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一五章 慰问家属
  当天上午,华泰国新闻媒体各大报社和广播电台对上午歹徒挟持人质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报道,许多文人作家在报纸上发表评论文章称这是世界上第一起jǐng方与歹徒对峙时以人质的生命安全为首要原则而与歹徒进行谈判妥协的案例,虽然结局是以jǐng方击毙了歹徒,但是在这个过程中,jǐng方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答应歹徒的要求,这是当今世界各国绝无仅有的,充分说明华泰国jǐng方把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了第一位,现场jǐng方指挥官的处理堪称完美,既保证了人质的安全,也维护了执法机构的威严。

  二战以前,世界各国几乎没什么人权可言,各国执法机构根本不会把一个平民老百姓的xìng命当一回事,到处都是战乱,哪天不死人?这个事件让西方世界大丢脸面,他们一直说西方社会是文明社会,现在华泰国却走在了他们的前面,消息传到欧美国家之后,很多地方都爆发了大规模民众游行示威,要求zhèngfǔ执法机构要对民众生命财产安全负责,在面对歹徒以人质为威胁时不能不顾人质的安全。

  在曼谷南区,一行十几辆汽车在交通jǐng察车辆的开路下依次开进了一片住宅群,这片建筑群是专为zhèngfǔ特勤人员和情报人员修建的家属楼,这样的建筑群不止一个,在全国各地还有很多。

  车队在一长排楼房门前停下,车上下来很多身穿黑sè西装的大汉,xiōng前都戴着国徽和白花,让人一看就知道是zhèngfǔ的人,也知道有丧事发生了,这些人的到来让很多居民都从家里出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很快楼房门前就聚集了几百群众。

  卫士们没有驱赶这些人,这些群众可都是他们的家属。中间一辆加长版汽车车门被阿四拉开后,东方霸从车上下来,有人立刻认出了东方霸,随即大声高呼:“是国王陛下!”

  “万岁!”

  东方霸微笑着向周围的人群挥挥手,这时民政部门的负责人走过来说:“国王陛下,梅思宏的家就是这栋的201号!”

  东方霸点了点头说:“那就上去,等会梅思宏的家属肯定会很悲伤,你们要控制好场面!”

  “明白!”民政部门的负责人答应一声,随即挥挥手,后面就有一个身穿军装的少尉军官将梅思宏的大幅遗像抱在xiōng前跟在民政负责人的身后向楼上走去,后面陆续跟了一些梅思宏的同时和朋友,而东方霸则要在楼下等一段时间,等家属接受了事实之后才上去慰问。

  没过多久,从左边二楼的窗户里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哭泣声,楼下的老百姓也很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部分人都偷偷抹眼泪,空气中弥漫着悲伤的气息。

  东方霸见时间到了,当先向楼道口走去,lù丝和阿四等一些王室方面的人都跟在后面,刚上二楼,走廊里的人就高声喊道:“国王陛下驾到!”

  在屋里的民政负责人连忙对梅思宏的老母亲和妻子说:“老妈妈,嫂子,国王陛下亲自来了!”

  婆媳俩一听大吃一惊,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国王会来,国王驾临是莫大的荣耀啊!慌忙强忍着哭泣声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门口去迎接,等东方霸刚现身就下跪了。

  东方霸吓了一跳,现在都不兴跪礼了,连忙上前扶起婆媳二人说:“大妈啊,现在是新时代了,不兴这一套了,快快请起!”

  婆媳二人连忙谢了恩,又请东方霸进屋就坐,一行人也跟着进了屋,梅思宏的妻子被lù丝和民政部门的两个女人拉到一边安慰去了,老娘则陪着东方霸说话。

  东方霸坐在椅子上打量着房子里的陈设和布置,房子里很干净整洁,也有一些家具,不过还是很简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东方霸很是吃惊,按照梅思宏这种高级情报人员,而且是外派,薪水应该不低,为什么家里这么清苦?

  他叫过梅思宏的一个同事问道:“梅思宏一个薪水加外勤奖励一个月有多少钱?”

  “国王陛下,梅思宏生前的薪水是一百三十六元龙币,外加外勤奖励一共是两百一十五元龙币!”

  两百多块的薪水在工薪阶层很高了,相当于中上层次的薪水,东方霸听了之后指着家里的陈设说道:“那他家里为什么这么清苦?是不是你们高层人员贪污了人家卖命的钱?”

  梅思宏的同事吓了一大跳,急忙道:“国王陛下,绝无此事!”

