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八一章 就差一步
  黎刚带着两个手下匆匆赶往三楼,一边爬楼梯一边看手表,只见手表上显示已经是七点二十五分了,离孙夫人演讲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遭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炸弹吗?

  此时还有稀稀落落的华人代表也正上楼走向三楼演讲会场,黎刚知道,敌人肯定不会让炸弹在孙夫人到来之前爆炸,爆炸的时间肯定是在孙夫人到来之后。

  等到会场门口一看,会场里差不多已经坐满,只有极少数人还没有到来,而这个时候会安排坐在最前面的杜老板、黄老板、何女士、梅先生等二三个文化名人们已经全数到场。

  虽然会场里坐了不下三百人,也有人小声说话,但是声音却不大,黎刚自然听得出里面的人都在说什么,说的都是孙夫人如何,这些人神色中都带有一丝期待、好奇、景仰。

  现在与会代表们差不多已经到齐了,这要去哪找定时炸弹?难不成让特工们一个个趴在地上搜查代表们的椅子下?

  会场里面的布置非常简单,用清爽、简洁、干净、一尘不染来形容丝毫不为过,除了台上有一张桌子,下面都没有桌子,只有代表们坐的椅子,四周雪白的墙壁下摆放着一圈花盆,再没有其他的物品,当然在讲台的讲桌上还摆放着四个花盆,讲台的墙壁上高处拉着欢迎孙夫人和文艺界巨匠们的横幅,横幅下贴着字花,这是孙夫人演讲的题目,门口对面的墙壁上有三个窗户,窗户上有窗帘,窗帘都被拉上了。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物品了。

  “部长!”负责会场安全的杨金龙看见黎刚来了打了一个招呼。

  黎刚点了点头,仔细观察了一遍会场问道:“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暂时还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这里能藏东西的地方很少,除了代表们坐的椅子下面,就是讲台上的讲桌能够藏东西,当然还有代表们的身上也可以藏东西,但是代表们进来之前都是要经过检查的,特别是包包之类的物品在重点检查之列。

  而敌人将炸弹藏在身上带来进会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虽然这年头不缺乏将炸弹绑在身上玩自爆的死士,但是能执行这种任务的无疑都是高级别的间谍。培养一个高级别的间谍多么不容易,这是黎刚深有体会的,敌方首领绝对不会让执行任务的高级间谍轻易舍弃生命,所以炸弹藏在代表们身上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黎刚向杨金龙示意跟他进去,一边向讲台走一边低声问:“椅子下面都检查过了吗?”

  “全部检查了。六点半的时候我们清场,无关人等全部被赶了出去,随后我们就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到六点五十分就检查完毕,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情况,在第一个代表进场之前再也没有其他不相干的人进来过!”杨金龙低声将情况说了一遍。

  黎刚又问:“讲台检查过了吗?”

  “检查了,连桌子、地板、墙壁、天花板、吊灯。所有的都检查了!”

  黎刚听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如果按照杨金龙所说能够藏东西的地方都检查了,那么还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呢?他扭头再次打量了一遍会场的情况,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藏东西了啊。

  突然。黎刚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是什么?他将会场能看得见的所有物品都再次过了一遍,等等,是花盆。还有这些摆放在四周墙壁下一圈花盆和讲桌上的四个花盆!

  他立即问道:“花盆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花盆检查了吗?”

  “清场之前就搬进来了,也都检查过了。这些花盆除了花就是泥土,也藏不了东西啊!”杨金龙疑惑道。

  黎刚看见杨金龙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手下这些人肯定没有仔仔细细将所有的花盆都检查一遍,谁说花盆里面不能藏东西?把花盆里面的泥土挖出来,将炸弹放进去,然后再将泥土和花装进花盆,压紧,就搞定,非常简单。

  “那可不一定!快找人来将所有的花盆再检查一遍,但凡看见泥土有松动痕迹的花盆全部拿到外面去,检查速度快一点,我们时间不多了!”黎刚说完就快步走向讲台,因为讲桌上有四盆花,而这四盆花是最有可能藏匿炸弹地方。

  “是!”杨金龙听他说完,顿时心中一惊,急忙向站在墙壁四周的手下挥手,很快,这些负责会场安全的特工都到快步走了过来,听到杨金龙的命令后再次分散开始检查花盆,而会场的代表们只有少数几个人注意到了黎刚等人的不寻常表现。

  黎刚走到讲桌旁边拿起右边第一盆花看了一下,泥土完好,没有松动的痕迹,第二盆也是一样,又拿起第三盆,等等,这盆花的泥土松动了,果然在这里!

