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九七章 东方的摩根
  高桥信仁心里那个恨呐,真是无以言表,跌跌撞撞跑到王宫门口跳脚大叫:“国王陛下,高桥还会来的,先行告辞了!”

  说完之后提起袖子掩面而逃,民众们轰然大笑,甚至有些调皮的小孩子跟在他屁股后面用手扯着他的燕尾服尾巴拖拽,搞得他气急败坏地驱赶着小孩子们,可是小孩子们就像苍蝇一样跟着他,好不容易到了他自己的汽车边上,钻进汽车就开走了,也不管秘书还在王宫里傻等。

  等民众们结伴而散,兴奋地议论着日本公使高桥信仁的丑态时,东方霸又回到了宴会大厅里和那些名流们一起闲聊。

  在与名流们闲谈之中,东方霸注意到一个很熟悉的面孔,但又想不起是谁,那人五十多岁,六十岁的模样,戴着一副眼镜,穿着西装,看上非常精神,他随即找人一问才知道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著名银行家、近代旅游业创世人陈光甫先生。

  陈先生原名辉祖,后易名辉德,字光甫,以字行世。1909年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1911年辛亥革命后,任江苏省银行监督。1914年转任中国银行顾问。翌年6月创办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资本从最初的10万元发展到后来的500万元,分支机构遍布全国。由此登上上海银行公会会长宝座,成为上海金融界的领袖。1923年8月,陈光甫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设立“旅行部”,1927年该“旅行部”独立挂牌注册,并易名为“中国旅行社”。

  1927年他又任国民政府财政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为老蒋筹募军饷。1928年出任江苏省政府委员、中央银行理事、中国银行常务董事和交通银行董事等职。1931年与英商太古洋行合资开设宝丰保险公司。1936年3月,任国民党政府财政部高等顾问。1937年。任大本营贸易委员会中将衔主任委员。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立复兴贸易公司董事长,中、美、英平准基金委员会主席。期间,受蒋介石指派赴美国谈判借款事宜。

  从陈先生晚年的日记能看得出来,他出任国府的官职完全是被强逼的,北伐中老蒋任北伐军总指挥,当时陈先生组织上海工商界人士为北伐军凑集了一笔军费,算是资助。因为这些工商界人士认为老蒋能够带领国、民党结束军阀混战,统一中国。

  谁知道这次筹款让老蒋好像老猫闻到了鱼腥味,他指令国府发行大量公债和借款证券让上海滩上的各家私立银行购买,然后发行给民众,当时老百姓穷得叮当响。根本没钱买老蒋的公债,因此这些债券就成了废纸,损失全部由那些私人银行承担了。

  老蒋为什么能牢牢掌控军队?其他军阀的手下为什么会经常被他收买?因为他手里有钱!钱哪里来的?就是掏了这些工商业界人士的腰包,上海滩那些工商业界人士上了几次当之后当然不干了,因此陈先生作为代表赴南京与老蒋谈判,但结果却让陈先生大失所望。

  后来老蒋使用暴力,让国府以政府强行入股那些私立银行。并在那些银行中派遣政府官员任职,私立银行家们逐渐散失了对银行的控制权,这也是老蒋为什么这么有钱,有钱就有军队。有军队就有话语权。

  东方霸对陈先生出现在这里极为震惊,按照历史上的时间来算,陈先生应该是在美国同胡适先生一起为老蒋借款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东方霸内心一团火热。现在华泰国皇家银行就缺一个懂经济、懂银行运营的能人掌控大局,陈先生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如果能把陈先生的朋友张嘉璈先生也一起请来就更加如虎添翼了,只是按照时间上算,张嘉璈先生正在国府主持修筑铁路。

  华泰国皇家银行自从成立之后,东方霸从华人当中找了一个以前从事银行业的经理人主持大局,但那人的能力还不行,银行成立之后,因为担心大量发行龙币会造成龙币通货膨胀贬值,所以发行时放不开手脚,造成了现在市面上龙币的购买力要比实际的面值大好几倍,因此东方霸心里非常着急,担心国际金融大鳄发现龙币存在的问题从而大量进入华泰国境内炒作龙币。

  现在他发现陈光甫先生在这里怎么能不高兴和激动?他立即找来阿四说道:“你去请陈光甫先生到我的书房里,就说我有事找他商谈,记住,是请!”

  “是!”阿四答应一声就向陈光甫走去。

  却见阿四走到陈光甫面前问道:“请问是陈光甫先生吗?”

