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七二章 日本人察觉
  日军占领马来亚、新加坡、印尼之后也实行了如同在中国一样的统治,扶持当地的土著中有一定威望的人出来组建伪政府,或者干脆扶持原来的政府首脑继续执政,只不过这些政府的背后靠山从英国人变成了日本人,既然有伪政府,自然就有伪军、伪警察。

  两个穿着黑狗皮的马来人伪警察蹲在街角聊天打屁,街对面就是胜宝旺空军机场铁丝网围墙,机场跑道上不时有日军战机起飞和降落。

  右边一个歪瓜裂枣的酒糟鼻伪警察看着经过的这辆日军卡车眨了眨眼睛,眼神一直随着卡车的移动而移动。

  旁边同伴见酒糟鼻伪警察不说话,却一直盯着刚刚开过去的日军卡车看个不停,问道:“诶,我说,你怎么总盯着那卡车看?”

  酒糟鼻抽了抽鼻子道:“这辆卡车有问题!”

  “有问题?一辆卡车有什么问题,这是日本人的卡车!”

  酒糟鼻摇头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日本人的卡车,难道你没注意到吗?这辆卡车前后已经三次经过这里了,我怀疑这卡车一直围着机场转悠!”

  “你是说,车上的人在侦查机场的情况?”

  “对!”酒糟鼻站起来,又道:“你快去向上面汇报,我去跟着卡车!如果车上的人真的是想打机场的主意,那我们这次可就立大功了”。

  他的同伴连忙道:“好,我这就去!”

  卡车的速度不快。车上的雪狼等人是来侦查周围的情况,因此不能开得太快,卡车再一次转弯之后,车上开车的兄弟就从后视镜里发现了异常情况,扭头对坐在中间的雪狼说:“雪狼,情况不对,我们被盯上了!后面有一个穿黑狗皮的家伙骑自行车跟了我们好几分钟了!”

  雪狼转过上身,从座位后面的玻璃看过去,果然看见后面五十米处一个伪警察用力地蹬着自行车踏板,他想了想吩咐道:“停车。停在路边!”

  卡车慢慢停下来了。雪狼再次转身向后看去,发现那个伪警察这时也骑车停在了一家店铺门口。

  雪狼说道:“现在已经确认这家伙是跟踪为我们的,如果他不停下来,而是直接从我们身边骑过去。那我还不敢肯定他是跟踪我们。但他在我们停下来的时候也停下来。这就足以说明问题!开车吧,反正我们也把情况都摸清楚了,开快点摆脱这个人!”

  汽车启动了。飞速向前开去,那伪警察追了几百米后眼看着卡车越来越远,只得丧气地停了下来。

  开车的小弟问道:“雪狼,我们为什么不敢掉这个人?如果他把情况向日军方面汇报,引起日本人的重视,日本人肯定会猜到有人要对机场不利,我们想炸掉雷达站的难度将会大大增加!”

  雪狼眉头拧成了一个结,搓了搓脸说:“我当然知道,你能保证只有他一个人怀疑我们的行为?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盯梢一般都需要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现在只有他一人,说明他还有一个同伴,这个同伴去报信了,我们杀了这个跟踪的人只会引得日本人更加重视,一方面加强机场的防御力量,另一方全力调查这件事情,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日本人虽然也会警惕,但不会高度重视,我们只是围着机场转了几圈,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咱们现在回去,做好计划,然后好好睡一觉,无论日本人是什么反应,明天凌晨三点四十分我们都必须行动”。

  “明白!”

  回去的时候,雪狼等人在街上买了一些肉食卤菜和馒头带回去给留守的兄弟们吃,回到废旧工厂的时候,两个跟着孙有望去搞船的兄弟还没有回来。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可是该吃饭的时候,雪狼叫醒大家起来吃饭,吃饭饭之后继续睡觉,养精蓄锐,雪狼一个人做行动计划。

  新加坡日军情报处,情报处长东乡六郎办公室。

  “叮铃铃——”电话响了。

  东乡六郎拿起电话:“莫西莫西!”

  “东乡处长,有两个巡警刚才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一辆我军的卡车围着机场连续转了好几圈,他们怀疑车上的人对机场图谋不轨!”

  东乡六郎听了之后问道:“现在那两个巡警在哪里?卡车又在哪里?”

  “有一个巡警骑着自行车跟过去了,另外一个在我这里!”

  东乡立即指示:“马上派人去机场方面看看,找到跟踪的巡警!我马上过来”

  “嗨!”

  情报处就设在胜宝旺海军基地内,到机场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东乡很快赶到了,酒糟鼻被带了过来。

  东乡打量了一下酒糟鼻巡警,问了一下他的姓名,然后又问他跟踪的具体情况,当得知酒糟鼻被甩掉之后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一辆日军卡车在机场周围的道路上转悠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这种现象也有些可疑,现在汽油和柴油多紧张啊,如果是军队的人,没事开车玩?这好像有点不符合情理!

