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五六章 进宫请罪
  东方霸坐回椅子上摆摆手:“算了,咱们还是接着往下说,是这样的,一个月前,我跟英美两国商议过了,在这一年之内,英国将会无偿援助中国三千万英镑的物资,现在第一批价值两百万英镑的物资已经到了缅甸边境,所有的援助物资都我方来负责分配和监督使用,今天叫你来就是问问,你们缺什么,我优先拨给你们,只不过这个运输有些麻烦,走陆路必须要经过国统区,如果老蒋截留你们的物资,那物资十有**是保不住了,可如果空运,不仅成本高昂,而且不经过协商,我方的飞机是不能在缅甸降落的,如果跟英国人协商,又要花去不少时间!”

  东方霸起身到文件柜里拿出一份文件递过去说:“这是这次援助物资的清单,你看看,你们缺什么,所有物资可以分你们一半!”

  陈忠发大喜,郑重地接过去说道:“这真是及时雨啊,太感谢了,东方,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方领导人多次让我代他们转达对你和华泰国人民的感谢!感谢你们对抗战事业做出的努力”。

  东方霸笑道:“你不是说了吗,多余的话就不说了!”

  “哈哈,对对对,看我这记性!”陈忠发拍了拍脑袋,连忙开始看文件,文件都已经翻译成汉语。

  粗略的看了一遍,陈忠发说道:“这些什么红酒、白酒,什么牙膏牙刷之类东西就不要了,给老蒋他们吧,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弹药、粮食、药品、被服,其他的都可以不要。花天酒地的生活不是我们所想要的,但凡是奢侈品都给他们,我们只要弹药、粮食、药品、被服”。

  东方霸点点头:“那好!那这次我就把弹药拨给你们一半,粮食、药品、被服全部给你们,其他的如枪枝和其他生活物资都给他们!”

  说着,东方霸拿过清单回到办公桌边按照刚才说的物资和数量,开了一份提货证明文件,盖上自己的大印之后递给了过去。

  陈忠发接过之后,东方霸又说:“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数量多,体积大,想要运到西北还要费不少工夫!”

  陈忠发想了想问道:“我想问一下,你们那种载重量大的运输机有没有出售的可能?”

  东方霸诧异道:“哦?你们想买hty-1型运输机?这玩意可不便宜啊,一架就要三十万美元,大约相当于四十万龙币!”

  陈忠发点了点头道:“对,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买五到十架,只是还想请你们帮忙给我们训练一些飞行员,而且这些运输机还挂靠在你们空军的名下,要不然被老蒋知道了,恐怕我们的运输机都不能飞过去,当然训练飞行员的费用我们出,在我们的飞行员能够飞行之前,这些物资恐怕还得请你来帮忙运过去”。

  东方霸听了之后也可以理解,毕竟空运的成本太高昂。如果一直靠空运,西北那边肯定是负担不起,因此才想着自己买运输机和培训飞行员,这样还为以后培训自己的飞行员做准备,只有要技术高的飞行员,再培训自己的飞行员就容易多了。

  东方霸思索一番后说道:“如果你们想买运输机,我倒是可以帮忙给你们联系购买其他国家的运输机。我国的hty-1型运输机有不少当时最先进的技术都是其他国家没有的,因此出于技术保密的原因,暂时还不能卖给你们,连英国人想买都被我们拒绝了,如果这种飞机被日本人得到并加以研究,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不是不相信你们,所以这个还请见谅!”

  陈忠发见状笑道:“没关系,其他运输机也可以,只要性能不是太差。载重量不是太小就可以!”

  东方霸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们去年从美国买了五十架c-47运输机,就是现在给你们和老蒋运物资的那种,性能还算不错,飞行也比较稳定,价格上要比我们的hty-1型要便宜得多。我半价卖给你们十架,毕竟飞了一年多了!”

  陈忠发大喜道:“那感情好,能省一点是一点嘛!”

  事情就这么定了,两人又谈了一会,陈忠发就向东方霸告辞,喜滋滋回去了。

  中午下班后,刘老七回到家刚进门还没歇一口气,老婆就扑上来问道:“当家的,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子玉呢?”

