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六一章 眉目
  此时的欧洲战场,中线苏军在莫斯科对德军的冬季反攻正在进行中,打的如火如荼,双方在莫斯科发生了大规模巷战,整个莫斯科城了彻头彻尾的绞肉磨盘,双方军队成建制的团灭屡见不鲜。

  在西南方,基辅战役从去年盛夏打到秋初,苏军在基辅防御战中严重失利,不仅损失了前沿兵力,而且用于这个方向上的预备队也消耗殆尽,部署在基辅地域上的两个方面军中,有6个集团军被合围,西南方面军主官全部阵亡,尚有几个集团军的司令被俘,据德军方面宣布,德军围歼苏军66.5万人,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歼灭战。

  而在北线战场,自从去年9月开始,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已经占领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全部,进抵列宁格勒近郊,并联合芬兰军队完全封锁了列宁格勒,开始了持续围困列宁格勒,在此后的三年间,列宁格勒一直被德军40个师持续围困,列宁格勒的苏军和居民饿死达一百万人,几乎成了活生生的地域。

  德军虽然在南方和北方取得重大胜利,但在北路列宁格勒却没有完全得手,而中路却却因为抽调部门兵力参与西南方面的进攻造成了中路进攻莫斯科的力量不足,错过了进攻莫斯科的最好时机,也错过了一举击溃苏联的最佳机会,因而造成了现在中线战场苏军反攻的局面。

  西太平洋战场,1942年3月9日。荷属东印度的盟军宣布向日军投降,荷印地区的战斗宣告结束。日军成功的获得了荷属东印度地区的油田和炼油设施,达到了其预期的战略目的。战役中,日军伤亡约1万人,俘获荷印、美、澳等国部队8万余人,缴获飞机177架。

  于1月开始,日军就发动争夺制海权的所谓泗水海战(爪哇海海战,巴东海峡海战,望加锡海峡海战),1月11日开始行动攻下打拉根和万鸦老。1月25日攻下巨港。1月31日攻下安汶,2月14日攻下巴厘巴板,3月1日登陆军事最终目标爪哇岛,3月9日驻守瓜哇岛的盟军投降。当时大本营预期从开展到守军投降需要120天。而实际只用了92天。这场军事胜利使得日本获取该地的油田。以维系被美国所冻结的石油缺口。并以极小的代价俘虏了盟军数万人。

  “投降,又是投降!阿奇博尔德将军,难道你们英、美、荷、澳的军队都是饭桶吗?除了投降。你们还能干点别的吗?”陈铁柱拿着电话对电话那头的阿奇博尔德大骂不止。

  “统帅阁下,实在是抱歉,我军与日军的差距太大了,顽抗到底只是能是死路一条,在必败的情况下,在我们西方是允许投降的!”

  募兵制和义务兵制度的区别在这里完全体现出来,募兵制的士兵就是为了钱打战,在尽力的情况下,死战基本上不可能,没有谁会为了一点钱就愿意把命送掉。

  到现在为止,除了菲律宾的美菲联军还在垂死挣扎一下,整个南洋全部落入了日军的手中。

  陈铁柱大怒不止:“够了,我不想听你找什么借口,饭桶就是饭桶!事已至此,荷属东印度已经是无力回天,‘暴风雨’计划即将启动,我希望你三天之内重新做好进攻兵力部署计划,为了保密,如果你想翻阅我军的进攻计划,必须要亲自到我这里来,计划不能带出我的办公室!”

  不容阿奇博尔德反驳,陈铁柱立即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拿起电话说道:“把保卫处长虞正南和美军代表温赖特给我叫来!”

  “是,将军!”

  保卫处办公室,虞正南翻阅着一份份调查记录,统帅部大门门岗处和巡逻队调查记录上看不出什么问题,记录上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从南方盟军中前来军官们都有正当的理由进入统帅部内部,而统帅部内部人员出去也有正当的理由。

  这时一个调查人员走进来说道:“长官,对昨晚到今天早上在b区办公区守卫人员的调查结束了,记录都在这里!”

