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九九章 攻势如虹
  “轰轰轰”铺天盖地的炮弹落在金边城外的防御阵地上,今天中午时分,20师一个团已经抵达金边外围,吃完午饭稍作休整之后就展开了攻击。

  先是一通炮火打了一刻钟,随后又是轰炸机、战斗机上天空中下蛋,将法军修建的防御工事炸成了平地,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战壕。

  法军防御阵地上,贾克躲在防炮洞里连续吐了几口泥土,大骂道:“该死的,我们的炮兵呢?为什么让华泰国的炮兵那么猖狂?我的上帝啊,这炮还要打到什么时候?该死的,这仓促之间修筑的防御工事就是豆腐渣,根本不经炸,只要再有一枚炮弹落在附近,我们全部要被活埋在里面!”

  “嘿,贾克上尉,别叫唤了,榴弹炮团早就被华泰国的炮兵敲掉了,现在我们没有炮兵,懂吗?没有炮兵,而且我得到消息,我们的空军和海军全部被华泰国的空军炸没了,现在整个法属印度支那的土地上只有我们这些可怜虫,而那些老爷们都跑去了河内避难!”一个名叫凯德的家伙抽着一根劣质香烟说道,他吐出的烟雾弥漫着整个防炮洞。

  贾克越听越恼火,又骂:“那些该死的蛀虫,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宁愿自己天天吃好的,玩女人,也不愿意花点钱给我们添置一些武器!”

  到处是爆炸声,说话如果不大声,身边的人都不容易听清楚,凯德只得大叫:“贾克,我跟你说,我绝对不愿意留在这里等死,等炮声停下来,我就逃走。再也不呆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了!我要到河内去过好日子!”

  贾克不悦道:“嘿,凯德,你是一个军人,不能临阵逃脱,知道吗?你要是敢逃跑,我一定会枪毙你!”

  “该死的,我们已经逃了一个晚上了,难道不算临阵逃脱吗?要枪毙也要先枪毙你!如果你不想逃了,可以带着我们投降。我宁愿投降也不愿意被华泰国的士兵杀死,上帝啊,我们一个营地兵力到现在就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对面打过来的可是一个满员整编团六千多人”凯德痛苦的抱着脑袋,差点哭出来。

  防炮洞里的其他士兵们听到这几句话都情绪低落起来。贾克作为上尉营长,原本是带着一个营守卫诗流风,华泰国20师的士兵还没开始进攻,贾克所带的这个营就被20师一个炮兵营开炮炸死了一大半,等20师的士兵开始进攻后,他们勉强抵挡了一阵就被击溃了。

  20师虽然是前暹罗国投降的士兵组建而成的,但是他们经过整编之后又经过了一年的重新训练。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为了加强对这些士兵的控制力,总政训部还特别派了政训督导员到每一个排进行监督和思想教育,在一线主力部队。政训督导员都只派到连一级,可是对这些二线部队政训督导员下到排一级,士兵们就算想串联都没有办法避开政训督导员的视线。

  随后的一整夜的时间,贾克就是带着他手下不到一半人到处逃命。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一直向金边城逃了过来。一路上又死了不少人,除去走散失踪的,最后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

  防炮洞里弥漫着恐惧、失落的情绪,听了凯德的话之后,旁边有一个士兵也说:“上尉,我认为凯德少尉说得是对的,我们根本打不过华泰国的军队,您看看我们手里拿的是什么?单发步枪,膛线都磨平了,子弹打出去就飞得不见了踪影,华泰国士兵手里拿的是什么武器?是自动步枪,听说叫什么K39自动步枪,点射精准,扫射火力凶猛,他们还有飞机下蛋、大炮耕田,我们什么都没有,那些老爷们把好武器都囤积起来卖给中国人赚取外汇,却不给我们用,空军基地那么多战机不起飞迎战,却反而被炸成了废墟,上尉,您还是带我们跑吧,我也不想死在这里啊,我家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如果我死了,她肯定会到别人的床上去的!”

  这个士兵刚刚说完,众人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尖啸声,离防炮洞的距离越来越近,凯德脸色一变大叫:“该死的贾克,被你的乌鸦嘴说中了!”

  “轰”一杯炮弹落在了防炮洞旁边,防炮洞顶端的朽木再也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断开了,大量的泥土从上方倾泻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贾克从泥土里爬了出来,将脑袋伸到战壕外观察了一下,发现炮声越来越少,华泰国的士兵很可能马上要展开进攻,他立即回身用尽全身力气刨开泥土,一边刨一边叫道:“凯德,瑞恩,你们还活着吗?”

