倒是陈曼丽在旁边说:“苗叔啊,现在外面世道乱。而且我们是客居异乡,本地人把我们当外人。听说这段时间经常有本地人与我们华人发生冲突,为您的安全,还是派两个人保护您为好,再说了,东方他们在这里置下这么大的产业,别人都看着眼红,他们是拿东方没办法,如果他们起歹心用我们威胁东方怎么办呢?所以啊,还是给您派两个人,我们也好安心”。

  东方霸不由暗中向陈曼丽竖起了大拇指,这话也只有陈曼丽她们说出来才合适,他说就不合适了。

  苗老幺听了叹道:“唉,我这老家伙给你们添麻烦了,行吧,配两个人就配两个人”。

  第二天,苗老幺去找刘彪家里找他的老头喝茶,东方霸则带着几个老婆上街给即将出世的两个孩子定做婴儿衣服、鞋子、婴儿床等婴儿用品。

  曼谷靠近海边不远,上午有些海风吹来很是凉爽,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本地人都穿着奇装异服,到处是椰子树、棕榈树、芭蕉树。

  这里的房子与国内的房子完全不同,因为受东西方文化的冲击,所以这里的建筑都有东西方的影子,凡是大型建筑基本上都有尖尖的塔尖,又有五颜六色的瓦盖屋檐。不出来不知道这里的人信奉佛教竟然如此之多,几乎每家每户都信佛,这里简直就是佛的国度。

  街上到处都是行走的僧人,还有排成一长队的僧人在街道上做法事,每个经过的路人都会向这些僧人双手合十行礼,由此可见佛教对这里的影响力有多大。

  东方霸通过车窗看着不断经过的僧人,心想如果要在这里建立稳固的政权,就必须取得当地佛教的支持,否则很容易出乱子,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纪,这里还经常发生政变,长期的军人当政使得国家政权极度不稳固,各地都是军阀。而且这里有很多三十多个民族,很不好管理,经常闹叛乱。

  在保镖的护卫下,东方霸一家人来到一家华人裁缝铺,叫范记裁缝店,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长衫,带着眼镜,头上一顶小圆帽子,这人竟然还有留着辫子,光秃秃的额头。东方霸看得直发愣,国内都没有人留辫子了,竟然在这里看见留辫子的人。

  “哟,是国内来的同胞吧?这位爷、几位夫人,里边请,里边请,要做衣服吗?小号这里有上好的布料、上等待杭州丝绸,在这里可不多见,光华,快过几位贵客上茶”老板说着对站在柜台内算账的年轻人叫道,显得非常热情。

  这年轻人倒是穿得很新潮,一身花格子衬衫,还打着领结,西裤上背着吊带,一双黝黑发亮的皮鞋,这年轻人答应一声就近里屋倒茶去了。

  东方霸和露丝一人搀扶着一个孕妇坐下,摘下白色礼貌笑道:“这不两个夫人很快就要生了,所以先定做几套婴儿衣服、鞋子、尿布之类的,再给她们一人定做两套孕妇袍!”

  “好的,好的!包在我身上,一定让您满意!”老板说着就去拿皮尺。

  不一会儿,小年轻端来几杯茶,放下后又忙着去算账了,东方霸笑问:“老板,这是您儿子吧?真是一表人才啊!”

  “呵呵”老板听到东方霸夸赞,很是高兴,一边给陈曼丽量尺寸一边笑着说:“对,这小子读了几年书却是读不进去了,相反对做生意敢兴趣,没办法,只好让他来店里帮忙了!”

  东方霸喝了一口茶说:“那是他是准备子承父业啊,您祖上是哪里人?”

  “贵州的,打小就跟着家父来了这里,四十年没有回去过了,唉,想家啊,本想带孩子回去老家看看,谁知道现在国内的形势不是很好,对了您一家人是刚刚从国内来的吗?如果以前就在这里,我不会不认识,在这里的华人,但凡有些名望的,我基本上都认识”。

  东方霸点头道:“对,世道艰难啊,日本人太凶残了,在国内呆不下去,只好拖家带口出来讨生活了”。

  这时陈曼丽已经量完尺寸了,挺着肚子走过来撒娇道:“老公,我想做两条旗袍,好不好?”

  东方霸指着她的大肚子说:“就你这个样子能穿旗袍吗?再说老板也不好量尺寸啊”。

  苗苗一听陈曼丽要做旗袍,也囔囔着说:“我也要,我也要”。

  露丝当然也不甘落后,要给自己做两套裙子。

  老板这时笑道:“先生真是好福气啊,没关系,我可以根据刚才量的尺寸,估算两位夫人产后的身材尺寸,绝对包两位夫人满意”。

  东方霸只好道:“好好,你们三个一人做两套,喜欢什么布料和颜色自己去挑”。

  三个女人顿时一真欢呼,露私早就忍不住了,跑到墙边去看悬挂的布料,陈曼丽走不快,只好让一个侍女扶着走过去挑选。

  东方霸问道:“对了,老板,在这里的华人都有哪些世家大族,又有哪些有名望的人呢?”

  老板笑道:“您算是问对人了,在曼谷这里的世家影响力最大的主要有四家,分别是陈家、庄家、李家、甄家,其中陈家是做木料生意的,专营名贵木料,从这里销往国内的名贵木料有一半以上都是陈家在做。

  庄家是做宝石生意的,祖上四代都从事珠宝生意,可以说富可敌国,而且家里也是人丁兴旺。

  李家是海运生意的,他们家有三支船队,祖上在咸丰爷年间就迁过来了,这些年海运业很红火,他们家是赚得盆满钵满。

  甄家是新潮人家,十几年前从河北迁徙过来的,一来就在这里开了四家工厂,后来厂子越做越大,也赚了不少钱。

  这四家里面,陈家和庄家是底蕴最深厚的,李家和甄家稍微差一点,还有一些有名望的人,有当律师的,有在政府工作的,有经营庄园的,如果先生哪天有空,我倒是可以为您引荐一番,大家都是同根同源,平常有个难处可以互相帮村一二”。

  东方霸笑道:“那就多谢老板了,明天我家里有一个宴会,到时候会有一些朋友过来聚一聚,我想邀请范老板明天一定要赏光啊”。

  老板笑道:“好,一定去,一定去,不知先生贵姓?”

  “我姓东方,这是地址,请您明天晚上六点一定要前来,您到了之后将这张纸条交给看门的人,他会带您进去的”东方霸说着掏出纸笔唰唰写下地址,最后写下自己的名字,将纸条递了过去。

  范老板借过纸条一看,顿时惊道:“前几天我还听说朋友说国内来了一位东方先生,在暹罗各地开了大小五六十家工厂和公司,养活了几十万同胞,我们听了之后都敬佩不已,想不到您就是东方先生,还这么年轻,都怪我眼拙啊,失敬,失敬!”

  东方霸笑道:“范老板缪赞了,都是从国内来的,能帮自然要帮一帮”。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