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九六章 油锅伺候日本公使
  等东方霸说完,丹尼士思索一番说道:“国王陛下,我可以尝试说服戴高乐将军同意您的条件,但是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哦,请说!”东方霸伸手道:“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

  交换条件竟然被说成了帮忙,东方霸的无耻让丹尼士心中诽腹不已,丹尼士说道:“我想请求您将去年从我国借款的八千六百万法郎先行归还给我国”。

  东方霸皱眉道:“可是这笔借款还没有到期啊?再说了,如果现在归还,利息怎么算呢?”

  丹尼士一听有戏,顿时心中大喜,现在维希政府投靠了德国人,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战争结束后到底谁主政法国也不清楚,到那时候东方霸来个一推二六五,说这是向前法国政府借的款项,前法国政府都没有了,还还什么钱?被东方霸这么一搞,这笔借款肯定就打了水漂。

  他急忙道:“不要利息了,只要您现在能归还借款,我们不要利息,您只要还八千六百万法郎就行了!”

  东方霸一看丹尼士的脸色就知道他担心什么,顿时脑子一转,为难道:“可是朕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啊,要不这样,等戴高乐将军发表声明宣布归还老挝和柬埔寨,同时也把越南送给我国,放弃对越南的统治权,您跟朕签订协议之后,朕先还一千万法郎,剩下的等朕筹集一段时间再分批偿还,您看怎么样?”

  “这样啊?”丹尼士想了想,能收回一笔是一笔吧,总比什么都得不到强啊。再说戴高乐政府实在是太需要钱了,没有钱什么都干不了啊!想到这里,他伸出手说:“成交!”

  东方霸也笑着伸出手握住说:“成交!另外我国加入同盟国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让外界知道,至少不能让日本人知道,如果日本人来拉拢朕,我们这里会拖延一年半载,这样英国人也放心了,还希望您保守秘密”。

  “好的,陛下请放心!”

  一桩肮脏的政治黑幕交易这样完成了。从现在开始,华泰国攻击、占领法属印度之那也成了明正言顺的事情,当然东方霸也不会真的把所有借款现在都还给法国人,先期还一千万法郎,法郎现在也不值什么钱了。至少比以前缩水了好几倍的价值。

  钱是一定要还的,作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信用绝对不行,而且二战结束后,就是戴高乐主政法国,虽然这老头一生都在为他的政府奔波,可他也是一个悲剧,直到1970年死的时候。法国的政治还是一片混乱,这其中他先后两次登上法国总理的宝座,并连任。

  送走丹尼士后,东方霸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心中颇为得意,你法国佬也有低头的时候?嘿嘿!

  没过多久,陆无涯又领着日本人公使过来了,这家伙一直想拉东方霸加入轴心国。可东方霸怎么可能答应?加入轴心国就是死路一条啊!再说了,东方霸是一个华人。跟日本人结成联盟,估计这里华人都会把他骂死。而且日本人跟他有深仇大恨,日本人拉拢他无非是想派兵进入华泰国,说不定日本人还会突然来一个袭击,推翻他的统治,扶持别人上台。

  这家伙叫高桥信仁,五十多岁了,额头秃顶,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身后还跟着秘书,不过秘书被带到隔壁小间喝茶,不能进来。

  “国王陛下,谢谢您能抽空接见敝人!”高桥信仁弯腰行了个礼。

  “是高桥公使先生吧?请坐!”东方霸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谢国王陛下!”高桥信仁再次行了个礼,才走到椅子边坐下,随后就不停地扭头打量这里的陈设和布置。

  东方霸对高桥信仁的举动很是奇怪,问道:“高桥先生,你认为这里怎么样?”

  高桥信仁听见后一愣,随即笑道:“这里装饰典雅、高贵、庄严,空间宽敞,很有皇家风范,不愧是华泰国的王宫,可惜啊……”。

  这家伙说话竟然只说一半,东方霸愣了愣问道:“可惜什么?”

  高桥信仁继续说:“可惜过不多久,这座王宫就会换一个主人了,而国王陛下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喽!”

