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五九章 “暴风雨”计划
  英国首相丘吉尔鉴于马来亚战役的失败,远东地区的局势糜烂到几乎无法收场的地步,不得不忍痛同意了东方霸的提议,撇开美国,暂时与华泰国成立西太平洋战区盟军最高统帅部辖下的军官宪兵司令部、最高军事法庭、联合督战队,以激发军队决死之勇气守住缅甸和印度。

  2月25日,最高统帅部辖下同时成立这三个部门,军官人员从华泰军和英军当中抽调,执法士兵也从华泰军和英军当中抽调,当大英联邦军队士兵和军官听到这三个部门成立时,无不震动,都知道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打不过就跑了,没有撤退命令再跑,连级和连级一下军官及士兵就会被督战队无情格杀,营级和营级以上军官也会被宪兵队抓捕并送上统帅部最高军事法庭。

  与此同时,华泰国担心日军攻占马来亚全境之后集中兵力进攻华泰国南部,于是紧急抽调三个师南下,到了3月1日,华泰国在南部边境超过了六个师的兵力,总兵力达到十三万人的规模,又从内地抽调空军五百架战机、轰炸机,在苏梅岛海空基地转场转场之后进入华泰国南部合艾市空军基地,防止日军大规模空袭南部城市。

  最高统帅部下属三个执法部门成立之后,统帅部最高司令长官立即着手准备组织兵力反攻马来亚,这是英国人愿意看到的,因此配合非常积极,大量的武器弹药、战机、兵员从印度和缅甸运送过来。

  到了3月5日,盟军在华泰国南部边境的总兵力达到24万人。其中有九万是大英联邦成员军队,共五个师,一个英军师、一个缅甸师、一个澳洲师、两个印度师,还有一个自由法国师,这个师两万人。是从法属印度支那投降过来的,华泰国对他们进行整编之后重新配发武器,由自由法国驻曼谷公使丹尼士牵头组织,两方经过商量之后任命了一个法国少将为师长。

  鉴于日军的迅猛攻势,盟军最高统帅部为了遏制日军强大的攻势而制定了一个名为“暴风雨”的计划,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只有盟军统帅部少数几个人知道。具体的计划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突袭日军在马来亚关丹和新加坡的空军机场雷达站,炸毁这两个空军基地的雷达设施。

  第二步,在炸毁日军空军基地的雷达设施之前二十分钟。从华泰国南部空军基地先后起飞两拨由战斗机护航的轰炸机群,对日军在关丹和新加坡的空军基地实施大规模轰炸,争取消灭日军在这两个空军基地的空军力量,最少也要摧毁绝大部分战机和轰炸机,让日军失去空中优势。

  为了保证计划第二步的顺利实施。突袭日军两处空军基地的战斗人员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按时摧毁日军雷达站。否则“暴风雨”计划很可能就此流产,而突袭轰炸日军空军基地的机群也可能遭遇灭顶之灾,所以这两支突击队必须是最精锐的部队,为了保证第一步顺利完成,华泰国总参谋部命令由狼爪特种部队两支小队担任此次任务,完成任务之后就地潜伏,只要摧毁日军的空军力量,盟军就能对他们进行空投补给,在他们赶到预定地点之后用军用直升机将他们接回国内。

  第三步,在摧毁日军空军的有生力量之后。盟军空军立即对边境的日军防御阵地实施大规模地毯式轰炸,盟军地面部队在轰炸之后以坦克、大炮开路,步兵配合,对日军展开大规模潮水般的攻势,一举击溃日军的防御,并向马来亚内陆进攻。

  只要“暴风雨”计划能够顺利实施完成,日军想在马来亚继续安稳的呆下去基本上就不可能了。

  华泰国南部城市,合艾市,西太平洋战区盟军最高统帅部就设立在这里,统帅部办公地点就是市北面的一座庄园。这里防备森严,严密得一只苍蝇飞进去都会被发现。

  统帅部一个分为三个办公区,成品字形,最高统帅陈铁柱将军在最北面的办公区工作,副统帅、大英联邦成员国远东最高指挥官阿奇博尔德将军在左边的办公区办公,美菲联军少将温赖特将军在右边办公区办公。负责守卫这里的军队是华泰国一个营的兵力,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巡逻,在办公区各部门还有士兵站岗。

