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六六章 准备发动
  星夜朗照,圆月当空,微风吹拂着棕榈树的枝叶,庄园内外灯火通明如白昼,随着夜幕降临,陆陆续续有一些有身份的当地华人驱车来到庄园门口。

  这些人有的坐汽车,有的乘坐马车,还有一些人坐着轿子,在庄园门口停下后,立即有人过来安排车辆停放的位置,而这些车的主人则在门口递上请柬,门卫检查过后就有人引路进去。

  这次宴会邀请了一百多人,基本上都是在曼谷有头有脸的华人,一个当地的官员也没有邀请,用东方霸的话说就是一次同乡聚会,邀请本地官员干什么?

  随着客人们陆陆续续到来,庄园内也开始热闹,因为是正式的宴会,大部分客人都带了女伴,有的是妻子,可能有的是情人。

  在庄园门前的小树林里,几个人鬼鬼祟祟出现在一棵歪脖子树下观察着庄园里的情况。

  “赫猜队长,看来今天来到人还不少!”一个面色黝黑、身材瘦小的小个子说道。

  留着七分头的队长赫猜眼睛紧紧盯着庄园内,低声道:“庄园的主人是近年来才过来的华人,听说那家伙富得流油,上头让我们注意很久了,我觉得今晚是个好机会,等宴会开始以后就带人进去抓人,抓了他,让他签字画押,他所有的财产都是我们的了”。

  小个子问道:“可是,我们以什么名义进去抓人?而且看庄园内的护卫人员还不少,如果他们反抗怎么办?”

  “哼哼”赫猜阴笑道:“他们中国人不是有一句话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今天正好用在这座庄园的主人身上!如果他们敢反抗,就以阴谋颠覆国家的罪名将他们剿灭,只是费点事罢了!你们在这里盯着,我去向上面汇报!”

  “是。队长!”

  庄园内,东方霸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在陆无涯的陪同下站在门口迎接到来的客人,最开始来的基本上都是与他们的公司和工厂有生意往来的客人,到了后来,来的人身价越来越高。

  “这就是陈氏家族的家主陈万年!”陆无涯低声对东方霸说着,然后抱拳向来人高声道:“欢迎陈先生前来做客,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老板,东方先生!”

  五十多岁的陈万年身穿一身夏季唐装。在两个随从的陪同下走上台阶,抱拳笑道:“久闻东方先生大名,一直想前来拜会的,只是没有机会,没想到了东方先生这么年轻有为啊!”

  东方霸也笑道:“陈先生在曼谷华人中拥有崇高的威望。我这个后学末进也是一直想着和陈先生结识一番,只是无人引荐,今天终于见到陈先生了,欢迎陈先生赏光前来做客,里面请!”

  当即有一个小弟伸手请陈万年进去,陈万年含笑向东方霸点了点头,跟随小弟一起进去了。

  随后六十多岁的庄家家主庄不凡。李家家主李吾坤,还有四十多岁的甄家家主甄东平也先后到来,也只有这四家的份量最重,对于东方霸来说。初来乍到,跟这些华人当中的头面人物搞好关系是必要的。

  以前在曼谷的华人,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在为这四家做事,在曼谷的唐人街也是其中三家共同出资修建的。所以这四个人在当地华人中的威信非同小可。

  大约到了六点半,大门口负责检查请柬的人过来汇报说邀请的客人基本上都到了。东方霸听了扭头对陆无涯说:“既然人都差不多到齐了,那我们就进去吧,宴会准备开始!”

  陆无涯点头道:“好的!”

  这栋三层楼房是典型的欧式建筑,一楼的空间足够大,高高吊起的水晶灯将整个大厅里照得如白昼一般。

  大厅里摆了十几桌,还只是占了不到大厅三分之一的面积,因为来的都是华人,就没有搞什么西方式自助餐,而全部是桌席,都是中式菜肴和酒水。

  经过一番准备,东方霸端着酒杯正准备和陆无涯走到台上说几句,这时特务头子岑玉珍匆匆赶来走到东方霸身边低声道:“先生,情况有些不妙,刚才我们安排在曼谷警察局的内线传来消息,说曼谷当局准备今晚对庄园动手,先抓了您,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们旗下所有财产没收,而且我们收买的銮披汶政府一个高层内线也传来准确情报,銮披汶政府军出动了两个机械化骑兵旅的其中一个准备对我们已经被发现的一处军营发动突袭,消息已经得到证实,经过调查,那个机械化骑兵旅正火速向我们在曼谷西北部山区的102团驻地进发”。