  虞正南问道:“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长官,根据我们调查得知,昨晚到今天早上一共有五个人靠近过二楼副统帅的办公室,但都是去自己的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不过有一点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根据我们的询问,昨晚十点到十点半之间,守卫副统帅办公室的两名守卫曾经在这期间昏睡过几分钟,这个时间不长,应该不超过五分钟,因为我们的夜间巡逻人员每隔五分钟就会巡逻一次,而他们在昏睡期间并没有被巡逻队发现!”

  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查,总算是有一点点眉目,但是这些还根本不能确定内鬼是谁。

  虞正南结果调查报告看了起来,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道:“我是虞正南!”

  “虞长官,我是小张啊,刚才我跟警察局的人对附近的民居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一处可疑的地方,但是我们赶到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有一间房子有被拆毁的电台,这里就应该是窃听器接受终端的位置,房间的迹象显示敌人逃脱得很仓促,说明他们在我们来之前刚离开不久,而且我们在房子的地窖了发现了房子的原主人,他们一家人被捆绑在里面!”

  虞正南立即道:“马上对那家人进行询问,画出敌方间谍的模拟画像和身体特征、性别、大致年龄等,请警察局帮忙协助封锁进出合艾市的进出通道,严格盘查!”

  “明白!”

  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虞正南再次拿起电话道:“我是虞正南!”

  “虞处长,我是统帅部秘书处处长车迟,陈将军让你立刻来见他!”

  虞正南连忙立正道:“是,长官!”

  放下电话后,虞正南对刚才进来汇报的调查员吩咐道:“马上对昨晚靠近副统帅的五个人进行询问和调查,我需要他们从昨天下午下班开始到现在这段时间他们都在什么地方,都干了什么,有谁可以为他们证明,把他们的所有档案翻出来,仔细审查!”

  “是,长官!”

  虞正南交代完之后风风火火赶到统帅部秘书处,在秘书处长的带领下到了陈铁柱的办公室。

  “报告,保卫处虞正南前来报道!”

  “进来!”

  “将军,您找我?”

  陈铁柱站起来指了指沙发:“坐吧!”

  两人都坐下后,陈铁柱问道:“中校,对于这件间谍案,你有什么看法?”

  虞正南身体坐地笔直,正色道:“将军,根据我们初步调查,丝毫没有外面之人闯入的迹象,我可以肯定地说是内部人员作案,而且级别还不低,应该是英军方面的人!但是还有人在外面接收窃听器传出的信号,刚才我派出去请警方协助搜查的人打电话回来说已经找到了被捣毁的电台,但是人已经跑了,他们在那房子的地窖里找到了房子的原主人,现在我的人正在询问那家人,警方也开始封锁合艾市的各个进出口,进行严格盘查”。

  “碰”陈铁柱气得脸色铁青,大怒道:“真是胆大包天,把窃听器都安装到统帅部来了!一定要给我抓住他们!”

  “是,将军!”

  陈铁柱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说道:“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也许对你有帮助,最近我们针对日军制定了一个高度绝密的计划,名为‘暴风雨”计划,我怀疑间谍就是冲着这份计划来的,既然间谍已经知道了这个计划的存在,对你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哦?”虞正南眼神精光一闪,问道:“那阿奇博尔德将军的保险柜里有这份计划吗?”

  “没有,这份计划一共只有两份,一份在我这里,一份已经送去给国王陛下!知道这个计划具体内容的人包括我在内一共只有四个人,另外三个是国王陛下、阿奇博尔德、美军代表温赖特少将!阿奇博尔德将军前几天为了配合这个计划制定了英、澳、印等三国的进攻兵力部署,但是很显然,他们的进攻兵力部署已经泄漏了,因此我又让他重新开始制定,三天之内完成!

  你也知道,在印尼的盟军已经全部投降了日本,战局连连失利,我们必须要拿出一点成绩出来鼓舞盟军士气,否则这样下去低落的士气很可能会像瘟疫一样蔓延到其他盟军部队,所以,我需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揪出潜伏我们内部的内鬼,还要抓住配合这个内鬼的外面间谍,保证‘暴风雨’计划的顺利实施,你最多只有五天时间!”

  “是,将军!”虞正南敬了一个军礼,又说:“将军,这么说来,那个内鬼真正要获取的是‘暴风雨’计划的具体内容,而他在阿奇博尔德的保险柜里并没有找到,我猜测他一定会再次行动的!”

  陈铁柱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说他会潜入我的办公室?”

  “很有可能!”(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