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零二章 老蒋智囊来见
  东方霸跟赫舍尔聊完正事之后又进行了闲谈,说道:“赫舍尔先生,我们之前在上海合作开的船运公司还需要您照拂啊,按照现在的形势下去,日本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神经吞了我们的共同财产!”

  东方霸之所以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前一段时间英日双方就在华利益进行了磋商,英国人这个时期不想跟日本人打起来,也没有能力在远东和南亚跟日本人打,因为苏联和芬兰的媾和,排除了英国和苏联立即开战的可能。可是随后,在今年4月间,德国征服了挪威,接着在5月和6月间,欧洲一些小国家遭到蹂躏,法国则土崩瓦解,英国人形势堪忧。

  6月24日,日本政府要求英国政府采取措施,停止通过滇缅公路把战争物资和某些其他种类的货物运到中国,同时对香港方面也提出了类似的要求。日本政府声称,如继续让这些物资过境运输,将对英日关系产生严重的影响。为了加重这种威胁的份量,日本在毗连九龙租借地的边界上集结了五千名日军。局势一度变得非常危急,香港的英军当局下令毁坏了深圳河上的边境铁路桥和公路桥,香港政府则发出指示,强行把英国的妇女和儿童疏散到马尼拉和澳大利亚去。

  7月14日,在滇缅公路问题上,英国政府驻日大使在东京同日本达成协议,8月9日,英**队将从华北和从上海公共租界撤走。在上海的英军一向驻防在租界中心的B区和西边越界筑路的D区。指挥上海的日本海军登陆部队的日本少将想把原来这两个英军驻防区都接管过去,这样日本就将控制整个公共租界。为了阻止这件事,美国派亚洲舰队总司令哈特海军上将到上海。在上海,他的地位比日本将军高。8月15日,在外国驻防军陆海军指挥官的会议上。以多数票决定由美国海军陆战队驻防十分重要的B区,而把D区交给日方。但是日方不接受这一决定,乃将此事提交日美两国政府谈判解决。在此期间,B区交托给上海的万国商团管辖,这是一种临时安排。

  因此,现在上海实际上是除了美国还有军队在,其他国家的军队相继撤走,而日本人基本上已经接管了公共租界大部分地盘,而法租界在欧战开始后就被日本人占领了。

  所以东方霸才要让赫舍尔照顾他们在上海的船运公司。至于百乐门的产权他只是在暗中控制,而且还有德国人的股份,他并不想让赫舍尔知道,毕竟双方在一年之后是要翻脸的,到那时候上海的百乐门还可以继续存在。做一些收集情报,作为情报人员避难的场所。

  随后两人聊了一会就到了晚饭时间,东方霸留赫舍尔吃了一顿晚饭,送走赫舍尔之后,东方霸又迎来了新的客人,就是老蒋派驻在曼谷的大使陈永华,东方霸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好像老蒋手下出众的人当中也没有这么一个人。

  不过这次来的不止陈永华一个人,身边还跟了一个五十多岁秃着额头,戴着一副眼镜的人,这人穿着一身中山装。看上去很精神。

  “国王陛下,这么晚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得已为之,还望您见谅!”陈永华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东方霸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既然来了。朕也不能把你们赶出去,这位是?”

  “噢。我来介绍一下!”陈永华指着身边那人说:“这位就委座身边的红人,川省省府秘书长,代理省府主席贺国光先生!”

  等陈永华介绍完之后,贺国光连忙行礼道:“见过国王陛下!”

  东方霸听到陈永华的介绍后就眼神一凝,这个贺国光可不是简单人物,后世的人一致认为他是老蒋的中枢智囊之一,与陈布雷一起为老蒋的左右大脑,而此前的首席智囊杨永泰在1936年被刺身亡,之后就是他们两个在老蒋身边做高参。

  陈布雷现在是国府政治会议副秘书长、老蒋侍从室第二处主任、国府宣传部副部长,国府中.央委员。

  贺国光现在的职务是川省省府秘书长,代理省府主席之职,不过他这个位置做得并不开心,因为那些川军将领整天闹腾,他是在去年11月开始做这个职务的,到任后重新任命各级官员,在成都西门外茶店子集中办公。同时联合省府、行辕力量,组织平抑物价委员会、县政人员甄审委员会、征工委员会,又撤换军管区参谋长,使全省军事、政治、劳役、兵役状况大有改善。但是川军诸将领的不满仍未消除,在潘文华等21军宿将支持下,不断给贺国光捣乱,甚至印发小册子攻击贺滥用同乡、家属囤积物资。贺国光与川军诸将周旋多年,早已疲惫不堪,此时便乘机向老蒋请辞。

  老蒋现在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哪里肯让他辞职?原本是要马上任命他当宪兵司令的职务,恰好英国人让缅甸当局关闭了滇缅公路,除了东方霸还能用运输机运送一些物资过去之外,可以说重庆当局已经快要与世隔绝了,得不到外界的援助,差点断粮,为此老蒋就想到了派他过来跟东方霸交涉,看是否能够加大运输量,另一方面也让他出来散散心,老蒋也知道他被川军那些将军搞得伤了脑筋,让他出来走走也好,顺便把事情办了。

  贺国光比陈永华有礼貌得多,东方霸对这个陈永华非常不感冒,心里诽腹:还以为是天朝上国的使臣啊?你们这些人都被小日本赶到西南一隅了,到了老子这里还耍大牌?还不夹着尾巴做人?我擦!

  东方霸点了点头说:“欢迎贺先生,请坐吧!”

  工作人员上了茶之后,东方霸问道:“看来这次两位来见朕,主要是贺先生有事喽?”

