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六九章 装成日军吃拿抢
  准备开溜的一些马来人连忙停下来,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雪狼提着指挥刀走过去喝问:“你们滴,为什么走?”

  一个马来人点头哈腰道:“太君,我们都吃饱了,吃饱了当然要走了!”

  雪狼扭头看了一眼那些空桌上的酒菜,根本没吃多少,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人道:“你滴,良心大大的坏了,撒谎!这些桌子上还有那么多菜没有动,怎么就说吃饱了?是不是看见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皇军来了就走?是不是不屑于我们一起吃饭?”

  “啊,不是,绝对不是,太君冤枉啊,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那人慌忙解释。高速

  “哼!”雪狼冷哼一声,指着那几张桌子大声道:“没有这个意思?那好,你们回去继续吃,把桌子上所有的酒菜都吃完了才能走,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行为,明白吗?”。

  “是是是,我们一定吃完,一定吃完!”这几个马来人苦着脸又回到了座位上,一边小心地吃饭一边还不时看着雪狼等人,唯恐雪狼下令杀人。

  雪狼有些搞不明白,日军才刚刚占领马来亚没多久,从进攻开始到现在也才三个月,马来人为什么这么害怕日军?如果说在中国,老百姓害怕日军是因为日军太残忍了,不管军民一律屠杀,难道在马来亚也发生了大规模屠杀事件吗?

  雪狼不知道,日军何止在中国搞屠杀,在这短短的三个月事件内,日军在马来亚就进行了数次屠杀,而且是大屠杀!

  以前不说,就在前几天,约80名日军士兵攻入马来亚中部森美兰州瓜拉比拉镇附近的港尾存,把村民集中起来,然后一个个杀死,约700名村民惨死在日军屠刀之下。整个村庄也被付之一炬。

  在伊隆,日军屠杀了1474名马来亚平民,在文丁屠杀了200多人,在双溪路宜,被日军屠杀的人数达5000以上,此外,日军还在马六甲屠杀了1000多人。在槟榔屿屠杀了数千人,在柔佛州的哥打丁宜屠杀的人数超过4000人,在柔佛州的巴鲁屠杀了2000多人。

  不止在马来亚,在菲律宾,许多“不合作者”遭到日军屠杀,如自治政府的最高法院院长何塞巡视宿务时与其子一起被日军逮捕。随后被杀死。

  仅仅两个月之间,数百名菲律宾人因“反日”而被处死,日军对待盟军中的菲律宾土著士兵是惨人道,一次日军用刺刀活活挑死了约300俘虏。

  在印尼,日军最近从爪哇等地强征了20万民工为其侵略战争服务,全部送往几内亚,在日军的监督下修筑军事设施。等战争结束后,估计能活下来的人没有几个,日军不仅从印尼抓民工去几内亚修筑工事,还在菲律宾和马来亚抓大量土著在各地修建军事工事。这也是东方霸为什么指示陈铁柱要点对马来亚发动进攻的原因,一旦等这些军事工事、碉堡修建完成,盟军再想攻下马来亚,损失就要大得多。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日军就在马来亚、菲律宾、印尼等地杀出了威名。各地平民百姓不惊恐,因为日军的严密封锁,这些屠杀的消息都没有传到同盟国,因此同盟国还不知道,但是被屠杀的当地人却知道得很清楚,这也是这些马来人为什么这么害怕日军的原因。

  日军凶残的本性,让他们论走到哪里都忍不住要屠杀。对待欧美国家的平民还好一点,毕竟欧美等国强大,日军认为欧美等国能与日本平起平坐,而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弱小。在他们眼里是劣等民族,所以他们认为这些国家的平民可以随意杀戮。

  酒菜很就上来了,早就饿的饥肠辘辘的兄弟们顿时放开膀子大吃大喝,还不时地用日语大声吆喝,一个个互相敬酒,这些可都是大肚汉,一桌子酒菜没几下就看能看见盘子底了。

  雪狼又叫来酒楼老板吩咐:“酒够了,再多上菜,肉,好多肉!你滴,明白?”

  “明白,明白,太君放心,小的马上去让厨房做!”酒楼老板连忙答应去吩咐厨房干净做出来,让这些“日本鬼子”吃好喝好,他可不敢得罪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

  过得不就,有几个吃饱了,雪狼就让他们去替换外面看守卡车的四个兄弟,让那四个兄弟进来吃饭。

  半个小时候,雪狼等人一个个都打着饱嗝,总算是吃了一顿饱饭,雪狼一边剔着牙一边向酒楼老板招了招手。

  酒楼老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道:“太君,您还有什么吩咐?”

  雪狼指着桌子上的盘子问道:“多少钱?”

  酒楼老板有心想收钱,可是一看这些家伙们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显示善意的,也只能忍痛道:“太君说笑了,您和这些勇士们看得起小店来这里吃饭,小人怎么能收太君的钱呢?这一顿算小人请的,这个小人这里还有一些孝敬,您别嫌少,拿去给皇军勇士们买包烟抽!”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根小黄鱼悄悄赛进雪狼的手心里。

  雪狼本来想显示了一下日本人的凶残,不让别人怀疑他们的身份,只要这老板敢收酒菜钱,他就拔刀砍几个人,哪知道这老板竟然不合作,不但没要钱,还送钱给他用,这他妈是什么世道啊?看来日本人在这里早已经是凶名赫赫了。

  没办法,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雪狼收了金条伸手拍在老板的肩膀上笑道:“哟西,你的良心大大滴好!你是良民,大大滴良民!”