  阿四在旁边听得勃然变色,立即拔出腰间的手枪就对准了高桥信仁的脑袋,大怒道:“混帐,你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老子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而高桥信仁却丝毫不惧,直拿眼睛看着东方霸,如果是一般的国王,特别是刚刚登基的国王,肯定会十分在意的自己王位是否稳固,唯恐别人会抢班夺权,现在听了这种话,肯定会制止阿四,然后让高桥信仁说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东方霸不是别人,他听了高桥信仁的话,脑子里就浮现出一个名词:说客!也只有说客才在说服君王之前故弄玄虚,说一些摸不着头脑,但又引起君王患得患失的话。

  这东洋矮子竟然学起古人做说客了?也不拿镜子照一照,你是那块料吗?老子你知道你要说什么,既然你老小子想当说客,那老子怎么不配合呢?现在就看你是否身怀说客的胆量了,东方霸心里嘀咕了一阵,脑子一转,脸色变得铁青,说道:“高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危言耸听,威胁朕?信不信朕把你丢进油锅里炸上一炸?”

  高桥信仁闻言哈哈大笑,他自以为东方霸这是在试探他,停下笑声之后仰头道:“好啊,敝人正好浑身不舒服,想去油锅里舒服舒服,顺便洗个澡”。

  “哼哼!”东方霸一拍桌子大喝一声:“别以为你是日本公使,朕就不敢杀你!一直以来朕就跟你们日本人有仇,跟日本开战是迟早的事情,今天就先炸了你祭旗,来人啊,把这个危言耸听的狂徒押出去,然后在王宫门前广场上架上一口大油锅,等火油烧开了,把这狂徒丢进油锅里,让他凉快凉快!”

  “是,陛下!”阿四答应一声,随即招呼两个卫士过来将高桥押出去。

  高桥信仁这下慌了神了,是因为东方霸最开始说的两句话,原来东方霸曲解了他的意思,东方霸以为他这是用日本威胁自己,可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东方霸可不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国王,而是自己打的天下,一个开国君王被别人威胁会无动于衷吗?而且东方霸这么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看来是真要用油锅炸了他,他能不慌神吗?

  可是他也不敢确定东方霸是不是在吓唬他,因此他决定冒险一试,如果到时候那些侍卫真的要把他丢进油锅里,他就赶紧认错。

  油锅很快就被架了起来,还有一大堆木村放在油锅地下烧,王宫门前广场上顿时冒起了滚滚浓烟和熊熊大火。

  这下可吸引了不少人,行人和市民们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就连在王宫里参加宴会的宾客们都被惊动了,一个个登上王宫城门楼子上观看。

  一个王宫侍卫手握腰刀走上广场中间的旗台面对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声道:“各位市民们,这位是日本公使高桥信仁,他威胁陛下说陛下的王位不保,意思很明显,就是日本人要攻打我国,陛下说要用油锅炸了他祭旗,他说他正好身上不舒服,想到油锅里洗个澡,现在我们就看公使先生是否有这个胆量进油锅洗澡了!”

  “好,炸了他!”市民们义愤填膺,一个个高声叫起来,特别是那些华人,一个比一个叫得响亮。

  广场上到处是怒骂声,甚至有点市民将自己刚买的菜扔在高桥信仁的身上,鸡蛋砸得他身上到处都是蛋黄。

  过了一会,那侍卫高声问道:“油开了没有?”

  “开了!”在油锅旁边烧火的侍卫大声应道。

  “那还等什么,把高桥信仁举起来扔进油锅里!”台上的侍卫大声命令。

  看押高桥信仁的四个侍卫立即将他举过头顶,向油锅走去,高桥信任感觉离油锅越来越近,看样子东方霸是真的要炸了他,他当即大喊:“快放我下来,我不是威胁国王陛下,误会,这是误会!”

  侍卫们哪里会听他的喊叫,一刻也不停下继续向前走,这下高桥信仁真的害怕了,恐怕的火油温高已经侵袭到他身上,他歇斯底里地大叫:“这是误会,我没有要威胁国王陛下,快放我下来,饶命啊,饶命啊!”

  后面两个侍卫看见高桥信仁身上流下来一些水,还有一股尿骚气味,再一看,原来高桥信仁竟然是吓得尿了裤子,可他们没有得到命令,还是靠近油锅,正准备把高桥信仁扔进油锅里,王宫城门楼子上就传来一个喊声:“停下,国王陛下有令,放高桥下来,既然他不是威胁国王陛下,那就另当别论!”

  高桥终于安全落地了,可他现在羞愤欲绝,因为人人都指着他湿漉漉的裤裆大笑不止,丢人啊,太丢人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