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三八章 半渡而击
  黑水河发源于中国云南省景东彝族自治县,中国境内称把边江。在孟得附近流入越境,呈西北—东南流向,在越池附近汇入红河,流量占红河48%。越南境内长543公里。两岸一般高出河面200—300米,局部可达700米以上,河谷狭窄幽深,水呈现黑sè,故而得名,落差大的瀑布有数十个。

  两岸与河面落差如此之大,对于进攻非常不利,而在河面与两岸落差大的地方根本就不用防守,军队要守的基本上都是河面与沿岸相对平坦的地段。

  现在这个鬼地方到处都是毒蛇猛兽,还有瘴气,ri本人刚来的时候确实遭了不少罪,现在倒是适应了不少,而且有些ri军部队也配发了自行车这种交通工具。

  11师师部指挥所,电话铃响个不停,这时有一个通讯员接起电话,随后放下电话走过来汇报:“报告师长,雷达站打来电话说从河内方向飞来一架飞机,看样子应该是侦察机!距离我方阵地大约8分钟航程”。

  “哦?”蓝湛一听,说道:“看来ri本人是想先侦查一番,确定毒气弹的效果再决定是否进攻了!”

  作战参谋点头道:“是的,师长,很有这个可能!”

  蓝湛立即问道:“阵地上的毒气消散了没有!”

  作战参谋看了看手表,说道:“已经过去二十五分钟,毒气应该消散了!”

  “很好。命令各部队抽调一些人出去到战壕里趟下装死!但一定不要让所有人都出去,要是ri本人突然开炮就麻烦了,命令炮兵团密切注意,一旦ri军炮兵开炮,迅速测算出其位置,然后予以猛烈还击!还击之后要注意换阵地,以免被ri本人的其他炮兵端了”。

  “是,师长!”作战参谋敬礼后立即传达了命令。

  过了七八分钟,天空中果然传来嗡嗡嗡的声音,当ri军侦察机飞过华泰**队阵地时候。ri军飞行员看见下方如蜘蛛网一般的战壕中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小点。

  侦察机在阵地上空盘旋了一圈后开始降低飞行高度。这下看得更清楚了,战壕了那些小绿点就是华泰国士兵,横七竖八地躺着,不过看不清面部表情。飞行员拿出用照相机开始拍摄照片。

  拍完照片后。ri军飞行员立即联络基地:“莫西莫西。我是中岛中尉,侦查结果显示华泰国士兵已经全部被毒气弹毒死了,尸体在战壕内躺着到处都是!”

  “侦查任务结束。立即返航!”

  “嗨!”

  很快,东岸的ri军开始渡河了,最前面是内河炮艇、巡逻舰,后面是大批的登陆艇,一队队ri军士兵背着枪枝跑上登陆艇,除了登陆艇之外,还有许多渔船和小木船,总数量不下两百艘,在河对岸排成几里长的阵势,这次进攻,ri军最少动用了三个步兵大队,接近四千人。

  十五分钟后,ri军渡河部队全部上船,船队开始向西岸前进,蓝湛从望远镜观察到这一情况,立即命令道:“命令各阵地防御部队全部出动,一旦ri军渡河船队进入到河中间,火力全开,给老子往死里打,命令直升机部队第一中队立刻起飞,十分钟之内必须赶到阵地上空!”

  “是,师长!”

  ri本人对自己研究的毒气弹非常有信心,根本没想到华泰国士兵全都是在阵地上装死,士兵们有些人还坐在船上闲聊。

  蓝湛也搞不清ri本人为什么不派几支小股部队进行火力侦察,又或者开几炮试试一下华泰国阵地上的反应,难道ri本人以为毒气弹真的是天下无敌了吗?

  八分钟过后,ri军渡河船队终于航行到河中间,河西岸突然传来一声大吼:“给老子打!”

  “砰”

  “啪啪啪”

  “哒哒哒……”

  无数步枪、自动步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在这一刻全部发出了响声,河面上顿时掀起阵阵水花,ri军根本没有防备对岸还有火力存在,一时间每艘船上都发出惨叫声。

  大船还顶得住,小船根本就经不起炮弹落在旁边河里爆炸,一阵爆炸,许多小船都被掀翻,船上的ri军士兵也全部掉进河里,这可是冬季,虽然越南的冬天不是很冷,但这河水温度很低,而且水流非常急,人掉入河中基本上就没救了。

  铺天盖地的炮弹和子弹落在河中间,ri军渡河部队遭受了最猛烈的攻击,在一艘炮艇上的ri军大队长川崎二郎趴在炮台后面大怒道:“巴嘎,巴嘎雅鹿,不是说对面的华泰国士兵全部被毒气弹毒死了吗?为什么对方还有这么凶猛的火力?”

