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百炼飞升录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归属
  站在大殿之内,秦凤鸣表情平静,看着身边面带兴奋的百十名修士,其心中沒有丝毫激动神色,

  对于加入莽皇山,虽然其心中也是高兴,但绝沒有其他修士的急迫之意,

  莽皇山,也仅是其修炼的一个避风港而已,能否对他修炼有所帮助,秦凤鸣此时却是还并不抱多少希望,

  虽然莽皇山其内各种符箓符咒与各种典籍众多,但以其此时修为,能够见到的,想來不会太多,

  秦凤鸣此时心中所想的,却是打算利用十数年,将境界完全稳固,然后再次冲击成丹瓶颈,以期能一举将之突破,此也是他心中此时最大的心愿了,

  但此时的秦凤鸣不知,他修仙之路,将有一个极为艰难的道坎正在等着他,如果不能将此坎越过,他的修仙之路也将彻底断绝,

  就在秦凤鸣胡思乱想之时,三名化婴修士却是进入到了大殿之内,看着面前站立的百名筑基修士,舒姓老者笑容一展,呵呵说道:

  “首先,老夫恭喜各位通过了我莽皇山的技能比试,不过,要想顺利加入我莽皇山,却是还有事情未办,虽然我莽皇山对于修士出身并不看重,但为了避免与其他宗派有所纠葛,故需要对各位通过比试的道友进行审核,完全沒有问題,才可正是加入莽皇山,”

  “加入之后,我莽皇山会对各位进行系统教授,三年之后,会对大家所学进行一次测试,不能通过者,只有派往他处,成为外门弟子,通过者,才能作为正是弟子予以培养,此各位也要心中熟知才好,”

  听到此处,大殿之内的众位修士,心中才知,通过技能比试,也仅是加入莽皇山的一个敲门砖而已,更为严格的测试,还未正是开始呢,

  看來,这些大派招收弟子,却是严格以极,

  众修士此时面容,已然沒有了丝毫兴奋之色,众人均是知晓,虽然面前化婴修士说的轻猫淡写,但其难度,想必比入门比试,还要难上倍数不止,

  “好了,各位以参加比试的技能,去到所属堂口报道,然后跟随各位执事回到各堂,进行身份测试查对,此时,心中有鬼者,请主动站出,如果被我莽皇山查出有丝毫异样,那也只有将性命留在我莽皇山了,”

  舒姓老者说着,其威压已然大放,

  一股迫人以极的威压喷涌而出,向着大殿中站立的众位筑基修士席卷而去,瞬间便将众人包裹在了其内,

  秦凤鸣只感觉一股巨大压力扑面而來,其身体陡然间似乎重逾千斤,心中一股颤意急速升起,身体丝毫气力也未能调动,一种骇然之意陡然充斥在了心中,双膝一曲,就想跪伏在地,

  其急忙体内灵力急速运转,庞大灵力护住心神,强力稳定之下,身形才自稳固下,

  其他数名筑基初期修士,已然难以承受此巨大威压,纷纷瘫倒在地,难以自己,其他未能倒地的修士,也自正在极为与此威压对抗,身体也是摇摇欲坠之态,

  好在此威压來的突然,去的也极为迅速,仅仅一两个呼吸功夫,那威压已然消失不见,

  此时的众筑基修士,心中均是惧意大起,化婴修士却是神通非凡,仅仅是将其自身威压释放,就让众人难以承受,兴不起丝毫与之对抗之心,如果祭出神通手段,可能仅需一个眼神,就能将众人统统灭杀在此地,

  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大殿之内,气氛压抑以极,落针可闻,众修士心中均是惶恐不已,大气都不敢大出一声,

  “呵呵,既然无人站出,那就去跟随各自堂口执事回各自驻地吧,”

  众人听到此音,才如释重负,急忙去寻找各自技能比试时的执事之处,等待离开此大殿,

  转瞬之间,大殿中央,就仅剩秦凤鸣一人单独站立,

  此时,秦凤鸣心中还不知到底去到那一堂口报道,对于四项技能,他心中却是知晓,哪一项都对其有大用,且均是其有心深入研究的对象,

  炼丹,与其修为增进息息相关;炼器,是其最早接触的技能,如果不是其跟随落霞宗费师叔学习炼器,其也不会有此事成就;制符,是其对抗比自己修为高的对手的主要手段;阵法,却是其保命的最有用的手段,

  就在秦凤鸣心中思虑不知如何取舍之时,却是一道声音传进了其耳中:

  “呵呵,秦小道友,具体你加入哪个堂口,却是不用着急,一会儿老夫带去面见师尊,到时自会知晓,”

  一听此言,秦凤鸣立即身形一震,此声音,正是面前舒姓老者所发无疑,

  让其心中震惊的,此化婴修士口中所说的师尊,不用多想,也能知晓,其师尊,定然是莽皇山化婴后期大修士中的一人无疑,

  秦凤鸣也未曾想到,自己已然被莽皇山的太上长老知晓,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自定下心神,安静的站立一旁,不再有所动作,

  舒姓老者身侧的两名化婴修士,此时也已然收到了舒姓老者的传音,对于前方站立的青年修士,他二人原先也有收归门下之念,但听闻舒姓老者之言,二人也是知晓,那小修士的归属,已然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了,

  一炷香时间后,百多名此处通过比试录取的筑基修士,已然完全分好了归属,当众修士见大堂之上站立的秦凤鸣之时,均是面现疑惑神情,

  但在众位大能之士面前,众人均是不敢出声议论,

  站立人群中的袁士海不住盯瞧秦凤鸣,眼中也似有询问之意,秦凤鸣见此,嘴唇微动,已然传声了过去:

  “袁道友勿虑,秦某去处,几位堂主已然有所安排,袁道友只需以后好好修炼,以期能通过三年后的测试,”

  对于那青年修士,袁士海心中感激非常,如果沒有此青年,他也沒有此时加入莽皇山的机会,听到对于之言,其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原先在广场之上见过的那位莫家修士,此时更是面露一凶历之色,紧紧盯瞧着秦凤鸣,不知其心中所想,

  对此,秦凤鸣却是丝毫表情也无,此种世家子弟,他自是不会放在眼中,如果其敢对自己不轨,就是出手将对方灭杀,秦凤鸣都不会有丝毫顾忌,

看过《百炼飞升录》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