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一一章 边境枪声
  自从华泰国成立之后,逐渐减少了从民国引入难民,难民太多,华泰国要养活也有些吃力了,要安排工作更是困难,今年九月日本鬼子进入越南北部之后,华泰国就基本上不再从民国引进难民了,也只有零星一些人穿过缅甸进入华泰国境内,但进入华泰国境内都要经过身份核查。

  可是从今天下午两点开始,边防哨卡就开始关闭通道,华泰国与缅甸交界处边防军队用拒马拦在桥头不再允许难民进入哨卡检查站。

  一直以来都是东方霸安排人员在民国组织难民前来,很少有难民自发前来的,但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自发来的不是难民,那些自发前来的都是有些小钱,能够自己凑集路费的人,有的是单身一人,有的是一个家庭,那些人在国内听说了华泰国的情况才想到这里过安稳的生活。

  而这次一共来了两百多人,却没有想到华泰国的边防哨卡关闭了通道,人群聚集在桥上吵吵闹闹,有些妇女抱着孩子,孩子则哇哇大哭。

  “打开路障,让我们过去,我们要过去!”有人在人群中大声呼喊,而其他人听见了,也都跟着喊起来。

  哨卡负责人是一个中士,他走到路障前面举起了双手,人群的呼喊声渐渐停了下来,他高声道:“诸位相亲,听我说,没有证件是不能随便进入的,如果你们是我国人员在民国组织一起过来的,我们当然会放你们过去,组织的人还会为你们安排工作,但是两个月以前我国就已经停止了从民国组织难民进入我国境内,你们身上有护照的可以前面来,我们检查完护照和行李之后就会放你们过去。没有护照的人,你们从哪儿来回哪里去!”

  有护照的马上挤到了前面,而没有护照的人当然不干了,当即就有人求情说:“长官,你就放我们过去吧,你看我们好不容易闯过民国边防哨卡经历万难来到这里,你现在让我们回去,我们怎么回去啊?”

  中士大声道:“你们这是属于偷渡知道吗?偷渡无论是在民国还是在我国都是不允许的,如果是以前。我们还可以酌情考虑,让你们在边境呆上一段时间,等我国人员核查完你们的身份之后就会放你们过去,并且给你们办理我国公民的身份证件,但是现在不行了。上头来了命令,没有护照的人一律不准进入我国境内!如果你们想到我国定居,加入我国国籍,可以到我国驻民国各大城市的大使馆申请签证,私自前来属于偷渡,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没有护照的人还是回去吧!”

  众人听了顿时叽叽喳喳议论起来。强行闯关显然是行不通的,这是找死的行为,这些当兵的可不管你是谁,敢强行闯关肯定会遭到枪击。

  这时一个妇女抱着孩子跌坐在地上大哭:“哎呀。我的老天爷啊,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在老家的时候听说这边如何如何好,把家里的田和房子都买了才凑点路费眼巴巴的往这里来。这一路上孩子还大病一场,差点丢了性命。没想到历经磨难到这里却不让进去,这让我们娘俩可怎么活啊!”

  听到这妇女的哭声,很多人都抹了抹眼睛,显然是感同身受,哨卡的士兵都有些不知所措,他们这些当兵也都是从民国来的,自然知道情况,只不过他们是被组织过来的,并不是私自穿过边境,现在听这妇女哭得这么伤心,一时间还有好几个士兵偷偷流了眼泪。

  这时一个穿着绸织马褂,头上戴着小圆帽的地主模样的五十多岁中年人上前拱手操持一口川音说:“这位长官,老夫有礼了!”

  中士连忙立正敬礼道:“老先生客气了!”

  “长官,你看我们来到这里真的是不容易,我们进入野人山的时候有一千人左右,可是经过野人山的时候陆续有人死在野人山里头,等过了野人山,就只剩下两百多人了,整整八百人死在里头啊!这些能活着到这里的都是身体好的,身体不好的都死在了野人山,如果我们这些人又回去,能回到国内的只怕剩不下几个人了,难道长官就不能网开一面?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现在这里有两百多人,放我们过去只是长官一句话的事情,而长官却能救下这么多条人命,这是为子孙积德啊”。

  中士和士兵们听了无不动容,一千多人到现在只剩下两百多人,这个死亡率是何等的恐怖?早听说缅甸境内的野人山有大量瘴气、蟒蛇吃人、蚂蟥吸血、吃人鼠、蚊叮热病,在野人山内方圆几百里很容易迷路,意志力不强的人很容易绝望饿死在里面,而肚子饿了找东西吃很容易误食有毒的菌类和果子,没有丛林生活经验的人进去就是寻死。

  中士叹道:“老先生,您说的情况我能想象得到,但我是一个军人,我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如果我放你们过去就是违抗命令,不仅要上军事法庭,而我作为军人的荣誉就没有了,我真的无能为力!老先生,我看你们还是去缅甸找民国驻缅甸使馆办理签证吧!”