  3月8日一大早,副统帅阿奇博尔德将军在卫队的护送下赶到这里上班,在办公室里批阅了一些文件之后,他拿起两份机密文件走到保险柜前准备将文件放进保险柜内,打开保险柜之后,他将两个文件袋放进里面,又从里面拿出四个文件袋,锁好保险柜之后回到办工桌前准备再次翻阅,然而他发现文件袋的顺序有些不对劲,当即脸色就变了,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傍晚下班之间将文件袋放进保险柜时的顺序不是这样的,也就是说从昨天傍晚到今天早上有人进入办公室并打开了保险柜翻看了文件。

  保险柜里可是有大英联邦军队在华泰国南部边境的兵力部署计划啊,一旦这个计划被日军得知,后果实在是难以想象。

  他立即打电话给办公区保卫处长,并没有第一时间找他的助理秘书,他虽然不是特工人员,但是也知道能进入他办公室的人肯定是内部人员,外部人员在晚上防备森严的情况绝无可能进入他这个副统帅的办公室。

  保卫处长虞正南接到电话后不敢怠慢,立即带着两个佩枪士兵赶了过来,秘书接待了他们,并打电话给阿奇博尔德,虞正南被助理秘书带领进了阿奇博尔德的办公室。

  阿奇博尔德挥了挥手示意助理秘书出去之后招呼虞正南坐下,然后说道:“中校,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

  虞正南立即站起来敬礼:“是,将军有事尽管吩咐!”

  “坐坐坐,别拘束!”阿奇博尔德招呼一声,然后严肃道:“刚才我发现我的保险柜里的机密文件被人动过了!”

  “什么?有这种事情?”虞正南大惊,要知道这里可是防备森严,想要进入阿奇博尔德的办公室必须经过三重检查,他镇定地问道:“将军阁下何以认为有人动过保险柜的文件呢?”

  “因为它们的顺序不对,昨天傍晚我下班之前放的顺序跟今天我拿出来的顺序有差异!”

  虞正南皱眉再次问道:“将军阁下能确定吗?”

  “当然,我虽然五十多岁了,但记忆好像并不是很差,这些都是极度机密的文件,我怎么可能记错它们的顺序?要知道我可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

  虞正南不能等闲视之了,当即命令部下去拿设备过来勘察现场,他自己随即对办公室进行了初步观察。

  打开保险柜的人如果想进入办公室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从正门进入,二是从窗户进入,虞正南首先对窗户进行了仔细检查,在设备拿来之后,用高倍放大镜对窗户进行了全方位的勘察,发现窗户上没有任何闯入的痕迹,窗户的栓子都没有被打开过地迹象,窗户玻璃和框子上有一些指纹,他将这些指纹提取下来保存好,随后又对保险柜外面把手和门进行了勘察,同样也提取了指纹,最后对地板进行勘察,提取了地板上的不同脚印,虽然这可能是在做无用功,但是严谨一点是没错的。

  当所有的勘察完毕之后,他安排人员对办公室进行了全方位的防窃听检查,在阿奇博尔德看来,虞正南的这个防窃听检查是多余的行为,有谁能进入这里安装窃听器?

  阿奇博尔德不悦道:“中校,检查我的办公室是否存在窃听装置是否多此一举呢?难道我们的防卫形同虚设吗?据我所知,恐怕全世界最严密的军事机密部门的防卫跟这里相比也不过如此吧?”

  “将军阁下,我不这样认为,既然有能进入这里打开您的保险柜,也说明他可以在这里安装窃听装置!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阿奇博尔德想想也觉得有道理,既然别人都能进来打开保险柜了,安装窃听器算什么?

  就在虞正南询问阿奇博尔德一些问题的时候,他的手下在阿奇博尔德的电话话筒里找到了一个小东西。

  “长官,你看看这个!”一个保卫人员拿着一个黑色的小东西递过去。

  看见这个小东西,虞正南瞳孔一缩,立即拿了过去看了一下,抬头道:“将军阁下,这东西就是窃听器!”

  阿奇博尔德听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大怒道:“真是胆大包天,闯入我的办公室不说,还安装窃听器,中校,我命令你三天之内找到了这个人,把他抓起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

  能潜入盟军统帅部盗取机密情报的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足以证明此人的间谍技能达到了顶尖行列。

  “是,将军!”虞正南立即站起来敬了一个礼。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