  震耳yu聋的枪炮声中,参谋躲在旁边大叫道:“大佐阁下,肯定是华泰国士兵耍诈,我们上当了!”

  “巴嘎,巴嘎,快呼叫指挥部,我们需要炮火增援,压制华泰国的火力!”川崎二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吼道。

  “是,大佐阁下!”参谋反身趴进船舱里开始联系指挥部。

  一艘艘登陆艇被爆炸掀翻,甚至直接落在船上爆炸,河面上到处是血肉横飞,川崎二郎看得肝胆俱裂,大吼道:“巴嘎,杀**!杀**!”

  ri军渡河船队都走到河中间了,退回去基本上不可能,因为在河面上船挨着船,想掉头都很困难,唯有拼死往前冲,用最快的速度冲到西岸抢滩登陆。

  可是想冲到岸边抢滩登陆如果那么容易,ri本人早就打了,根本没必要等到现在,华泰国的阵地离着河面还有十几米高,虽然有河滩,但是河滩上早就铲得寸草不生,一片开阔,根本没有能够藏身的地方,冲上河滩就是找死。

  这时ri军在河对岸的阵地上开火了,子弹如倾盆大雨泼向华泰国阵地,两岸距离最少也有四百米,距离相隔太远,用肉眼看河对岸,一个人身影在人的视线里也只是一个小黑点,开火也是盲目shè击,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头,不过这样做也不是没有效果,至少能够提供火力支援,也许还能瞎猫碰上死耗子。

  河面上到处都是被河水冲走的ri军士兵尸体,转眼之间就被急流卷得消失不见踪影。

  ri军渡河船队离河岸还有一百五六十米的时候,船队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所有小船、渔船沉入了河底,船上的士兵自然也无法幸免。

  11师的火力太强大了,根本不是国府军队能比得了的,这些ri本人在中国打惯了顺风战,完全没有料到华泰**队的火力这么强大,迫击炮炮弹几乎不要钱地砸向河面,一次竟然砸下几百枚,什么东西能顶得住这么个炸法?

  机枪更加不用说,机枪根本就没停止过shè击,不管是轻机枪还是重机枪,都是风冷式散热,而不是水冷式散热,没有水了也不需要用尿来浇。

  “轰轰轰……”

  “师长,ri军炮兵开炮了!”作战参谋提醒道。

  蓝湛立即道:“命令我军炮兵立即予以还击,摧毁敌军火炮阵地!”

  “是,师长!”作战参谋立即用电话通知了炮兵团。

  双方当即展开了一场火炮对轰,由于ri军火炮阵地率先暴露地点,损失惨重,大量炮兵和火炮被摧毁,11师炮兵团也略有伤亡,摧毁ri军炮兵阵地之后,11师炮兵团立即转移了阵地。

  这时ri军渡河船队已经航行到距离河岸只有七八十米的地方,损失却超过了一半以上,到了如今这个地步,ri军就是不想冲过来也不是不可能了,唯有决死冲上河岸,希望能登陆成功,至于能不能在河岸站稳脚跟,川崎二郎根本就没有想过。

  “连长,连长,那几艘炮艇太结实了,咱们手上这些家伙根本拿它们没办法啊!”一个士兵趴在吕正阳身边大声喊道。

  “吗的!要是有战防炮就好了,一炮就能轰它一个大窟窿!我们的炮兵为什么不往河里打上几炮”许正阳捏着拳头砸在沙包上。

  有一个满脸漆黑的士兵摸过来囔囔道:“连长,看我来收拾它们!”说着从背上取出一具铁拳反坦克火箭发shè器扛在肩膀上,又从旁边箱子里取出一枚火箭弹弹头安装在发shè器的前端。

  吕正阳诧异道:“我擦,你当我当是傻子,你这玩意才能打八十米远,从我们这里到ri军炮艇最少也有一百二十米的距离!”

  “谁说的?”士兵反驳道:“八十米那是直shè距离好不好?如果我打抛物线呢?而且ri军炮艇不会总呆在那不动?它在向我们航行好不好?”

  “呃?”吕正阳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说道:“那你试试,要是不行就算了,老子呼叫炮火轰炸一番!”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听见嗖了一声,火箭弹拖着一条长长的黑烟冲了出去,旁边几人立即扭头看去。

  “轰——”

  一道火光闪现,火箭弹刚好落在一艘炮艇的船尾,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炮艇被炸得高高翘起,然后翻倒在河里,炮艇上的士兵无一幸免。

  “哈哈哈,小子,干得好,再打几发,给老子把这些该死的炮艇全部炸沉了!”吕正阳高兴得狠狠亲了一口刚才的士兵。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