  东乡想了想命令道:“立即派人全力寻找那辆卡车,如发现可疑的卡车,一律先扣下来再说”随后又指着酒糟鼻说:“你滴,跟着一起去!”

  “嗨!”

  东乡六郎下达命令之后,有迅速坐车赶回了司令部,紧急求见寺内寿一。

  “报告将军,东乡君来了!”寺内寿一的副官走进办公室汇报道。

  寺内寿一动了动手:“让他进来!”

  “嗨!”

  东乡六郎进来后立正敬礼:“将军!”

  寺内寿一抬头道:“东乡,有事吗?”

  “是的。将军!下面有两个巡警发现了一辆卡车不停地围着胜宝旺机场打转,而且是我军的卡车,我怀疑有人偷窃了我军卡车,穿着我军士兵的服装,然后开着卡车对机场进行侦查,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有人想对机场不利!我已经派人追查那辆卡车去了”。

  寺内寿一放下钢笔问道:“你是不是太过多虑了?在路上开卡车的不少,说不定是有人在练车呢?那两个巡警看见车上有几个人了吗?”

  “看见了,他们都说有三个人,都穿着我军服装。还有一个穿着军官坐在驾驶室中间。开车的是一个士兵!您想想,如果是练车,军官有必要坐在车上吗?而且现在油料紧缺,我们海军和空军都要省着用。更不用说陆军了。我敢肯定那卡车上的三个人肯定有问题”。

  寺内寿一点头道:“哟西。你分析的很好,那你准备怎么办?”

  东乡六郎立正道:“将军,我认为机场方面一定要强检查进入人员。同时还要加强巡逻和守卫,关键是我们不知道他们侦查机场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一定要尽快查清楚!”

  “哟西,机场绝对不能出问题,你放手去查吧,我会打电话给机场方面,让他们加强守卫和巡逻的!”

  东乡六郎立正低头道:“嗨!”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新加坡个个交通路口都不满了日军宪兵队岗哨,不仅检查行人,而且对开卡车的人检查得非常严格。

  直到晚上八点,东乡都没有得到任何不利于机场的相关消息,这让他内心焦急不已,他想到既然白道上查不到,那就只能找地下世界的人!

  他很快带着几十个宪兵到了洪门新加坡分会陈爷的住处,此时陈爷正躺在摇椅上假寐,师爷在旁边向他汇报情况,“陈爷,他们已经把船开走了,事先我已经让人将船身重新刷了一遍油漆,就算日本人逮到那条船,也认不出是我们的船!”

  “这就好,日本人在新加坡的势力太大了,如果被日本人察觉到此事与我们有关,那后果太严重了!”

  “陈爷,情况不对,外面来了很多日本兵!”就在陈爷刚说完的时候,一个下面的小弟汇报。

  “什么?”陈爷惊得站起来,“难道他们是为了船的事情来的?不可能啊,这才过去多久?走,跟我出去看看!”

  走出正堂,院子里已经站满了日军士兵,陈爷一看站在中间的日军军官是东乡六郎,连忙抱拳道:“原来是东乡长官,不知道东乡长官这么晚了来敝人住处所谓何事?”

  东乡将指挥刀撑在地上道:“陈先生,你是新加坡洪门的领袖,整个新加坡地下势力都在你的掌控之内吧?我想请陈先生帮一个忙,如果陈先生答应帮忙,您将会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

  “东乡长官请说,如果陈某能够帮得上,自然不会推辞!”

  “哟西,今天有人在侦查胜宝旺机场,我们怀疑这些人想要对机场不利,我想请陈先生发动你的力量收集市面上一切于此有关的可疑消息!如果得到了消息,请您立即通知我,我们大日本皇军一定重谢!”

  陈爷一听不是船的事情,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要查市面上有关对空军机场不利的消息不是不行,而是一旦查起来就会得罪人,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敢跟日本人叫板的肯定都是不是善茬,如果让对方知道是他在帮日本人,恐怕他会名誉扫地,他在洪门中也将失去威信,他想了想拒绝道:“东乡长官,恐怕这个忙我真帮不上,我们洪门是在新加坡有一些人手,但是那些敢打机场注意的人,恐怕也不是我们能查得到的!”

  “八嘎,陈先生,你敢拒绝跟我们大日本帝国合作?”东乡大怒道。

  陈爷摇头道:“东乡长官,我只是一个生意人,我不想参合政治,对于您说的这件事情,我只能说抱歉!”

  东乡气得直哼哼,狠狠道:“陈先生,你会后悔的!我们走!”

  看着日军出去之后,陈爷叹了一口气道:“师爷,看来我们在这里是住不下去了,马上准备,我们连夜走人,另外找地方住!”

  “是,陈爷!”(未完待续。。)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