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3165章 孙老太离世
  迷迷糊糊间,杨若晴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应该是春天,因为她站在山坡上,手里捧着一捧嫣红的杜鹃花。

  脚边,一丛丛的杜鹃花盛开得正热闹。

  她哼着小曲儿,摘呀摘,心情别提有多欢快了。

  然后,她抬起头,看到前面的山梁上,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弯着腰,一步一步朝着山头走去。

  “嘎婆!”

  杨若晴朝那个背影喊了一声。

  梦境里面,她依旧记得嘎婆得了那种治不好的绝症。

  但是看到嘎婆竟然还能站起来爬坡上坎,她真是欣喜若狂。

  心想等会就要下山去把这个好消息跟嘎公,还有大舅妈和娘他们说,他们肯定也会高兴坏的。

  “嘎婆!”

  杨若晴又朝着孙老太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这回,孙老太似乎是听到了。

  她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这边半山腰的杨若晴。

  然后,老太太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她一手拄着拐杖,抬起另一只手朝杨若晴这摆了摆,就好像是在跟她挥别似的。

  她的嘴巴明明没有动,可是,却好似有缥缈的声音传进了杨若晴的耳中。

  “晴儿,嘎婆要往好处去了,你跟你娘她们说,莫要为我挂念。”说完这话,孙老太转过身,缓缓朝着前面的山头走去。

  “嘎婆你这是要上哪去呀?你等等我……”

  杨若晴大喊着,丢掉手里的杜鹃花去追,可是,不管她如何抬腿,面前就好像有一副无形的空气墙在阻挡着,把她跟孙老太隔绝成了两个时空似的。

  杨若晴一急,双腿一蹬,整个人猛地坐起了身。

  光线钻入眼睛里,她眯了眯眼,脑子里有片刻的混沌。

  “姐,你咋啦?是不是做啥噩梦了?”小洁被惊动到,也赶紧跟着坐起了身。

  杨若晴缓过了一口气,看了眼四下,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是做了一个梦。

  “姐,喝口水,回回神。”

  小洁下床去给杨若晴倒了一碗水来,递给她。

  杨若晴接过碗喝了一口,然后抬头看向小洁:“我刚梦到嘎婆了,她跟我挥手,说她要往好处去了,叫咱别惦记……”

  “啊?”小洁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这当口,对面孙老太那屋子里突然传来孙氏一声嚎叫。

  “娘啊!我可怜的娘……”

  杨若晴豁地站起身,手里的碗掉到了地上。

  “嘎婆去了!”她颤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鞋子都顾不上穿,拔腿就往屋门口跑。

  眼泪在奔跑的途中早已崩溃,视线一片模糊。

  孙老太的屋子里,孙氏和大孙氏姐妹俩跪趴在床边,双手扶在孙老太的身上,哭得天昏地暗。

  杨华忠也跪在孙氏的身后,汉子不习惯流泪,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自己的大腿,满脸的肃穆和哀伤。

  老孙头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老汉嘴巴张着,唇角嗫嚅着,像是在哽咽,搭在椅子上的双手手背青筋一根根暴凸出来。

  看到杨若晴和小洁进来,老孙头缓缓扭头,对她们姐妹道:“晴儿,往后,你再没有嘎婆喊了……”

  杨若晴抬手捂住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出来。

  身旁的小洁则咧开嘴嚎啕大哭起来。

  杨华忠起身来到杨若晴和小洁跟前,汉子强忍着悲伤对他们姐妹道:“过来跪下,给你嘎婆磕头。”

  杨若晴和小洁听话的点点头,跟在杨华忠身后来到床前跪了下来,俯下身去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头后,杨若晴再也忍不住,扑到了床边。

  “嘎婆……”

  她嚎出了一嗓子,泪水奔涌而出,彻底模糊了视线。

  双手,紧紧握住孙老太还没有完全僵硬的手臂,将老人从头到脚细细的看着,她要将这最后的一面,深深的铭刻在脑海里,留待一辈子去回忆。

  乱糟糟的花白的头发,瘦得跟锥子一般的脸,高凸的颧骨,深陷的眼窝,以及眼窝边那因为长时间睡眠不佳而积累的青黑色眼圈……

  杨若晴的唇角的止不住的颤抖着,牙齿不受控制的碰撞着。

  那些哭丧哭得跟唱歌似的人,原来都是掺和了表演的成分在里面。

  真正的悲伤,会让你根本就组织不了那么多去渲染周围听众情绪的词儿来。

  真正的悲伤,会让你有种崩溃的感觉,拼了命的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心里却很清楚的告诉自己,从今往后,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那么一位慈爱祥和的老妇人疼爱你了。

  杨若晴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喊着‘嘎婆’‘嘎婆’……

  可是,再也不会有人出声应她了……

  眼泪肆无忌惮的狂奔着,脑子里嗡嗡作响,杨若晴压根就没有心思去理会身后这屋子里涌入的越来越多的人。

  他们在哭,在哀伤,然后他们把嘎婆床上的帐子拆了下来,拆门板的拆门板,生火盆的生火盆,

  传到杨若晴耳中的声音闹哄哄的,她也没有心思去管了,此时此刻,只想陪在嘎婆的遗体旁,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在心底对她老人家做最后的告别。

  后来就一直没有睡。

  李裁缝父子在两个时辰内赶制出了孝衣笑帽,杨若晴跟小洁他们一块儿穿上了孝衣,骆宝宝因为正在出水痘,不能带出来惊风。

  杨若晴只得把她留在家里,交给拓跋娴和王翠莲两个人照顾。

  她让大志和绣绣暂且歇几天的学,给大志的头上戴上了第四代人的红色孝帽。

  杨永智去了县城给杨永进和曹八妹两口子那报丧,临近晌午的时候,两口子就风风火火赶回来了,曹八妹到家就来了孙老太的屋里,照着面前床上已然登仙的孙老太磕了几个响头。

  当她自己抬起头时,那双眼睛早已红肿如桃,显然这一路都是哭过来的。

  “把妹,这是你和我二哥的衣裳,先穿上吧。”杨若晴递过来两套孝衣孝帽,曹八妹哭着,跟杨永进当场就套在了身上。

  此时正值暑天,大家都是穿单衣,穿单衣还热。

  这会子还得再加一层白老布做的孝衣,密不透风的,真的很难受。

  但再难受也得忍着,老太太只走这一回,这是对她的哀悼和思念,是晚辈们应该尽的孝道!nt

  :。:

看过《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