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五四章 不给面子
  在另一间笔录室,孔二小姐正大发脾气,做笔录的警察竟然把她毫无办法,问她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她一声都不坑,来个一问三不知,被逼急了,她就开始撒泼,一怒之下竟然将笔录桌子都掀翻了。

  做笔录的警察气得七窍生烟,对身边的同伴喊道:“将她拷起来!”

  “干什么?滚开!”孔二小姐见警察过来就要给她上铐子,顿时又急又怒,她何时受过这种待遇?挥动嫩拳就跟那警察扭打起来,如果现在她手上有一把枪,恐怕她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太无礼,太放肆了,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这里警察局,不管什么人进了这间房子,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到了这里还打警察?真当我们是不中用的摆设吗?算了,不作笔录了,既然你不远开口说话,还撒泼打人,那我们也没有耐心跟你胡闹,来人,直接把她关进拘押所,向法院提起公诉!”警察说完转身就走,不跟她玩了。

  孔二小姐也只是撒泼的功夫有点道行,真要动起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很快被两个警察反扭住胳膊,双手被拷在了后面,被强行架出去带了上了警车送进拘留所了。

  民国驻曼谷使馆,马如龙从茶馆回来,刚刚换上一身少将军装走进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走过去接起电话道:“喂,我是马如龙!”

  “马将军,大事不好。孔二小姐也被抓进警察局了!”

  马如龙大吃一惊:“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据我们打听得到的消息得知,她听说孔大少爷被抓起来之后就带着保镖去救人,可在路上因为汽车开得太快把华泰国内阁工业部刘部长的公子刘子玉的车子给撞了,刘公子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即就追上去拦下了孔二小姐的汽车,据说两人还打了起来,引发了交通阻塞,后来交警赶来把他们全都带进了交管部门,而且孔二小姐在审讯室还撒泼抓一个警察的脸都抓开了花,现在警察也不做笔录了。直接把孔二小姐送进了拘留所。听说要向法院提起公诉!”

  马如龙听得直跺脚,心里大骂这孔家俩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啊,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我他妈的现在都快了救火队员了!这下好了,刚被抓进去一个没过几天。现在又被抓进去一个。在国内闹了还不够。还跑来这里闹。孔二小姐两个月钱才因为“飞机门”事件把她老爸搞下台,这才过去一个不到两个月又搞出事来。

  “好,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后。马如龙差点将电话都砸了,大使说的到底与事实有没有出入,他不得而知,因此必须前去警局一趟询问清楚。

  他急忙出了办公室,半个小时他赶到了警察局交通科,这件案子的负责人交警队长接待了他,原本这种事情根本不该他这个使馆武官负责,可谁让在这里的人脉比其他人都强呢?如果他不管,不仅孔家的面子上交代不过去,恐怕连老蒋都会对他不客气。

  “马将军请坐!您是为孔二小姐的事情来的?”交警队长问道。

  马如龙点头道:“是的,警长,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跟我我说说吗?”

  一说起这件事情,交警队长队长就一肚子火,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主要重点都点明了,最后说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大,进了警局还耍她的女王脾气,不仅不配合我们讯问,还将桌子掀翻,厮打我们的警员,现在那名警员的脸都被她抓得稀烂,事情大约就是这样!现在人已经被我们送进拘留所了!”

  从交警队长这里得到了证实,马如龙想死的心都有,孔家那两位公子和小姐完全就是让他们这些驻外人员找麻烦,不想办法还不行!

  他想了想说道:“实在是对不起啊,警长,孔家那两位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干这个工作的,没出事,我们自然乐得清闲,出了事情我们只有尽力处理好才算对得起那份薪水,也不辜负我们身上穿的这身衣服!马将军,您也知道,现在车辆越来越多,汽车的车速也越来越快,不遵守交通规则很容易出事故,如果孔二小姐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故,虽然没我们什么事情,但也从侧面说明我们没有管理好不是?而且孔二小姐的家人恐怕也会为她的出事而悲痛不是?”

  交警队长这话说得有水平,连马如龙这等老油条听了都对民国那些警察充满鄙视,为那些警察羞愧不已,看看,看看,这华泰国的警察多有素质?你们那些家伙就知道整天收刮、欺负老百姓。

  马如龙连连点头,想了想问道:“唉,这孔二小姐也是从小娇生惯养,要什么有什么,再加上她家里的权势,自然是目中无人,但她毕竟年纪还小,不懂事,你看能不能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保释,这方面是否能够行得通?”

  交警队长摇头坚定道:“马将军,您是民国驻我国外交武官,按理说我应该给您这个面子,如果孔二小姐只是违反交通规则,与人厮打,我们都可以从轻发落,保释也没问题,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在警局里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掀桌子摔板凳,而且还抓伤我们都警员,这是严重的妨碍公务和袭警,也是挑衅我国执法部门权威的行为,如果不从严处理,不足以彰显我国司法公正和严明!

