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四二章 天怒人怨
  日本人被赶出北越之后,谨守着海南岛不敢轻举妄动,日军支那西南方面军已经没有力量再对华泰国造成威胁了,绝大部分力量都用在了对付菲律宾和马来亚,日军攻击华泰国的目的是切断从华泰国、缅甸到中国的运输通道,让中国孤立无援,并不是想要华泰国的资源,实际上华泰国的资源相比菲律宾、马来亚、印度相差太远,在日本人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次真正干起来之后,日本人才知道碰上了硬角色,在加紧对菲律宾、马来亚的进攻同时,也严密防范华泰国偷袭海南岛,海军巡逻艇在周边海域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巡逻,同时也加强了对华泰国的监视和侦查。

  东方霸只所以要把日军赶出越南,就是因为日军对马来亚的进攻让他感觉到了威胁,在东南两面受敌的情况下,这是在战略上处于极为不利局面的。

  这样做既得到了全部越南地盘,也可以等日本人赶走马来亚的英军之后再赶走马来亚的日本人,明正言顺的占领马来亚,让英国人喝西北风去。

  虽然英国人从缅甸和印度调来了几个师的部队准备从华泰国南部攻击在马来亚的日军后背,但是东方霸相信英国人根本不是日本人的对手,如果说英国人的海军现在还是世界第一的话,那么英国陆军恐怕要排在全世界大国中的倒数几名,比法国人都不如,更别说在马来亚。英军没有海空优势,被日本人赶走是迟早的事情。

  自从英**队借道进入华泰国境内之后,东方霸就一直担心英国士兵在南方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出来,到时候他这个国王都不好向民众交代,毕竟是他同意借道给英国人的,却不想这担心还真出事了。

  12月23日,就在英国人向边境布防的日本人发动攻击被赶回来之后的第三天,三个英国士兵喝醉了酒闯进了当地一个马来族居民家里轮流奸污了人家的女儿。

  华泰国南部边境小城拉艾,警察局。

  24日早上,警察局长刘大疤告别妻儿提着公文包从家里出来骑着自行车一路摇摇晃晃到警察局上班去。

  刘大疤这个人可是个狠角色。在上海滩的时候就曾经一个人拿着砍刀对战十几个混混。砍翻了六七个之后,他自己也是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最后还在额头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刀疤,因此他干脆改名字叫刘大疤。

  跟着东方霸到了华泰国之后打天下。后来建立国家。作为帮派小头目的他被安排在这里担任警察局长。就连妻儿老小也一起带来了,现在他一个月薪水有一百多龙币,薪水是相当高的。东方霸也没有亏待这些跟着他打天下的兄弟们,实行的是高薪养廉政策,政府公务员的薪水相比其他国家都要高出很多。

  刘大疤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一家老小就他的一人的薪水都吃喝不愁,还能顿顿鱼肉,国家还解决了住房问题,小孩子免费上学,老婆也被安排在一家工厂上班,刘大疤一家人就一直说跟对了老大,否则哪里能有现在这么好的日子?现在他家里的正堂屋墙壁上就挂着东方霸的大幅画像,天天是烧香上供。

  刘大疤一路上哼着小调骑车到了警察局,警察局本来是有六辆车的,按道理他这个警察局长就有一辆专车,但是兄弟们都说不能太张扬,要低调,要给老大争脸不是?政府也一直在说要公务员们廉洁奉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能搞得跟民国的官员们一样处处讲派头,因此他每天都骑着自行车上班,这自行车也不是便宜货啊,现在政府公务员都配发得很少,就专供着军方了。

  到了警察局门口,离得老远就看见一大群民众围在警察局门口吵吵闹闹,刘大疤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道:难道出事了?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老百姓围在警察局门口?

  刘大疤赶紧加快速度骑车过去到了门口将自行车锁在旁边的车棚里,提着公文包快步走上警察局门口的台阶大喝:“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百姓围在警局门口?”

  民众集体围在警察局门口这种事情是非常严重的,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那些捕风捉影的媒体记者就像小狗一样到处乱嗅,如果被捅上报纸,他这个警察局长肯定会吃上面的挂落。

  副局长曼塔是个当地马来族人,在华泰**队攻占这里的时候作为内应立过功劳,后来就被安排做了刘大疤的副手,在当地人中颇有威望,他看见刘大疤来了,立即把刘大疤拉到一边说:“局长,出大事了!”

