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足球之杀手 > 第97章 风雨中的利物浦
  

  老贝双手抱在胸口。目光无神呆呆看着自己的前方。就连训练场上许多球员开小差。在私底下聊着天。老贝也没有看见。就算是看见了。老贝也装作不知道。

  老贝此刻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难受。好不容易碰到一支实力强劲。球队内部团结的球队。偏偏碰到这种事情。想到新赛季自己还把目光锁定英超联赛冠军上面。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笑话。

  现在的利物浦别说是夺冠了。恐怕就算是想要保留在英超当中都很困难。或许利物浦以后只会成为利物浦市的回忆。

  “该死的利物浦俱乐部。该死的莫尔斯。该死的高层制度。”想到这里。老贝也不由的低骂起来。老贝就纳闷了。为什么利物浦偏偏就属于莫尔斯一人的俱乐部。没有董事会。不然的话。利物浦碰到这种情况。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有董事会的话。至少也会有其他董事接过利物浦主席的位置。稳住利物浦如今动乱的局面。

  不过老贝也不想想。当初才刚刚来到利物浦的时候。莫尔斯给予自己绝对的权威。保证不干涉球队比赛和购买卖出球员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兴奋和高兴。一张嘴是用着自己有生以来最为出色完美的一次称赞着莫尔斯英明。

  “现在球员们的情况怎么样?”正当老贝低着头思考着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个人的询问。转过头看了看。发现时俱乐部的总经理帕里。

  “先生。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很显然球员们也收到了那消息。现在都没有什么心思去踢球和比赛。到底这件事情怎么样了。你也要给我一个答复。不然地话。我很难稳住球员们地情绪。”老贝首先说出目前球队的情况。然后询问着帕里。

  “情况很糟糕。甚至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现在更坏了。哎听到老贝的询问。在联想到办公室里莫尔斯的情况。帕里也十分无奈的说道。

  “哎听到帕里的回答。虽然老贝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老贝从帕里地嘴中亲口说出来时。还是忍不住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算了。我们还是继续等着看吧。现在这个样子已糟糕到不能够再糟糕了。我们就听天由命吧。”看见老贝一脸担心的样子。帕里忍不住的安慰着老贝。狠狠的在老贝肩膀上拍了两下。转身摇头叹气地走开。

  “你们都在干什么。还不给我好好的训练!”当帕里离去之后。老贝抬头看了看球员们二个一堆。三个一群的在聊着。不由的大怒。对着场内正在训练的队员大吼着。

  看见老贝发怒。乔治等人顿时停止的交谈。开始继续训练起来。只是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能够全神贯注地训练。

  就在利物浦风雨飘摇地时候。利物浦终于在自己的主场引来欧冠对手里斯本竞技。

  对于利物浦目前地情况。里斯本竞技也知道一些。就连里斯本竞技主教练保罗。本托也在比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嚣张地表达自己和球队来到英格兰。来到安菲尔德不是旅游。但是为了比赛。为了胜利。

  很显然。保罗。本托认为。此刻利物浦正处于风雨飘摇当中。球员们肯定没有什么心思去比赛。一个个都在想着自己的前程。既然是这样地话。那自己还有什么好客气。

  自己的球队原本在这个小组就是最弱的一支。现在乘着利物浦出问题了。还不好好的嚣张一把。

  不过。保罗本托顿时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了代价。比赛并没有像保罗。本托索想象的那样。自己的球队压着利物浦打。上半场进一球。下半场进一场。

  保罗。本托不知道。自己在比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的嚣张。彻底惹恼了利物浦球员。所以在比赛的时候。一个个都是进了全部的力。狠狠的蹂躏了一把远道而来的客人。

  上半场比赛结束时。安菲尔德球场内的记分牌上刺眼的3:0。似乎正在嘲笑着保罗。本托之前的大言不惭。

  保罗。本托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场糟糕的比赛。最后当主裁吹响全场比赛结束的哨声。保罗。本托不由的长长松了一口气。带着球队一句话也不说。灰溜溜的离开了安菲尔德球场。而在他们的身后。记分牌上的5:0正在高速所有人。刚刚里斯本竞技遭受到利物浦一次屠杀。

  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并不能够掩盖此刻利物浦的危险处境。在比赛的第二天。更是有媒体报道出。利物浦的后防大将。瑞士人亨克兹。在当天结束了和里斯本竞技欧冠小组赛之后。私底下秘密和意甲桑普多利亚球队接触。这一消息被报道出来。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利物浦球迷不解。为什么亨克兹会和意甲的桑普多利亚球队私底下接触。难道是想要离开利物浦。想到这里。一些球迷忍不住的出现在亨克兹在利物浦的家门前。高举着亨克兹留下来的牌语。

  更是有些情绪比较激动。死忠利物浦的球迷。对于亨克兹这种做法十分不满。不断的咒骂亨克兹在利物浦遇到危机的时候。只不顾自己。想要离开利物浦。更是有人发动了对于亨克兹的袭击。

