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二六章 联络军统和七十六号
  深夜,在上海龙帮秘密总坛,王承昊接到了从华泰国送来的两封信,由于事先已经接到电报,才有人在百乐门取走信件并及时通知柳如烟撤离。

  自从东方霸离开上海,并在东南建立华泰国,这里已经由王承昊全权主持,因此王承昊也顺理成章地入住这里办公,不过现在已经不比从前了,他手下只有一千多人,还分散在上海各个地区,能及时调动的人马也只有五十人左右。

  虽然东方霸已经抽干了这里的力量,不过相对于剩下的人来说更容易隐藏了,现在龙帮还是遵循以前的套路,从不公开露面,一切都是暗地里行事。

  上海滩的人们已经东方霸在中南半岛建立国家,很多人都搬走了,搞得现在上海滩已经没有从前繁华热闹,谁也不知现在在上海主持龙帮大局的是王承昊。

  从上海滩撤走的人很多,就连上海商会会长虞老板也撤到了重庆,至于其他一些商人、富豪们,看不惯老蒋的都撤到了华泰国定居,是老蒋死忠的人都撤到了重庆,还有一部分撤到了香港,不过香港现在也不保险,日本人随时会进攻,因此这些人又举家搬迁到华泰国。

  王承昊看完东方霸写给他的信之后,就知道现在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跟日本人硬扛了,以前龙帮在上海滩有十几、二十万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打掩护,日本人在欧美国家面前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但是现在龙帮留在上海滩的人只有一千多人,而且日本和欧美的关系以及矛盾越来越尖锐,日本人已经连美国人的面子都不买了,可以说形势堪忧。

  在现在日益恶化的形势下。只有靠智慧与日本人周旋,刀对刀,枪对枪,兵对兵,将对将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而在这两年内,失去了龙帮的掩护,国府和G党在上海滩的情报组织经受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变得更加小心起来。

  7月27日上午九点半。

  一辆黄包车停在了马歇尔教堂门口,程功成从黄包车上下来递给车夫一张票子,左右看了看。拉了拉太阳帽的帽檐尽量遮住自己的面孔,要知道他和军统上海站的几个负责人都是在七十六号和特高科挂了号的,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认出来。

  这座教堂自从西德尼被东方霸干掉之后一直空着,后来东方霸觉得这里是个好地方,找了一个德国人在这里做假神父主持。因此这里也变成了龙帮的一个秘密据点,平常有教民们来做祷告掩护,如果有危险,这里还有秘道一直通到黄埔江边,人员可以从秘道撤走,还是很安全的。

  教堂的门大开着,里面至少有上百人在一起做祷告。程功成走到一个座位上坐下,学着其他人的模样,嘴里胡乱嘀咕着。

  没过一会,有人从他身边经过。扔了一个纸团在他怀里,他迅速伸手捏住,然后悄悄打开,只见纸条上写着:“卫生间!”

  他偷偷将纸条塞进嘴里吃掉了。然后起身向侧门走去,侧门就在教堂最里面左边。他刚走出侧门,在旁边就有一年轻人说:“跟我来!”

  程功成长期从事谍报工作,对这样的接头方式也是见怪不怪了,迈开脚步跟着年轻人,随后两人上了楼梯,一直往楼上而去。

  年轻人带着程功成一直到了楼顶才停下来,这里已经是钟楼的位置,旁边墙壁外面就挂着一个巨大的钟表。

  此时王承昊已经在这里等着,周围还站着六个大汉,年轻人上来就汇报:“老大,人来了!”

  王承昊站起来抱拳道:“是程先生吧?在下王承昊!”

  程功成也抱了抱拳:“原来是王先生,幸会,幸会!”

  王承昊请程功成坐下后,给他倒了一杯茶,说道:想必程先生已经知道我们要谈的事情了?”

  “对,上头给我任务就是听从你们安排!”程功成点头道,其实他是非常不愿意的,如果说这次行动是由东方霸来主持,他是一百个放心,并且会服从安排,可是换了王承昊,他心里实在是没底。

  王承昊看了一眼程功成说道:“程先生身为军统上海站站长,对上海滩现在的形势也应该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们龙帮在上海滩的实力不比从前,跟日本人来硬的肯定是不行了,所以如果想将那什么陈纳德和一船货弄走还必须靠智取,行动计划不是我制定的,而是我们老大,也就是现在的华泰国国王,我们只是负责执行而已!”

