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二七章 定计
  果然是一头狡猾的老狐狸啊!王承昊心里一阵冷笑,自己还说什么事情,李世勋就给他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不管怎么样,话还是要说出来的,王承昊说道:“我想请李先生帮忙把陈纳德弄出上海!”

  “什么?”李世勋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这,这基本上不可能!现在全上海的日本人都在盯着陈纳德和他船上的东西,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顶风行事啊!”

  王承昊笑道:“李先生别着急嘛,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定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如果李先生能帮这个忙,我们定然感激不尽!”

  李世勋听力皱着眉头说:“这事确实难半呐,诶,我就奇怪了,这陈纳德跟你们龙帮丝毫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你们怎么就这么肯帮忙呢?”

  王承昊苦笑道:“我甚至以前都没听说过陈纳德这号人物,这不是上头老大递下话来了吗?李先生也应该知道,民国方面有一些人跟我们老大有交情,现在人家求到我们老大那里,我们也不能不给面子,只能是苦了我们下面这些人,噢,对了,我们老大有一封亲笔书信给李先生”。

  李世勋听得一愣,“东方先生有信给我?”

  “对,请李先生过目!”王承昊掏出信递了过去。

  李世勋连忙双手接过去,用旁边桌子上的西瓜刀裁开信封,将信纸从里面抽出来小心翼翼打开,只见开头写着:“世勋兄台鉴:两年未见。世勋兄一向可还安好?…….”

  只开头一句称谓就让李世勋心花怒放,台鉴是一种尊称,对平辈用“台鉴”、“大鉴”、“惠鉴”;对尊长用“尊鉴”、“赐鉴”、“钧鉴’、“崇鉴”、“勋鉴”;对女士用“芳鉴”、“淑鉴”、“懿鉴”(对年高者),对方是夫妇用“俪鉴”、“同鉴”、“均鉴”等。

  自李世勋第一次叛变投靠中统之后,已经快十年没有用这样的称呼给他写信,这让他第一眼就差点热泪盈眶,没有朋友的滋味他是深有体会的,他接着往下看,一口气将整个信的内容看完,久久不能自语。

  王承昊也不逼李世勋。他是知道这封信的内容的。信的前半部分分析了李世勋现在的处境,以及国际间的形势,又评述了李世勋这个人,这让李世勋差点将东方霸视为知己好友。信的后面一小部分就是说这次的事情了。并且许下了承诺。如果李世勋在日本人那边呆不下去了,可以到华泰国进行政治避难,华泰国将会顶住一切压力。

  过了一会。李世勋掏出火柴将这封信连同信封也一起烧掉了,信是肯定不能留的,一旦这封信落在日本人手上,他就性命难保了!他站起来在草棚里不断走动着,显然是在权衡利弊。

  随后他站定说道:“好,这事我答应了,只是这事要具体怎么操作还得容我斟酌一二,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才行!”

  王承昊松了一口气,笑道:“这是当然的!”

  李世勋问道:“那我怎么联络你?”

  王承昊起身走到草棚一根木柱旁边蹲下指着木柱下一个凹槽位置说:“如果有情况就派人把纸条塞在这里”。

  李世勋一看果然是个好地方,东西放在那里,一般人很难找到,于是答应:“好,就这么说定了,你等我消息!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王承昊起身说:“行,恕不远送了!”

  晚上,王承昊坐车到了愚园路一间别墅,这里就是天网组织首领杨年华的一处住所,杨年华现在是汉奸的身份,因此别墅内外都有大量保镖。

  汽车在别墅门口停下,一个保镖上前问道:“是王先生吗?”

  王承昊答应道:“对,我就是!”

  保镖确认之向后面挥了挥手,“开门!”随后又对王承昊说:“王先生,您请,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王承昊点了点头,启动汽车开进了别墅。

  从车上下来时,杨年华正站在台阶上相迎,“哎呀,王老弟真是稀客啊!”

  王承昊抱拳道:“这么晚打扰杨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

  “哪里,哪里,来来来,请里面坐!”

