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百炼飞升录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洞中尸骸
  望着得到的数十块灵石,秦凤鸣心中激动不已。虽然被困此地两年有余,但有这些灵石作为补偿,自已已大赚便宜。

  现在修仙界,灵石矿已很少能开采到中品以上的灵石。就是有所开采,也被各大宗门的长老所控制。等闲不会外流。故此,就是有再多低价灵石,也无处去换取中品灵石。

  这次能一次得到数十块,这种好事,是任何修士想都不敢妄想之事。

  翻手,将灵石用一只储物戒指收起。然后转身面向一侧的山体。

  就在秦凤鸣破去幻阵禁制之时,他就已发现,幻阵下面有一山洞,洞口有两丈大小,有一石门镶嵌在洞口之上。同时,其还发现,有数具骸骨散落在周围。

  在每具骸骨之上仔细搜寻一番,获得了十数个储物戒指,但神识探入,不觉有些失望,里面并未任何出奇之物,均是聚气期修士所用之物。

  想来是不小心落入禁制内的后来修士,未能破阵而出,被禁制灭杀在了此地。其用一法器,在地上挖了一深坑,将所有骨骸都放入其中,算是入土为安了。

  然后,秦凤鸣面向那座石门。此处难道是一上古修士洞府?

  其心中如是想着。面上也不由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手一番,将阴阳八卦阵取出,将之布置在洞府四周。然后才仔细打量起面前石门。

  此石门之上,雕刻着许多奇怪符文的浮雕,上面一层银光似显非显,似乎灵性十足。一就知有什么禁制布在其上。

  见此,秦凤鸣并无任何异样,如上古修士洞府,没有禁止,才会让其困惑。

  上古之时,无论是修炼资源,还是修炼条件,都比现在丰富许多。每名修士都可能对阵法之道有所涉猎。

  站在石门外十数丈外,手指一动,一道飞剑向着石门飞去。

  ‘砰’

  一声巨响响起。就在飞剑接近石门之时,一层银光自石门上闪现而出,形成一层护罩,将飞剑反弹而回。

  见此,秦凤鸣心中大定,此石门上禁止,并无如何神奇之处,此时的他,已非两年前的秦凤鸣,对禁制已略懂一二。

  瞧刚刚禁制所展现的状态判断,此禁制仅是一防护禁制,是依靠符文之力,自行产生护体罩壁,平时之时,极少消耗自身灵力。

  此种禁制,在上古之时,是极为易学之术。只要有符文样本,普通修士就可布置。要想破除,只需用蛮力,攻击禁制即可。

  想到此处,秦凤鸣收起飞剑,一抬手,阴阳塔出现在空中,灵力催动之下,红、蓝两种火弹自其喷射而出,直奔面前石门而去。

  仅一顿饭功夫,随着一声爆裂的‘砰砰’声,石门之上的银色光芒爆出一阵耀眼白光,然后消失不见。

  秦凤鸣见禁制已破,手一挥,收回阴阳塔,然后祭出一傀儡人,让其慢慢将石门推开。登时,一道黑洞洞的洞道出现在其面前。

  没有任何犹豫,傀儡人举步向洞道内走去。秦凤鸣紧随其后。

  进入洞道并未多远,里面是一个面积颇大的山洞,有十数丈平方大小。洞内有石桌、石椅、石床等生活用具。

  驱动傀儡进入山洞,并未再遇到任何禁制存在。秦凤鸣迈步站到山洞之内。

  放出神识,仔细在山洞石壁之上仔细搜寻了一番,并未见到什么隐秘石门存在,心中不觉略感失望。

  举步来到石桌之前,见石桌之上空空如也,无任何物品存在。然后,转身向着远处石床走去。

  在石床之上,有一具骸骨平躺在其上。血肉衣物早已不见。身侧也并未任何物品,望向其手指,上面也空无一物,但是,在其左手手腕之上,却套着一个闪着丝丝五彩光芒的镯子。

  与自己手上的灵兽镯有几分相似之处。秦凤鸣心中一动,抬手将其射到手中,仔细观瞧。

  只见上面符文闪现。有五彩光芒环绕其上,比自己的灵兽镯,显得要精致几分。神念一动,慢慢浸入其中。

  神念并未丝毫阻碍,轻易就探入了进去。

  秦凤鸣第一感觉,此不是灵兽镯,而是一储存物品的手镯。因里面竟然有数十块烁烁放光的灵石,且都是中品灵石。还有一些炼器材料,以极几件灵器。

  稍一扫视,其就发现,里面空间奇大无比,并且内部被分成了一百二十八个格子,每一格,都比自己的储物戒指还要大数倍。整个储存空间,就是比传说中的二百五十六倍的储物戒指,还要大上数倍不止。

  握着此镯子,秦凤鸣心中激动不已,其心中明白,这就是,只从典籍中见到过的储物镯无疑。是比储物戒指更高级的储存类宝物。

  顾不得查其内物品,手一翻,储物镯消失不见。

  然后,秦凤鸣面向尸骸,见并未其他之物,轻叹一声道:“来道友也是一苦命之人,在道友赠秦某灵石和储物镯份上,在下就将道友安葬,以慰你在天之灵吧。”

  说完,手中一动,一件法器出现在其手中,在石床旁,运力挖出了一个石坑,将石台上骨骸放入石坑之内。用碎石将其覆盖。

  起身,注视良久,就想出洞离开此地。

  就在其转身之际,眼不由扫视了一下石床,虽洞内漆黑,但如此近距离,还是让其发现,在原来骨骸躺卧之处,有一散发着微光的物品存在。

  秦凤鸣心中一动,立即停下身形,定睛望石床去。

  只见一个成人巴掌大的牌子,平放在石床之上,起先之时,尸体将其整个盖住,其并未发觉。将尸体移走之后,才显露出来。

  将牌子拿到手中,入手极其冰冷,仿若手握寒冰一般,上面符文纷杂,密密麻麻,好像是某种文字,但秦凤鸣一个不识。其材质,秦凤鸣竟然无法判断出是何种材料制成。

  其在炼器殿之时,可是从费师叔处瞧过不少有关炼器材料的书籍,就是上古之时的珍惜材料,其也能分别出一些。

  作者有话说

  虚眞错日期,本来今天想定时上传,接过把今天成号了,对不住大家,今天一定上传五章。这周将报更周欠的八章不完。

看过《百炼飞升录》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