  原本利物浦的后防大将。球迷眼中的英雄。正是因为这件事情。顿时变成了利物浦球迷眼中的仇人。叛徒。现在别说利物浦怎么怎么样。就算是利物浦稳定下来的话。恐怕利物浦的球迷也不会接受亨克兹。

  而在面对着愤怒过激的利物浦球迷的袭击。亨克兹也终于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最后不得不申请警方地保护。而亨克兹不知道。这一做法。更是激起了利物浦球迷地不满。

  “妈的。好险。幸好乔治你当初劝说我少和那些俱乐部见面。看看现在瑞士人的情况。要是我那次和曼联还有罗马等俱乐部见面的事情被球迷知道的话。上帝才知道愤怒的球迷会怎么对待自己。”

  乔治和杰拉德坐在酒吧里。杰拉德对着乔治一副感恩的样子说道。同时大方地说道:为了感谢你对于我的指点。今天你的一切我请客。想吃什么你随便点。想要喝什么。你随便叫。

  看见杰拉德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乔治也忍不住的笑了笑。不过也只是笑了笑。但片刻之后就变成了一脸严肃和担忧地样子。

  “好了好了。我说乔治。你有个什么好担心的。就像你上次劝我那样。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些球员能够做主的。就算是我们担心也没有用。既然是这样。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喝酒。我们继续喝酒。”看见乔治一脸担心的样子。杰拉德忍不住的叫嚣说道。现在杰拉德总算是想明白了。那就是看看利物浦在冬季转会期地时候。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要是能够留下来最好。就算是不能够留下来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有实力。也不怕没有俱乐部不要我。

  “哎是担心这些。亨克兹大哥地做法。虽然我不认同。但我也是能够理解的。就像你当初所说地那样。我们毕竟是球员。有家有室。还需要考虑家人。所以亨克兹大哥做出那种事情。我也是很理解。但这并不能够让我担心。最让我担心的则是我不知道现在我们球队内部。到底有哪些人和其他俱乐部私底下进行过交谈。我害怕。我害怕冬季转会市场结束之后。恐怕我们利物浦地人都走了差不多了。”

  看见杰拉德一脸无所谓。毫不担心的样子。乔治不由说出了自己最担心地事情。

  “哎种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事。别想的太多了。总之就像你常常所说的那样。怕什么。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我们担心什么。喝酒。我们继续喝酒。今天我们不谈哪些让人烦恼的事。”

  听到乔治的担心。杰拉德也不由叹了一口气。最后举着自己的酒杯。劝说着乔治。

  乔治也知道杰拉德的很有道理。所以也只能够甩开脑中的那些烦恼。举起桌前的酒杯。和杰拉德碰杯之后。一口气喝掉正被白兰地。

  “咦怪。我家的灯怎么亮着。难道是艾莉婕来了。没道理啊。前几天还跟艾莉婕通电话。艾莉婕还要准备去德国进行一些新专辑宣传。没时间来英国啊。但是除了艾莉婕。又会是谁呢。还有谁能够有我家的钥匙啊。难道是小偷。妈的。偷东西还偷到我家里来了。还开着灯翻东西。这样明目张胆。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乔治和杰拉德聊了大概一个小时。就和杰拉德分手回到家里。不过当乔治走到自己的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家的灯开着。

  想到艾莉婕没有时间来到英国。最有可能的就是小偷。乔治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慢慢的打开门。尽让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准备进去之后。好好给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偷一个好好的教训。

  “嗯爷。怎么是你。你是怎么进的大门?”当乔治慢慢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老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这个老头很熟悉。正是乔治的爷爷汉姆。

  “哈哈。我亲爱的小乔治。你终于回来了。爷爷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听到乔治的声音。汉姆转过头看见乔治走了进来。顿时笑呵呵的说道。然后站起来。和乔治来了一个个男人的拥抱。

  “哦爷你轻一点。你难道你知道你的力气很大吗。要知道我可是你唯一的孙子。要是把我给弄坏了。你想哭都没有地方哭。”感受着汉姆身上传来的关怀和慈爱。乔治一脸微笑的说道。

  对于乔治而言。整个家里。恐怕就要属和爷爷汉姆的关系最好。虽然汉姆实在是太有威严了。是那种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但每一次在和汉姆聊天地时候。汉姆对于乔治只有喜爱和关怀。

  所以。对于乔治而言。汉姆这种关怀和喜爱还是很让乔治感动地。所以乔治有时候也会忍不住的和汉姆开开玩笑。同时适当的撒撒娇。

  “呵呵。开什么玩笑。我汉姆的孙子。难道就是那样的弱不禁风。你小子也别我和装了。别人不知道难道爷爷我还不知道吗。要知道我可是常常观看你在比赛当中的表现。我的孙子是个什么样地人我最清楚了。上一次你还几下子干翻了两个大汉呢。就连我一些朋友也说了。你的身手绝对不比我们英国皇家特警差。”