  刘老七当头一就通臭骂:“你别跟我提那个混帐东西,他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要不是我派人去了解情况,我还不知道他这个逆子竟然打着我的旗号搞了一辆高级轿车!”

  他老婆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一辆车吗?不是偷来也不是抢来的,又不是没给钱!”

  刘老七大怒道:“你懂什么?他要是不给钱,他这次就惨了,连带我要跟着遭殃,知道他搞来到那辆车是什么车吗?那是专门给国王坐的车,一共就生产了三十辆,其他国家相继订购了一些,现在国王都还没坐上,他倒是先坐上了,这事要是被别人说出去是个什么结果?”

  “啊?”他老婆吓了一跳,心惊胆颤道:“那、那国王会不会认为我们有不臣之心?”

  刘老七眼睛一瞪:“你说呢?”

  “完了,完了!”他老婆吓得六魂无主喃喃道:“子玉怎么这么糊涂啊,自古以来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刘老七看见老婆吓成这样心里一阵暗笑,不吓吓你这老婆子怎么行?看你还敢不敢惯着儿子胡作非为?

  她老婆是旧时代保守的妇女,受的教育自然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思想,现在她儿子竟然把国王要用到东西先用了,在她看来这不是藐视君王吗?藐视君王还能要好下场?

  “当家的,这可怎么办呐,咱家就要遭灭顶之灾了!”他老婆越说越害怕,直接大哭起来。

  刘老七见了也不忍心把老婆吓得太厉害,连忙道:“别哭了,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大哥是什么人我还是清楚的,他断然不会这样想,警察局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关押一个月,罚款一千一百龙币!这件事情成了定局,让他在牢里反省反省,给他一点教训也好,省得他天天无事生非,到处闯祸,我可告诉你,以后给我把他看紧点,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家,八点过后不能再出门,他要是再出门就打断他的狗腿,总比以后他闹出什么事来无法收场,到时候不仅他一个人出事,还把全家人都给连累了,知道吗?”

  刘夫人擦了一把眼泪道:“嗯,知道了!”

  抽泣了几声之后,刘夫人又道:“对了,当家的,咱还是把那车退回去吧,那就是招祸的玩意啊,这是咱们这种人能坐的吗?虽然国王可能不会这么想,但保不住没人去嚼舌根,万一国王听信了谗言,那我们家就大祸临头了,你还是赶紧进宫向国王请罪吧!”

  刘老七一听还真是这个理,就算现在不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一套了,但是人言可畏啊,保不齐有人对自己怀恨在心,去大哥哪里告歪状,陷害忠良,这种事情虽然不会丧命,但是被革职查办事是完全有可能的,说不定连爵位都会被削掉,得赶紧去请罪,越快越好!

  他连忙道:“对对对,我这就进宫去,你下午带点洗漱用品去看押所给子玉送过去,顺便看看他,告诉那个逆子,呆在里面好好反省,如果再犯事,可不仅仅只是关押一个月了!为了避嫌,我就不去看他了,看见他我就生气”。

  “好,我知道了!”

  刘老七又交代一番后换了一声衣服,立即出门让司机开车送他去王宫。

  刘老七到的时候,东方霸一家人正在吃午餐,听说刘老七来了,东方霸立即对阿四说:“去把他叫来!”

  等刘老七进来,东方霸叫道:“老刘来了?还没吃午饭吧?来来来,一起吃!”

  刘老七先前回家根本就顾不上吃午饭就匆匆赶来了,但是他现在是来请罪的,哪里有心思吃饭?连忙道:“我吃过了,大哥大嫂你们你们先吃!”

  “那行,阿四,你带老刘先去客厅坐坐,我吃完饭就来!”

  等到东方霸吃完午饭过来,刘老七已经喝完了一杯茶,见东方霸走进来,他慌忙起身:“大哥!”

  东方霸压了压手:“不用客气,坐吧!这大中午的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刘老七急忙道:“大哥,我是来向你请罪的,犬子竟然打着我的旗号买来一辆龙骑汽车,今天还在大街上横冲直撞,造成了严重的交通阻塞,还与民国孔家的二小姐当街厮打,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管教不严!”

  东方霸看了看他问道:“你就为这事专门来我这里一趟?我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啊,这!”刘老七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