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百炼飞升录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勾结
  苏贵元,本是一介散修,在衢州境内,散修的处境,极为难以生存。【绝对权力】

  衢州本就修炼资源贫乏,并且有限资源,还被数十个宗门所控制,为了弄到几块灵石,苏贵元不得不以聚气期五层的修为,就进入深山高林,寻找些灵草,以换取其修炼所用灵石。

  但此种灵草换灵石,其内却存在极大危险之处。如果其遇到一妖兽,性命丢掉,也是极有可能。

  不过,苏贵元运气相当好,深入山林十数次,从来未遇到任何厉害的妖兽。故此,他凭借自身努力,他的修为也慢慢增长。

  四年之前,终于在一次金符门选拨弟子之时,被选中,正式加入了金符门。

  进入金符门后,他的处境虽略比散修之时稍好,但修炼资源窘迫之事依然未曾有多少改观。

  但自从苏贵元遇到一人后,其处境得到了极大改善,灵石不再捉襟见肘,有时还能得到些许丹药,这些,让苏贵元自内心感激此人。

  这人就是韦君浩。对于韦君浩因何对自己如此之好,时不时资助一些灵石不说,有时更是能得到一颗益气丹。

  苏贵元本就是三灵根拥有者,凭借自身努力和韦君浩的资助,竟然三四年时间,就从聚气期六层,提升到了聚气期九层,这让金符门掌管弟子的刘姓修士欣喜不已,并将苏贵元当作了精英弟子来培养。

  这对苏贵元来说,异于鲤鱼跃龙门,一步登天。

  这一日,正当苏贵元在自己洞府修炼之时,一道传音符激射进了他的洞府,一直飞到其身前。

  睁开双眼,将传音符拿在手中,灵力注入,登时,一道声音传出:“苏师弟,为兄韦君浩求见,还望师弟能出来一见。”

  见是韦大哥亲来,苏贵元不敢怠慢,立即起身,来到洞府之外。

  一见韦君浩,苏贵元就欲大礼参拜,但被韦君浩伸手拦截:“呵呵,苏师弟不必如此,你我兄弟,情同手足。”

  “韦大哥,多日不见,本该师弟前去拜望,不想大哥却是先来了,实在是罪过。”苏贵元见韦君浩如此,内心是真感激对方,如果没有对方帮忙,自己现在可能还在聚气期七八层徘徊。

  “呵呵,君浩也是多日不见师弟,这才过来看看,如不嫌弃,咱们到你洞府一叙可好?”韦君浩双目闪闪,出言说道。

  “是师弟失礼了,韦大哥,请里边坐。”说着,当前带路,进入到洞府之内。

  二人坐定,韦君浩双目注视苏贵元,久久未曾说话。就在苏贵元手足措之时,韦君浩突然开口道:

  “这数年来,苏师弟感觉韦某对师弟如何?”

  听到此言,苏贵元就是一愣,不知对方如何会有此问,但他不敢怠慢,面露感激之色,立即说道:

  “韦大哥对贵元有再造之恩,如果没有韦大哥之助,也就没有贵元的今天。如果大哥有何事要贵元去做,但请直说,论刀山火海,贵元绝二话。”

  韦君浩注视良久,脸色忽然变得极为郑重,沉声说道:“不瞒师弟,我乃是韦氏家族之人,我父和我叔叔都是筑基期修士。长期以来,我韦氏一族,备受金符门压制,一直未能有大的发展。”

  听到此言,苏贵元脸色微微变色,但瞬间又自恢复,双目注视韦君浩,未曾有丝毫躲闪。

  见此,韦君浩衣袖中的双手才微微放松。稍顿,继续说道:“故此,家父和叔叔决定,要脱离金符门,自立门户。”说完后,双目紧紧注视苏贵元。

  虽然苏贵元刚才就已料到,但经韦君浩亲自说出,还是不绝脸色大变。眼神不断闪烁,心中如波涛一般,难以平静。

  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苏贵元才慢慢镇静,脸色闪出一丝决然之色。沉声说道:“韦大哥,如果没有你们韦家,苏贵元可能还在聚气期六七层徘徊,大哥对贵元之情,没齿难忘,不知大哥要贵元如何做,但请直言相告。”

  “好,有兄弟此言,君浩就知足了。明天清晨之时,就是黑风门攻打金符门之时,师弟只要协助为兄,将金符门的护派禁制破除即可。我已联系了数名同道,到时会一起出手,只要破除了禁制,师弟就算立下了大功,到时按功行赏,一定不会忘记师弟。只要师弟愿意,到时加入我韦家,一定得到家父看重,就是筑基,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韦君浩见对方已然应允,登时说出更大利诱,在如此好处面前,对方那还有不答应之理。

  第二日半夜之时,就在浓浓夜色之中,就见四人敛气隐形,向着当初秦凤鸣去坊市之时,领取玉牌的那个阁楼飞去。

  此四人,正是苏贵元、韦君浩和另外两人。均是韦君浩以前施以利诱,招揽过来的金符门弟子。

  就在四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阁楼之时,面前的一切让四人登时呆立当场。只见阁楼大厅之中,端坐一人,正是那刘姓修士疑……

  秦凤鸣自从进入洞府开始,就未曾再离开过分毫,每天都在重复着相同的程序,日子显得极为平静。但这日清晨,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一日,秦凤鸣正在催化虫卵之时,红色小兽突然传来一道神念。

  秦凤鸣登时一愣,刚要联系小兽之时,突然一道传音符自洞外飞进,径直飞到了他身前。

  手一伸,将传音符收入手中,灵力一动,耳边登时想起一道少女的声音。正是数月未曾见的杜婉卿疑。

  只是其声音之中,却充满了焦急之意:“秦师叔,大事不好了,黑风门之人正在攻打我们金符门,我父让侄女来请师叔。”

  听到此言,秦凤鸣登时一愣,看来金符门确实出了大事,不然,杜涛不会将自己是筑基期修士之事告诉杜婉卿。

  秦凤鸣将洞府内的灵草都收入玉盒,贴上禁制符,将孵化的白色甲虫也收入灵兽镯,将洞府巡视一遍,并未遗留任何物品,这才起身出了洞府。

看过《百炼飞升录》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