  这些该死的破坏份子真是好毒的谋划,将炸弹放在这里,一旦爆炸,台上演讲的孙夫人肯定是第一个被炸,黎刚心中愤怒无比,又检查了第四盆花,第四盆没有问题,他拿起第三盆花就快步往外走。

  正当当快要走出会场门口的时候,他感觉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这谁?他立即扭头便寻找那道目光的来源。

  找到了,那是一个女人,那女人发现黎刚回头,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所在地位置,四目相对,很快产生了激烈的碰撞,那女人慌忙将目光转移开,扭头跟身边的一个人说话,而让黎刚心惊的是,那女人说话的对象竟然是军方人物,而且是一个中尉,按照东方霸上次离开之前颁布的军衔制度,中尉军衔最低也是一个营长,还有可能是副团长或者团级参谋长。

  要知道东方霸手下的军官和军队含金量是非常高的,一个营的兵力绝对能将日军一个大队打得落花流水,而能当任营级军官的人不仅自身战斗素养非常高。而且都经过系统的军事指挥学习,绝对不是国府那些少爷军官能比得上的。

  黎刚很想现在就去抓住那个女人,那女人绝对有问题,但是他手上抱着一个很有可能藏有炸弹的花盆,无论如何要检查一下,如果真有定时炸弹,就必须先拆弹,其次才能去抓那女人。

  他快步走到隔壁一间房里,这时他带过来的两个手下已经跟了过来。他将花盆小心放在地上,然后用手快速将花盆里的泥土扒出来,扒到一半,就看见了炸弹,果真是定时炸弹。拿出来一看,定时炸弹上显示离爆炸事件只有不到三分钟了。

  “拿出去扔在没人的地方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一旦发生爆炸,就会闹出动静,别人就会看笑话,只能就地拆除!你们两个快去抓捕会场坐在中间倒数第三排左手边第三个座位上的女人,那女人穿一件低胸黑色连衣裙。头发高高盘起,快去!”

  这时在会场后面,黎刚所说的女人经过内心激烈的斗争,终于还是决定离开。她已经敢肯定黎刚已经确定她就是敌人,现在还留在这里无疑是等着被抓,她对身边的军官说道:“武平,我出去一下!”

  这个叫武平的军官问道:“孙夫人马上就要到了。你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这样太不礼貌了!”

  女人翻了翻白眼道:“我要去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武平听了只得说:“那你快点。最好是在孙夫人来之前回来!”

  “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女人说着就起身向外走去。

  前来抓人的两个特工刚刚走到门口却发现黎刚所说的那个座位已经空了,再一看,走廊里有一个女人正快步向楼梯口走去,衣服和发型都与黎刚说的一致,两人当即快步追了过去。

  二楼,两个看管罗小文的特工突然听见办公室里的罗小文喊:“喂,有人吗,我要尿尿!”

  两人推门进去喝道:“干什么?老实点!”

  “我要尿尿,实在是憋不住了!”罗小文苦着脸一副憋得非常难受的样子说道。

  一个特工骂道:“吗的,懒人就是屎尿多!”

  “算了,谁没个尿急的时候,你在这里守着,注意点隔壁的动静,千万别让那女人耍花招跑了,我带他去卫生间!”另一个特工交代。

  “那行!交给我好了!”

  罗小文被抓住隔壁走出了办公室,向卫生间走去,卫生间在走廊的另一头,刚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与从楼梯上快速跑下来的女人撞了一个满怀,差点就被撞翻在地上。

  “哦,实在是对不起!”女人说了一句又迅速向一楼楼梯快步走去。

  罗小文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没关系”,而这时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是尿急吗?快点快点!”特工催促着。

  罗小文却没动,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准确说他是在回响那女人的声音,等等,就是那个女人的声音,与昨晚威胁他的女人声音一模一样,他立即对特工说:“快抓住那个女人,她就是昨晚威胁我的女人,快抓住她!”

  特工皱眉道:“你没有听错?”

  “没有,绝对没有,我敢拿脑袋担保!”罗小文也不胆小了,大叫不停。

  “快,跟我来!”特工拉着罗小文就往楼下跑,他们两个刚刚跑下午,从三楼追过来的两个特工也冲了下来。

  两人飞快地跑下楼,却发现那女人早已经过了酒店大门口的守卫到了广场上,这特工当即喊道:“快抓住那个女人,别让她跑了!”

  迟来,太迟了,这时那女人已经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在守卫们冲下台阶时启动了吉普车扬长而去。

  罗小文身边的特工跺跺脚懊恼道:“吗的,只差一步啊!”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