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月老志 > 第1196章 借剑
  这是诛仙四剑中的绝仙剑,有道是‘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金仙血染裳’,诛仙四剑暗合四象之数,代表着通天教主的道心变化,绝仙剑含水之性,富于变化,被很多人认为是诛仙四剑中威力最强的一柄。

  明钦见洛咏言落在下风,展动身法,掠到洛咏言身边,将绝仙剑塞到她手里。他的云梭玉步实在太过精妙,洛咏言和冷锋战得难解难分,明钦却能来去自如,不但冷锋暗自惊凛,洛咏言也是刮目可看。

  手中忽然多了一柄长剑,诛仙四剑皆含有强大威能,洛咏言是道术高手,不难体会出来。

  霹雳车虽然威力强劲,如今全开进山谷中,犹如一字长蛇,运转不灵,一旦遇到袭击,纵有强厉火炮,也不敢使用。

  藏兵谷位置隐蔽,易守难攻,这是它的优点。但是这么多霹雳车开进谷中确实弊病很大。

  冷锋和沙横行做梦都没想到金乌教的人马能潜来此处。这几日禁军连战连捷,不但击溃了彭念生、陈庭风的邀击,兵围海市城。又联合眠鹤、慎玉的兵马打败金乌教的援军。剿平金乌教似乎已经是迟早的问题。

  洛咏言带人突然扑杀守卫,冲入谷中,打了禁军一个措手不及。

  敢死队手持枪铳,奋勇争先,将魔血洒到霹雳车上,到处放起火来。

  魔血极易燃烧,而且燃烧之后很难熄灭。火光一起,藏兵谷登时陷入混乱。

  冷锋正为沙横行设宴劳军,酒过三巡,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呼喊之声,一个兵卒冲了进来,慌慌张张的道:“将军,不好了。有大股匪寇闯了进来,放火烧了我们的霹雳车。”

  “什么?”

  沙横行闻言霍然站起,酒意登时醒了几分,胡子翘起,瞪着眼珠道:“冷老弟,你这藏兵谷怎么能让匪寇闯进来?”

  沙横行这话虽然有诿过于人的嫌疑,但是冷锋是藏兵谷的主将,自然应该负主要责任。沙横行若非对他太过信任,也不至于懈怠至此,跟他置酒高会。

  “出去看看。”

  冷锋脸色阴沉,禁军连战连捷,气势如虹,藏兵谷相隔十里,向来风平浪静,他也料不到金乌教还有力量进攻这里。

  冷锋和沙横行急忙出来查看,只见谷中火光冲天,敢死队将准备好的魔血泼到霹雳车上。霹雳车威力虽强,苦于运转不灵,难以反击。敢死队四处放火,许多霹雳车陷入火海,被烧成一具骨架。

  冷锋从护卫手中接过枪铳,扬声道:“大家不要慌,霹雳车继续前进,莫要走脱了贼寇。”

  藏兵谷谷口一段狭窄,谷中空间颇大,能屯聚千军万马,是以有藏兵之名。

  霹雳车毕竟数量众多,短时间不可能尽数毁坏。只要驶到谷中宽敞的地方,便能掉头狙击,立于不败之地。

  而且冷锋负责调运粮食,麾下有三千人马,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只是谷口一带防守相对薄弱,才给了洛咏言可乘之机。

  冷锋下了命令,沙横行亲自调度,着火的霹雳车窜上山坡,让开道路,让完好的霹雳车能迅速通过狭窄地段,开进谷中。

  敢死队毕竟是血肉之躯,霹雳车是钢骨铁甲,枪铳根本打不穿。霹雳车一旦行进起来,敢死队也无力拦阻。

  洛咏言暗叫不好,谷中有重兵防守,霹雳车如若逃入谷中,到了禁军庇护之下,敢死队便失去动手的机会。

  敢死队员眼睁睁看着霹雳车穿过火海,往谷中驰去。这样下去,势必要前功尽弃。

  明钦心知这个时候难以留手,潜运神念幻化出琉璃宝塔,喝一声:“起——”