  马将军,我国政府欢迎全世界各国人民来我国旅游、定居、投资、置业等,但并不代表我国政府可以容忍他们的违法和藐视我国法律的行为。连国王陛下都亲自下诏让宪法记载规定自己和后来的继承者每年只有一次使用特赦的权利,任何人违法都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连国王陛下这样一个开国君王都如此严格要求自己,更何况是我们这些人呢?由此可见我国是以法治国的国家,宪法的权利至高无上!人情关系在法律面前起不到任何作用”。

  其他各国,如果是共和制,总统任期内,总统好像都有无限特赦的权利,如果是君主立宪制,就更不用说了。但是这些人都很少使用特赦权利。因为一旦使用,不仅意味着彰显自己有特权,也是对自己声望的巨大打击。

  这个时代已经不比封建时代了,媒体相对发达。人民追求自己权利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元首们也都很珍惜羽毛。一般不会使用特赦权利,可在民国,法律在权利面前比一张薄纸的硬度强不了多少。军事法庭在老蒋的手上就是一件工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交警队长一席话说的马如龙惭愧不已,看来靠人情走关系在这里根本就行不通,马如龙只能告辞而去。

  没办法,他又不能不管,如果孔二小姐被送上法庭,一旦这事传回民国,恐怕又会闹得举国哗然,因此他只得去找外交部部长陆无涯,看看是否能从陆无涯那里想点办法。

  重庆,孔家府邸。

  此时孔府已经炸了窝,一儿一女先后被拘留,儿子已经进去四天了,到现在还不准保释,谁知道儿子的事情还没有眉目,女儿又被关进了警察局,整个孔府都是一片愁云惨淡。

  孔夫人不停地擦着眼泪对丈夫说:“你倒是快点想办法啊,老二老三都被关了进去,这能有好日子过吗?”

  老孔虽然心疼儿女,但是女儿因为“飞机门”弄得他下不来台,不得不黯然主动辞职,现在都还赋闲在家,没想到现在又闹成这样,他心里正一肚子火,听夫人这样说,当即就大怒:“想什么办法?那是在华泰国,不是在这里!我有什么办法?我看呐,他们这是活该,在自己家里闹闹也就算了,还跑到外面去闹,在那边,孔家的面子值几个钱?我还得感谢华泰国政府,让他们在里面吃点苦、受点罪,狠狠杀杀他们身上那股嚣张气焰!”

  孔夫人顿时不依了:“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算了,你不想办法,我去想!这事不用你管了!”

  老孔道:“你想什么办法?无非就是去找三妹(蒋夫人),这是让她为难你知道吗?如果是在国内,三妹肯定会出面,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现在事情不在她的控制之内,如果想把人捞出来,她还得舍下面皮去求人,华泰国方面卖她这个面子还好说,如果不买她的面子,你让她的面子往哪放,啊?你也是给先总理当过秘书的人,难道这都看不明白吗?”

  其实孔夫人也是精明之人,而且还精通五种语言,这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厉害的人了,她只是关心则乱而已,她在学生时代就是个聪明、大胆的女子,曾经当众质问过罗斯福,她向老罗斯福总统用坚定而温和的语气表示抗议,斥责刚抵达美国时被海关扣留的遭遇。她说:对一个来自中国的14岁的小女孩,却拒她于大门之外,甚至把她监禁三到四个礼拜,这样的做法绝对不是待客之道,在中国也绝对不会发生。竟令当时的美国总统当着一个孩子的面无话可说。她质问美国总统的事情,第二天就被美国媒体爆出,她立刻成为话题人物。1910年毕业后,美国媒体又纷纷预言,年轻的她在美国学习了丰富的知识,回国后定将成为总统夫人。与美国媒体预言的稍微有差异,她没有成为总统夫人,但她的两个妹妹都成为了第一夫人,而且都是她一手促成的,她在宋家王朝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她是宋家神话的创造者。

  孔夫人以精明、厉害著称,连老蒋也畏她三分。老蒋的侄孙兼副官蒋孝镇曾经说:“委座之病,惟夫人可医;夫人之病,惟孔可医;孔之病(孔家贪腐),无人可治。”

  被丈夫这么一说,孔夫人也冷静下来了,想清楚了这件事情的厉害,如果让蒋夫人丢了面皮就等于是让整个国家都丢了面皮,恐怕孔家立刻会陷入媒体的声讨当中。

  孔夫人叹道:“这可怎么办?特别是令砍,他贿赂华泰国官员,这种事情一旦华泰国方面认真追究起来,判了几年都是有可能的!”(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