  “对,不知道你是?”陈光甫诧异道。

  阿四弯腰道:“陈先生您好,我是国王陛下的侍卫长,国王陛下差我来邀请您到书房一谈!”

  陈光甫疑惑道:“哦?老夫从未与国王陛下谋面,国王陛下如何得知老夫?”

  “陈先生说笑了,陈先生在银行界内的名声如雷贯耳,被誉为中国最优秀的银行家,东方的摩根!”

  陈光甫想了想说道:“好,既然国王陛下相请,那老夫就去见见国王陛下!”

  没过多久,阿四就带着陈光甫到了东方霸的书房,汇报道:“国王陛下,陈先生到了!”

  东方霸正在准备茶叶,闻言立即走到门口看见正是陈光甫站在门口,立即行了一个礼,说:“哎呀,没先到这次来的人当中竟然有陈先生,朕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陈光甫吓了一大跳,东方霸好歹也是一国国主,竟然给他行礼,这让他惶恐之至,急忙闪身道:“国王陛下折杀了老朽了,不敢当,实在是不敢当!”

  “哈哈!”东方霸笑道:“陈先生,咱们都不比客套了,您既然来了就是座上客,请里面喝茶!”

  陈光甫急忙道:“国王陛下先请!”

  两人随即一先一后进了书房分宾主坐下,东方霸亲自泡了一壶好茶,给陈光甫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然后伸手道:“陈先生请,这里蛮荒小国,没什么好茶,怠慢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国王陛下谦虚了!”陈光甫说了一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即道:“嗯,这是好茶啊,难不成是从国内运来的?”

  东方霸点头笑道:“是啊,当初从上海来的时候当心这里喝不到正宗的好茶,所以就多带了一些,密封保存着一直留到现在,朕一直想喝来着,只是舍不得,正好今天贵客临门,朕也沾沾陈先生的光,哈哈!”

  陈光甫一时感慨万千,他在这里受到了礼遇是在老蒋那里绝对享受不到的,由小事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何况是他这种常年在社交场合打滚了一辈子的老人呢?

  陈光甫忙道:“国王陛下礼遇太隆重了,老朽实在是受不起啊!”他说着话题一转道:“国王陛下,先前在宴会厅里,老朽听闻陛下说昨夜您的军队已经攻占了法属印度支那的老挝和柬埔寨大半土地,难道您不担心影响法国人和日本人的愤怒,从而开战吗?”

  东方霸听了之后端起茶杯向陈光甫示意,两人又喝了一口茶,东方霸盖上茶杯盖子说道:“陈先生学识渊博,应该知道历史,老挝和柬埔寨一直就是暹罗的属国,我们现在收回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情理上来说都是可以说得过去的,而且是名正言顺,法国人即便是想跟朕打,他们现在没这个实力了,要打下法属印度支那一点也不困难,难的是怕以后会有麻烦,不过这一点朕已经着手准备,朕已经跟法国驻曼谷公使丹尼士先生达成协议,法国戴高乐将军在伦敦组建的自由法国政府会发表声明将老挝和柬埔寨归还给我华泰国,并同时放弃越南的治理权,交由我华泰国监管,虽然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政府不会承认,但是至少朕已经有了出兵的理由,而且英国政府也是承认自由法国政府的,这一点丝毫不用担心。

  至于日本人,他们现在还不敢跟朕开展,因为日本人还没有做好准备,他们被国府拖得精疲力竭,现在正是喘息的时候,即使他们想打,最少也要等到一年之后,昨晚一支航母编队被朕的空军全部炸沉在金兰湾无疑让他们雪上加霜。

  等到一年之后日本人真的打过来,朕也不会怕他们,现在我华泰国有常备兵力一百万,而且从去年开始就实行了义务兵制度,兵员可以源源不断地送入军队,军队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比日本人只强不弱,而且在这里,朕的军队熟悉环境和地形,日本人想从陆地进攻简直是痴人说梦,如果他们从海上登陆,朕的空军可不是吃素的,朕现在有各式最先进的战斗机三百余架,有重型轰炸机一百七十架,而且还有完整的武器生产工业支持,飞机厂每个月能生产四十架战机和二十架轰炸机!其他枪炮子弹炮弹工厂,每月的产量能武装四个整编师,现在国府那边的武器弹药有一半都是朕提供的,所以,日本要打过来,朕早就等着他们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