  锻魂塔是阴界锻炼强鬼的法宝,威力极大。霹雳车虽是钢骨铁甲,也受不住锻魂塔一击。明钦将锻魂塔祭出,宝塔迎风便长,紫电缠绕,轰隆一声砸落下来。

  一辆霹雳车不知避闪,被锻魂塔砸个正着,车顶陷进去一个破洞,成了一堆废铁。

  前面的霹雳车残破不堪,横在道路中央,后面的车队也无法行进。

  洛咏言精神一振,招呼敢死队扑上去投掷魔血。

  冷锋眼见明钦用宝塔毁了一辆霹雳车,冷哼道:“原来匪寇中还有道术高手。我去会会他。”

  冷锋是禁军统帅路北熊的义子,他本是江湖中人,因为杀人太多,犯了死罪,路北熊见他本领高强,起了爱才之心,将他留在身边,帮他脱罪。

  冷锋摇身一变,顿时成了禁军将领。

  冷锋当年在江湖上颇有凶名,他手段狠辣,睚眦必报,是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人物。

  冷锋微一凝神,掌心明光闪烁,幻化出一双利剑。随着炼器法门的发展,炼体、炼气都暴露了自身的不足之处。单以战力而论,法宝灵器的威力远非炼体、炼气之流的法门可比。

  当初孙悟空大闹天宫,十万天兵都拿他不住。之后扶保唐僧西天取经,却受制于一群妖魔鬼怪。孙悟空号称齐天大圣,以神通修为而论,妖怪中强过他的寥寥无几。孙悟空吃亏就吃亏在那些层出不穷的法宝手中。

  其实早在封神大战的时候,法宝灵器的效用便有超过修行法门的端倪。

  赤精子、广成子将法宝传给徒弟之后,自己也没有办法收伏。好在道家还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之流能维持一些体面。

  龙域同样是一个法宝称雄的时代。魔血、灵石已经是战场中不可或缺的能源。像刀剑这种形制简单的武器,若非材质特异,或者具有灵性,实在无法和枪铳相比。

  因为有魔血和灵石的运用,普通兵器的水准有了极大提高。但是法宝灵器到底是一种器物,真正材力非凡的人越是追寻本身的能量,不屑于借助外物。

  大羿能用弓箭射落金乌九日,在材力的发挥上堪称绝响。这就不是凭借机械力的枪炮所能做到。

  冷锋是一个有着不寻常过去的人,路北熊把禁军的粮食交给他看守,也可见对他的信任。

  冷锋性格冷静近乎冷血,当年死在他手上的无一不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论实力论修为都在他之上。而冷锋能将这些人一一杀死,不论手段还是耐心都非常人所及。

  冷锋见明钦祭出锻魂塔,轻而易举毁掉一辆霹雳车,阻住车队的去路。立时感到这是一个心腹大患,必须除之后快。当然驱使法宝灵器往往要消耗很多精神力,锻魂塔一出,确有石破天惊的威力,但是明钦很难支撑锻魂塔继续立功。

  灵性越高的法宝,和宿主的联系越是紧密。气血、神识、灵魂,层次越深,对宿主的影响越大。很多法宝灵器被冠以妖、魔的称号,便是因为这些法宝对宿主损伤极大。但是修行者急功好利,很多时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即便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不惜。

  锻魂塔是阴界法宝,便有这种性质。所以明钦一般先声夺人,起到震慑敌人的效果便见好就收。可惜他的雷武瓮金椎和风飘尘的风武椎相遇之后,化合而去。雷武瓮金椎的威力不在锻魂塔之下,又和锻魂塔阴阳异质,损耗要小得多。

  冷锋手挥双剑,趋退如风,几个敢死队员首当其冲,交手未及三合,便败在冷锋剑下,或死或伤。

  “闯我藏兵谷者,死——”

  冷锋声音冰冷,不带丝毫感情。他也确有这种实力,明钦和洛咏言挑选的敢死队,远胜寻常兵卒,有不少都是修行高手,尽管无法和洛咏言、明钦相比,他们在冷锋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也可见冷锋的剑术确非常人可及。

  剑号称百兵之王,和枪同是一种刚柔并济的兵器。中夏推崇中庸之道,过犹不及,中庸就是一种刚柔并济的态度。是以剑和枪备受中夏修行者的青睐。

  剑和枪虽然长短有异,形制却极为相似,都是不偏不倚,从容中道。

  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剑和枪相比,到了战场上便略显吃亏。使用双兵刃又比单兵刃困难的多,因为人的双手并不是同等灵活,力量也有差异。梁山好汉呼延灼擅使双鞭,一雄一雌,一个十三斤,一个十二斤,便可看出个中差别。