  刘大疤看见他脸色焦急,连忙道:“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曼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低声说:“昨天晚上,三名英军士兵闯进一户人家里奸污了人家女孩,还打伤了女孩的父亲,这些百姓就是来这里向政府讨说法的!”

  “什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刘大疤听得大惊,随即大怒:“他吗勒个巴子的,英国人真是无法无天,他们以为这是在英国吗?这里是华泰国,还轮不到他们嚣张!曼塔,召集所有警员集合,跟我去英军军营抓人!”

  刘大疤作为龙帮的头目级人物自然是不怵英国人的,想当年在上海滩,英国人还不是被龙帮整得老老实实的?那时他可是亲身参与者,用老大的话说,英国人就是一群批着伪善外衣,其实里面一肚子坏水的所谓绅士,也是欺软怕硬的孬货。

  刘大疤不怕,可是曼塔却怕,英国人在东南亚的势力有多大,曼塔是知道的,他急忙劝住道:“局长,不可冲动啊,那英国人是好惹的?我看咱们还是先向上面反应,看看上面是个什么态度”。

  刘大疤好歹也做了两年多的局长了,见过不少世面,遇事也没有以前那么冲动,他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我去打电话,你在这里盯着,千万别再出什么事情,好好安抚一下!”

  曼塔立即道:“明白,明白!”

  刘大疤提着公文包快步走进警察局大楼内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放下皮包就拿起电话给拉艾县县长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他立即将情况进行了汇报。

  谁知道那边传来县长劈头盖脑的一顿臭骂:“刘大疤,你整天都在干什么?前几天政府发下去的文件难道你连看都没看吗?就英军借道我国境内攻击日军的问题,国王陛下早就和英国人达成协议,协议规定如果英国人在我国境内触犯法律,等同我国公民一样,该抓就抓,该判就判!

  刘大疤,我告诉你,我们在这里根基浅薄,如果我们不能为民众出头,老百姓凭什么拥护我们的政权?我们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啊?”

  刘大疤立即立正大声道:“是,老大,老子这就带人闯进英军军营抓人,他吗的,今天老子要是抓不到人,老子就蹲在那里不出来了!”

  那边又是一通臭骂:“你称谁的老子?啊?我看你是皮痒了!”

  “啊,老大,我,我错了!我说话没个把门的,我不是说你!”

  “行了,你们要先做调查,要确定到底是哪三个人,分别叫什么名字,到了英军军营之后不要乱来,先跟他们的话事人联系,把情况说清楚,争取他们配合,如果他们不配合,你立即打电话给我!”

  “是!县长!”

  刘大疤心有戚戚地放下电话,连忙将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拿过来,一通乱翻,终于找到了一份三天前政府发下来的文件,说的就是针对如果英军士兵和军官在驻扎的当地触犯华泰国法律的问题处理办法。

  将文件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琢磨了好久才弄懂其中的意思,没办法,他本来是个文盲,这两年如果不是他学会认字,这个局长还轮不到他来做。

  走到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警服,戴正帽子,将帽子上的警徽擦得闪闪发光,刘大疤才迈开大步走出办公室。

  楼外面聚集的民众吵闹声越来越大了,要不是副局长曼塔在当地居民中还有些威望,恐怕还真镇不住场面。

  刘大疤大步走了出来,曼塔连忙迎上去问道:“局长,怎么样?上头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刘大疤抖了抖手上的文件说:“你看看这个,吗的,前几天我事情忙,没顾得看这份文件,刚才打电话过去被县长臭骂了一顿!”

  曼塔接过文件看了看,大喜道:“这下好了,只要上面态度强硬,我们自然就不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局座,给大家说几句吧,也好让大伙安心啊?”

  刘大疤自然同意,曼塔走到前面大声道:“大家安静,安静,我们局长有话对大家说!”

  几百人围在门口,哪里是说能安静就能安静下来的?曼塔大声吆喝了好几声,才让民众逐渐平息下来。(未完待续)

  〖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