  东方霸手下的军队基本上都是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一般人很难发现,即使有人发现了也基本上很难从周围隐藏的暗哨枪口下逃走,但是不排除一些猎人或村民发现了军营再向銮披汶政府告发的情况发生,因为暗哨不会对那些无辜的村民和猎人动手。而在曼谷西北部的第一师102团是最靠近城市的一个团,被发现的可能性也最大。

  前文中提到过,銮披汶?颂堪是一个典型的投机主义军人政治家,在1934年9月,竟然以上校军衔出任国防部长和陆军副总司令,而在去年又出任和内阁总理兼任国防部长、内务部长和陆军总司令等职,集大权于一身,开始了军人**统治。

  为什么銮披汶能够投机成功?这其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因为从1932年开始,暹罗实际上是没有国王坐镇的,被暹罗国政府选为国王的拉马八世王阿南塔在他的前任国王伯父退位时才七岁,拉马七世王没有子女,放弃了指定继承人的权利,暹罗国政府就选择了阿南塔做国王,他是在德国出生,只是在1934年在他母亲的陪同下以国王的身份到暹罗进行考察,但只是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就离开,因为他的祖母当心他有危险,随后他的大部分少年时间都是在瑞士度过。

  而阿南塔虽然被暹罗国选定为国王,但是他从来没有回国进行加冕正式登基继承大统,銮披汶上台之后更加不愿意阿南塔回国登基了,因为这样会威胁到銮披汶的权利和地位。

  在旁边的陆无涯听到岑玉珍的汇报,顿时失声道:“銮披汶真是疯了么?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

  东方霸冷笑道:“哼,这就是一个豺狼的世界,銮披汶要巩固自己的统治,就必须大力发展军备,可是他没有钱,而且反对他的人也不少,不发展军备他的权利就不保,正好我们的财产就成了他眼中的一大块肥肉,而且我们才来没多久,没什么根基,拿我们开刀是最好的选择!玉珍,立即电告102团做好准备,给老子全歼来犯之敌!”

  岑玉珍正要答应,陆无涯急忙道:“大哥,这样做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全歼了这支骑兵旅恐怕会引起銮披汶的警觉啊!”

  东方霸摆手道:“一味地忍让只会让我们失了先机,现在我们的军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銮披汶已经把刀捅到了我们胸口,双方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原本我是准备联络了当地华人首领们再动手的,但是现在来不及了,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也能够自己单干,事后再找他们商议建国的问题,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少退让一步,少失去了一些权利!玉珍,你去通知吧”。

  岑玉珍严肃道:“是,先生!”

  等岑玉珍走后,东方霸立即叫来阿四吩咐道:“你马上给陈铁柱发报,通知他留五个师作为预备力量,其他部队全部整装待命,今晚准备对暹罗国所有军事力量展开攻击,出动特种部队深入虎穴劫走銮披汶,在明天早上三点之前,我要让暹罗国所有军队失去最高指挥,让他们的指挥系统一片混乱,在发动大规模进攻之前,要一定要派出特种部队以最快的速度摧毁他们的三处空军基地和两处海军基地,抓到銮披汶之后立即给我来电话!你去吧”。

  “是,大哥!”阿四凌晨一凛,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去,他没有问为什么这么快就发动。

  东方霸转身对陆无涯说:“无涯,你不必陪我进去了,马上调集我们在曼谷的所有力量做好准备,在保护这里的同时,准备对曼谷的武装力量发动突袭!一切在今晚开始,也在今晚结束,明天中午之前,我们希望我们已经成了整个暹罗的主人!”

  陆无涯沉声道:“是,大哥,我这就准备了!”

  看着陆无涯离去的身影,东方霸激动万分,汹涌澎湃,他这是被逼得不得不提前发动,銮披汶政府军已然率先出手,如果他不迎战在战略上就会处于下风,两方部队只要一接触,銮披汶就会知道他的部队实力,到那个时候,如果銮披汶发动全国总动员,他和整个龙帮就危险了,在这里的基业也会毁于一旦,因为一旦打起来,时间拖得越长,越对他不利,工厂、公司很快就被銮披汶捣毁。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