  两人在客厅里喝了一会儿茶,闲谈了十几分钟,随后两人一起去了书房,关上门后,两人面对面坐下。

  杨年华说道:“我已经收到电报了,只知道大致的情况!”

  王承昊掏出一封信递过去,杨年华接过去将信拿出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以龙帮现在的实力能神不知鬼不觉把货弄上船吗?”

  王承昊想了想说道:“现在我们的人手太少,如果用苦力,消息很难不泄漏,我的想法是请g党方面帮忙,请他们发动工人帮忙搬运,在码头上来一出调包计!”

  杨年华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只不过这个工作必须在一个晚上全部完成,这其中包括调包,然后还有把货运上船,人数少了可不行,还不能闹出声响”。

  王承昊拍了拍胸脯说:“放心吧,这个我会安排好的,现在关键是找船!”

  杨年华抽了一口烟说:“船倒是好找,黄埔江上日本货轮多的是,随便骗一艘过来,将船上的船长和船员全部做掉,然后换上我的人,只是要怎么样躲过巡逻舰的检查有一些麻烦!”

  王承昊问道:“难道他们连自己的船也检查?”

  “对,现在日本人不管是谁的船都要检查,除非……”杨年华说了一半就没说再说,也不知道是没有把握,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王承昊立即问道:“除非什么?”

  杨年华说道:“除非有日本海军高级将领亲自打招呼!”

  “这倒是麻烦了!”王承昊苦着脸说。

  杨年华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来想办法,你先把船搞定再说,一定要是日本船,你可以去日本人开的轮船公司租用,就说是装货运往日本的,先骗船长把船开到一处偏僻的码头,然后你带人上船将所有的日本船员清理干净,最后我的船员登船操作货轮选择晚上将船开到美国人的码头!在船到之前要先调包,先调包才不会引起日本特务的注意,船一到岸就马上开始转船,天亮之前,货轮一定要驶出码头,防止日本人的特务发现”。

  王承昊想了想说道:“如果要把那些货全部装上船,货轮的装货量一定不能小,一般的小码头根本不能停靠这么大的货轮,夺船的计划修改一下,我先带人上货轮看看情况,然后带着日本人去码头,在航行途中动手,这之前你的人要跟我汇合一起上船,舵手这些主要的驾船人员不能少,否则能不能把船开到码头都成问题”。

  “好,就这么办!”杨年华听了王承昊的话,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存在漏洞,而王承昊的修改虽然还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是比他的要强。

  王承昊说:“我决定后天就动手,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

  “我这边只有等你那边一切都搞定了才能动手,要找一个能说话顶用的人日本海军高级将官,在上海滩不是没有,这个人就是驻上海海军中将、兴亚院华中联络部长官福田良三,明天晚上我等你电话,你那边搞定了,我这边马上去找福田良三!”

  在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福田良三曾经作为日本海军方面的代表参加向中国投降的仪式,当时是以岗村宁次为首,总参谋长陆军中将小林茂三郎,副参谋长陆军少将今井武夫,参谋陆军中佐小笠源清,海面舰队司令长官海军中将福田良三,所以说福田良三还是很有份量的。

  王承昊问道:“有办法搞定福田良三吗?”

  “哼哼“杨年华冷笑道:“上海滩死了那么多日本高级将官,福田良三也算是看开了,现在他只想着怎么捞钱,放心吧,让他给海军巡逻舰方面打招呼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我这边什么都准备好了,而你那边却没搞定,到时候东西还是出不去,既然你这边没问题,那这次计划就成功了一半,只要货轮出了长江出海口就安全了很多,到时候我们把货轮侧面再刷一遍油漆,换另外一个名字”。

  杨年华点头道:“这样很好,那就按照刚才说的办吧,明天我会派操作货轮的人员去找你!”

  “那就这样定了!我先告辞!”王承昊站了起来。

  杨年华起身将王承昊送到门口,又说:“这次事情过后,我就要启程去华泰国了,上面让我在曼谷筹建总部,这边我会留下得力助手,如果有什么时候你可以找他,等我走的时候,我会把他的联络方式告诉你!”

  王承昊没想到上面会让杨年华回去建立总部,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迟早的事情,他点头道:“那行,我先走了!”(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