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九五章 外交争锋
  丹尼士脸色发青,右手捂住胸口,身体摇摇欲坠,这可把东方霸吓得不轻,要是这老家伙死在王宫里,麻烦可就大了,虽然法国人没有实力来攻打华泰国,但是肯定会造成各种谣言四起,在国际上,华泰国也将处于不利的局面。

  “丹尼士先生,你怎么啦?没事吧?“东方霸慌忙从桌子后面起身走过去。

  丹尼士虚弱地用手指着自己的皮包说:“药,药,给我药”。

  “快,阿四,在他皮包里!”东方霸急忙吩咐,又亲自去倒了一杯温水。

  阿四急忙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褐色的药瓶,扭开盖子倒了几粒药丸给丹尼士喂下,又给他灌了几口温水。

  东方霸拿过药瓶一看,得,这药是治疗心脏病的,丹尼士这老家伙有心脏病,幸亏喂药即时,否则这老家伙还真有可能死在这里。

  丹尼士吃了药,喝了几口水,又休息了一会,脸色才渐渐恢复过来,气也喘匀称了。

  东方霸“关心”地问道:“丹尼士先生,您感觉怎么样?”

  丹尼士揉了揉胸口说道:“好多了,国王陛下,实在是对不起,我失礼了!”

  “没关系!”东方霸坐在他对面摆了摆手说:“您要真是出了什么事情,朕也不好向贵国交代不是?既然您身体不舒服,朕觉得你还是先回去休息,等身体好一点,朕再和您谈,您看如何?”

  “不不不,国王陛下,我的身体没事,我还可以继续!”丹尼士连忙说道:“我作为法国公使。今天就是专门这件事情来的,您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人,但不管怎么说,不论是维希政府还是戴高乐将军组建的流亡政府,都是承认我的身份的,不是吗?”

  丹尼士刚才也是被东方霸几句话捅到了心窝子,搞得他方寸大乱,还差点嗝屁。东方霸的那几句话完全是玩的文字游戏,因为不管是维希政府还是戴高乐组建的流亡政府,都是代表法国的,只是存在一个谁是合法的问题,同时东方霸也把问题进行了转移。完全不提华泰国的军队进入老挝和柬埔寨是否合理,直接对丹尼士现在的身份进行了质疑,这才是致命的。

  东方霸看了看丹尼士,说道:“丹尼士先生,您应该知道,一百五十年前的吞武里王朝时期,老挝就是我华泰国的固有领土。而柬埔寨一直也是暹罗的属国,只是后来你们法国人入侵了大清帝国的藩属国安南,后来又入侵了老挝和柬埔寨,当时曼谷王朝势弱力微。处在你们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夹击之后不得不放弃老挝和柬埔寨,现在我们收回这些领土有何不妥呢?”

  清朝雍正初年,一个叫郑达的广东省澄海县华富里村农民,在乡间难以立足。不得不随私下从中国到暹罗间从事贩运贸易的木帆船南渡到暹罗谋生。他起初在暹罗首都阿瑜陀耶城(大城)的下层社会中艰难奋斗,后来赌博赢了钱。又取得了京城赌场的承包权,开始发达,于是更名郑镛,并得到了国王赐予的“坤拍”爵位。他娶了一位名洛央的暹罗姑娘,1734年4月17日生下了郑信。不久,郑镛去世,郑信被财政大臣昭披耶却克里收为养子。

  1765年,郑信已经是达城军政长官,恰逢缅甸入侵暹罗,郑信闻讯率部驰往勤王救援。他奋力作战,数次打退了敌军的进攻。此后多次作战均取得胜利,此时暹罗国已经是一片混乱,当时他手下已经有一万多人枪,于是宣布自立为王,是为吞武里王朝。

  1770年11月14日至16日,吞武里王朝国王郑信在彭世洛城举行了三天隆重的庆典,庆祝国家的独立统一。

  1771年,暹罗国吞武里王朝国王郑信率水师消灭了安南(越南)南部河仙的莫士麟政权。又水陆并进,直指金边,赶走了亲安南的柬埔寨王乌迭?安东,另立新王,使柬埔寨重新成为暹罗的属国。1776年,郑信出兵灭掉了老挝境内的独立小邦占巴塞,俘虏其国王,扩大了暹罗的版图。1778年,万象发生内争,郑信趁机支持一派,遣大军水陆夹攻万象,围城两月,迫其开城投降,万象及其附近的琅勃拉邦也成了暹罗的藩属。在与缅甸和安南争夺中南半岛控制权的斗争中,暹罗逐渐占了上风,一举成为中南半岛霸主。

