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六八章 设哨卡抢卡车
  马来亚,吉兰丹省,巴丹市通往瓜拉的公路右侧的山上。

  经过一夜和一个上午穿越丛林的急行军,雪狼等人已经疲惫不堪,留下两个jǐng戒的兄弟,其他人都睡得跟死猪似的,jǐng戒的人还必须轮换,否则负责jǐng戒的人也撑不住疲劳。

  下午五点,两辆rì军卡车从瓜拉方向而来,立即被jǐng戒的兄弟发现。

  “大队长,大队长,醒醒!”

  雪狼一翻身跳起,自动步枪已经cāo在手上,看见是jǐng戒的兄弟后放松下来,问道:“怎么啦?”

  “大队长,有两辆rì军卡车来了,离这里大约四公里左右!”

  雪狼立即拿过望远镜向北方看去,果然看见两辆插着rì本膏药旗的卡车正向巴丹方向开来,放下望远镜道:“吗的,终于等到有rì军卡车经过了,快,通知弟兄们都起来,换上rì军的衣服在公路上设置哨卡,动作快一点!”

  “是,大队长!”jǐng戒的兄弟立即将所有人都叫醒。

  大家快速下山奔向公路,在公路旁的灌木丛里,砍断一根粗壮的大树作为拒马架设在路上,兄弟们全部换上rì军军服和装备,然后分成两队站在公路两侧,而雪狼则穿着一身rì军少尉军服将指挥刀撑在地上看着前方。

  当所有人都做好准备之后,rì军卡车已经出现在视线里,雪狼头也不回地说道:“等会看我的眼sè行事,我们这次就是要干掉这两辆卡车上的rì军,抢走卡车作为交通工具,此后人歇车不歇,一直赶到新加坡!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过了三分钟,两辆卡车已经开近了在拒马前面十米处停下,雪狼提着指挥刀绕过拒马来到前面一辆卡车旁边。

  卡车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rì军中尉,雪狼敬了一个rì军军礼说道:“中尉,请您出示证件!”

  rì军中尉伸手掏证件。问道:“少尉,你们为什么在这里设卡?”

  “中尉,我们接到上级通知,说华泰国已经派遣小股部队潜入了马来亚,很可能会到处流窜大搞破坏。上面命令我们在这里设卡防止支那人潜入巴丹市!”

  rì军中尉不疑有他。掏出证件递给雪狼,雪狼接过证件翻开看了一眼还给了rì军中尉,随后又道:“中尉。请您和您的士兵都下车,列队接受检查!”

  rì军战斗序列有严格的上下等级尊卑制度,一个少尉要检查一个中尉,颠覆了rì军的传统等级观念,一般来说哨卡只检查过往部队主官的证件,却从来没听说连士兵都要检查,而且还有主官也要下车接受检查,这对于rì军中尉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他铁青着连推开车门下车。大叫:“八嘎”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雪狼的脸上。

  雪狼没有躲避和反抗,任由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而且还地下脑袋:“嗨!”

  rì军中尉打完之后道:“少尉,你一个小小的少尉,谁给你的胆子对我如此不敬?不止让我的士兵下车接受检查,连我也要下车接受检查。你这是以下犯上,信不信我枪毙了你?”

  雪狼抬起头道:“中尉,我接到了命令是但凡经过的部队,不管士兵和军官都必须下车接受严格检查,防止支那人化装成我军到处流窜。如果您敢掏枪,我的士兵会将您打成筛子!”说着举手一挥,

  看到雪狼手势的兄弟们纷纷冲上来将两年卡车围住,枪栓拉得哗哗乱响,还有几个兄弟跑到两辆卡车的车尾,用机枪对准了车上的士兵,车上的rì军士兵也不甘示弱,用枪瞄准雪狼的人。

  “八嘎,八嘎雅鹿,真是反了天了!”rì军中尉气的七窍生烟,大叫道:“少尉,你想干什么?你怎么敢对上级如此无礼?”

  雪狼面无表情道:“中尉,我只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而且你也不是我的上级,你只是比我军衔高一级!我提醒你,如果你敢强行闯关,后果很严重!命令你的士兵全部下车接受检查,否则格杀勿论!”

  rì军中尉气得嘴唇直哆嗦,但他也知道强行闯关的后果,强行闯关的后果就是这些哨兵肯定豪不犹豫的开枪,他很有可能死在这里,就算现在死不了,以后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还是要在刑场上走上一遭。

  生了一会闷气,rì军中尉终于没有勇气硬扛,转身喊道:“下车,所有人都下车接受检查!”