  听到这里,程功成放心了一点,如果是东方霸制定的计划,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看执行的人,只要不出差错,即使出差错能够及时弥补就不会出问题,他想了想问道:“我可以知道详细计划内容吗?”

  王承昊早就得到东方霸的密令,对于这个问题他是胸有成竹,他说道:“你只能知道一部分,就是如何把人弄走,至于如何把货物弄走不能让你知道,这涉及到我们龙帮的核心机密,这也是我们老大吩咐的!”

  既然东方霸都这么说了,那么也就是说王承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他的,程功成皱了皱眉头问道:“按照你们的计划,也就是要把人和货分开走?”

  王承昊点头道:“没错,一定要分开走,那什么陈纳德是个外国人,太好辨认了,如果让他跟着货物走,人和货都很危险!你们要做的就是进入美国人的军营,跟陈纳德协商好,说服他分开走,等我们把人送出上海之后,你们要做好接应工作,人交到你们手上,我们就不管了!”

  “好吧!”程功成答应,又问道:“那么怎么样把人送出上海呢?”

  “七十六号主任李世勋会帮我们的忙,当然这个送人过程中会有我们的人全程陪同,他只要跟我们的人在一起就没问题!”

  “李世勋?这是不是太危险了?”程功成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东方霸会找李世勋帮忙,李世勋这家伙这两年可没少跟他较劲,这种事情找李世勋不等于是与虎谋皮吗?

  王承昊笑道:“程先生跟李世勋是势不两立,这个我们都知道,程先生有这种担心是很正常的,但李世勋跟我们关系却不同,李世勋也不敢不给我们老大面子,而且整个捞人的行动过程中,都有我们的人全程监控七十六号,只要李世勋有丝毫不轨的举动,我们都能提前得到消息”。

  程功成又问:“这么说李世勋已经答应了?”

  “还没有,我还没有跟他联系,等他答应之后我会通知你,如果他不答应,这个也没关系,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程功成想了想说:“好吧,那我马上去美军军营面见陈纳德,争取说服他”。

  等程功成到了美军军营见到了陈纳德才知道陈纳德为什么要带着一船货物在上海停留,原来货轮抵达东海海域之后出了问题,不得不就近停靠维修,当时在附近只有上海有大型船坞能够停靠维修,所以就冒险到了上海,谁知道还是被日本人发现了。

  程功成的说服工作非常艰难,美国佬陈纳德也是一头犟牛,死活都要跟货在一起,程功成只好跟他分析现在的局势,货丢了没关系,还可以再买,人没了就没了,再说重庆云南的那边还需要陈纳德去主持飞虎队的成立,陈纳德听了程功成的分析之后经过再三考虑终于同意人先走。

  而在另一头,王承昊也联络上了李世勋,李世勋对于龙帮又爱又恨又怕,龙帮的人约他,他又不能不去,下午两点,两人在一片荒郊野外会面了,各自带了三个心腹。

  “李先生,幸会,请草棚里坐!”王承昊抱了抱拳,随后让三个手下兄弟在周围警戒。

  李世勋也挥了挥手让三个心腹同样离得远远的,这毕竟是私底下会面,被有心人看见了可是大麻烦。

  等李世勋坐下后,王承昊从旁边搬来一个大西瓜,操起一柄大砍刀将西瓜砍成了多块,招呼道:“来,李先生,这大热天的,吃点西瓜解解渴!”

  “好!”李世勋也不客气,拿起一片西瓜就吃起来,对于这次来密会,他是放心的,如果说龙帮想做掉他,根本不用等到现在,肯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连续干掉两片西瓜,李世勋觉得舒服了很多,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和脸上的汗珠,这么热的天,他还穿着一件中山装,风纪扣扣得严严实实,真是不能不让别人佩服。

  王承昊见李世勋吃完了,也停下来,说道:“李先生,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王兄弟,现在龙帮在上海的所有事物由小弟主持!”

  李世勋连忙抱拳道:“原来是王兄弟,幸会!东方先生能指定由王兄弟主持上海事物,想必王兄弟也非同凡人了,以后还请王兄弟多多关照一二!”

  王承昊笑道:“李先生过奖了,得老大垂青,把上海滩的事物交给小弟打理,小弟一直诚惶诚恐,唯恐出了差错,李先生和我都是出来混的,这年头都为混口饭吃,互相帮衬是应该的,这次我请李先生过来见面,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找李先生帮忙”。

  “哦?”李世勋纳闷了,龙帮在这两年内丝毫没有动静,怎么这次?他问道:“不知道兄弟需要我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帮上的,定然不会推迟,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那我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