  听到乔治的话带有很明显的撒娇成分。汉姆忍不住大笑着说道。对于汉姆而言。平时见到的人都是规规矩矩。不敢再自己目前放肆。也只有自己这个宝贝孙子。才敢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地老头。一个普通的爷爷。这让汉姆很是满意。

  “哈哈。那件事情啊。我当时是比较激动。没有考虑什么后果。要是让我再选择的话。我绝对不会像当时那样冲到。对了。爷爷你是怎么进的门。还有你老人家今天怎么想到到我这里来了。”

  听到汉姆的话。乔治顿时一脸大汉。转移视线的说道。其实当初那次和南安普顿两名后卫地斗殴事件。乔治也清楚。虽然自己占理。可毕竟也是动手了。而英足总愣是对自己一点惩罚也没有。说是没有人在背后帮乔治说话。乔治自己也不糊相信。

  而那个帮自己说话地人。乔治几乎可以肯定。绝对会是自己的家人。也只有自己地家人才有那种实力。让英足总放过自己。

  “废话。什么激动不激动的。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想地。要是按照我来说。要是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也别怕什么。有什么好怕地。什么事情还不是有爷爷给你顶着。要是再有一次机会。你什么也别想。给我狠狠的揍。揍死那两个家伙。竟然敢跟我汉姆的孙子斗。活腻了!”

  听到乔治的话。汉姆顿时双眼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顿时散发出来。一脸叫嚣的说着。要是外人不知道的话。恐怕还以为乔治的爷爷汉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流氓。

  乔治那个暴汗也别提了。很显然。从自己这所谓的爷爷汉姆嘴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自己这个爷爷绝对是个不能够吃亏的主。

  “哼哼一次要不是看见你把那两个小子狠狠的揍了一顿。不然的话。我自己也会去找他们的麻烦。敢跟我汉姆的孙子斗。他们凭什么。和你斗的时候。他们肯定也问候了我们家的成员对不对。就凭借着这一点。他们就得死。”

  乔治更是吞了吞一口口水。还别说。真的让汉姆给说对了。当初乔治在跟南安普顿两名后卫干架之间。首先是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口水战。乔治的全家确实也被对方问候了一个遍。当然。乔治也没有吃亏。充分发挥中国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用着由于快速的翻译着中国一些经典语言送给对方。

  “哎安普顿的两个哥们。你们也别怨我乔治出手有那么一点点重。哥们我这可是为你们好。为了救你们。不然的话。上帝才知道自己的爷爷会怎么出手对手你们两个。”

  乔治暗自的想着。要是让南安普顿那两名后卫知道了乔治现在的想法。被乔治打了不光不能够怨恨乔治。甚至还得感激乔治。恐怕两人还真的会气得吐血。

  “爷爷。你还没有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着你好像没有我的钥匙吧。”看见汉姆越说越兴奋。乔治马上打断汉姆的个人演讲。转移话题的询问着。

  “额个吗。我就是这样走进来的。怎么了。难道我来你这里。你还不高兴。”听到乔治的话。汉姆也感到一阵不好意思。想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道。

  得了。看见汉姆的反应。乔治就知道。肯定是汉姆叫人把房门打开的。对于英国第一家族的族长。想要打开一个屋子的大门。这很显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不过看见汉姆说的吞吞吐吐。乔治就知道汉姆也不准备被自己解释。既然你们想要继续隐瞒。那么我也就配合你们。装作不知道。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会不欢迎您老呢。要知道你可是我乔治唯一的亲爷爷。平时我想要见你都不容易。这一次你能够来我这里。我只有欢迎。怎么会不高兴了。这次别的先别说。不管怎么样。你首先得在我家里住上十天半个月的。”乔治连忙说道。

  “嗯个到时候再说吧。爷爷在外面还有点事情。这一次来你这里。第一是想要看看你。毕竟我们爷俩也好久都没有见个面了。第二就是想要和你谈点事情。”

  看见乔治准备把自己留在这里十天半个月。汉姆也不由觉得有一点尴尬。在汉姆的想法中。乔治可是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人到底是干什么。要是真的留个十天半个月。恐怕还真会被乔治发现什么破绽。

  但汉姆不知道。乔治家族的一切。都已经被乔治知道了。谁让乔治一出生。就能够成人的灵魂。也听得懂大人们说的话呢。

  “到底是什么事?”乔治也看得出来汉姆并没有留在这里的打算。乔治也没有说什么。乔治明白爷爷汉姆还是把自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准备继续隐瞒下去。既然是这样。乔治也没有什么意见。于是问着汉姆。到底有什么事。

  “是关于利物浦的事。”汉姆一脸高深莫测的回答着。

  听到汉姆的话。乔治不由的微微震惊。顿时想到很多事情。想到这里。乔治的脸色不由变得严肃起来。

看过《足球之杀手》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