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七一章 洪门大佬
  两个兄弟跟着孙有望去搞船去了,雪狼思索一会,觉得天黑之前一定要把胜宝旺机场周围的情况摸清楚,其他兄弟可以不需要熟悉情况,但作为指挥官应该对行动的地点一清二楚才行。

  先摸清楚情况才能决定如何进入机场,如何悄悄接近雷达站,万一被日军发现端倪怎么应对,炸掉雷达站之后怎么撤离,这些都是需要在摸清情况之后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要计划好的,否则时间就来不及。

  “狗子,六两,你们两个跟我去侦查机场周围的情况,除了安排必要的警戒之外,其他人都趁还有时间休息一下!”雪狼吩咐道。

  “是,大队长!”

  孙有望和两个兄弟换上一身便服从废旧工厂出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干货店,而是找了一辆车去了海边。

  没过多久便到了海边,一个兄弟问道:“孙哥,我们不是要去搞船吗?这里虽然是海边,可这地方根本不可能有船啊!”

  “对,这地方是不可能有船的,这里不适合船只停靠,渔船也不行,我是带你们来勘查地形的!”孙有望点点头,指着悬崖下面说道:“你们看这里,很隐蔽,弄到船之后把船停在这里,留一个人在这里看着船,等你们行动结束之后赶到这里,以你们的身手下到船上去应该不难吧?”

  “这是小意思,没问题!”

  “那行,走。我们去搞船!”

  半个小时后,三人开着汽车到了一间临街宅院,宅院的大门修得很气派,门前两只石狮子蹲守在大门两侧颇为威武,门口还站着两个身穿笔挺中山服的大汉,俩大汉面向街道双手背在身后,双腿微微张开。

  车子停下之后,开车的兄弟扭头看着这栋宅院笑道:“嗬,弄得还挺气派的啊,孙哥。这是什么地方?”

  孙有望抽了一口烟。说道:“洪门新加坡分会!”

  “洪门分会?孙哥您跟洪门的人有交情?”

  “曾经打过几次交道吧,算是不打不相识,来这里就是找他们搞船的,柔佛海峡太宽。一般的木船航行速度太慢。必须要搞到机动船。一般老百姓的船都是划桨船,而有些吨位的大船都被日本人征集走了,我们需要的船也只有洪门才有!”

  洪门的传说版本众多。各不一致,一种说法就是:洪门是天地会,又称红帮、三合会、三点会、三和会,致公堂是洪门的一个海外分支机构,他们一致的对外称天地会或红帮,对内则称洪门,洪门中最为有名,也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恐怕要数致公堂的司徒美堂先生。

  司徒美堂是爱国华侨领袖,也是世界洪门昆仲景仰的洪门元老。抗日战争期间,司徒美堂发动海外华侨以捐款捐物等各种方式积极支持祖国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侵略,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不朽贡献。

  洪门对中国国民革命的贡献,可以把它分为出钱和出力。出力的是国内的会党尽力最多,出钱的以国外华侨洪门会员最为踊跃。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南下侵略南洋各国,激起东南亚各族人民的愤怒反抗,海外的致公堂也运用各种方式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或组织华侨抗日武装,参加当地人民的抗日军。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的洪门人士许志猛、官文森、陈演生秘密组织发动华侨青年回国参加抗战。

  洪门组织之优点是有纵横系统,如在职位名称上有龙头、坐堂、执堂、心腹、巡风到么满的纵列,又有“言谈”、“手势”等的横向系统。即使第一见面的洪门弟兄,一见手势动止,一闻“春典隐语”,一说“花亭结义”,则是兄弟也,即是生死之交,若原有仇恨也化为玉帛。这种纵横系统,言谈隐语、手势均是洪门博学之士所编造的,在世界上并无其他任何秘密组织所能项背。洪门组织对入会无资格限制,仅须有介绍人,加入后彼此以手足相待,所以虽是秘密组织,但发展迅速(详细的情况在这里就不做介绍了)。

  三人下车走到门口,还不等门口两个守门人伸手拦下,孙有望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封名刺抱拳道:“二位,乌节海产干货店老板孙有望前来拜访陈爷,烦请通报一声!”

  左边一人接过名刺看了看,又看了一眼孙有望和他身后的两个兄弟,才说道:“稍等!”

  孙有望三人只得在外面等着,每人都慢慢抽着烟,没过多久,去通报的门卫出来道:“孙老板,我们陈爷有请!”