  “多谢太君夸奖,多谢太君!”

  雪狼准备打着弟兄们离去,看见酒楼老板的衣襟上挂着一根金链子,伸手一抓,从老板的衣袋里撤出一块金怀表,拿在手上一看,外壳全部是用黄金打造,打开盖子一看,表盘里镶嵌着整整十二颗璀璨的钻石,时针、分针和秒针都是用纯金的。怀表的背面还刻着生产日期和厂家,原来这是瑞士产的手工金怀表,限量生产一百块,年代也有一百多年了,雪狼看得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可是值钱的玩意啊。

  正愁没借口撒泼杀人,这玩意倒是一个好引子。果然,酒楼老板一看雪狼要将他的金怀表抢走,大急道:“太君,这个不行啊,这是我祖传的,请您换给我吧!”

  “八嘎!”雪狼一把将金怀表收进自己的口袋里。怒道:“刚才还说你大大滴的良民,难道一块怀表都舍不得送给皇军吗?”

  周围的人一看雪狼的样子,都知道这家伙可能要杀人了,为了一块怀表把命搭上不值得啊,有一个人连忙过来劝说:“老板,既然皇军喜欢,你就送给皇军嘛。皇军肯定会罩着你的,以后你的生意肯定是好得很,这钱不就赚回来了吗?”

  这人说着又对雪狼道:“太君,老板答应送给太君了!我们知道太君您很忙,就不耽误太君的公事了!”

  又一个借口被化解了,雪狼只能语,转身向兄弟们挥挥手,当先大步走出了酒楼。一行人很上了卡车离去。

  卡车在行事途中,开车的小弟讪笑道:“大队长,那块金怀表给我看看呗!”

  “滚蛋!”雪狼笑骂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怀表到了你的手里还能再回来?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开车的小弟尴尬地摸了摸脑袋,随后问道:“咱们现在去哪儿?”

  雪狼想了想说道:“得找个地方加油,多弄点油料和吃食。去加坡的路上就不用再在沿途补给了,这样,看见日军巡逻兵就停下来!”

  “好的!”

  车子开了一会就看见两个日军士兵背着步枪一步三摇晃,看样子是喝高了。雪狼让小弟停车,然后下车甩手就是几巴掌将那两个日军士兵打醒了,“八嘎,你们身为帝**人怎么能大白天喝得醉醺醺的?”

  两个日军士兵看见是一个少尉,吓得一哆嗦,酒也醒了,连忙立正低头道:“嗨!”

  “我问你们,巴丹市的我军补给站在那?”

  两个日军连忙将地址说了出来,但是雪狼没来过这里,根本不知道怎么走,只得抓了两个日军士兵的壮丁,命令道:“你们两个站在车门踏板上指路,如果带错了路,死啦死啦滴!”

  “嗨!”两个日军士兵慌忙答应。

  有这两个日军士兵指路,雪狼等人很就找到了补给站,让那两个日军士兵滚蛋之后,开车一直开到补给站门口,通过检查证件之后就开进了补给站内,证件是早在华泰国国内就准备好的,与真的证件一般二,很容易就通过了检查。

  通过询问,雪狼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接待日军军官,说明来意后递上证明文件,负责接待的日军军官看了文件后二话没说就批了条子,毕竟上面已经向下了命令,抽调的部队必须以最的速度赶到西海岸,沿途补给站必须全力配合供给补给,耽误了这些部队的行程,补给站的日军军官也吃罪不起。

  雪狼拿着批文找到仓库见到仓库管理者,这是一个日军少佐,军衔比雪狼身上的少尉高出一大截,身材也肥胖得不像话。

  日军少佐看了批文,便让仓库的士兵开始搬运物资和油料,批文上的补给只够一天用的,过了这里再往南走之后证明文件就不管用了,因为文件上说是要到西海岸去的,往南走算什么?肯定有问题啊,因此雪狼必须想办法多搞一点油料,其他吃的可以不要,他们自己带了军粮,再加上这次补给的粮食,赶到加坡足够了。

  他想了想对日军少佐低声道:“长官,请这边说话!”

  日军少佐狐疑地跟着雪狼走到一边,雪狼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金条悄悄塞进日军少佐的手里笑道:“长官,这一路上补给油料实在是太困难,不知能不能多给我们配一点,从这里到西海岸还有几天的路程,万一找不到油料就麻烦了,长官帮帮忙!”

  日军少佐显然是个精通此道的人,他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不着痕迹地将金条塞进自己裤带里,咳嗽两声道:“没问题,毕竟你们也是为了帝国作战,我们应该大力支持!多给你们配发两桶!”

  雪狼大喜,连忙鞠躬表示感谢,两桶可不是小桶,而是大油桶,两辆卡车开到加坡绰绰有余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