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五一章 孔家兄妹
  孔大公子排行老2,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可是太子党中的大佬级人物,从上学开始比任何学生都享有特权。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学校的规章制度、校纪校规对他都如一纸空文,连美国校长都敬畏他三分。

  他在学校有单独的宿舍,当时学校师生都是吃食堂,只有校方官员和极少数教授吃小灶,他哪吃得惯食堂的伙食?因此被学校特例允许吃小灶,他从小就交生惯养,餐餐山珍海味,一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过了一段时间连小灶都吃不下,跑回家里诉苦,叫家里到宾馆订饭送到学校里。于是,只要孔大公子一个电话,到时就有人用车专为他送饭送菜,风雨无阻。

  到了大学之后,他把宿舍里原来的旧家具换了个遍,重新布置购买了转椅、沙发、弹簧床(席梦思),地上铺上了地毯,墙上挂上了壁画,并配备了电唱机、收音机等,伊然像一个高级酒店的客房。

  普天下的父母,大概没有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有出息,伟人如国父孙先生大概都不能例外,更何况是老孔呢?为了这个儿子,老孔可谓是煞费苦心,想尽办法把刚到二十岁的孔大公子安排进当时的中央信托局,有这为大公子在,老蒋的同乡局长都俨然成了傀儡,局里一切大小事物都是孔大公子说了算。

  轻易到手的巨大权力使孔大少爷更加狂妄自大。除了少数个别人,如老蒋、他舅舅老宋、杜老板等人之外,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对一些曾支持老蒋上台的江浙一带的财阀,直呼其名一点不留情面。当时的交通银行董事长胡笔江,曾发牢骚说,这位孔大少爷给我打电话,就像训孙子一样,一点礼貌都不讲。要知道,我和孔祥熙是同辈份的人呐。

  孔大少爷倚仗自己的特殊身份,到处横行霸道。抗战爆发前,他有两部车子,尾号都很怪,是3个7。他经常驾车在上海和南京的大街上横冲直撞,警察后来都知道这个号码,所以任其违犯交通规则,无人敢问敢管。

  孔宋两家有矛盾,孔令侃对舅舅老宋也一点不客气。他最崇拜老蒋,而对老宋则没放在眼里。小时候,宋子文常来看他,给他买些玩具、糖果,他还能叫声舅舅。长大了,他反而不叫了。有一次孔令侃听说美国市场猪鬃紧俏,就赶快叫人去收购猪鬃,准备运到美国发一笔横财。不料几天后手下的人报告,说猪鬃收购困难。孔大少爷一了解,原来宋子文也得到了这个消息,正派人四处收购。他马上打电话给宋子文,让其让出一块地盘,让让他这个外甥,还说好处大家占、有钱你我分之类的话。

  孔大少爷有男人的通病。以前,只要是漂亮的女孩,他总要想办法弄到手,到后来玩腻了,就觉得女孩子没劲,还是结过婚的女人更有魅力,就专门和有夫之妇约会。清末官僚资本家盛宣怀的儿子盛升颐夫妇经常到他家去搓麻将,盛升颐的妻子虽已年近40,但保养得极好,看上去就像30岁左右一样,而且xing格外向,极善辞令。只要她一来,满屋子就听她一个人在说话,而且她生得标致,皮肤极白,人称“白兰花”。

  孔令侃和“白兰花”可谓“一见钟情”。尽管他们年龄相差十几岁。盛升颐常来打牌搓麻,孔令侃就和“白兰花”借口散步出去约会。开始还只是搂搂抱抱,不久便上了床。后来孔大少爷更是不顾家里的严厉反对和“白兰花”在马尼拉结了婚,当时之人无不佩服他的重口味。

  马如龙和孔大少爷谈了一会要便要离开,孔大少爷一把拉住他的手眼泪婆娑道:“马叔叔,您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呐,请你一定要想办法弄我出去,等我出去我一定记得您的好!”

  马如龙已经是第四次听到孔大少爷叫他马叔叔了,这可真是天大的福分,只可惜他无福消受,想孔大少爷何时这么有礼貌的称呼过别人?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孔大少爷无论对谁都是大呼小叫,直呼其名,跟别人说话像训孙子一样,马如龙只得露出笑脸说:“孔少爷不必担心,我们一定会想尽办法也要救你出去,放心吧!”

  从看押所出来之后,马如龙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心想:“救人?还是算了吧,你孔家不是神通广大吗?你孔家不是在国内一手遮天吗?我看你老孔家能在华泰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老马不屑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正想拍拍屁股上车去茶馆喝茶,谁知不远处一个戴着袖箍大妈喝道:“站住,随地吐痰,罚款两龙币!”

