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百炼飞升录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心得与两仪炉
  秦凤鸣來莽皇山,他心中就是抱着能解开灵宝修复之谜,但此时听闻莽皇山最具权威的炼器宗师解说,他心中不免大失所望,

  虽然他心中失望以极,但他面容之上却是丝毫也未带出,听完师尊之言,他再次躬身,恭敬道:

  “师尊竟然也不知晓,此也是极为正常的,想那灵宝非是我人界修士可以炼制之物,留世已经极为稀少,看來传闻定然有所偏差,”

  对于面前年岁极为年轻的青年修士此问,秦凤鸣的其余四位师尊,心中也是略有惊愕,灵宝,就是在灵界,数量也是不多,

  据说炼制灵宝,与炼制法宝却是沒有多少相似之处,炼制之时,所用材料与打入的咒决,在人界却是绝对难以寻到,就是灵界是否有人知晓那些难明的咒决,也是两说之事,

  能炼制灵宝的,只有仙界之人的仙人,灵界的灵宝,也仅是远古之时,仙界遗留在灵界之物,灵界的大族将灵宝视为镇族之宝,此足可以看出灵宝的珍惜程度,

  更有甚者,灵界将留存的灵宝按威能强大与否排了一灵宝榜,只是此榜单人界各个界面却是知道极少,就是有哪一宗派知道了此榜单,也定然不会外传,

  此时人界的各个界面,灵宝所留存的数量,也是极为稀少的,这些灵宝能存在人界这些下层界面,却是得益于起先的灵界大战,

  灵界当初与真鬼、真魔界争斗,致使小部分界面分离出了灵界,陨落在这些小界面之上的高级修士,其中却是有些灵宝在身,这些人界界面上的灵宝,就是那时所留存下來的,

  对于这些,身为大修士的司马博五人自是有所耳闻,

  虽然有所知晓,但司马博自是不会对秦凤鸣叙说的,上界的事情,非是人界修士所能言说清楚的,其中有几分真实,司马博自己也不知道,

  “凤鸣,你竟然问道老夫灵宝之事,虽然老夫难解解答,但不对你补偿一二,老夫心中也是有些难安,老夫手中有一前辈所注心得体会,是关于炼制仿制灵宝的,你可以复制一份,以后仔细研究一番吧,”

  仿制灵宝,秦凤鸣听闻此几个字,心中就是一惊,

  身为炼器师,他自是知晓何为仿制灵宝,此种宝物,是依据传说中的灵宝外观,威能,以极灵宝的材料属性,经过炼器大师的精心研究改良,所炼制出一种灵宝的仿制品,

  此仿制品,虽然外观与传说中的灵宝大体相似,但其威能,却是仅有灵宝的十分之一二,

  就是此十分之一二,人界修士所炼制的顶尖法宝,也难以与之对抗,可以说,仿制灵宝,是介于古宝与灵宝之间的一种威能极为强大的宝物,

  司马师尊手中竟然有一前辈高人关于仿制灵宝的炼制心得体会,此却是让秦凤鸣大为惊喜不已,此种难得的典籍,在修仙界之中,绝对属于孤本之列,

  “多谢师尊,弟子定当详加研究,以期有所收获,”

  随着司马博的挥手,一个古朴以极的卷轴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自此绛红的卷轴之上,却是有一丝极为精纯的灵气散出,

  只看此卷轴的外观,秦凤鸣就已然知晓,此卷轴存世已然极为久远了,

  秦凤鸣不敢有丝毫怠慢,双手急忙将绛红色卷轴握起,极为小心的将之打开,只见卷轴之上,却是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迹,

  这些字迹,却不是此时修仙界所使用文字,看上去,却是与十数万年的古字有几分相像,虽然如此,但秦凤鸣却是一个也未认出,看來,此卷轴,存世定然还要久远的多,

  虽然对这些文字不甚明了,但将之完全复制到玉简之上,秦凤鸣还是能够办到,

  时间不长,秦凤鸣便将绛红色卷轴之上的文字完全复制完成,毫不停留的将那卷轴归还给了司马博,然后再次恭敬施礼道:“多谢师尊,弟子已然复制完毕,不过,上面文字,弟子却是一个也未知,”

  “呵呵,这些文字,乃是数十万年以前,一个远古部落的独特文字,你欲将之弄明白,却是也不难,我莽皇山书麓殿内,就有一些此种文字介绍的书册,不过数量并不太多,能否将所有文字弄明,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天赋了,”

  听到师尊如此说,秦凤鸣心中却是感激非常,对于这些古字,师尊却是不会手把手的教习,要想弄明,还得靠自己才可,

  有曾经跟随大梁国沧北城,温性老者学习古字解析的经历,对于这些古字,秦凤鸣心中并未有多少担心,

  对于司马博手中有关于炼制灵宝仿制品的典籍,其余四位大修士并未有丝毫异样神色,

  他们心中也是知晓,那不过是一名前辈修士关于炼制灵宝仿制品的心得体会,与具体炼制灵宝仿制品,还差的极为遥远,就是有此心得体会在手,也难以炼制灵宝仿制品,

  再说,此卷轴在师兄司马博手中也定然时间不短,但身为炼器宗师的师兄,却是从未听闻过他炼制出了一件灵宝仿制品,

  有此可以看出,此卷轴,也仅是一无用之物,

  见秦凤鸣卷轴已然复制完成,且问題也已然问完,庄道勤却是起身,再次开口道:“好了,此次沒有任何事情了吧,老夫和徒儿可以离开了吧,”

  “呵呵,庄师弟且慢,师兄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交代给凤鸣,”

  随着司马博话语说完,其手中已然出现了一个炼器炉,此炉外观极为考究,上面花纹符咒镶嵌其上,同时,有一层极为稀薄的灵气覆盖在了炼器炉的表面,

  不用细看,秦凤鸣也知此炼器炉珍贵以极,

  “凤鸣,此炉名为两仪炉,跟随为师已然有数百年之久,是炼制顶级法宝的炼器炉,两仪之说,是因为当炼制两种属性相克的材料之时,此炉能消弱两种材料之间的抵触之力,以此提升炼制的成功率,”

  望着此炼器炉,秦凤鸣就已然兴奋非常,听闻司马博所言之后,秦凤鸣心中,更是震惊到了极处,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奇异的炼制容器,实在让他惊愕非常,

看过《百炼飞升录》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