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七六章 音讯
  中国西北。

  中G上海地下组织政委陈忠发坐在一辆汽车上打开窗户看着周围的景致,现在已经进入十一月,天气变冷了,田地里麦子已经收割完毕,一些农民正在田地里忙碌,准备种植一些其他的农作物。

  每一次来这里,陈忠发就发现这里的人比以前越来越有精神,每个人脸上展现出的精神面貌是其他地方都人所不具备的,不由感概这里就是中国最有希望的地方啊!

  没过多久,汽车开到了一处山谷口不得不停下,因为前面有大石拦路,有几个身穿花花绿绿衣服的战士从道路两旁的土堆后面冲出来用枪指着车里的人。

  “下车,快下车,再不下车我们就开火了!”雷大勇用枪指着司机大吼,同时拉响了枪栓。

  身穿灰布军服的司机慌忙从车上下来叫道:“诶,别开枪,别乱来啊,车上坐的是首长,如果你们的枪枝走火,我告诉你,你这个同志就犯了严重的错误了!”

  雷大勇眼睛一瞪:“少***废话,这里是军事重地,没有中.央政.治局首长的通行证,任何人擅自闯入,我们都可以直接击毙,是任何人!车上的人立即下车,否则我们就开火了”。

  司机被雷大勇喝得连连后退,他还没见过这么凶的兵,在这里还没听说过见了首长还不立即敬礼反而大声威胁的士兵。

  车门被推开了,陈忠发笑容满面的走下来对雷大勇笑道:“雷副队长,你这小子太不厚道了,我刚来这里你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雷大勇傻了眼,愣了愣道:“陈政委?您怎么到这来了?”随即大笑道:“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是您啊!兄弟们。都把枪收起来!”

  听到命令,周围几个士兵都收起了枪枝,然后转身警戒,雷大勇则道歉道:“陈政委,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你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政委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特别通行证递过去说:“我来看看你们戴大队长,这是通行证”。

  雷大勇接过证件看了看,又还给陈忠发。说:“证件没问题,我马上联系大队长,至于大队长会不会见你,我可说了不算!”

  陈忠发点头道:“那是当然!”

  雷大勇当即扭头喊道:“十一号,把步话机拿过来!”

  一个士兵听见立即跑了过来。雷大勇拿起步话机上的电话说:“我是二号,请大队长接电话!”

  没过一会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雷大勇,什么事情?”

  “报告大队长,陈忠发政委在基地外面,说有事找你!”

  电话里随即传来戴月梅的声音:“我已经接到上面的电话,你让人带他进来吧!”

  “是,大队长!”雷大勇挂了电话。对陈忠发说:“大队长同意了,我让人带你们进去!八号,你带他们进去!”

  八号跑过来答应道:“是,二号!”

  三人很快上车。汽车缓缓向前开去,很快进了山谷,但山谷内有几条路,在八号的指引下汽车开上了最难走的一条路。

  司机不解道:“诶。这位同志,这里有三条路。怎么专走这不好的路啊?”

  “少废话,如果你们不怕被炸得粉身碎骨就开上旁边两条路试试看!”八号面无表情地说。

  司机顿时吓得一哆嗦,差点把不住方向盘冲下道路旁边的水沟,陈政委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注意精神开车。

  汽车开了一段距离,陈政委就看见了四排房屋围成四方形,中间插着两面旗帜,一面是党旗,另一面旗帜上绣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

  很显然这里就是戴月梅部队的训练基地,在房子的周围还有好几处训练场地,就在这时,训练场那边传来机枪的怒吼声,把车上的司机和陈忠发吓了一跳。

  “别紧张,这是在训练!”八号提醒了一句,车上两人顿时放心了一些,只不过司机却是在心里嘀咕,训练时有将机枪打得这么凶猛吗?

  汽车在训练场外面被拦下来了,司机被留在外面,只有陈忠发一个人被允许进去,走进训练场,陈忠发就看见戴月梅拿着一个粗大的皮鞭抽打在了一个正在蹦跳的士兵身上,一边打一边吼:“中午吃多了吗?看看你们,一个个养得脑满肠肥,你知道你们吃的粮食哪里来的吗?是老百姓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粒粒省下来的,是许多爱国人士省吃俭用捐献的,是海内外华侨同胞们捐献的!如果你们不想羞死就给老子拼命,把你们所有的力气都拿出来!”