  “多谢!”孙有望抱拳行了个礼,带着后面两个兄弟跟着这人走了进去,跟帮会的人打交道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各种礼仪都要懂一点,特别是洪门这种传承已久的门派非常重视规矩和礼节。

  三人走进宅院就看见院子里到处都站着守卫,粗看之下竟然不下二三十人,这些人身上腰间都鼓鼓的,看样子应该是手枪。

  孙有望虽然从事谍报工作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但以前是龙帮中人,什么阵势没见过?而且这几年他从事谍报工作与各种人物周旋的经验是相当丰富,而他身后的两个兄弟则身经百战的铁血战士,这些守卫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是,三人神色自若地跟着前面的人走,完全没有害怕的模样。

  到了地儿,带路的人转身说了一句稍等,然后进去通报了,过了十几秒种那人又出来说:“三位,请进!”

  刚刚跨进门,就看见正堂对面一个五十多岁,穿着长袍的中老年人站起来抱拳笑道:“啊呀,孙老板。稀客稀客啊,快请坐,请坐!来人呐,上茶,上好茶!”

  这人就是洪门新加坡分会龙头老大,人称陈爷,洪门总归是一个江湖门派,虽然实力庞大,抗战中也出钱出力,但帮中人员的行事作风总脱离不了江湖习气。

  两人坐下后。孙有望抱拳道:“陈爷太客气了!”

  两人寒暄了几分钟。茶水端上来之后,陈爷就请孙有望喝茶,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谈,足足胡扯了半个小时。陈爷不得不佩服孙有望的忍耐功夫。放下茶杯问道:“孙老板。你今天来不仅仅只是向老夫讨一杯茶喝这么简单吧?”

  孙有望一听,慢慢放下茶杯道:“陈爷,实不相瞒。今天我来是想向您买一条船!”

  “买船?”陈爷有点糊涂了,问道:“你这是?”

  孙有望叹道:“陈爷,新加坡的局势您应该也看得出来,气氛越来月紧张了,这段时间天天死人,日本人丧心病狂啊,打到哪杀到哪,有几个同乡准备想办法离开这里,他们听说我认识的人多,所以托我帮忙搞一条船”。

  陈爷说道:“这我就不明白了,南洋各国都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如果去马来亚,根本不需要船,走新柔长堤通过日本人的检查就行,买船是去要去印尼?可现在印尼也是日本人做主,走来走去还不是在日本人的肚子里转悠吗?”

  孙有望点头道:“没错,就是要去印尼,不管怎么说,印尼的局势没有新加坡恶化吧?也许到了那边情况要好一些,呵呵,我也是受人之托,抹不开这个情面而已,至于他们去哪里,前途怎么样,我也管不了喽!不知道陈爷是否帮这个忙?”

  “哈哈,孙老板客气了,你是来买船的,这是买卖,谈不上帮忙!”陈爷摆手说了一句,思索一番后答应道:“好吧,既然是你孙老板要买船,那我自然是要卖给你的,只不过这个价钱上嘛……”。

  孙有望连忙道:“价钱上好说,好说,价钱按照新船的价格来算,您看行不行?”

  物品只要是用过的,再出售都不可能有新东西值钱,一般旧货,不管是什么出售价至少要减半,即使九成新也是一样,有的甚至只有新船三成的价钱,不过这也要看时机,如果卖家急着用钱,别人自然可以杀价,如果是买船的人着急用,卖主自然会尽量提高卖价。

  陈爷一拍手道:“好,就这么定了!你什么时候要?”

  “晚上八点之前!”

  陈爷掏出怀表看了一下,还有五个小时,时间上是足够了,于是道:“好,七点钟你去我的码头提船,我会跟那边打招呼!”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孙有望又跟陈爷聊了一会才起身告辞。

  等他们走后,坐在下首的师爷担忧地说道:“陈爷,这个时候把船买出去,如果他们在海上被日本人的巡逻队抓住,被日本人查到我们的头上,那我们就麻烦了!”

  陈爷点头道:“是啊,这也是我担心的!”

  “那您怎么还把船买给他,他也不过是一个有点小钱的生意人,为这种人把我们兄弟都置于危险的境地实在是不值当啊!”

  “生意人?”陈爷叼着烟斗抽了两口摇头道:“恐怕这个孙有望不止是生意人这么简单,此人仅仅只是一个干货店老板,却在新加坡认识很多人,而且长袖善舞,行事颇为神秘,我怀疑他是那边情报组织的人!”

  师爷看见陈爷是指了指北方,北方是什么地方?马来亚和华泰国,孙有望显然不可能是马来亚的人,只有可能是华泰国的人,他震惊地抽了一口凉气:“嘶——”。

  陈爷看了看师爷的反应,继续说道:“如果他真是那边的人,你想想,我们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能不记着我们的好?为了取得那边的好感,我们担心风险怕什么?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这样,你亲自去码头一趟,找人把他们需要的船重新刷一遍油漆,抹掉船身上的字样,即使被日本人拦截到船只,也不能证明那船是我们的!”

  师爷竖起大拇指道:“陈爷高明!时间不早了,我这就过去!”(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