  好不容易才将泥土刨开,终于从里面拉出一个人来,一看正是凯德,立即甩手就是两耳光,凯德被打醒了,随即也加入了刨土的行列。

  最后只刨出来五个人,其他人都被活活闷死在防炮洞里,贾克知道已经没有力量再抵抗了,这么强大的炮火轰击阵地,这种简易的阵地根本经不住炸,他立即对凯德说:“快去其他地方看看还有多少人活着,让他们全部到这里来集合准备撤离!”

  “是,长官!”凯德大声答应,就弯着腰沿着战壕跑去找人。

  在对面阵地,是20师的353团,炮击停下之后一个连展开了试探性攻击,三个步兵排成散兵阵型猫着腰快速跳出了战壕,其他的迫击炮排已经架好了六门迫击炮,火力排四挺重机枪分别架设在阵地的两侧准备随时提供火力打击,各排轻机枪组也跟在步兵后面。

  “砰”法国人阵地上终于有人开枪了,但是很快几梭子子弹向开枪的方向扫射过去,一片灰尘掀起那开枪的士兵就趴在了战壕上。

  随后法国人的阵地上响起了零零星星的枪声,很快被冲上去的华泰国士兵淹没,一道防御阵地就这样毫不费劲地被攻占。

  连长銮单是个泰族人,被整编之后他被安排去学习,半年后以优异的成绩从华泰军事指挥大学毕业。这支连队被他接手半年了,士兵和军官之间都很熟悉。

  攻占第一道防线后,他立即命令:“一排从左边进攻,二排从右边,三排从中间攻击,各排以班为单位组成突击小组沿着交通战壕突进第二道防线!”

  政训委员毛大贵加了一句:“如果遇到投降的法国人不要开枪,把他们集中看守起来!”

  “都听见了吗?开始!”銮单立即命令。

  现在法国兵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攻击,在第二道防线和第三道防线只是遇到了轻微的抵抗,在第三道防线。有七十多人扔掉武器集体投降。

  当銮单和毛大贵赶到的第三道防线的时候,二排长前来汇报:“连长,有大约一伙六十人的法军从右翼逃离了,正向磅堪方向逃去!”

  銮单听了之后说道:“二排追击,三排留下看守俘虏。一排向城内方向攻击,火力排和迫击炮排跟在一排后面,通讯员,立刻向营长报告,就说我们连已经拿下了阵地,已经派了一排向城内深入,请营长马上派后续部队接管俘虏和阵地!卫生班出来两个人。加上警卫班跟我走,其他人留下照顾伤员”。

  “是,长官!”五个排长、卫生班长和通讯员同时答应,并马上展开了行动。

  贾克带着残余的六十人狼狈而逃。不逃不行了,他这点人根本挡不住华泰国士兵的进攻,又不想被俘虏,只能逃。

  他们连金边城都不进了。直接绕过金边向东而去,下午一点。他们起喘吁吁地跑到了湄公河西岸,这里地方的河段只有不到四十米宽,水流不是很急,还能游过去,但是这里有大量的鳄鱼在河里觅食,下去很可能被鳄鱼吃掉。

  贾克想带队从其他的河段过河,但是后面华泰国的追兵很快就追上了来,现在唯一能走到就是快速游到河对岸。

  凯德焦急道:“上尉,快下命令吧,在耽搁下去,后面的追兵就追上来了!”

  贾克咬咬牙说道:“好吧,让大家下河游过去,一定要注意水里的,别被鳄鱼攻击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士兵们全部向河滩冲过去,就在这时,河对岸突然传来了机枪的恐怖吼声:“哒哒哒……”。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扫倒在河滩上,贾克看得大家:“该死的,为什么华泰国的士兵会到了河岸?快撤回来,撤回来!”

  法军士兵们又撒丫子往回跑,又倒下七八人之后,仅剩下四十多人才跑回河岸的树林里,贾克真是欲哭无泪,前有河流和机枪挡住去路,后面又有追兵,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思索了一会儿,贾克说道:“凯德,把你的内裤脱下来!”

  “干嘛?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还有这么多人,我可不想搞基!”凯德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小花猫一样跳起来大叫。

  贾克哭笑不得,说道:“我是让脱下你的白内裤当投降的旗帜!”

  “噢,天哪,你真是太可爱了!”凯德抱着贾克狠狠地亲了一口。

  这样的情况在老挝和柬埔寨到处都发生着,到了下午两点,20师353团完全占领金边,下午三点,20师师部和后续部队陆续抵达金边,随后以金边为中心散开接管其他小城的驻防,法属印度支那的残余军队全部被赶到了越南境内。

  打了第二天上午十点,老挝和柬埔寨全境都被华泰国占领,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政府在各处布置的军队其中八千人的法军士兵,还有招募的四万人的殖民地军队全部被歼灭或者投降,只有少数逃到了越南境内。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