  好不容易,所有的队员都用尽吃奶的力气跳到了终点,一个个都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这时戴月梅看到八号正和陈政委站在训练场的边上等着,于是吼道:“休息五分钟!”

  “队长,陈同志来了”八号将戴月梅走过来就敬了一个礼。

  戴月梅还礼道:“你去安排他们训练!这里交给我,记住别让他们休息太久,心率不能停在一百二十以下”。

  “是!”八号答应一声转身就向那帮被训练惨了士兵跑去。

  戴月梅对陈忠发笑道:“政委怎么有空跑到我这里来?”

  “正好来开会,顺便过来看看你!”

  “去办公室坐吧!”戴月梅作了一个手势。

  到了办公室,戴月梅给陈忠发倒了一杯开水,陈政委接过去喝了一口,说道:“这次我来是接受新任务的,组织上已经决定派我去暹罗国曼谷城建立八.路军办事处!”

  戴月梅吃惊道:“去国外?”

  “对!”陈政委笑了笑说:“你还不知道吧?暹罗国发生了军事政变,一夜之间以前的曼谷王朝被推翻”。

  戴月梅听了倒是没有惊讶,说道:“哦,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那也是人家外国人的事情”。

  陈忠发笑道:“当然有关系,知道现在暹罗国当权的是谁吗?是我们的老熟人东方霸!”

  “什么?”戴月梅震惊地站起来,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跑到那去了?”

  陈忠发又喝了一口开水说:“很震惊吧?说实话,我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比你还吃惊,这次组织上鉴于我们之前的关系,就让我去曼谷组建八.路军办事处,任命为我办事处主任,现在东方霸在暹罗国当权,对于我们是很有好处的,这次我来呢,一是看看你,二是看你有什么话或者书信让我带给他的!”

  戴月梅想了想,说道:“那您等一下,我写封信给他,请您帮我带过去当面交给他吧!唉,也许这辈子就见不着面了”。

  看着戴月梅的背影,陈政委也是叹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戴月梅和东方霸的事情,以前两人就不常见面,现在东方霸的身份完全改变,想见面更是难上加难,也许真如戴月梅所说,一辈子可能就见不上面了。

  陈忠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想着这趟去曼谷要怎么开展工作,东方霸是不是还会跟以前一样支持国内的抗战事业,因此此时东方霸已经改变了身份,不再是以前那个上海滩的流氓头子,而是身为一国之主了,人的地位越高,所需要考虑到事情也越多,眼光也看得更为长远了,要知道一个小百姓是不可能去考虑国家大事的,也不会去考虑国际形势,这就是地位不同所带来的差别。

  过了半个多小时,戴月梅出来了,看上好好像哭过一样,她拿着一封已经封口的信件递给陈忠发。

  陈忠发接过信件好生藏在口袋里,站起来说道:“放心吧,我会亲自交到他手上,你也要保重身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今晚就准备上路”。

  “等等”戴月梅叫道。

  陈忠发转过身来问:“还有其他需要交代的吗?”

  戴月梅突然红着脸期期艾艾地说:“政委,能不能请您不要把这封信交给政治部门审查?”

  陈忠发一看戴月梅的脸色,就知道这封信里可能写有带有男女感情之类的词句,不过他知道组织上对戴月梅和东方霸之间的事情早就清楚了,要不然组织上也不会让他临走之前到戴月梅这里来一趟,他笑着点头道:“放心吧,组织上相信你,也已经交代了,今后你跟他之间的信件都不会受到审查!”

  不够级别的人如果与国外进行通信,按规定信件是要送到政治部门进行审查的,为的就是防止写信的人无意中在字里行间泄漏重要机密。

  戴月梅喜悦道:“那谢谢政委了!”

  陈忠发很快带着司机离开了特种训练基地,戴月梅一直送到了门口,这时她抚摸了一下耳边的短发,头发上有少了一缕。

  她知道从今以后,她跟东方霸两人就是天各一方了,至少在日本人还没有被赶出去之前,他们两个是不可能再见面的,就算将日本人赶出来了,可能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东方霸作为一国之主哪里能轻易离开,而她没有组织上的批准,只怕也出不了国。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