  “长官,你这是在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求求你放我们过去吧”有人大哭一声就跪下了。

  这人一跪,其他人都先后跪了下去,这让中士慌了手脚,怎么说大家都是同种同源,说不定几代以前还是亲戚,两百多人的下跪场面让中士乱了方寸。

  就在这时,几辆吉普车从后方开到了哨卡附近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些军官,其中军衔最高的是少校团长,此人年纪轻轻,面容刚毅,行走之间如龙行虎步,颇有军人风采。

  “怎么回事?”上尉走过来大声喝问。

  中士连忙小跑过去立正敬礼道:“报告团座,这些人是从民国来的,他们要入境,但是他们又没有护照!”

  上尉皱眉道:“不是已经下达命令没有护照不能入境吗?你没有跟他们交代清楚?”

  中士苦着脸说:“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但是他们不听啊。这些人从穿过野人山来的,来的时候有一千多人,在野人山死的死,迷路的迷路,到了这里的就只剩下两百多号人了!”

  上尉听得打了个哆嗦,一千多人死得只剩下两百多人了,他可是亲身到野人山进行过野外生存训练的,那地方太恐怖了,特别是在阴天和下雨天。没有罗盘很难辨认方向,方圆几百里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环境,进去了想出来非常困难,他自己就差点死在那鬼地方。

  如果坚决不让这些人入境,显然有些不近人情了。从这些人衣裳褴楼和神情上看,这些确实经受了大难才来到这里,不管怎么说以前大家都是乡亲,现在虽然国籍不同,但都是华人同胞,如果是其他国家的人,他肯定下令开枪驱散。但是对待这些人,他显然下不了手。

  上头已经下了命令,即使放这些人入境,他们也是黑户。没有身份,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更别说找工作了,但是也不能就这样让他们站在桥上。更加不能开枪驱散。

  思索一番,他对身边的警卫员说:“去传我的命令。从营地抽调一个排过来,再拉三车粮食,蔬菜和肉类按照比例配一车!”

  “是,团座!”警卫员答应一声,跑到岗哨亭打电话去了。

  上尉团长又对中士说道:“走,去前面看看!”

  两人随即走到拒马前面,中士高声道:“乡亲们安静一下,这位是我们团长,他有话要对大家说!”

  两百多人都安静了,上尉高声道:“诸位父老,我叫高健,是他们的团长,你们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大家能跋山涉水,历经生死来到我华泰国,我们很荣幸,我们愿意接受全世界华人都来定居和工作,可是国家有国家的法律,走私和偷渡都是犯法的,但鉴于你们的情况不同,我们也不能把你们赶回去,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你们进入境内,这样会给当地的治安带来很大的隐患,如果你们确实不想回去,我可安排你们在这里住上一个月,等我们核查了你们的身份再给你们办理入境手续!但是这期间你们不能离开我们的视线,一旦发现有人偷偷离开,我们就会开枪射杀。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现在在越南北部我**队正与日本人对峙,日本人的特务想方设法想偷渡进入我国搞破坏,而且还有甚者混入难民当中企图蒙混过关,所以为了不让这些日本特务得逞,上面只能下令关闭入境通道,没有护照的一律不准入境,还请父老乡亲们配合我们的工作,别让我们为难,免得到时候大家都脸上都不好看!

  现在请大家排成两队让我们的士兵进行检查,同时对我们士兵说出你们的姓名、籍贯、年龄,家庭地址,家里还有什么人,如果家里没有亲人了,有谁能证明你们的身份,这些都要说出来,方便我们核查身份!来,大家排队!”

  两百多人顿时大声欢呼,这次终于有救了,同时也感觉这华泰国的军队跟民国的遭殃军就是不一样。

  半个小时过去了,上尉一直在旁边看着,经过检查的人都被安排到边防哨所的营地休息,还有一大半人没有经过检查和登记。

  这时难民最后面有一个人引起了上尉的注意,那人二十多岁,穿的破破烂烂,可那人说精神面貌完全不像大难不死的人,两只眼睛不停地打量哨所的情况。上尉立即指着那人喊道:“喂,你,过来,就是你,不要看别人,对,就是你,过来!”

  那人见上尉叫他过去,顿时神色有一些慌乱,但还是慢慢走了过来。

  “去两个人搜他的身和包袱,搜仔细一点!”

  听到上尉这句话,那人再也沉不住气了,右手一扬就从他指尖射出一道寒光,千钧一发之间,上尉一个铁板桥躲过了这必杀的一招,等上尉起身,那人已经飞速冲向旁边树林。

  “砰——”枪声在丛林里不断回荡,那人还没有跑进树林就扑倒在地上,等他再想爬起来,已经有两个士兵飞奔过去抓住了他。

  正在接受检查的难民们都被刚才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得不轻,却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

  经过一番搜查后,一个士兵拿着几枚梅花镖、一些龙币和一个小本子走了过来说:“团座,这是那家伙的物品!”

  上尉只拿了那小本子翻开看了看,小本子里内容让他吃了一惊,这应该是一个密码本!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