  这时梅思宏的老娘连忙说:“陛下,zhèngfǔ很好,思宏每个月的薪水都被我们一分不少的领回来了,唉,只怪老婆子一直体弱多病,媳fù把钱都用在为老婆子治病上了,都是我这老婆子拖累了他们呀!”

  原来是这样,东方霸听了放心了不少,如果是高层把那些出外勤的情报人员的薪水贪污了,那就真的出大问题了。

  治病是最耗钱财的,特别是不能根治的病,这就是一个无底洞,一旦得了绝症,就是百万家产也顶不住。

  东方霸想了想说:“大妈啊,国家刚刚建立不久,很多制度都不完善,财政方面也不宽裕,让大妈和大嫂、小侄儿受苦了!”

  老人家连忙说:“国王千万别说这么说,zhèngfǔ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儿子没了,老婆子也就只指望着孙儿快点长大!”

  东方霸点点头说:“大妈啊,以前由于工作需要保密的原因,梅思宏肯定没有向您透漏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是啊,老婆子一直纳闷呢,曾经问过他几次,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当时老婆子很生气,只要不偷不抢不犯法,这是什么工作还不能说的?对别人不能说,难不成家里人还不能知道吗?为这件事情,隔壁左右邻居还一直在老婆子背后指指点点”。

  东方霸道:“大妈您受委屈了,现在我就代表王室和zhèngfǔ正式向您证明,您儿子是好样的,他生前一直在为国家工作,因为工作xìng质需要保密的原因,所以连家人都不能知道他的工作具体内容!他受上级委派潜入rì本人内部从事情报收集工作,这次他的身份被rì本人发现了,您儿子被rì本人包围在一间房子里,为了不泄漏国家的机密,您儿子视死如归,自己了结了自己!”

  老人家一听,眼泪又哗哗往下流,旁边的人好一阵安慰才好停了下来。

  东方霸向民政部门的人招了招收,一个年轻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东方霸拿起叠在一起烈士旗帜抖开递给老人家说:“大妈,zhèngfǔ为了表彰梅思宏在与rì寇作战中的英勇表现,特追封‘烈士’的称号,同时授予他二等虎魄勋章一枚和相关的证书,这里还有今年的抚恤金,往后每年的今天,您拿着这几样东西到民政部门可以领取当年的抚恤金,直到十八年后小侄儿长大chéngrén为止,小侄儿到了上学的年龄,您带着他拿着这几样东西到学校可以办理免费入学,乘车的时候拿着烈士证书可以免费,这些东西您要收好,如果丢了,也请您马上到jǐng局报案,同时要到民政部门报备,民政部门会给您补上!”

  老人家已经泣不成声了,过了很久才不停地说谢谢,梅思宏的儿子只有两岁,还不懂事,但现在的气氛还是让他哇哇大哭,婆孙两人一起哭得更厉害了。

  哭了一场,老人家心里舒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连国王都亲临表彰,就说明儿子的死是值得的,而且zhèngfǔ还把孙子将来的上学、生活的事情都考虑好了,家里也减轻了一不少负担,如果是在民国,士兵打战死了就死了,谁管你家属怎么样。

  而在另一边,lù丝等几个女人都在安慰梅思宏的老婆,女人哭红了眼睛,不停地抹眼泪,说着说着,民政部门的女工作人员就说到了改嫁的问题上,“按照梅思宏的身份来算,他应该被算在军人的行列,按照军人婚姻保护法,对于阵亡军人的遗孀,zhèngfǔ不禁止遗孀改嫁,以后如果遇到好的对象,你也可以选择改嫁,其他人都没有干涉的权利!”

  女人摇头道:“孩子还小,改嫁的事情就算了,家里还有一个年老多病的婆婆,就算改嫁了,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工作人员又说:“后天梅思宏所在的机关会举行一个追悼会,希望大嫂一家人能参加,不管怎么说梅思宏也是为国家牺牲的,国家也要肯定他的功绩,肯定他做出的贡献,这是他应得的荣誉,而且这样对孩子将来的成长也会好一点,在人前也会被人高看一眼!”

  女人点头说:“好,我们一定会去的!”

  “后天早上会有他生前的同事来接你们一家人”。

  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lù丝就走到东方霸身边说时间差不多了,下午还要和老蒋去火炮试验场观看火炮齐shè演练和坦克冲锋阵型演变。

  东方霸随即向家属告辞,老人家一家人将东方霸等人送下楼,直到车队远去,这时邻居们都知道了情况,一个个上前安慰,全都羡慕不已,能得到国王亲自前来慰问这得是多大的功劳啊?RS!。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