  这也是为什么东方霸敢说老挝和柬埔寨是华泰国领土的原因,这都是有历史可查的,任何人都抹杀不了,现在华泰国国力强盛了,而法国佬不行了,收回以前丢失的领土有什么不对吗?再说了,这个世界国与国之间都是靠实力说话,没有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讲道理是行不通的。

  丹尼士着急道:“国王陛下,可是法国和华泰国是盟国,你们怎么可以入侵盟国呢?这是违背条约的、背信弃义的行为啊!”

  东方霸笑道:“法国还是同盟国成员吗?法国所有的军政大权都是在维希政府手上,它已经是德国人的附庸了!如果您是以戴高乐将军组建的自由法国流亡政府的外交官身份跟朕交涉,朕还要跟你说呢,戴高乐政府无权无钱也没有军队,如果他想得到我国的承认,应该表示友好,自动把老挝和柬埔寨归还给我国,说实话,您这样多累啊,既拿着维希政府的薪水,却替戴高乐政府办事。不如这样,你就直接以戴高乐政府的外交官身份宣布脱离维希政府,如果戴高乐政府没有支付您薪水以及使馆的开销,朕可以替他垫付,而戴高乐将军的政府必须发表声明将老挝也柬埔寨归还给我国,另外把安南也送给我国,这样一来,我国就承认了自由法国政府的合法性,而且朕还可以游说其他国家承认自由法国政府的合法性,比如国.民政府、美国、苏联等国家,如何?”

  对于一个流亡政府而言,没有其他国家支持和承认无疑是非常痛苦的,戴高乐想保住法属印度支那,但是又只能干瞪眼,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是白搭,因此他只能发来一封电报尽尽人事而已。

  现在的情况是华泰国收回老挝和柬埔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除非有其他的外力介入。

  丹尼士的身份非常尴尬,几乎成了孤魂野鬼,如果按照东方霸的提议,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续呆在曼谷的使馆里,继续担任公使,不过是作为戴高乐政府的公使,可是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不过如果能够得到华泰国的承认,想办法让东方霸归还去年借的钱,能让戴高乐政府有一些活动资金,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让华泰国收回老挝和柬埔寨在法理和情理上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要把安南也给华泰国,这就难办了。

  丹尼士想了想为难地说道:“国王陛下,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必须向戴高乐将军请示”。

  东方霸听了点点头说道:“好,你回去想戴高乐将军汇报一下朕的态度,老挝和柬埔寨,朕是一定要收回的,这个问题没有商谈的余地。

  相信丹尼士先生也知道日本人已经派兵进入了越南北部,他们的舰队也进入了金兰湾,而且德国、意大利、日本已经签署了攻守同盟条约,正式组成轴心国联盟,如果朕再不有所动作,日本人就会打到朕的老巢里来,朕绝对不允许战争发生在朕的国土上。

  如果朕的国家被日本人占领,日本人就会以这里为跳板攻击英属缅甸和马来亚,您难道不知道英国人的陆军就是一个渣?缅甸和马来亚抵挡不了日本人多久,随后又是孟加拉,再到英属印度,英国人能答应吗?他们一定会全力支持朕,要钱给钱,要枪给枪,他们一定会满足朕的一切要求,朕只要对英国佬说,朕要收回老挝和柬埔寨用于抵抗日本人,您猜英国佬会怎么办?他们一定会对戴高乐政府施加压力,让他答应朕的要求!”

  丹尼士越听脸色越难看,这种事情很可能成为现实,如果说英国人的海军是世界第一,他一点也不怀疑,可英国佬的陆军有多菜,他当然清楚,英国殖民地的陆军根本挡不住日本人,英国佬自己也清楚,因此英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牺牲法国人的利益,强迫戴高乐政府把老挝和柬埔寨归还给华泰国,以换取华泰国全力抵挡日军进攻,因为如果华泰国宣布加入轴心国阵营,攻击马来亚和缅甸,对于英国人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英国人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关键是戴高乐政府是流亡政府,没有任何本钱,只有牺牲一些利益换取其他国家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法国的合法政府。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