  “开车,快开车!”老马吓得赶紧钻进车里对司机大喊,汽车喷出一股黑烟,一溜烟工夫不见了踪影,留下那大妈在原地大骂老马没素质。

  曼谷,郊外一栋豪华别墅,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西贝货正躺在沙发上,将两tui翘在茶几上喝着红酒。

  这就是孔家二小姐孔令骏,对于孔二小姐来说,曼谷这地方实在是太好玩了,别墅里这光滑如镜的地板砖,光着脚踩在上面真舒坦又冰凉,擦拭干净之后,整个别墅里都是一尘不染,别墅里不仅有高档电唱机、收音机,新出来的那种小巧的单放机,放进磁带就能播放歌曲,只要带上小电池,可以随身携带,还有大个的录音机,放上磁带之后那声音真是太清晰了,还有一种叫空调的玩意儿,这玩意真是太好了,大热天的在家里打开空调相当的凉爽,还有冰箱,这玩意也好,买上瓜果蔬菜肉食放在里面可以保存很长时间。

  曼谷好玩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小巧的照相机,能自己给自己拍照,照片洗出来还是彩色的,听说市面上还出现了一种叫电视的玩意儿,播放的时候里面出现会说话的小人,这一切都一切都让孔二小姐留恋忘返。

  更让孔二小姐舍不得离开的是曼谷有一条龙服务的豪华赌场、酒店、歌舞厅、海滨浴场、游泳池、大型百货商场、超级市场,想买什么有什么,孔二小姐就这样在这里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孔二小姐可不是一般人,她的风格跟川岛芳子有得一拼,孔二小姐不着女装,留大背头,或西装革履,歪戴礼帽;或商贾打扮,手持折扇,口叼雪茄,令人莫辨雌雄。有着长期在蒋夫人身边的特殊地位,以及长期的男xing化装束而著称。

  此人从小便撒野成xing,在学校最喜欢挑起同学打架斗自己则作壁上观。十岁出头,她就学会射击,十三岁即会开车。蒋夫人非常钟爱常常夸赞:“令骏天生豪放,女生男相,很像我”。

  在南京,一次孔二小姐驾车兜风,因违反交通规则,被警察教训了几句,她一怒之下竟拔出手枪,将该交警当场击毙。

  据说后来南京流行一句话:“你不要神气,小心出门叫你碰上孔二小姐”。在重庆时,因时有日机空袭,实行灯火管制,一次孔二小姐驾车回家,大开车灯,被执勤兵阻拦制止,谁知她一边破口大骂:“滚你**蛋!”一边猛踩油门撞将过去,把执勤兵撞飞在路边。

  还有一次在重庆中央公园,孔二小姐遇见龙三公子(龙云的儿子),两人素不相识,不知所为何事,竟同时拔枪互射,结果打伤不少游人。在成都时,孔二小姐甚至亲自挥动嫩拳,跟一名空军飞行员搏斗。

  据说某次何应钦发来一纸紧急公文给老蒋,被孔二小姐从文件夹中翻阅后随手抛开,害得何应钦反复催询,老蒋莫明奇妙,急令shi从室追查,于是查到孔二小姐头上,老蒋哭笑不得,然后不了了之。

  一次在重庆轮渡过江,老蒋车队已打来电话通知马上要过江,孔二小姐偏要抢先过去,遭宪兵拦阻,孔二小姐撒野大闹,随手就给了宪兵一个耳光,刚好老蒋座车驾到,见此情形,只好打起官腔教训了她几句,然后带她上了座车,绝尘而去。

  孔二小姐玩出的大事,最著名的是“飞机门”事件,这事情就发生在一个多月以前,老蒋派飞机到香港,亲手圈定将《大公报》避难老报人胡政之接回重庆,飞机着陆重庆机场后,《大公报》主编王芸生没有看到胡政之,只看到孔二小姐的家仆及17只狗。《大公报》属于CC系控制,与孔祥熙不和,于是王芸生草拟社论一篇予以揭露,刹时间举国哗然,学生游行,于右任弹劾,孔祥熙不得不辞职下课。

  老蒋的得意门生胡宗南差点还成了孔二小姐的夫婿,这事是陈立夫撮合的,后来戴老板知道了这件事情,据说当时胡宗南拿不准姻缘好坏,便找到军统头子戴老板请教。陈立夫是中统的靠山,中统跟军统向来不和,陈立夫极力撮合的,戴笠自然要设法搞垮,于是告诉胡宗南,娶孔二小姐无异于娶个魔鬼,将来一定吃不了兜着走,并给胡宗南出了一条妙计。

  于是胡宗南给孔二小姐打电话,约她一起游玩。孔二小姐见到胡宗南后,感觉跟陈立夫的吹嘘大有差距,心中有些不快。到达游玩地后,胡宗南依计而行,与孔二小姐步行观光,大约走了两小时小路,孔二小姐脚上打起了水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胡宗南佯装不知,依然赞美风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示。游玩结束后,据说孔二小姐一回到家,便大骂胡宗南混蛋,此次姻缘也就不了了之。

  正当孔二小姐躺在沙发上喝着红酒,感觉非常良好的时候,一个保镖气喘吁吁跑进来大叫:“二小姐,二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孔二小姐听得一阵火大,扬起手臂就将手上的红酒杯砸过去,酒杯砸在保镖身上,泼了一身,酒杯也落在地上砸了粉碎,她站起来大怒:“干什么,干什么?难道天塌了不成?”

  保镖虽然害怕孔二小姐打骂他,但是事情实在是太大了,他连忙说道:“二小姐,少爷被人抓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二哥被人抓了?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我哥哥?”孔二小姐一把揪住保镖的衣领恶狠狠道。

  保镖连忙道:“是,是曼谷监察局的人!属下也是刚刚听使馆的人说的!”

  “混帐,也不看看我孔家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敢抓我孔家的人,我看他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带上你的弟兄们跟我走”孔二小姐说着就向外面跑去。RS!。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