  能以双剑扬名的更少,相传刘备擅使双股剑,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刘备和关、张、吕布相比,似乎也无多逊色。

  传言刘备双手过膝,所以他的手臂正好弥补了剑的弱点。在战场上可以发挥出长兵器一样的效力。

  冷锋虽然没有刘备双手过膝的优势,便将短兵刃的奇险发挥的淋漓尽致。

  有道是,‘一力降十会’。力量和技巧孰优孰劣也是修行者争论不休的问题。其实这样的讨论只有在相同条件下才有意义。‘一力降十会’,‘四两拨千金’,刚可以胜柔,柔也能克刚,孰强孰弱还要看对战双方的实力。

  明钦虽然跟随骊山老母修炼过大人虎变拳之类的拳法。他和人交手对招式并不特别看重。可能是因为身上有不少神兵利器,往往能在兵刃上占据优势,弥补招式的不足。

  另一个优势就是他擅长天女门的云梭玉步,招式虽无奇特之处,步法却非常人所及,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冷锋精研剑术,纵然称不上剑术大家,他的剑术在战场上却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明钦对剑法了解不多,却也见识过几种高明剑法。

  诸如兵燹宗的砺兵剑法,公孙临颖的射日剑法,和楚玄成的化工剑法。这几种剑法皆有高深剑意,修炼到极高境界,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冷锋显然达不到这种境界,他的剑术就是杀人技,直截了当,没有多少花巧可言。

  若论剑术,明钦自然不是对手。他看到冷锋快速侵近,已知他把自己当成敢死队的统领。谁让他出手毁了霹雳车,表现的太过招眼。

  明钦知道若让冷锋缠住肯定难以脱身,脚踩云梭玉步,飞身疾退。

  冷锋两眼如锥,向着明钦逼近,堪称是十步当一人,当者披靡,无人能在他剑下走过三合。

  眼看着两人距离不断缩短,已然不足十步。到了冷锋飞身一跃就可以及锋而试的地步。谁知明钦身形微晃,又到了十步以外。

  冷锋怔了一怔,眉头微微皱起,大概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诡秘的步法,他也没有看清明钦是如何退开的。

  明钦不想跟冷锋交手,洛咏言先前偷听过冷峰和沙横行的谈话,知道他是藏兵谷的主将。现在冷锋落了单,这可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善泳者溺,善骑者堕’。修行者艺高胆大,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何等快意。但是孤军奋战,也容易被敌所乘。

  洛咏言是金乌教金箭令使,绝非等闲之辈。金乌教的令使都是教主新文礼的亲信,本领由他亲自传授,论修为远胜方伯、渠帅。

  “看掌——”

  洛咏言侵身而近,使出她的看家本领幽沉掌。这幽沉掌是新文礼《灭杀经》中的一种功法。掌风入体,能阻滞气血,使敌人化为木石,厉害之极。

  冷锋不知幽沉掌的玄妙,但他对敌经验丰富,行谨慎。所

  冷锋毕竟功力深厚,他性格孤冷,忍耐力远胜常人。尽管察觉到一些异样,他却毫不退缩,剑光好似流星飞坠,快得不可思议。

  洛咏言深知幽沉掌的厉害,以她和人交手的经验,被掌敌经验丰富,行事非常谨慎。风熏染之后,动作会不知不觉慢下来,直到身体僵固,化为木石为止。

  但是冷锋的剑招却丝毫不慢,洛咏言赤手空拳,幽沉掌不能取胜,登时陷于极端不利的境地。

  明钦眼见洛咏言被冷锋逼得险象环生,起初还能施展幽沉掌,但幽沉掌对冷锋似乎效用有限,洛咏言久战无功,反而被冷锋抢占上风,随时都要伤在他的剑下。

  若论剑术,明钦也非冷锋之敌,就算上前相助,也无法为洛咏言分担压力。明钦心念电转,潜运神念,取出一柄通体如墨的宝剑。

看过《月老志》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