  两辆卡车上的rì军这才下车,迅速站成四排,大约五十人左右,刚好是一个小队,这些人全部将步枪背在背上,机枪手也将机枪丢在了车上。

  雪狼摸了摸被打的左边脸部,还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暗骂:妈的,下手这么狠,等会老子要好好招待你!

  rì军中尉陪着雪狼来到已经集合的rì军小队旁边说道:“少尉,我的士兵都在这里了,你要检查就快一点,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巴丹市加油,然后去甘榜!”

  雪狼点了点头,暗中向这些rì军前面和背后草丛里埋伏的几个兄弟打了一个手势,手势打完就看见rì军士兵们前胸和背上飞溅出一团团雪花,成排成排的倒在地上。

  rì军中尉看到这个情况,惊恐得张大了嘴巴,随即反应过来大叫:“八嘎雅鹿!”喊完就伸手要掏枪。

  雪狼早就等着了,拔出指挥刀挥刀砍在了rì军中尉的脖子上,一颗好大的头颅落在地上滚了几滚,没了头部的脖颈处喷shè出大股殷红的鲜血。

  这场无声无息的屠杀连十秒钟都没有就结束了,公路上铺满了一地的rì军士兵,包括rì军中尉在内,这整支小队无一活口。

  雪狼将指挥刀插回刀鞘内,将rì军中尉的口袋搜了一遍,并取下尸体手腕上一块手表带在自己手上,把自己的部队配发的手表装进口袋里,然后大声道:“把所有尸体都扔进灌木丛里,把路面清理干净,拒马什么的都抬走,不能人发现这里曾经死过人,快快快!”

  兄弟们一人扛着一具尸体往公路两边的灌木丛里跑,来回两趟之后,公路上就没有了尸体,几个兄弟折了几把枝条将公路上的沙石清扫了一边,沙石和灰尘就将血迹全部掩盖了,连屠杀的子弹壳都在灌木丛林,根本不需要处理,除非有人刻意走进两边的灌木丛林寻找,否则根本不会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rì军被屠杀的事情。

  三分钟过后,所有痕迹都被清理干净,雪狼大手一挥喊道:“上车,都上车,老子们去巴丹市吃顿好的,再去加点油,然后连夜赶往新加坡!”

  兄弟们一阵欢呼,取了自己的背包和原来的装备,提着rì军步枪跳上卡车。进行特种作战能进入城市潇洒一番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可能发生,也只有化装成敌军才能在敌占区活动自如,也难怪这些家伙们兴奋不已,丛林作战都是啃军粮,很多时候都是吃生食,能吃到一顿好的熟食简直是太爽了。

  两辆卡车屁股冒烟,很快远去,这里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坐在第一辆卡车副驾驶座位上的雪狼掏出从rì军中尉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发现有一张文件,看过文件之后,雪狼才明白原来刚才被干掉的这支小队是准备去马来亚西部沿海驻防的,这份文件就是证明文件,凭借这份文件可以沿途领取补给和加油。除了这份文件,雪狼还在rì军中尉留在车上的皮包里发现了五根金条,他将金条装进自己口袋里。

  雪狼抖了抖文件笑道;“吗的,有了这玩意,咱们也不需要再干一票了,到了巴丹市之后到rì军军需补给站多领一点,多要点油料,然后一直开到新加坡都不需要补给了!”

  下午五点钟,雪狼等开车rì军卡车进入了巴丹市,城市边上的rì军哨卡见是自己人连检查都不用就直接放行了。

  两辆卡车在一家马来人开的酒楼门口停下,雪狼扭头对开车的兄弟说:“通知下去,等会吃饭的时候可以喝酒,但最多只能喝一杯,交谈全部用rì语,不许露出半点破绽!每辆车留两个兄弟看守别让别人靠近车辆发现我们的装备!”

  “明白!”小弟答应一声就下车通知去了。

  雪狼刚刚带着弟兄们走进酒楼,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马来人小跑过来点头哈腰道:“皇军万岁,皇军万岁!太君,你们是要吃饭?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酒菜”。

  雪狼打量了酒楼上上下下一眼,见这里吃饭的人不少,说道:“哟西,你滴,大大的良民,好酒好菜大大滴上!”

  “是是是,一定上好酒好菜!太君们跟我来就坐,酒菜马上就上来”。

  在酒楼马来人老板的引路下,雪狼带着兄弟们十八个人坐了三张桌子,还有四个人在外面看守汽车,在酒楼吃饭的人看见这么多rì本兵进来吃饭,有几桌连钱都不给了赶紧开溜。

  雪狼看见后叫道:“八嘎,站住!”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