  贺国光连忙欠身道:“国王陛下目光如炬,国光这次来一是代委座向陛下问候,委座说这两年对亏了陛下的援助。否则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还真不好说,委座让我代他说句谢谢,二是向陛下求助来了!”

  东方霸一听就知道贺国光来这里的意图了,笑道:“你们委座这个人朕是了解的,让他对另一个人说谢谢,太难了,朕敢打赌,他肯定没有说过这句话,这句话是你说的!而且朕在他眼里那是小字辈啊。一个流氓头子出身,他能看在眼里?好吧,不管是他说的,还是你说的也好,这个谢谢朕收下了。老百姓的谢谢朕不敢收,因为朕就是老百姓的儿子,为老百姓出点力是应该的,但是他的谢谢朕还真心安理得的收下,说吧,这次蒋委座派先生来所为何事呢?”

  贺国光和陈永华两人颇为尴尬,东方霸这些话说得他们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国家搞成这样,被日本人蹂躏成这样,难道不能他们的责任吗?

  “咳咳”贺国光咳嗽了两声化解了尴尬之色,说道:“国王陛下应该也知道了消息。英日两国签署了协议,缅甸当局在三个月之内逐渐关闭滇缅公路,而且现在日本人也占据了越南北部交通要道,这两条运输线都被堵死。现在只有陛下的华泰国还可以运送物资到云南,只是贵国的运输机每次运的东西太少。完全不能满足我方前线将士的需要,所以委座派国光过来跟陛下商谈,看看能否增加运输机的架次?”

  东方霸听了之后摇头道:“增加运输机的架次不可能了,现在我国所有的运输机都在往中国运输物资,你们自己在国外购买的,还有海外华侨们捐赠的,再加上我国援助的,全部都是用我国的运输机在运输,运输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了!”

  旁边陈永华听到了,说道:“可是据我所知贵国每个月都差不多有十几架运输机被生产出来,难道这些不能加入运输当中吗?而且陛下同时还往西北那边派了相同数量的运输机……”。

  “够了!”陈永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东方霸打断,东方霸脸色很不好看,“陈先生,朕请你记住,华泰国不是你们民国的属国,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听从你们的安排,我华泰国每个月生产多少架飞机,用来干什么那是我国的事情,朕为什么就不能往西北派同样数量的运输机运送物资?朕为什么要厚此薄彼给你们派的飞机多?G党也同样在抗击日本人,他们的战果不比你们少,死的人不比你们少,如果不是西部地形复杂,日本人的机械化部队施展不开,朕看你们还要往哪退?你,贺国光,回去之后告诉你们蒋委座,他要是不把这家伙弄走,朕就撤回所有人员和飞机,关闭运输通道!”

  “哎呀,陛下息怒,息怒,永华还年轻,难免急躁了一点!”贺国光急忙劝解道,随后又对陈永华说:“永华,你先回去,我跟国王陛下谈就行了!”

  陈永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如果东方霸真的关闭运输通道,老蒋肯定会把火撒到他陈永华的身上,这无疑对他来说是一场灾难,他只得悻悻地离开了。

  陈永华的错误就在于他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东方霸虽然以前是上海滩的一个流氓头子,但是现在的身份完全不同了,好歹也是一国之主,虽然是一个小国,那也是国王不是,而且现在华泰国的实力也差,真要算起来,老蒋手下几百万军队还不一定干得过华泰国的军队。

  等陈永华走后,贺国光问道:“陛下,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东方霸叹道:“朕也是没有办法啊,你们现在都欠了我国两千多万龙币的物资款,你看看西北那边,他们连运费都没让我国出,他们自己掏的腰包,而你们呢,朕还是免费给你们运的,难道朕做得还不够吗?朕虽然是一国之主,但是在很多事情上,朕是说了不算的,我国刚刚成立不到一年,在财政上非常紧张,现在政府那边已经对朕免费给你们运送物资颇有微词,而且我国前前后后都援助了超过一亿龙币的武器和物资,没收一分钱,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国就算到处都是金山也经不起这么消耗,再说了,这公是公,私是私,不能混为一谈,朕虽有心大力援助,但也不能以一己之私而置我国利益与不顾吧?如果朕一意孤行,朕的臣民们就要问朕了,你到底是民国的国王还是华泰国的国王?”

  任是贺国光如何的足智多谋,东方霸这番话说得他几乎哑口无言,他想了想,随后说道:“陛下,这样吧,国光也不为难陛下了,我会想想办法向我国委座汇报一下贵国的难处,尽快把拖欠的款项还上,还请陛下看在我们两国一脉相承、同种同源的份上,尽力周旋一二。其实在来之前,国光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还需要陛下首肯,同时也请陛下说服贵国内阁才能实行”。

  “哦?”东方霸疑惑道:“不知道先生有何办法?”

  贺国光说道:“贵国前些天不是拿下了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大部吗?现在贵我两国就已经是领土接壤了,国光的办法就是从云南修一条公路直通老挝境内,这样就能增加一条运输通道,运输的物资量将大大增加了!”

  东方霸听了之后点点头道:“嗯,这个办法不错,不过这公路要修得结实一些才行,南方丛林经常是下雨天,很容易发大水冲断公路,好吧,朕原则上是同意的,不过内阁方面要花些时间去说,毕竟我国境内的公路总不能让你们出钱去修,还得让内阁拿钱出来,这钱可不是好拿的,到处都要用钱!”

  “陛下说的事,如此,就拜托陛下了,国光就等陛下的好消息,这就现行告辞,陛下晚安!”贺国光说完就行了个礼告辞而去。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